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八章 入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却说韦弘兄弟俩押着辎重,紧赶慢赶到了镇江郊外,兄弟俩还在那嘀咕,说王爷肯定多虑了,十万大军围着个小小的镇江城,还能出什么乱子不成?

韦弘兄弟话没说完多久,就见派出去的斥侯风一样蹿回来,气急败坏的禀报说:“大军败了,已是溃不成军!”

韦氏兄弟大惊失色,韦弘失声道:“开玩笑吧!这才多会儿就败了!”

“小的哪敢开这种玩笑!”斥侯指着前方,忍不住的颤声道:“败军马上就要退过来了……”

韦护闻言,手搭凉棚看着远方,果然见烟尘腾起,不禁咬牙切齿道:“甭管怎么着了,赶紧列阵迎敌!”

与常识稍有差异的是,自古押运辎重的军队,并非什么杂兵杂将,而是一军之中最勇猛顽强的部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队的生命线。韦氏兄弟麾下,更是汉王军天策卫的老兵,得令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组成了偏厢车阵,持枪张弓、严阵以待!

就在结阵完毕的同时,汉王军也退过来了,眼看着那些无头苍蝇,要一头撞到阵上,韦氏兄弟亲自站到偏厢车上,射杀了一片跑昏了头的官兵后,终于把乱成一窝蜂的汉王军理了个头绪,让他们从车阵两侧撤下,然后在车阵后重新整队。

万事开头难啊,当理出头绪之后,后头的溃兵自然而然会跟着前头的做,韦氏兄弟这才松了口气,抬头看着追过来的太子军!

兄弟俩怪笑一声,招手示意他们只管放马过来!

许怀庆也是久经沙场了,当然不会把宝贵的骑兵白白浪费掉。知道捞不到便宜了,狠狠啐一口,哈哈大笑几声,调转马头就走。

太子军的将士们,也学着他的样子,哈哈大笑一阵,调转马头撤走了。

那笑声飘到汉王军官兵的耳朵里,是那样的刺耳,那样的让人无地自容……

看着敌军撤走,韦氏兄弟非但没有高兴,反而阴下脸来,看着面如灰土的宋琥道:“侯爷,你干的好事儿!”

宋琥是欲哭无泪,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败得这么快,这么憋屈!他郁闷到了极点,加上一路逃命的疲劳,竟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许诚等人正受着将士们鄙夷的眼神,看着宋琥晕过去,都十分的羡慕。心说:‘这法子不错,可惜不能照方抓药……’确实,要是一个个都下饺子似的晕倒,实在是笑话之极……

那厢间,薛桓的军队,已经和二黑他们会师了,对这些救命恩人,右军都督府的将士们,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只好将二黑他们高高抛起,再抛起,就连吴大夫和怀恩也不例外。

吴大夫和怀恩被欢呼的将士们抛啊抛,两人无奈对视,真是哭笑不得……

这时候,二黑和胡三刀,已经被薛桓等人簇拥着回到了镇江城,太子亲自带着莫问程铮出迎,众人相见,自是一番喜不自胜,然而人群中却没有吴为的影子……

莫问等人心一沉,他们可看到二黑这一千骑兵损失有多惨重了,心说吴为不会也折了吧?其中最心焦的就属薛桓了,心说吴小胖子你可别挂喽,二爷我还欠你个天大的人情呢!

“吴大人他……”薛桓把二黑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在哪?”

“已经进去了。”

二黑的答案让薛桓松口气,却又十分讶异:“他怎么不见过太子殿下?难道是受伤了?”

“是受伤了。”二黑指指心口道:“这伤了……”

“啊!”薛桓吓坏了,忙攥着二黑的手道:“他在哪,我得赶紧去看看他!”

“别瞎担心。”二黑抽出手,瞪他一眼道:“他没事儿,是心病……”

“哦……”薛二愣子被搞糊涂了,但看到太子过来,这才识趣不问。

“这次多亏了你们啊!”太子热情的拉着二黑的手,激动道:“不然非但程将军的部队楸不来,城里守军的士气,也要一蹶不振了。”

“太子过奖了,”二黑憨笑道:“咱们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谁知道那姓宋的还真是属耗子的,一吓唬就抱头鼠窜了!”

“哈哈哈……”众人笑得前仰后合,太子也哈哈大笑道:“总之这次是大功一件,待到打赢了,论功行赏时,一定重重有赏!”

