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奇兵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三戒大师

等到二黑和胡三刀的骑兵前来汇合,一行人便火速赶往镇江。

二黑和胡三刀来到那蒙面人身边,低声传达杨荣那边的情况。

“老杨那边麻烦了。”

“怎么?”听了这话,蒙面人才从悲伤的情绪中挣扎出来。

“因为攻打山庄超时,大部队还没撤走,纪纲便带着军队回援了。”胡三刀低声道。

二黑却毫不留情的拆穿道:“其实本来不会被追上的,是因为冲进山庄后,发现了纪纲的宝库,他们那些家伙旧病复发,一下就红了眼!”

见自己成了二黑眼中‘江湖人士’的代表,胡三刀有些羞恼道:“去你的,本来老杨就有言在先,冲进山庄,金银财宝都归孩儿们!”

“要钱不要命。”二黑哼一声,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蒙面人打断道。

“都少说两句吧!”蒙面人显然是两人的头儿,见他生气,二黑两个都不吭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杨带着他们往东撤,”二黑叹口气道:“纪纲像疯狗一样在后头追,来不了镇江了……”好好的一场胜仗,转眼成了这样子,确实很打击人。

“金银财宝也全都丢了……”胡三刀垂头丧气道。

“好了,我们管不了他们。”蒙面人低声道:“赶紧去镇江吧。”

“是!”二黑两个打起精神,应一声……

为了加快速度,一行人也不用囚车了,而是把吴大夫和怀恩捆在马上,日夜兼程的赶路,一天后,就到了镇江地界。

“前头十里就是镇江城了。”二黑对情绪低落的蒙面人道。

蒙面人点点头,轻声道:“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快点进城!”

话音未落,派出去的斥候疾驰过来,大声禀报:“大人,镇江已经被军队包围了,城外正在鏖战。”

众人都是一惊,本来还在休息的队伍,一下子紧张起来,将士们纷纷从马上取下盔甲,互相帮忙穿戴起,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二黑沉声问道:“谁和谁在打仗?”

“一边是右军都督府的军队,人数在两万左右!”因为之前是要军演,所以不同军队的服色是有差别的。斥候禀报道:“另一边是汉王的军队,总数有十几万!”

斥候禀报完了,众人都望向蒙面人,蒙面人沉声道:“按计划,薛桓是给府军前卫断后的。看起来,应该是被追兵缠住了。”又问道:“府军前卫现在何在?”

“咱们没法太靠近战场,并未发现府军前卫的影子。”斥候想一想道:“不过奇怪的是汉王军大队兵马并未太靠近薛将军他们,而是向城门方向布阵!”

“他们的目标是城里的救兵!”蒙面人沉声道:“不然以薛桓的兵力,可能早就被消灭了。”

“怎么办?”众人对他的分析并无疑问,但更关心的是该如何去做!

蒙面人问斥候:“他们发现我们没有?”

斥候摇头道:“尚未发现。”

“给我具体的位置。”蒙面人沉声吩咐。

斥候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闻言立即拿出纸板,用一根炭笔在上头画出一系列符号。在经过同样训练的人眼中,那些符号便足以把战场的态势勾勒出来!

蒙面人沉吟片刻,便拿过炭笔,在纸板上划下一条斜斜的箭头,直指汉王军阵型背后的薄弱处,沉声道:“我们从这里发起冲锋,打汉王军个措手不及!只要他们阵脚一乱,薛桓就可以趁机突围!”

“那咱们呢?”胡三刀这种马贼,本能排斥这种不要命的冲锋。“陷到里头怎么办?”

“不会的。”蒙面人斩钉截铁道:“我们是骑兵,只要不往人堆里扎,就能冲出包围去!”

“好,就这么干!”二黑心急火燎道:“薛老二估计撑不住了,咱们赶紧去吧!”

“那……”毕竟现在是兵不是匪,胡三刀只能从命了。他无可奈何的点头,目光落在吴大夫和老太监身上:“他们俩怎么办?”

“他们也一起。”蒙面人不假思索道。

“一起?”胡三刀瞪大眼道:“他们要是在乱军中逃了怎么办?”

“不会的。”蒙面人淡淡说一声,然后抽出刀,刷刷两刀,把吴大夫和老太监身上的绳索砍断,又丢给两人一人一柄武器,便放心的转过身去,对众手下道:“都跟紧我,要是被冲散了,只管往城门下冲!”

“是!”众人一起应声。

蒙面人说完,拿起一柄铁矛,便一夹马腹,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将士们也纷纷取下武器,呼啸着跟着冲了出去。

胡三刀目瞪口呆看着吴大夫和老太监紧紧跟着蒙面人,就像他的保镖一样,不禁摸着光头咋舌道:“邪门啊!”

