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上船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07-23    作者:三戒大师

一盏盏莲花灯、龙灯、葡萄灯、槊绢灯、诗牌绢灯、走马灯、琉璃灯、诸般巧作灯、平江玉珊灯、海鲜灯、人物满堂红灯,将夜空映得亮如白昼、七彩缤纷……

非但街巷间一片辉煌火树,就连玉皇山、宝石山上都沿山袭谷,枝头树杪无不设灯。站在西湖边望去,好像天上的星河倒注凡间,化作万万盏、闪闪烁的灯火,浴浴熊熊、遍地生辉。

更让人目眩神迷的是那如梦似幻的西子湖。湖上有成百上千条画舫,全都挂满了各色彩灯,灯火璀璨,倒影在湖面上,更是一片流光溢彩,令人如坠仙境。

这仙境的中央,是一艘高达四丈、悬挂着上万盏花灯、如一座灯山般的楼船。下面人只见灯山上有丫鬟往来穿梭、传送珍馐,有歌姬奏曲,如仙乐一般,还有身姿窈窕的舞女在翩翩起舞,她们穿着雪白的衣裙,头顶各色发冠,转动之间珠光流溢,几乎将岸上人的眼都映花了。看着她们身姿优美的举手投足,仿佛可以听到环佩叮当之声,看到巧笑倩兮的俏脸,天上的瑶池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王贤和二女驻足岸上,都要看呆了。良久,小银铃才长长吐出口气,赞道:“真是人间仙境啊!”

“我中国气象!”林清儿也赞道,话语中带着与有荣焉的自豪。王贤却微微皱眉,刚要开口,却听身边一声冷哼:“荒唐!”

王贤转头一看,便见十四五岁的少年书生,面容极为清秀,却板着一张脸,一副气哼哼的样子。

“这位兄弟,你干嘛生那么大气?”王贤笑问道。

少年意识到自言自语被人听到,连忙默念两声‘慎言慎言’,本不欲回答。却听那人身边的小丫头道:“哥,他肯定是捞不着上去玩,急的。”

“胡说,古人云,业荒于嬉!”少年登时怒道:“我于谦是不愿与他们为伍!”

“那你着什么急?”银铃笑嘻嘻问道。

“你懂什么?”少年哼一声,还是说实话道:“这一艘是水师的楼船!”

“然后呢?”银铃眨着眼道。

“朝廷备倭的战舰,却被用来当作花船!”少年一脸‘你真愚蠢’的表情道:“这难道还不荒唐么?”

“呃……”银铃有些不太明白,转头望向王贤道:“哥,你咋了……”只见王贤瞪大眼,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你说你叫啥?于谦?”

“是啊……”少年奇怪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你认识我么?”

“咳咳,不认识。”王贤忙摇头道:“只是听说杭州太守也叫虞谦。”

“太守是帝舜的‘虞’,在下是‘之子于归’的‘于’,”少年淡淡道:“音同字不同,没有任何关系。”

“也没人把你当成他啊。”银铃扮鬼脸道:“你这种小鬼,说是太守的孙子还差不多。”

“哼!”少年愤怒道:“圣人真没说错!”

林清儿拉一下银铃,小声责备道:“不能跟人家这么说话,快赔个不是。”

“哦。”银铃倒是很听话,朝那少年敛衽作礼,娇声道:“乡下丫头不会说话,这位于哥哥别往心里去。”

看着这青春娇媚的小娘朝自己行礼,少年白玉般的面庞,竟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还礼道:“是,是小生的不是。”

“本来就是……”银铃趁着哥哥姐姐看不见,吐吐小舌尖,挑衅似的回应。

“你……”少年却再也发不起火来,只是觉着无奈,圣人真没说错啊……

“好了好了。”王贤回过神来,对那少年道:“于兄弟是一个人游玩?”

“一班同窗拉我出来,结果走散了。”少年这才道:“还没请教这位兄台大名?”

‘我叫郭德纲。’王贤真想来一句,但还是一本正经道:“小可王贤。”

“原来是王兄。”少年抱拳道:“久仰久仰。”

王贤心说我对你才是久仰呢,便笑道:“既然于兄弟找不到同伴,不如我们结伴同游如何?”

