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一章 攻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夜色如墨、星月无光。

汉?军大营里针落可闻,将士们呆呆的看着地上的十几颗人头,依然如坠梦里……这可都是贵不可言的爵爷们啊?!汉王殿下竟然说砍就都砍了!

直到汉王的声音再次响起,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本王绝不能让这些无能之辈,把本王的无敌雄狮,给带成狗熊!”

“诸位!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孤和太子只能活一个,攻破镇江城,来日我等共享富贵!”汉王顿一顿,又沉声道:“拿不下镇江城,咱们就只能死路一条了!”

汉王的话如重锤一般,敲击着所有将士的心坎,他们已经完全明白——此战胜负,关系着所有人的生死前途……

“明日,本王会亲自指挥攻城!”汉王用最大的声音咆哮道:“诸位务必死战!”

“死战!”“死战!”“死战!”潮水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甚至惊动了远处的镇江城头。汉王这才满意的头,在心腹将领的陪同下,回到了中军帐……

中军帐中,李茂芳、朱瞻圻、王斌、朱恒、韦护、韦弘、韦兴、王玉、李智等众将森然列班,纹丝不动的看着坐在大案后的汉王殿下……很显然,宋琥等人的人头落地,也给他们敲了响亮的警钟——朱高煦已经变成了择人而噬的猛虎,是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的。

“明日一战,你们各自的位置都清楚了吧?”朱高煦的目光扫过众将,每个被他看过的人,都拼命挺直了胸膛,使劲的头。又听他沉声道:“没有主攻方向!所有方向都要全力进攻!也没有收兵时间!一时不攻下镇江,就要不分白昼的打下去!直到破城为止!听到了吗!”

“遵命!”众将一齐应声。

“去准备吧!”朱高煦沉声道:“寅时吃饭,天一亮进攻!”

“是!”众将再次齐声领命,然后转身离去,只留下了王斌一个……这位朱高煦最信任的将领。

“哎……”眼前只有王斌了,朱高煦终于露出了真实的心情,那是一脸的焦灼、满心的惶惑。

“王爷不必如此,咱们让那些脓包打头阵,”王斌轻声劝慰道:“不就是想让他们出丑,好趁机把兵权夺过来吗?”

“我不是担心这里……”朱高煦摇摇头,叹气道。

“那是……北面?”王斌声道。

“是。”朱高煦头,叹气道:“父皇会杀了我的……”

“不是安排妥当了吗?”王斌声音微不可查道:“皇上应该马上驾崩了吧?”

“嗯。”朱高煦面无表情的头:“本来是想等父皇驾崩再起事的,但那样一来,就会给朱高炽准备的机会,所以咱们这边提前发动了。”朱高煦叹口气道:“现在老大是插翅难飞了,可北京那边就不知道了……”

“只要他们按约定的时间发动,皇上就不会知道南京的情况,毫无防备之下,定可一举成功。”王斌为汉王,也为自己打气道:“那可必杀之局啊!”

“是。只是一日没有讣告,本王就一日难安。”朱高煦说着使劲搓搓脸,把恐惧抛到脑后道:“不管了!全力拿下镇江、干掉老大,半壁江山就在手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王爷说的太对了!”王斌沉声道:“咱们拿下镇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就是皇上还活着,也得跟王爷坐下来谈了……”

朱高煦缓缓头,脸上终于忧愁尽去,露出了踌躇满志的神情……

天终于亮了,城头上的守军悚然看到了令他们终身难忘的恐怖场面。只见城外十几万兵马联营几十里,将镇江城围的水泄不通。江面上也出现了数不清的战船。

当太阳升起,士兵的铠甲和兵器闪耀出夺目的光,飘扬的旌旗和江上的船帆,组成了一圈让人透不过气的乌云,笼罩在镇江城的四面八方。这样的场面,就是饱经战火的老兵也从未见?,光看着就足以让人丧失斗志了……

这场战役的前奏,由江上的水师舰队奏响,军舰上的大炮轮番作响,炮弹呼啸着砸向城头,在太子军官兵的头炸开,把他们好容易连夜拼凑起的守城器械,砸了个稀巴烂!

前奏之后没有过渡,炮声响起,总攻便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汉王军,扛着攻城器械,从所有可以进攻的方向,冲向镇江城。站在城上看去,就像是有潮水卷向城墙一样!

