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九章 父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虽然曾经并肩作战,但吴大夫和怀恩两个?毕竟是天字号的重犯,一进城自然就被关进了监狱。

幸好看守的官兵就是北镇抚司的人,知道他俩曾和自己人并肩作战,自然尽力给了他俩最好的待遇……一间通风干燥的牢房,两张被褥整齐的床铺。

如今,这二位各坐在一张床上,一个仰面出神,另一个揉着自己的大腿,叽叽咕咕道:“哎呦,今儿个活动大劲儿了,这把老骨头要散架咯!吴天良你个没良心的,还不给老公公按按。”

吴大夫看都不看死太监一眼,闷声道:“还想让你给我按按呢。”

“哎,你个没良心的,咱家拼死拼活为的啥,还不是保护你宝贝儿子?!”怀恩郁闷坏了,讨伐道:“咱做人要讲良心对吧?!”

“他……”吴大夫眼望着屋顶,好一会儿才幽幽道:“不是我儿子!”

吴大夫话音未落,就听有东西落地的声音,怀恩把到嘴边的话塞回去,转头看到那蒙面人愣愣站在牢房外,本该提在手里的食盒,跌落在地上。食盒的盖子被震落,里头的香气跑出来。

老太监使劲抽抽鼻子,口水直流道:“好香好香,是熏猪头,还有烧鸡……”说着一脸着紧的看着蒙面人道:“小子……吃食儿没洒了吧?”

蒙面人才回过神,摇摇头,把食盒重新提起来,对跟在身后的看守道:“把门打开。”

“是。”手下自然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牢门。

牢门打开,蒙面人提着食盒进去,身后的牢门又缓缓关上。

“你们都走远点儿……”蒙面人再次下令,看守便依言退到远处,把守住来往的通道,不让任何人靠近。

蒙面人将食盒里的吃食一样样摆在桌上,又摆上两双筷子,嘶声道:“城里兵荒马乱的,二位就凑合吧。”

怀恩看着桌子上的菜肴,嗖的一下就窜过来,拎起一块猪头肉,塞到嘴里,享受的闭眼咀嚼一阵,才缓缓咽下去道:“不错了不错了,要是再有点儿小酒就完美了!”

话音未落,就见蒙面人从怀里拿出个酒坛子,还摸出俩酒盅搁在桌上,斟满了递给怀恩。

怀恩接过来,滋溜一口喝下去,那张老脸笑开了花道:“这小子真不错,我说老吴,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我说过,他不是我儿子。”吴大夫却没好气道:“再说了,你不是说这样的儿子还不如没有吗?”

“此一时彼一时嘛,”老太监的节操显然也被阉掉了,笑眯眯的拿起筷子道:“我先吃了啊!”说完,不再理会那奇怪的父子俩,自顾自运筷如飞,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开了。

见吴大夫一动不动,蒙面人走到他跟前儿,低声道:“吃点儿东西吧。”

“滚!”吴大夫却凶光一闪,一脚蹬在他心口窝上,把蒙面人踹的打横飞出去,重重撞在墙上。

老太监眉头挑了挑,叹口气道:“别人家的事儿,管不得。”便扇一扇要落在盘子上灰,一门心思继续吃喝。

蒙面人爬起来,膝行到了吴大夫床前,低声道:“爹,这里没外人……”

话没说完,吴大夫又一脚,再次把他踹飞出去,蒙面人再次撞在墙上,这次脸上的面巾滑落,露出那张神情憔悴的胖脸来,不是吴为又是谁。

吴为也来了劲儿,再次爬到吴大夫床前,吴大夫再次把他踹飞,吴为继续爬回来,吴大夫又继续把他踹飞……

老太监吃着肉喝着酒,看着这父子俩来来回回的把戏,终于忍不住道:“不能好好说话啊,还让人安心吃饭不?!”

也不知他这话管了用,还是吴大夫累了,总之,吴为第七次爬回去时,吴大夫没有再踹他,而是叹气道:“难道你想不到会是我吗?!”

“我知道,”吴为鼻青脸肿,眼里满是泪水道:“以爹爹的脾气,定然不会让别人牺牲……”

“那你还出这鬼样子作甚?!”吴?夫一脸‘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的表情,叹气道:“你也活腻了是不是?!”

“我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吴为摇头道:“有心人早就知道,我是前朝吴太医的儿子。”

“是吗……”吴大夫一阵愕然,旋即苦笑道:“是啊,王贤是多少人的眼中钉,你在他身边,哪有秘密可言。”

“放心……”老太监跐溜喝一杯酒,眯着眼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加上今天这一场,你这儿子就算是彻底洗白了。”

吴大夫没说话,表情放松了不少,终于站起来,走到桌边一看,见菜肴已经去了七七八八,登时勃然大怒:“你个死太监!我还没吃呢!”

