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七章 动摇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宋琥是大明驸马、功臣之后,年纪轻轻就被永乐皇帝委以重任,佩前将军印,出镇甘肃。可谓少年得志、风光至极。只是在西北和地头蛇相处的很不愉快,被人家连坑了几回,灰头土脸回了京城。

回到京城后,那些王公贵族当面不敢说什么,背后没少风言风语的议论他,宋琥深以为耻,

自此后愈发不苟言笑,深沉莫测。好在汉王非但没有看轻他,反而对他愈加倚重,从这次起事,他的地位仅次于朱高煦,被派为主帅、统领大军便可见一斑。这位西宁侯爷跟着朱高煦起事,一是两人光着屁股长大,当然要共同进退,二也是存了一雪前耻的念头。

所以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骑兵,朝自己冲过来,他想用最大的声音对自己说:‘绝不能退缩!’

可是为什么自己手脚忍不住的发抖,张嘴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场面前所未见的血腥?还是这情况前所未有的危急?

‘不行,我不能退缩……’宋琥咬牙切齿为自己打气:‘决不能再让人看扁了!’

宋琥在咬牙坚持,二黑一伙人又何尝不是?他们从冲入中军起,就无时无刻不处在重重包围中——若非靠着六处研发的秘密武器突出重围,方才就要全军覆没了!

这会儿,他们虽然还在冲锋,但人马还剩一半,个个浑身带伤、筋疲力尽,只是靠一口气强撑着罢了!

对部下的情况,二黑和胡三刀自然心知肚明,因为他们自己也是一样,但如今已深入虎穴,退无可退,唯死战一途尔!

当然死战之余,两人肯定要问候那蒙面人的十八代祖宗。二黑一刀砍翻了一名敌兵,用余光瞥一眼蒙面人,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只见这家伙身上一点儿伤没有,竟还有闲暇东张西望,真他妈好命到了极点!

蒙面人确实好命,但不是敌人的刀剑躲着他,而是他的两个囚犯——吴大夫和怀恩,这两位大高手,从一开始就紧紧跟在他左右,替他挡住各种明枪暗箭!这两位实在是仇将恩报的菩萨心肠,那是豁出了性命保护他啊!

所以那蒙面人虽身陷重围,却仍有精力关注敌情变化。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别看已经冲到距离帅旗不过十几丈,但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他和手下剩下的五六百官兵,根本没可能冲过去了……

见汉王军的大旗依旧岿然不动,蒙面人不禁暗叹一声,自己怎么会这么冲动?是不是让情绪左右了决定?这下可害惨了手下一干兄弟!正在走神,一支流矢朝他面门飞射过来,眼看就要躲不过去,却被吴大夫再次救了下来,破口大骂道:“小兔崽子别走神!”

蒙面人不禁满心羞愧,打起精神,挥舞兵器专心迎敌。

这一幕,让不明就里的将士暗暗咋舌,心说:‘我们吴大人就是高明,之前给囚犯送酒送肉,被吐一脸唾沫,也不生气。大伙还说他犯贱,这会儿看来,这贱犯得简直是太值了!’

说话功夫,场面更加混乱了——就在中军大旗周围十丈多的距离,塞了起码四五千人马,还有更多的人马往里塞,这样的场面足以让最冷静的人也失去判断,根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会什么时候杀到面前!

不断的有官兵冲到或被挤到宋琥等人面前,虽然每次都是自己人,但每一次骚乱都会让将领们吓一大跳,不知道下次冲到面前的,会不会就是敌人!

看着西宁侯脸上的汗珠,宋琥身后的家将暗暗叹气,虽然出镇过甘肃,如今又身为大帅,但其实侯爷亲自上战场,这还是头一回啊!头一回就遇上这样的状况,换了谁也会害怕吧?

见大帅迟迟不做声,一张脸却如白纸一般。许诚等人暗暗嘀咕,他是不是拉不下脸来?不好意思下令啊!

“准是这样,咱们别傻等了……”众人看一眼越杀越近的敌军,近的都能看到那老太监怀恩脸上的老年斑了,众将领小声商量道:“再不走就让人一锅端了!”

众将拿定主意,围到宋琥身边,急声劝道:“请大帅移驾左军,以免万一!”

“我不走!”宋琥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嗷嗷叫起来道:“让他们放马过来!本侯和他们决一死战!”

“侯爷,不要意气用事啊!”众将七嘴八舌劝道:“您是三军主帅,如今我们毫发未损,何至于冒这险呢?!”

“住口!”宋琥已经丧失了理智——往日那些无情的嘲讽声,再次在他耳边作响:

‘无用的二世祖!’