当攻城部队冲到弓箭射程内,尖锐的哨声在城头响起,无数弓箭手从城头各处冒出来,张弓搭箭,以最快的速度射出了第一箭。他们根本没有瞄准,因为无需瞄准——城下的敌军实在太密集了……

弓箭如雨而下,无数汉王军官兵应声倒下,但就像大潮中翻起的浪花一样,根本不会减弱潮水的势头!

汉王军官兵举起盾来,挡在头,继续推着攻城器材向前。当楼车就位后,汉王军的弓箭手便爬上去,下头的士卒拼命摇动转盘,将楼车升到和城墙同高,汉王军的弓箭手们便在第一时间展开了还击!

城上的弓箭手们却根本顾不上自己,他们的任务是消灭城下的敌人。至于楼车上的弓箭手,是城上床弩的目标——数名弩手将弩车转向城外的楼车,拼命摇动绞盘,给弩车上的强弩上弦,然后重重一捶,砸开了机括,一支手臂粗的锤头强弩,就呼啸着射出去,眨眼撞在楼车的车厢上,那车厢在猛烈的撞击之下,轰然解体,车厢上的弓箭手,惨叫着纷纷落地……

但这只是战场的花絮,潮水般的攻势已经到了城下,城头的滚石檑木也倾泻下来,汉王军的损失登时猛增,数不清的官兵被滚石檑木碾成了肉饼。还有那从上头倾倒下来的滚油,每一盆都会让十几名官兵惨叫着满地打滚!

然而汉王军异乎寻常的悍不畏死,根本无视牺牲!他们红着眼、吼叫着,将一具具云梯搭在城墙上,还有那些更先进的攻城车,也一具接一具的就位了……这些攻城车设有一段一段的阶梯,可以让己方士兵沿着阶梯跑上城头。而且防护完善,不仅可以保护攻城的士兵,而且本身还不怕火烧,比云梯可厉害太多。

幸好大明重发展的是骑兵,这样的器械保有量很少,不然几百具攻城车同时压在城头,这仗根本没法打了!

但就是这几十具攻城车,便已经给守军造成了莫大的压力。那些从云梯攀爬的汉王军,还一个都没上去。攻城车上的官兵,已经在城头和守军鏖战了!

守军自然也知道这些攻城车是最大的威胁,投入了最大的兵力,拼命阻止敌军登城!所以一辆辆攻城车所在之处,都成了血肉横飞的修罗场,一波又一波的攻城士兵冲上来,和一波又一波的守军杀在一处,双方都寸步不让,转眼就血流成河……

当云梯上的汉王军也攀上城头,战斗便在每一寸城墙打响了,那些汉王军就像疯了一样作战,用刀砍、用脚踹、用牙咬,拼上性命疯狂的进攻!

而太子军的将士显然被昨日的胜利给麻痹了,以为汉王军不过如此,所以对上他们疯狂的进攻时,局面十分的被动,竟在开战不到半个时辰,就丢了西边一段城墙!

这让总观全局的莫问异常震惊,他从不轻敌,但还是觑了朱高煦!他没想到朱高煦能在一夜之间,就把涣散的军心重新凝聚,激发出汉王军最凶悍的一面,在战斗打响的第一刻,就发挥出最大的攻击力!

不用否认,比起那位战神下凡的汉王殿下,自己还是太嫩了……莫问心中暗叹一声。但下一刻,他那张万载寒冰般的脸上,竟写满了兴奋之色!作为一名天生的将军,生逢太平,难遇大战,就是最大的悲哀!

此刻,最强的敌人,最残酷的战场就在眼前,他再不用喟叹生不逢时了!

‘来吧,汉王殿下!’莫问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他猛地一挥手,身边的旗官,便举起一面红旗,在空中挥舞两圈。

收到命令,藏在城墙下的一营官兵马上在红旗引导下爬上城头,片刻之后,城头上枪声大作!那些刚刚攻占城头的汉王军,便像割麦子一样中弹倒地……密集的枪弹打得攻城车木屑横飞,硬生生阻断了汉王军洪流一般的攻势。太子军趁势收复了那段城墙……

那密集的枪声,也引起了城下汉王的注意。一旁的王斌奇怪道:“神机营不是跟皇上去北京了吗?”

“纪纲北镇抚司和府军前卫,在暗中打造火铳,”汉王皱眉道:“想不到已经形成规模了。”

“不要紧,”王斌道:“他们有枪,咱们有炮。”

“不错,几杆破铳没个卵用,还是要靠真刀真枪去拼!”汉王狞笑一声道:“那边是朱恒在指挥吧?告诉他,正午之前夺不回城墙,提头来见我!”

“是!”王斌沉声应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