老太监打着饱嗝道:“谁让你坐那不动弹。”说着还贱兮兮的叹气道:“哎,毕竟是老了,吃不了多少了……”

“就这还吃不了多少?你属猪的!”吴大夫狠狠瞪他一眼,拿起筷子吃起老太监的剩菜来。吴为站在一旁斟酒。

老太监是吃饱了,对吴为笑道:“你小子牛啊,今天有张辽张文远的风范!”

吴为讪讪笑着,那张被打成猪头的脸,哪有一点儿英雄风范。

“他是活腻了……”知子莫若父,吴大夫毫不留情的拆穿道:“就想找死来着!谁知碰上一群脓包,这才没死成。”

“是吗?”老太监惊异的看着吴为。

吴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小声道:“原以为能接受,可真看见父亲坐在囚车里,这心里头就彻底乱了套,我想放走你们,你们却不领情……”

“咱们还得送纪纲下地狱呢,走了哪能行?!”老太监嘿然一笑道:“小子,难为你了。”

“后来到了镇江时,我已是万念俱灰,听说薛桓的军队被包围,一个念头就蹦出来,”吴为道:“冲进去,能救出薛桓当然好,救不出来死了也轻松。”

“我看你当时挺冷静的。”老太监笑道:“想不到已经疯了。”

“我蒙着脸呢。”吴为小声道:“不过既然这都死不了,可见咱爷们命不该绝……”

“你想干什么?!”吴大夫皱眉道:“别乱来!”

“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吴为淡淡说一声,把酒壶搁下道:“况且,就算要做什么,也得先在这一场活下去再说……”吴为深深看一眼吴大夫,低声道:“打今儿起,只能吃我亲自送来的食物。我走了。”

吴大夫和怀恩悚然点头,看着吴为离去,铁门缓缓关上……

吴为离开牢房,回到自己房间,草草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鼻青脸肿的自己,刚想用药膏遮掩一下,就被人从后头一拳打在肩膀上。

吴为不回头也知道是谁,他一动不动,生受了那力道十足的一拳。

二黑站在他身后,一张脸上没有丝毫笑意,闷声道:“开会了。”

吴为点点头,也不管脸上的伤了,跟着二黑往外走。走在回廊上,吴为低声道:“抱歉,我昏了头……”

“清醒过来了?”二黑也不看他,淡淡问道。

吴为点点头:“嗯。”

“那就好。”二黑看看前头灯火通明的议事厅道:“你要相信大人……”

吴为再次点点头,叹口气道:“我相信。”

“好。”二黑这才转头看向他,呲牙笑道:“那这次的事儿,就不跟你算账了!”

“哎……”吴为叹了口气,眼里满是愧疚。

“行啦,也不能都怨你!”二黑揽住他的膀子,笑道:“那种间不容发的时候,做出什么决定都是正常的。”他嘿嘿笑道:“再说你不是赌对了吗?咱哥们这会儿可风光大了!”那得意劲儿一起来,二黑浑身没了半两肉,眉开眼笑道:“这回再也不怕那些家伙提九龙口了!”

当初上九龙口是十死无生,王贤把二黑、帅辉他们绑在营里,没让两人跟着。这自是王贤对他们的保护,却也让两人老长时间抬不起头来,帅辉还好点儿,二黑这种要脸要皮的家伙,每次喝酒,都被从九龙口上下来的兄弟笑话,这次终于也大大的风光了一把,再也不用英雄气短了。

不过吴为知道,二黑说这个,还是想让自己宽心……

看着二黑那张眉飞色舞的脸,吴为心里一片黯然……

议事厅灯火辉煌,莫问、程铮、许怀庆、薛桓等众将都在,看到二黑和吴为进来,众人朝他俩点点头,薛桓更是向吴为投来热烈的目光,起身招呼他坐在自己边儿上。

对吴为脸上的伤,众人倒是没什么反应,毕竟刚从战场上下来嘛,鼻青脸肿太正常了……薛桓也是一脸的伤。

吴为坐下,薛桓拉着他的手,感激不尽道:“兄弟,我薛家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没有吴为的奇兵突起,这次薛禄的班底就要全折在镇江城下了,薛桓真不知该怎么感谢吴为。

“没事儿,要是换过来,你也会救我们吧?”吴为轻声道。

“那当然!”薛桓拍着胸脯道:“咱可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家伙!”要不怎么说是老粗呢,他对莫问迟迟不肯相救,那是一肚子的意见,吴为没来之前,就已经夹枪带棒的说了好一会儿,这会儿还没发泄够。好像还生怕人家不知道说的是谁,薛桓一对牛眼一直愤愤的瞪着坐在上首的莫问。

莫问那张脸,还是没有一点儿表情,好像根本没听见薛桓的话,他淡淡道:“人来齐了,开会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