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六章 冲阵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冷兵器时代,把数万乃至十数万官兵投入战靠的是阵型。随着主帅的旗帜挥舞,将士们按照平日操练的阵型列队,组成这样一个庞大的阵型,全靠各部分令行禁止、进退有序,才能凝聚成一个整体,发挥出强大的力量。

要保持这样的阵型,最忌讳的就是擅自行动,越强大的军队,军法就越严格——没有命令,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所以汉王军各部只能眼看着那一千骑兵冲入阵型结合部,却没有敢自乱阵脚的!

“该死,斥候干什么吃的,怎么没发现他们?!”中军大旗下,见那千余骑兵如入无人之境,宋琥铁青着脸,咆哮问道。

一旁的许诚郁闷道:“他们人数太少了,估计是被漏过去了……”

“各军不要轻举妄动!”宋琥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追责的时候,更不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小撮敌兵,就自乱了阵脚。因为为了引诱城中的敌军,他故意摆了个空门大开的阵型,要是一乱阵脚,八成要能巧成拙!

宋琥这会儿心里的悔恨,已经是翻江倒海,自己还是大意了,要是谨慎一点,不摆这么个复杂的四门兜底阵。换成随便别的什么阵型,只要稍一收缩,那一千骑兵就会淹没在十万大军之中,连个水花都掀不起来。

不过幸好才一千骑兵,还不至于慌了手脚,宋琥黑着脸道:“赶紧把他们消灭掉!”

“已经过去了!”许诚沉声道。

所谓护阵骑兵,便是游离于军阵之外的游骑兵,机动强力,正是为应付这种突发状况而设!

那些游骑兵已经发现了状况,根本不用指令,便朝二黑他们扑了过去——然而他们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正面防御上,所以大都前出前阵两翼压阵,这会儿必须绕过前阵,再转到中军左侧,才能和二黑他们碰面!

是以战场上便暂时出现了这样的奇观——一千骑兵在十万人的军阵中任意驰骋,那十万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在那些游骑兵没赶过来之前,没有任何人阻拦他们!

胡三刀这会儿也兴奋了,奶奶的,有这么拉风的一回,这辈子都够吹牛逼的了!

二黑的脸上却神情凝重起来,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调动敌人的阵型,让他们自乱阵脚,好给薛桓他们突围的机会。然而敌人的阵型纹丝不动,显然并未上当——别看他们这会儿跑得欢,可逃出敌阵的路径上,都是被汉王军的游骑兵。那些气急败坏的家伙,正死命的抽打马匹赶过来,很快就会迎面撞上!

想到这儿,二黑嘴里一阵发苦,看看四下一眼望不到边,全是汉王的军队,心中一阵哀嚎道:‘奶奶的,老子死了不要紧,我媳妇八成不会给我守寡,到时候再去找朱美圭那小白脸,真是想想就窝火啊。’想到这儿,他恨恨的看向前头的蒙面人,暗暗啐道:‘你他妈出的什么鬼主意,自己爷俩不想活了,拉着老子陪葬!’

那正被二黑诅咒的蒙面人突然抬起手,向跟在后头的骑兵,做了个冲锋的手势,然后便在二黑和胡三刀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马当先,狠狠撞入汉王军的中军阵中!

吴大夫和老太监没有丝毫犹豫,紧随其后冲了上去,三人挟万夫不当之勇,竟一下就冲开了个口子,后头的骑兵紧跟着冲进去。

“不是说只骚扰不强攻吗?”见这是要直取敌军帅旗,胡三刀鬼叫起来。

“我****祖宗!”二黑也破口大骂,但两人骂归骂,动作一点没犹豫,挥舞着兵刃迎着汉王军的长枪盾牌就冲上去。

这一千精锐骑兵本来就个个武艺高强,又在气势上完全压制住敌军,一千骑兵竟杀的汉王军的骄兵悍将站不住脚,一层层的防御像窗户纸一样被这道雷霆万钧的利箭刺穿!

待二黑他们杀入中军腹地,那些游骑兵才赶到中军阵外,但为时已晚——看着乱成一锅粥的中军,知道这时候追进去纯属添乱,他们只好愤恨的勒住马……。

城头上,太子和莫问等人看得血脉贲张,许怀庆大吼大叫道:“他们是要斩将夺旗啊!”

“殿下,快下令吧!”程铮大叫道:“我们赶紧出城增援!”

太子也是一阵意动,点点头看着莫问,嘴唇动了动,话到嘴边又改成了:“莫将军意下如何?”

莫问的眼里跳动着火,脸却依然如万载寒冰,哪怕是太子问话,他的语气也没有丝毫变化:“等。”

“等……”太子等了好一会儿,就听到这一个字,不禁瞪大眼睛,指着城下道:“我们等得起,他们等不起啊!”