“那就先谢过太子爷了!”二黑等人开心极了。

在一旁的莫问却高兴不起来,脸上写满了忧虑。程铮用膀子撞他一下,小声道:“高兴点儿,什么事儿回头再说。”

莫问点点头,想勉强挤出点儿笑脸,却发现根本做不到,只好放弃了努力……

细心吩咐众人把二黑、薛桓他们安顿好,伤员救治好,太子才回去府衙。

镇江位于长江和大运河的交界口,为镇守江防之重地,故取名镇江。在本朝属于中央直隶的大府,平日里人口繁茂、商旅如织,是江南数得着的大城市。这会儿不幸成了两军交战之地,街上店铺关门、商人不见踪影,只有满城的太子军在忙乱的准备着。

他们敲开所有店铺的门,把城里一切可用的物资都搜集起来,什么粮食、药材、布匹,石头、木材、铁器、竹材,统统都不放过。也幸亏镇江是个商业城市,各种几乎是应有尽有。

城里的大夫都被征召了,所有匠户也被集中起来,什么铁匠、木匠、泥匠、瓦匠之类,还有民壮也被组织起来,加入到军械制造,城墙加固的队伍。从早到晚,城里各处都在热火朝天的准备着。

百姓在被驱赶着忙碌的同时,心里头也越来越清楚,一场浩劫在所难免了……

戒备森严的镇江知府衙门成了太子的驻跸之所。后衙自然是太子妃和众皇孙、皇孙女的住处,前衙就是这次大战的指挥所!

太子一回衙,就见蹇义等在那里……蹇尚书年老体弱,缺席了方山阅兵,也幸运的躲过了?高煦的魔掌,被北镇抚司的人接到了镇江。眼下他就是太子的文胆了。

见太子回来,蹇义忙迎上去,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太子连连摆手,喘息道:“先让我歇会儿……”

太子本来就身子弱,折腾了一天,可把他累的够呛,在小太监的搀扶下一屁股坐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轻声问道:“什么事儿?”

这时候,蹇义已经清了场,房里就剩他和太子,这才轻声道:“吴为带队的这一千骑兵,其实是押送重犯的……”

“什么重犯?”太子缓缓道。

“建文余党。”蹇义轻声道。

“哦?!”太子一下坐起来,瞪大眼道:“真的?!”

“是。”蹇义小声道:“我已经去看过了,一个是建文君的总管太监怀恩,另一个好像是当时的太医吴天良……”

“啊!”太子一脸震惊的呆坐片刻,然后又松弛下来道:“知道了……”

“殿下,兹事体大,咱们得慎重从事啊……”蹇义使劲瞪着眼道。这件事儿由不得他不瞪眼——吴天良倒还好,老太监怀恩的价值可太大了,抓到他,建文帝就可能无所遁形,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要是让王贤得了去,一个比纪纲还要可怕的大特务,就要出现了!

这,是文官集团,万万不能允许的!

“这件事,仲德没提,想来是觉着我还是不知道的好。”太子看看蹇义道:“他既然自有安排,我们就装不知道的吧……”

“这……”蹇义忍不住低声道:“据可靠消息说,那吴天良的儿子,在北镇抚司担任要职!”

“所以呢?”太子那张胖脸上,浮现出奇怪的表情,像是愤怒,又像是伤心。

蹇义自顾自道:“所以依老臣之见,还是赶紧把这二人提过来吧,以免局面难以掌握……”

“好了!”太子脸上的愤怒,终于清晰起来,他气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你知道今天是谁救了薛桓部吗?就是吴天良的儿子!他要是有贰心,直接带着老子远走高飞不就得了!”太子气的重重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盅被猛地震翻,蹇义也被吓了一跳。

“人家至于拼死拼活的斩将夺旗、救下友军,然后又自投罗网吗?!”太子黑着脸道:“他们是绝对可信的!”

“殿下……”蹇义见太子这么大反应,心说不好,太子这回把王贤的人当成亲人了。哎,要是杨士奇在就好了,他肯定有主意。蹇尚书虽然没主意,这时候也不能怂了,只好硬着头皮道:“江山易改、人心难测啊!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住口!”太子是个心里明白的人,见蹇义这样,就知道他在打小算盘,不禁一阵腻味道:“人家既然让你看到了,就说明问心无愧。”看到蹇义老脸上满是窘迫,太子终究心下不忍,语气放缓道:“生死关头、存亡之秋,咱们得劲儿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不要有私心杂念……”

“是!”蹇义岂能听不出太子的敲打之意?知道再说什么也白搭,只好把后话憋回去,躬身退下。

房里只剩下太子一人,他长久的枯坐着,好一会儿才幽幽一叹,闭上了眼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