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五章 狩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24    作者:三戒大师

有了建文帝的确切消息,让永乐皇帝的?情很好……虽然这次还是不一定能把他抓住。但至少证明了自己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建文帝并没有死,他还活着!而且一直想要搅风搅雨,夺回他的江山!

所以自己十几年如一日的追捕,是十分有必要、绝对有意义的!而不是有些人所说的劳民伤财!

‘一现身就参拜懿文太子陵,贤侄啊贤侄,你是不是活腻了?’想到这,永乐皇帝心情大好。他定定神,对众臣子一摆手,声音洪亮的笑道:“都起来吧,今儿个人可真多!老陈头,连你都来了?”

泰宁侯陈珪年事已高、近年又一直身体不好,这回不来朱棣也不会怪他。陈珪笑道:“皇上出列,老臣得来伺候。”

“我看你是手痒了才是。”朱棣哈哈大笑。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陈珪不好意思的笑笑。

“好!这回咱们要玩儿个痛快!”朱棣笑着点头,他的目光扫过众王公,笑道:“你们要奋勇争先,待到晚上回行宫,谁打的猎物最多,朕重重有赏!”

说着朱棣一挥手,太监李严便端出个托盘,上头摆着一样事物。一看那物件,可把大伙给惊呆了,心说乖乖,皇上怎么把这玩意儿拿出来了?

只见那托盘中,是一块雕龙的黄玉印玺——在场的王公都认识,这是元顺帝常用的一方玉玺。虽然不是传国玺,却也跟皇权脱不开干系。

众人心说,这皇上敢给,谁敢要啊?!放在家里还能睡着觉吗?有脑袋瓜子灵的,已经明白了,今儿个皇上是想让太孙夺这个魁了。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太孙殿下,也就赵王能生受这玩意儿了,可赵王又没什么野心,有必要惹这一身骚吗?

果然,只见面如冠玉、酷似徐皇后的赵王殿下开口了:“父皇,儿臣以为此物不可为臣子所有,请父皇另换一件赏赐,儿臣等定当竭力争取。”

朱棣笑了,欣慰的看一眼赵王,大笑道:“蒙元都已经灰飞烟灭了,这一方末帝便玺又能代表什么?不过是个文物罢了。”说着笑道:“幺儿不要多虑。你只要想,怎么得到它就是!”

“这……”赵王不禁苦笑道:“儿臣向来不擅长打猎,怕是要让父皇失望了。”

“哈哈哈!还没开始就认输可不行!”朱棣哈哈大笑道:“打猎嘛,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说着,他把手一挥,高声下令道:“开始吧!咱们出!”

皇帝一声令下,呜呜的号角声响起,隆隆的鼓声催人奋进!

各路人马也尽数整装待,赵王也不好再说什么,退回到自己的侍卫跟前,和朱瞻基交错时,只见那黑小子两眼冷光直射,显然对他刚才这番话很不满意。

‘不满意就对了。’赵王飒然一笑,心说:‘就是要让你小子不痛快。’本来这次,朱棣就是想让朱瞻基风光一下,可让赵王这一掺合,就算最后朱瞻基赢了,那胜利也会失色不少。毕竟那印玺的特殊意义,被皇帝亲口否认了……

“贤侄可要奋勇争先,拿个第一给大伙瞧瞧。”赵王迎着朱瞻基的目光,一脸假笑。

“有叔叔在,小侄岂敢争先。”朱瞻基冷笑一声。这时永乐皇帝已经一马当先冲出去,朱瞻基便不再理会朱高燧,也策马跟着冲出去。

众王公见皇上和太孙都出了,目光便落在赵王身上,意思是您赶快啊,我们也好出。

赵王却不紧不慢,朝众人微笑道:“你们请便,不用管我。”说着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血淋淋的场面,我可不太习惯。”

众王公知道赵王素来文静,便朝他抱抱拳,笑道:“那您慢慢看光景,我们先走一步。”

“去吧。”赵王笑笑道:“我准备好美酒,等你们满载而归。”

“多谢王爷了!”众王公便轰然冲出去,跟上朱棣和太孙的脚步。霎时间,方圆百多里的猎场上金鼓阵阵、鹰犬逞威,战马飞驰、?声震天!惊得草丛下、树林中、山洞中的鸟兽四散惊飞!

看到猎物被惊动了,众王公便各自拣个方向,带着自己的家兵家将,也四散追赶出去!

这围场实在太大,起先还聚在一起的千把人,转眼就散落在猎场各处,互相看不见影了……

本来柳升、朱勇等人还想跟着朱棣,却被太孙殿下全都撵走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加上护卫好几百骑,轰隆隆一行动,鸟兽全都吓跑了,还打个屁猎!

甭管怎样,今儿个朱瞻基这个头名是拿定了!

