第七八六章 绝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24    作者:三戒大师

朱瞻基射出那一箭的同时,永乐皇帝也中箭落马。//这一幕实在让人震惊,以至于向来反应奇快的太孙,竟愣愣的看了看自己弓,又看了看远处的野猪……直到看到那头中箭的野猪,在地上哕哕嘶叫着打滚,他才恍然醒悟过来,失声叫道:

“有刺客!”

朱瞻基下面的动作,完全不假思索,只见他翻身下马,把中箭落马的永乐皇帝抱上玉狮子的马背,紧接着自己也跟着跳上去,拼命一夹马腹,大声道:“驾!”

玉狮子吃痛,咴咴叫着,载着天下最尊贵的爷孙俩疾驰出去……

七百步之外的小山丘上,林三收起了那张大弓,一旁的韦无缺等人瞪大眼睛,也不能确定永乐皇帝到底死了没有。

这次刺杀朱棣,汉王一方是精锐尽出,白莲教明教破天荒的联合行动,还有不属于两派的高手,为的就是一击必杀!

林三哥的无敌神箭,自然就成了他们的杀手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射一箭,就停下了……

韦无缺气急败坏的质问道:“为什么不把朱瞻基也射死?!”

“之前只说射朱棣,没说还要杀别人。”林三对这个狠毒的堂弟很不感冒。他一旁的唐赛儿更是恨死这个小叔子了,冷声警告道:“再用这种口气跟三哥说话,我就不客气了!”

“你是故意的!”韦无缺恨恨丢下一句,顾不上再鼓噪,便和其余人上马追出去。

按说以林三的无敌神射,这个距离吃他一箭,应该没人能活命的,但对方是永乐皇帝,必须要亲眼看到他死透了,才能放心!

何况朱瞻基也必须死……

林三却丝毫未动。他不动,唐赛儿自然也不会动,她温柔的看着林三,轻声道:“咱们回去吧?”她根本不在乎永乐皇帝是死是活,她只在意林三的安危。“待会肯定要乱套了,还是早点儿走的好。”

“嗯。”射完那一箭,林三就有些神游在外。事实上,这些天他一直不太正常,不过在旁人看来,这再正常不过,因为他本就不是个正常人。

“三哥……”见他没下文,唐赛儿轻轻扯扯他的衣袖,再叫一声。

“好。”林三深深看一眼唐赛儿,将那张大弓背在背上,两人便兔起鹘落,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三哥,咱们回去就成婚吧……”疾驰中,唐赛儿问道。

“嗯。”林三应一声。

“‘嗯’是何意?”唐赛儿皱眉道。

“再说吧……”林三却心不在焉道。

唐赛儿一下站住了,定定看着林三,难以置信道:“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林三也站住了,叹口气道:“我还不想成亲。”

“是因为要继续守孝吗?”唐赛儿轻声道:“你要是觉着不合适,我就再等等。”

“不光是守孝。”林三又叹口气,看着唐赛儿道:“我觉着咱俩不太合适……”

“怎么会呢?”唐赛儿震惊的看着林三,喃喃道:“我觉着和三哥很合得来。”

“那是你觉着。”林三脸上浮现厌恶之色。

“你觉得我哪不好,我改。”唐赛儿的眼泪快要下来了。

“你怎么这么贱,”林三啐一口道:“老子早就烦了你了,拜托别再缠着我好吗?”

“你……”唐赛儿身为白莲圣女,身份何等高贵,不计名分的跟着林三两年,却换来一个‘贱’字。就像被重重一锤砸在心口,她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出,面色如白纸一般,双目冰冷的看着林三,嘶声道:“算我瞎了眼!”

说完,唐赛儿转身就跑,她的轻身功夫本是天下一绝,连林三都望尘莫及,此刻的脚步却踉踉跄跄,可见伤心至极……

看看她怆然的背影,又看看地上的血迹,林三叹息一声,轻声道:“对不起,妹子。遇上我是你命苦……”这话一出口,林三鼻头就是一酸,往日里两人双宿双飞、游?名山大川的画面,便涌上心头。让这位铁骨铮铮的大英雄,险些掉下来泪来。

深吸口气,把英雄气短抛到脑后,林三便往朱瞻基逃跑的方向,大步追去……

朱瞻基抱着朱棣,拼命催动着玉狮子,还得躲着身后不时射来的利箭,形状狼狈极了。

那玉狮子虽是神骏,但经过起先的全速狂奔,此刻又背着两个身高体壮的大汉,根本提不起速度,非但拉不开距离,反而渐渐有被追上的架势。

朱瞻基急的满头大汗,他已经逃了好几里地,却始终没看到侍卫的踪影,一颗心也越来越沉,竟升起不祥的念头。

身后的韦无缺等人见越追越近,自然是劲头十足!尤其是韦无缺,一想到自己正在狩猎一样追赶明朝的皇帝和太孙,就兴奋的全身热血沸腾,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啊,这时刻至高无上、这时刻是顶级的享受!