‘纸上谈兵的家伙!’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那些灌耳的杂音,掩盖了所有的声音。宋琥突然发现,自己听不到别人说话,也不知道自个的想法,整个人混混沌沌,仿佛神魂出窍一般……

众将劝了一阵,见他像木头人一样毫无反应,相互递个眼色,许诚便低声道:“大帅同意了,走!”众将默契的点点头,便架着宋琥,用最快的速度撤出了风暴中心。

蒙面人挥舞手中铁矛,将两个敌兵扎成了串糖葫芦,待要拔矛时,却怎么也拔不出来。这时有敌兵看到机会,举刀砍来,蒙面人只好松手弃矛,敌兵再想砍他时,被怀恩一刀砍成两半……

怀恩看一眼蒙面人,摇头叹气,把手里的长刀丢给他,却见蒙面人伸长脖子看着远处,根本没接他的刀……怀恩不禁失望坏了,心说老吴多么个精细人,怎么生了这么个二杆子?

眼看那刀的刃口朝着蒙面人的脖子飞去,吴大夫破口大骂道:“死太监要让老子绝后吗!”

得亏怀恩手脚麻利,一把抓住刀杆,把那长刀抽了回来,反手砍倒两个敌人,嘟囔一声:“这样的儿子,没有也罢……”

话音未落,就见那蒙面人疯了一样摘掉面具,高声叫喊道:“宋琥跑了!”

怀恩登时愣住了,他多奸猾的人啊,想也不想就跟着一起喊:“宋琥跑了!”

二黑他们一个个也来了精神,一边和敌人殊死搏斗,一边跟着高叫起来:“宋琥跑了!宋琥跑了!”

‘宋琥跑了!’的声音,登时在战场上响起!汉王军的将士忍不住向帅旗望去,果然见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有道是‘兵是将之胆、将是兵之魄’,在战场上,你不能要求普通的官兵对战局洞若观火。事实上,身处局中,他们对战况如何根本无从判断!所以一看到主帅不见了,所有人当然会往最坏处想,哪里还有斗志可言?!

中军官兵登时无心恋战,竟不顾眼看就要消灭的敌军,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跑起来。

城头上,莫问在最快的时间洞悉了中军的混乱,终于一挥手道:“出兵!”

那厢间,宋琥被手下裹挟着逃出老远,才回过神来,往乱成一锅粥的中军大营看一眼,就痛苦的闭上眼睛,低声吩咐道:“传令各军,本帅移驾左军,无需慌乱!”

话音未落,就见那面高杆挂起的帅旗,轰然倒下了……也不知是被慌不择路的汉王军将士撞倒的,还是被敌人砍倒的!

但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镇江城下十万汉王军,都看到了帅旗倒下的一幕,登时军心大乱、一片哗然!

原本已经陷入绝境的薛桓部,也看到了敌军帅旗倒下的一幕,自然是军心大振,战力陡增。

薛桓浑身浴血,已经快要休克了,这下也来了精神,拎起六十斤的紫金锤,指着敌军咆哮道:“干死他们!”

将士们一个个变得龙精虎猛,猛冲猛打起来,敌人却已经泄了气,此消彼长间,竟让他们硬生生杀出了重围!

这时候,宋琥苦等不到的一幕,终于出现了——镇江城门缓缓打开,千万骑兵呼啸着冲出来!

然而汉王军却已无心恋战……别说他们还没收到宋琥的命令,就是收到了,也没有再打下去的决心了。

溃败不知从何处开始,但很快传遍了各处,十万汉王军,几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逃跑,一开始还是有组织、有断后的撤退。但恐惧会传染,而且会在传染中被放大,很快建制被打乱、军械被丢弃,所有人都拼命逃跑,演变成了大溃逃……

许怀庆带着手下将士在后头恣意追赶,他很有信心,这样一直追下去,用不了半天时间,汉王麾下的十万大军,就会烟消云散……

但让他失望的是,只追出十里距离,他的骑兵就被一支军队拦了下来——是为汉王军押送辎重的韦护、韦弘兄弟。这哥俩原本被朱瞻基派去攻打京城,结果太子金蝉脱壳,京城又不攻自破,结果没派上用武之地。

汉王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京城后,待那股兴奋劲儿过了,才意识到不好,自己本以为主战场是京城,把精兵强将都放在了天策三护卫。眼下镇江却成了主战场,光靠那些被酒色掏光了勇气的勋贵,怕是顶不住!

想到这儿,汉王吓出一身冷汗,赶忙点兵准备亲征镇江。还是不放心,他派这哥俩先行一步,到镇江来压阵。为了不刺激到宋琥他们的自尊心,汉王还贴心的给哥俩安上了辎重官的名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