“时机不到。”莫问死死盯着战场,看都不看太子道。

“我命令你出城迎战!”太子多半是急的,小半也是被莫问这态度气的,竟直接下旨了。

城头上一阵肃然,所有人都看向莫问,许怀庆和程铮也不嚷嚷了……

却见莫问叹口气,对太子道:“太子殿下,请先解除我的指挥权,然后我会第一个冲出城去。”

“我解除你的指挥权干什么?”太子道。

“那就请不要干扰末将指挥!”哪知莫问把头一转,再也不看太子一眼。

城头上,众将目瞪口呆,太子目瞪口呆,派兵出城之事,再也没人敢提……。

这会儿功夫,汉王军的中军已经彻底乱套了,那一千骑兵势如破竹的冲击之下,官兵们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线来,转眼之间,就被冲到距离帅旗不到百丈的地方!

帅旗之下,宋琥额头青筋突突直跳,那张脸比锅底还要黑了。他能不脸黑吗?那杀到眼前的敌军,连样貌都能看清楚了!

许诚等人吓坏了,忍不住劝道:“大帅,赶紧暂避吧!”

“我不走!”宋琥却断然道:“我就不信了,中军两万将士,能拦不住区区一千骑兵!”他说着刷得抽出剑,咆哮道:“给我顶住,后退者杀无赦!”

宋琥一声?下,穿着红衣、红布包头的督战队上去了,连杀几十名败退的官兵后,终于是稳住了阵脚——其实不用督战队,二黑他们也差不多冲不动了……越往帅旗敌军就越密集,也越有时间结阵迎敌。

终于,汉王军硬是靠着人堆成的肉墙,把二黑他们冲击的马蹄,硬生生延缓下来,方才还势不可挡的一千骑兵,转眼就陷入重围……

“杀!杀光他们!”汉王军的军官们血红着眼咆哮下令!被这区区一千骑兵,把中军搅成这鬼样子,不管此役的胜负如何,他们都要成为笑柄了,自然恨死这些自寻死路的疯子了!

然而一千骑兵是疯子不假,自寻死路却不一定,就见蒙面人突然打个尖利的唿哨!

听到那声唿哨,骑兵们突然从马背上解下一个个甜瓜大小的陶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四下乱扔。

汉王军官兵不知道里头是什么名堂,还有人用兵刃直接把那些陶罐半空击碎——陶罐粉碎的同时,里头红色的烟雾也弥漫开来!数百上千个陶罐破碎的同时,眼前这片战场,也被红色的烟雾彻底笼罩!

宋琥等人死死盯着那红色的烟雾,很快听到有密集的咳嗽声传来,那是被烟雾笼罩的将士们,一个个闭着眼、捂着脸,没命的咳嗽起来。这一咳嗽起来,手里的兵器都握不住了,那还顾得上敌人……

“这是什么妖法?”许诚等人惊呆了。这时候风带来了一些红烟,呛得他们也咳嗽起来,鼻涕眼泪都下来了。

“是毒烟!”宋琥赶忙用帕子捂住嘴,闷声下令道:“快掩住口鼻!”

军官们赶忙掏出手帕,没有手帕的用袖子挡住,这才勉强好受点。

“不要紧,风很快会把烟吹散的!”宋琥两眼血红,也不知是气得,还是被那毒烟熏得,咆哮道:“再说这烟不分敌我,他们也一样不好受!”

那一千骑兵,仿佛就是为了专门打他的脸而来!宋琥话音未落,就见红色的烟雾中,冲出数百头戴狰狞面具的骑兵……连战马都带着类似的皮制面具!

宋琥的说法,显然是侮辱六处研究人员的智商了……。

那些骑兵从红雾中一冲出来,宋琥就感觉手脚冰凉——虽然他面前还有密密麻麻的层层护卫,但因为风向的原因,那红色的烟雾和那些骑兵的冲锋方向是一致的,就像是那些骑兵的开路先锋一样!

眼见着眼前的护卫咳嗽连连,捂嘴揉眼,根本没法专注迎敌——而那些裹挟着红雾而来的骑兵,一个个戴着狰狞的面具,凶狠的挥舞着马刀,就像一群收割人命的死神!

护卫们一时魂飞胆丧,节节后退……督战队这会儿也光顾着咳嗽去了,哪还顾得上督战?倒有不少被溃退的将士给撞倒活活踩死了……

许诚等人见状,也吓得两腿发软,尖叫道:“大帅,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宋琥双目血红,死死盯着那些冲到二十丈内的敌骑——他终于了解到孙权当年的无奈了。打仗其实就是打个气势,当气势被敌人完全压倒,什么优势都是白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