这时刻,也是对他这些年来所受苦难的最好回报……。

所谓海子,就是蒙语‘湖’的意思,南海子湖泊众多、水洼密布,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鸟兽繁衍生息。可这也给追踪带来了极大的麻烦,那厢间,秦押等人和皇帝的侍卫追到半路上,就找不到他俩的马蹄印儿了。眼看着众多岔道,众人只好分头寻找,幸好碰见了赵王一行人。

“周老七,你们瞎转什么?”赵王殿下骑在马上,手里端着水晶杯,身后俊俏的小太监打着团扇、举着华盖,捧着葡萄酒和各色果品,真像是神仙周游一样。

“王爷。”那叫周老七的侍卫头领苦笑道:“皇上和太孙赛马,把咱们甩开了。”

“那还不赶紧去追。”赵王眉头一皱道:“这个方向可没人,我就打那边过来的。”

“啊。”周老七使劲挠头,郁闷道:“那到底去哪儿了?”

“算了,我跟你们一起找吧。”赵王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把杯子丢小太监,正色道:“咱们往那边看看!”

“是。”周老七等人正没主意呢,好容易有了做主的,自然依命而行。

一行人便往北去了……

那厢间,朱瞻基和朱棣继续逃命,眼看左前方有一片树林子。一直伏在马背上的朱棣突然开口了:

“拐进树林里。”

朱瞻基毫不犹豫照做,拨马进了树林子,惊喜道:“皇爷爷,你醒了?!”

“嗯……”朱棣扶着胸口的长箭,半边身子都被血染红了,那张和朱瞻基一样的黑色面庞,就从没这么白过。

马一进了树林子,自然就不能跑了,朱瞻基看着身后的追兵也进来树林,低声问道;“咱们怎么办?”

“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你去搬救兵。”朱棣声音微弱道:“一出树林子,谁也追不上玉狮子。”

“不行!我不能丢下皇爷爷!”朱瞻基断然道。

“你要是再这样带着皇爷爷,咱俩就得一起死。”朱棣冷静道:“把朕藏起来,你去搬救兵,至少能活一个,说不定两个都能活……”

“不!”朱瞻基却使劲摇头道:“我是绝对不会丢下皇爷爷的!”

“混账!这是旨意,你敢抗旨吗?!”朱棣横眉竖眼,扯动了伤口,咳出好大一口血。

朱瞻基忙紧紧把朱棣抱住,尽量不让他再颠簸,流着泪倔强道:“我就抗旨了!我救我爷爷,皇上也管不着!”

“你……”朱棣气的直哼哼,下一刻却欣慰的笑了:“那咱爷俩就死一块儿吧!”

虽然已经身负重伤,朱棣却依然保持着灵敏的觉察,他发现自己祖孙俩,已经被那些黑衣人从四面包围了……。

韦无缺等人把这片林子牢牢围住,便开始搂草一样仔细搜索,他们每一个都是大高手,根本不担心那祖孙俩会从哪里突围。

随着搜索的时间越来越长,剩下的范围也越来越小,韦无缺站在树上,脸上是不正常的潮红,鼻息也十分粗重。他也是这些人里,唯一一个没有蒙面的,这样光荣的复仇时刻,当然要让朱棣和他的孙子,知道自己是谁了!

突然,一匹白马从树林深处冲出来,那白马神骏异常,在树木丛生的林子里,也能轻巧的奔跑,马上坐着一位面色铁黑的王子。王子背后,一位浑身是血的老者,两人用腰带绑在一起。那老者已经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却依然选择坐姿,眼里那傲视一切的冷笑,也没有减弱丝毫。

“拦住他们!”那白马突围的方向很巧妙,正是敌人数目最少的一面。眼看着白马冲过来,负责这一点的三名黑衣人不避不闪,攥紧了各自的兵刃。

眨眼之间,双方碰面,朱瞻基向下劈出毫无花俏,却势大力沉的一刀!那名黑衣人忙举刀格挡,却不料朱瞻基拿的是朱棣所配的宝刀!一刀就把对方的兵刃劈断,刀势不减,又顺势砍掉了对方的一只手臂,那黑衣人惨叫着倒地!

这时另两名黑衣人的攻势到了,他们一个用长枪、一个用狼牙棒,长枪直取朱瞻基的咽喉,狼牙棒却砸向了玉狮子的马头!

朱瞻基忙侧身避开枪尖,同时那神骏的玉狮子,竟也撩起蹄子,踢向那手持狼牙棒的黑衣人。这下要是踢上,非死既残,黑衣人只好撤棒躲闪!

然而两人终究武功异常高强,虽然一时奈何不得朱瞻基,但是缠住他这一人一马,却是毫无压力!

朱瞻基试了几次突破,都被牢牢封死,眼看着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不禁暗叫一声:‘吾命休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