“这……”少年见他带了两个女伴,有些意动,但还是拒绝道:“敬而远之,礼也,不太方便。”

“是这样啊,那于兄弟请便吧。”王贤笑道。

“抱歉,”少年倏地瞥一眼银铃,旋即目不斜视道:“若是有缘再会,定与王兄结伴、畅游西湖。”

“好,一言为定。”王贤笑着拱拱手,便与他分道扬镳。

银铃频频回头看他的背影,待回过头来时,便听王贤打趣道:“魂儿都要被带走了。”

“才没有呢。”银铃羞赧地两手拍打着哥哥道:“那种比老夫子还迂的家伙,就是看个稀罕罢了。”

“咳咳……”王贤忍俊不禁,不愧是老娘的闺女啊。

“这后生眉目端正,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子弟。”林清儿也笑道:“若是尚未婚配,定是一桩好姻缘。”

“姐,连你也消遣我!”银铃的脸成了一块红布,又去捉林清儿。姐妹俩正在笑闹,突然听到一声叫:“吓,这不是林姐姐么,真巧啊……”

林清儿笑容顿时敛去,下一瞬才转过头,轻声道:“刁妹妹……”

正是久违了的刁小姐,只见她一身白裙,身段风流,确实是个美人。刁小姐笑眯眯的看看林清儿,又看看站在她身边的王贤,一副这下你还怎么狡辩的神情,用罗帕掩口笑道:“上次姐姐还否认,原来你们真是一对儿啊!”

“……”林清儿有些羞赧,却没有避而不答,她轻撩发丝,点点头道:“是。”

“哈哈哈……”刁小姐笑着转向王贤道:“王小弟好福气啊,上次还说癞蛤蟆吃不着天鹅肉,这不还是吃着了?”

王贤勃然变色,但见她身后还有李琦李秀才,并一众穿着襕衫带着皂巾的书生,强忍住‘贱人就是矫情’之类的话语,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李琦颇为尴尬的上前,抱拳道:“王兄莫怪,拙荆开玩笑呢。”

“我说什么了么?”刁小姐淡淡道:“话都是他自己说的。”

“好了好了,子玉放心。”一个高大俊朗的书生走出来,哈哈大笑道:“王押司可不是鼠肚鸡肠之人。”不是冤家不聚头,和李琦同来的,正是李寓、于逸凡几个当初闹堂的生员。

“李相公、于相公,还有诸位相公。”见敌众我寡,王贤很明智的收敛道:“好巧啊。”

“是啊,好巧啊,早知这样咱们一起出发多好?”李寓说着,笑眯眯瞥一眼林清儿道:“清儿妹妹也在啊。”

“李相公是读书人,”听他当众叫自己的闺名,林清儿面上浮现淡淡怒意道:“小处不可随便。”

“唉,抱歉抱歉,过年过的忘形了。”李寓抱歉笑笑,说着亲热的拉着王贤的手臂道:“走,我请王押司和林妹妹吃酒。”

“好意心领了。”王贤情知宴无好宴,一边抽手一边道:“只是我妹子有些倦了,要早些回去。”

“唉,上元不眠夜,哪有睡觉的啊?”于逸凡把住王贤的另一只胳膊,另几个书生也上前,几乎是架着他上了停在湖边的画舫。

刁小姐并一众女子,亦簇拥着林清儿和银铃上了船,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

这艘画舫是李家租下的,跟其他画舫比起来,也算是中上。厅里头雕梁画栋,明灯高悬,摆着两张八仙桌,桌上铺陈着丰盛的酒菜。看来他们是到岸上观灯,然后回来吃酒。

见还有歌姬在弹琴,王贤不禁暗啐一口:‘有钱人真他妈会享受……’此时画舫驶离了湖面,走是走不掉了,他也定下心来,管这群书生想干啥了,反正他们不敢乱来。索性既来之、则安之,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说……

于是他用眼神示意银铃听林清儿的,便在男宾桌上就坐。姐妹俩自然跟刁小姐她们,在女宾桌坐下。

坐下后,那李寓端起酒杯,说了几句场面话,又郑重其事的向王贤和林清儿道歉,他人长得帅,此刻又风度翩翩,真让王贤有些自惭形秽。奶奶的,这等高富帅应该统统阉掉才是……

李寓是调节气氛的高手,连着劝了几杯酒,厅里的气氛便融洽许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便有人提议说,如此干吃闷酒有何乐趣?不如我们行酒令吧。

众人轰然叫好,便推举刁小姐为令官,刁小姐吃过一盅令酒,兴奋的起身道:“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为我是主,违了我的令,是要受罚的。”

众人轰然道:“那是自然,酒令如军令。”

“衙门有五刑,酒筵亦有五刑,笞、杖、徒、流、罚。”刁小姐又宣布酒律道:“轮到某人行令,推辞不行者笞三十。行令犯讳者,杖一百。中途退出者,流三千里。不认罚者徒五年……”听起来怪恐怖的,其实这是酒桌上的黑话。比如笞三十就是罚酒三杯,杖一百就是罚酒十倍,流三千里就是罚酒三百杯……

王贤登时明白了,原来这帮贱人,准备用这种方式报仇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