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二章 血战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汉王的军令,自然是立竿见影的。

朱恒一接到命令,便亲自来到城墙下提刀压阵,对手下将士咆哮道:

“都给我听着,后退一步者死!”朱恒一刀砍死一名从云梯上下来的士兵。

“畏缩不前者死!”朱恒又砍死一名不敢上前的士兵。

“杀敌不力者死!”朱恒一连斩了数人,让他手下的将士彻底明白了——进也是死、退也是死,横竖都是死!只有攻下城墙,才能有活路!

有了这种觉悟,汉王军的将士也就完全不在乎生死了。他们嗷嗷叫着,举着厚木盾牌,再次疯狂涌上了城头。这时候,那支火枪队已经不见了踪影,等候他们的,是程铮亲自带领的敢死队!

程铮也已经恼羞成怒了。他没想到自己信誓旦旦领命,战斗刚开始就失守了城墙,这让他的脸往哪搁?那姓薛的小子还唯恐天下不乱,派人过来问他,需不需要支援?郁闷的程铮险些吐血,一脚把那不长眼的家伙踢下城墙,他便亲自带领敢死队顶上了!

经过方才的一次血战洗礼,太子军的将士,也知道再不拼命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次他们也疯了,一个个血红着眼睛、嘶吼着朝敌人迎上去!

双方这一碰上,就是火星迸射!

城墙上彻底变成了血和铁的修罗场,所有人都不似人声的嚎叫着、怒吼着,他们用刀砍、用脚踢、用头撞,他们甚至已经不是人类了,变成了凶猛的野兽!

从高空看下去,就像两条凶猛的长蛇纠缠在一起,在城头上拼命撕咬着、绞杀着……

一个接一个的汉王军被砍落城头,下饺子似的堆满了攻城车四周,渐渐的竟把车身都埋住了……

城头上更是惨不忍睹,一层又一层的鲜血,都能没过守军的脚面,再顺着砖缝流下去,把大半面城墙都染成了恐怖的黑红色。残缺不全的尸体层层叠叠,不知道多少死伤的袍泽被抬下去,反正最初的守军已经一个不剩了,甚至连第二波支援上来的,已经所剩无几了……

不过,巨大的牺牲不是没有意义的,日晷已经指到正午位置,镇江城墙依然牢牢掌握在太子军的手里!

一看没时间了,朱恒彻底红了眼,他把肩上的披风一扯,便提着一根熟铜锤,冲上了攻城车。他的亲兵见状,赶忙想把将军拦下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朱恒力大无穷,武艺高强,三两下就冲到城墙上,抡圆了熟铜锤,就是一通猛砸!那四五十斤重的铜锤,被他舞得跟车轮似的,破风声呼呼作响,只要沾到一点儿,就被要么打飞出去!要么筋折骨断!甚至有倒霉蛋被扫到脑袋,那脑壳就像被敲碎的西瓜一样,登时脑浆四溅!

三五下全力施展,朱恒便把眼前原本塞满人的丈许空间,硬生生清了出来!

要不怎么说,将是兵之胆呢?见自家将军神勇盖世,汉王军将士也是士气大振,他们疯狂的涌上城头,要牢牢守住这得来不易的阵地!

程铮见状毛都炸起来了,要是不把这拿铜锤的家伙打下去,这段城墙就要失守!然后千里之堤、毁于一穴啊!

“射死他们!”也顾不上会不会误伤自己人了,程铮厉声喝道,同时提着他的宣花斧,朝着朱恒就冲了过去!

镇江城就算年久失修,完善的防御结构不会消失,在城墙内侧还有一道七八尺高的女墙,上头有射击用的箭垛,弓箭手就以此为依托向城下射箭!

这样的好处是不会影响到其他士兵守城,双方各行其是,互不干扰。然而此刻程铮的命令,却是让弓箭手往城墙上射箭!

看着乱糟糟搅成一团的两军将士,弓箭手们着实有些眼晕。这种情况下,想要避免误伤己方,是根本不可能的!

然而城墙已经被夺去一段,再不支援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敌兵涌上城头,占据更多的城墙!

万般无奈之下,弓箭手们只好一咬牙,将原先对准城下敌兵的弓箭,改为瞄准城头,然后拉弓射箭!

弓箭从四面八方射向被占据的那段城墙,不知射中了多少同袍的身体,不过更多的弓箭,还是准确落在刚刚立足的汉王军身上,成片的汉王军将士中箭倒下,被射落成头!

朱恒忙将熟铜锤挥舞的泼水不进,替自己和身后的士兵,挡住了数不清的箭支!