二黑显然知道些什么,呵呵一笑,便紧紧跟上去了。

胡三刀只好也策马跟上……

镇江城头上,太子朱高炽和莫问等将领,正忧心如焚的看着城下的鏖战——尽管之前做了很多战略欺骗,但无奈敌人的斥候铺天盖地,根本骗不了他们多久。所以很快还是被发现,他们的目的地就是镇江!

一旦醒悟过来,宋琥这边立即尽出精骑追击,而府军前卫也好,右军都督府的军队也罢,骑兵只占不到一半,大部分还是两条腿的步兵。虽然拼了老命的行军,还是在离镇江三十里的时候被汉王军追上了。

眼看着大军要被拦住,薛桓断然下令军队转向迎战,死死挡住了汉王军的去路——双方一个是阳武侯麾下的精兵,一个是汉王带出来的骠骑,都是大明朝一顶一的精锐,平时就谁也不服谁,这下子成了生死仇敌,一下就杀的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府军前卫的将士也想回头救援,莫问却坚决不许——因为他知道,太子已经到了镇江,自己必须把军队带进城去、建立城防,迎接即将到来的扑山倒海的攻势!

在莫问冷血无情的命令下,府军前卫的将士咬着牙、红着眼,进了镇江城,接管了城防,一面机械的准备守城,一面看着断后的军队被越来越多的汉王军围住,彻底没了突围的希望……

将士们虎目含泪,看着汉王军突然放缓了进攻,用弓箭、火枪,猫戏耗子似的折磨着薛桓的两万多子弟兵——薛桓他们再悍不畏死,面对铺天盖地的羽箭,还有密集如炒豆子的火枪,却根本没有办法!冲又冲不出去,只能拼命用盾牌护住自己,中枪中箭者不计其数!

更可怕的是,汉王军还发动了火攻,他们将一个个着火的油罐,用投石器丢入太子军阵中,那油罐碎裂处,便有好些个将士成了火人,惨嚎着在地上打滚……

“老莫,让我带人去救他们吧!”看到城下袍泽被虐杀的场景,别说一般的官兵了,就连许怀庆都受不了了,主动请缨道:“反正我麾下是骑兵,守城也帮不上忙!”

莫问手扶着箭垛,脸色青的可怕,却没有丝毫动摇道:“不行!汉王军就等着我们出城呢。”

“就算是计,也得救啊!不然任他们这么玩弄下去!”许怀庆抓狂道:“弟兄们的士气就全完了!”

莫问看看城头上,正如许怀庆所说,官兵们大都面色苍白,神情涣散,显然是被城下的虐杀给震惊了……他知道,要是任由汉王军将薛桓的军队虐杀干净,城头的军心就彻底涣散了,恐怕一波攻城都顶不住!

“老莫,你就下令吧。”程铮也忍不住道:“能救出多少算多少!”

莫问沉默片刻,断然摇头。“不行。”

“你太冷血了!”许怀庆急的团团转,有些口不择言。

太子静静看着这一切,神情黯然,不忍再看那些可怜的将士,他把目光投向更远处——突然太子眉头一皱,只见远处有烟尘腾起!紧接着汉王军阵后便骚乱起来。

“莫将军,”太子一下子激动了,那张胖脸都哆嗦起来了。“快看!”

不用太子说,莫问也已经看到了。他死死盯着那突然杀到汉王军后阵的千余骑兵,还有因为这突如起来的状况,陷入混乱的汉王军,紧紧抿起了嘴唇!

许怀庆等人也紧张的盯着那些骑兵,只见他们像一把锋利的钢锥,狠狠刺入了汉王军阵型的结合部,直取他们的中军大旗!。

以寡击众要想取胜,要么靠天险,要么就得擒贼先擒王!

眼下没有天险,只能擒王!

昔日逍遥津一战,张辽以八百步卒大败东吴十万大军,险些一举擒获孙权,就是最佳的战例!

而今,二黑他们有一千多精锐骑兵,又在敌人背后突然发动!汉王军胜券在握,正看猴戏一样瞧着袍泽虐杀太子军,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后阵的汉王军离着战场太远,看不到猴戏,便干脆坐在地上,摘下头盔偷个懒……正是松懈至极的时候!

当他们察觉敌袭时,那一千骑兵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

汉王军慌忙起身,想要列阵阻拦,但哪里还来得及?只见那一千余骑如一道黑色的匹练,风驰电掣冲入了后阵!几乎毫无阻拦,便又冲了出去!

整个冲阵过程,双方没有发生任何战斗,汉王军是猝不及防,根本来不起打,二黑他们自然是能不打就不打!只有几个躺在地上睡觉的倒霉蛋,被战马活活踏死……

划一道优美的弧线,沿着汉王军阵型的结合部疾驰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