朱棣也想图个清静,好好思考一下朱允炆现身南京的问题,这里头实在太蹊跷了!

所以朱勇等人只好‘依依不舍’的不再打扰。

离开后,他们默契的把最好的猎场空出来,让祖孙俩玩个痛快。

不过朱棣自始至终都没摘下弓,而是笑盈盈的看着朱瞻基在那猛冲猛杀!

太孙殿下胯下神骏,快如闪电,几步十几步就能追上猎物!这样一来,朱瞻基用弓箭都嫌麻烦!他直接策马,朝猎物冲过去就是一刀!鲜血飞溅了他一身,朱瞻基却毫不在意,拔出刀就朝下一个目标冲去!

太孙殿下自然是管杀不管拿的,自有身后的秦押等将替他捡拾猎物,不一会儿就得了大大小小二三十头。美中不足的是,还没遇到一头猛兽,更别说打到了。

这样全力追杀了大半个时辰,太孙殿下终于是累了,他看了看已经砍卷刃的刀,随手丢给手下。又就着侍卫的水,洗了洗满是血污的手,朝朱棣笑道:“皇爷爷怎么不开弓?”

“有值得朕开弓的玩意儿吗?”朱棣笑道。

“也是。”朱瞻基也有些意兴阑珊道:“都是些傻鹿呆狍子,确实没劲。”

“哈哈哈!”朱棣放声笑道:“你还指望在南海子打到猛虎?”

“有野猪也好啊。”朱瞻基道。

“难。”朱棣笑道:“就是有,下头人也早就清理了,不然伤到哪个金枝玉叶,他们谁也吃罪不起。”

“皇爷爷果然明察秋毫,”朱瞻基有些不解道:“那方才皇爷爷还兴致勃勃……”

“朕要是没有兴致,大伙还怎么玩?”朱棣淡淡笑道:“都总以为是臣子在奉承皇上,殊不知皇上也得顾着臣子。所谓君臣和睦,说白了就是这么点儿事。”

“孙儿受教了。”朱瞻基肃然点头道。

“好了,好容易出来撒个欢,别一本正经的。”朱棣解下背上的弓,丢给一旁的侍卫,笑道:“既然觉着打猎没劲,咱们活动下筋骨吧?”

“怎么活动筋骨?”朱瞻基笑问道。

“赛马。”朱棣拍一拍座下黄骠马,笑道:“你的玉狮子,朕的黄骠马,都是天下闻名的宝马,咱们看看哪个跑得快。”

“好啊!”朱瞻基一口答应!

“这,皇上……”侍卫不禁为难起来,你们都是宝马,我们可是寻常战马,这要是一跑起来,保准没影。“让奴才先布置一下吧……”

“不用!”朱棣来了兴致,那是说干啥就干啥的,看一看朱瞻基,挤眼一笑道:“出!”话音未落,便已经狠狠一鞭抽在黄骠马的屁股上,那宝马吃痛,登时箭一般窜出去。

“皇爷爷耍赖!”朱瞻基大叫着追出去。朱棣哈哈大笑着一马当先,朱瞻基在后头策马急追,两人两骑化成黄白两道影子,转眼就跑出二里地。

侍卫们这才回过神来,看前头只剩两个小点儿了,赶忙策马拼命追赶,可哪里追的上啊!越追距离越远,直到彻底看不见踪影,只能循着地上的马蹄印跟踪过去……

却说那祖孙俩策马驰骋,只见天地树木飞快的往两侧倒去,连风都好像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这种御风疾驰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人把烦恼忧愁全都抛在脑后,尽情享受这一刻的快乐。

朱瞻基拼命的追啊追,终于现皇爷爷的背影越来越大,心中大喜道:‘追上了!’眨眼间,朱瞻基的玉狮子就到了黄骠马的身侧,却见他皇爷爷抬起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朱瞻基见状,机警的把欢呼声咽回肚子里,同时猛拉马缰,那风驰电掣的玉狮子,几乎是转眼间就停了下来。

朱棣指了指远处的灌木丛,朱瞻基顺着方向一看,现了一头野猪的身影,不禁大喜过望,赶忙解下弓。深吸口气,调匀了因为疾驰而翻腾的气血,便娴熟的弯弓搭箭,瞄准了百步外的那头野猪。

朱棣面带微笑,看着英姿勃勃的孙子。日光照在这小子那黑红色的面膛上,细密的汗珠闪着金光,整个人都像在光!朱棣真是越看越喜欢,心说跟三十多年前的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朱瞻基瞄准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射出了那支雕翎箭!

那箭如闪电一般,划破了眼前的世界,朝那野猪飞射出去!

只听闷哼一声,朱瞻基茫然回头,魂飞胆丧,他竟看见自己的皇爷爷,大明永乐皇帝,紧紧捂着中箭的胸口,从马上轰然摔落到地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