正在全力挡箭呢,朱恒突然两手猛地一震,就听铛的一声,一柄三十斤重的宣花大斧,狠狠砸在他的铜锤上!

朱恒登时虎口崩裂、鲜血直流!但他不愧身经百战,根本不理会手上的伤,稍一松手就紧紧攥住,把铜锤打横一扫,就要去砸那偷袭自己的敌人!

程铮别的不说,一柄从小练到大的宣花斧,那是出神入化,估计也不比他的祖宗程咬金差多少!见对方的铜锤扫过来,他的手一搓,斧面改平,贴着铜锤的骨朵儿一抹一带,朱恒的力道就被引偏了,锤头擦着他的腋下就扫了过去!

程铮的斧子却顺势就朝朱恒的手削去!

朱恒没想到,这莽汉竟把大斧子使得这样细腻,登时手忙脚乱——眼看着手指头要被削掉了,他只好松锤撤手!

朱恒本想松一下锤,待斧子抹过再握住,哪料到程铮的斧子,就像筷子一样灵活,斧子往前一探、往后一拉的同时手一搓,斧刃内侧就钩住了锤柄!再轻轻往怀里一拉,便抢在朱恒前头,把他的锤子夺了过来!

见一照面就被对手夺了锤子,朱恒是恼羞成怒,竟赤手空拳朝他扑了过去!

程铮的斧子迎面劈上去,就把朱恒凌空斩成了两半!

看到对方的主将被杀,太子军将士士气大振。汉王军却一下没了主心骨,此消彼长间,竟被太子军再次撵下了城头!

看到危急状况终于解决,程铮手里的斧子一下落在地上……

“将军!”将士们惊呼一声,这才发现原来程铮的后背肩胛骨位置,不知何时中了一箭!

?一天,就在这样的反复攻取与失守,夺回与失手之间残酷的绞杀着两军将士的人命!直到日头偏西,镇江城墙依然牢牢掌握在太子军的手里,让汉王殿下那句‘中午前夺下城墙’的命令成了空话。但是这次,汉王殿下的军法没有执行——因为朱恒已经在攻城中阵亡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位指挥使大人眼看着无法完成任务,竟选择了亲自冲锋,最后战死在城头上……

汉王军大旗下,踞坐在交椅上的汉王殿下,睥睨着已经成了修罗场的镇江城墙,恨声道:“想不到,这些虾兵蟹将还真顽强……”

“毕竟是以守城出名的朱高炽啊……”王斌叹口气道。

“老大那个废物……”朱高煦啐一口道:“这不是他在指挥,当年北平保卫战,也不是他的功劳。”

“王爷,现在怎么办,”王斌回到正题,面色凝重的问道:“想要一鼓作气拿下镇江城,已经不可能了。”

“继续全力进攻。”朱高煦却面无表情道:“耗也要把他们耗死!”

“是。”对汉王这个决定,王斌一点都不意外,这位视人命为草芥的王爷,连从小到大的伙伴都会杀,岂会心疼士兵的性命?。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战斗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因为汉王军依然不知疲倦、不畏死亡的进攻,太子军也只能奉陪到底……

“把辛字营替换下来,抢修城墙,补充器械!继续作战!”

莫问的声音嘶哑难听,从早晨开始,他就没喝一口水。

一名军官领命而去,他将带领自己的部下,替换下死伤惨重的辛字营,继续承受汉王军仿佛永不止息的猛攻。

而辛字营,其实是中午时分,才替换几乎全灭的丙字营上去的……

撤下来的辛字营官兵,已经只有半数了,而且浑身是伤、神经错乱。他们一个个要么满脸狰狞,下来城头还嗬嗬喊杀。要么两眼发直,嘴里念念有词,在感谢满天神佛。不管哪一种,全都是精疲力竭,连走下城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少人腿上拌蒜,直接就从阶梯滚下去……

看着这些仿佛从地狱爬回来的将士,在蹇义和朱瞻埈陪伴下登上城楼的太子,心里像刀割一样。他十分清楚,这支军队已经到了极限,再打下去随时都可能会崩溃……

一名士兵跌跌撞撞,要摔到他面前,蹇义忙拦住,呵斥道:“不许冲撞了殿下!”

“让开。”太子却把蹇义斥退,亲手扶住了那名士兵,看着那张年轻而惶恐的脸,太子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我让人准备了热汤热饭,快去吃一点儿,好好休息吧……”

“多谢殿下……”士兵激动的连连道谢,在太子的目送下离去。

太子这才叹口气,上了城头。

“殿下怎么上来了?请赶紧下去,这里太危险了。”莫问看到太子过来,大惊失色。他这里虽然相对靠后,但依然不时有流矢飞石飞来,要是伤了太子,这仗还打个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