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三章 捉到大鱼了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3-02    作者:三戒大师

那黑色的长刀化成数道墨色的匹练,朝常森三人劈去,眨眼间就要夺去三人的性命。

几乎同时,常森迎空而起,鬼魅般地连出三脚,一脚踢中一个人的面门,一脚踢中第二人的胸口,一脚踢中第三人的手腕,

三个鬼面武士还没反应过来,便一个晕倒在地,一个倒飞出去,一个长刀脱手,捂着折断的手腕,愣在那里。

眼看着常森用脚尖点一下他飞出去的刀,那长刀便听话地掉转方向,朝吴大夫不急不徐飞过去。

吴大夫举起双手,那刀刃从他手腕划过,指头粗的牛皮绳应声而断。

吴大夫双手重获自由,顺势抄起长刀,刷刷两刀,将常森和怀恩的绳子也砍断。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李幅春一伙人都看呆了。

“说了不走就不走,真麻烦”怀恩揉着手腕,抱怨道:“你们捆得咱家生痛。”

“愣着于什么,还不快滚?”吴大夫长刀一横,睥睨着一于人等。

狼狈逃窜至此,鬼面武士已经毫无斗志可言,又见了常森天神下凡般的表演,根本没有勇气再上前了。他们忍不住都望着李幅春……

李幅春这个怂包,早就吓得要死了,但他知道要是走了建文帝,自己非被纪纲生撕活剥了不可,所以虽然心里头一万个逃跑的念头,腿肚子却始终不听使唤。

“滚”吴大夫金石崩裂的一声,将长刀潇洒掷出。李幅春来不及躲避,那长刀便穿过他的裆部,斜斜插在地上,刀身颤动不已……

李幅春的两腿筛糠一般,突然感到双膝间一片湿热,吓得他哇哇大叫:“我受伤了,我受伤了”

常森三个捧腹大笑,就连那些面无表情的鬼面武士,都忍不住吃吃偷笑。

李幅春意识到情况不对,伸手摸了下裤裆,然后送到鼻子边问了问,味道不是腥乎乎,而是臊乎乎……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受伤,而是吓尿了。

哈哈大笑声中,李幅春再也没脸见人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就坡下驴。闷哼一声:“我们走。”便带着手下灰溜溜消失在夜幕中。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旷野上,暂时只剩下建文帝和他三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建文帝盘腿坐在地上,对三个臣子的争论充耳不闻……

常森三个对下一步的去向,起了极大的分歧。

“趁着还能逃走,咱们赶紧护着陛下走吧。”这是老太监怀恩的想法。“沿着这条河往东,就能遇到接应咱们的人。”

“你们走吧,我得留下来交账。”吴大夫一身布衣、消瘦出尘,脸上那若无其事的表情,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我答应王贤了,不好跟大侄子耍赖的。”

“你要真是为了说话算话,我就把你打晕了,抗走。”常森冷声道。“他们帮咱们救皇上,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用咱们于掉纪纲罢了”

“当然不光是为了说话算话,那臭小子把我们算计到骨子里了。”吴大夫苦笑一声道:“他知道我不会不做这笔买卖的。”

“你傻啊”怀恩骂道:“他是要拿你的命去换荣华富贵啊”

“我还有几年好活?能用剩下的半条老命,换纪纲全家的性命。”吴大夫双目透出无穷的恨意道:“为千千万万被他杀害的忠臣报仇,简直是太值了”

听了吴大夫这番话,常森和怀恩都说不出话来。

旷野中静的出奇,只有风吹过原野,发出的呜呜声……

吴大夫笑笑,刚要催促他们快走,却见一只如泥塑般的建文帝站了起来。

“陛下…”三人都望着他们的皇帝,只见建文帝向前走了两步,缓缓环视四周,轻声道:“没记错的话,十四年前,你们护着我逃离京城,也经过这儿吧?这条河,这些树,全都还是旧模样……”

三人闻言看看左右,却都记不起,十四年前他们是否走过这条路。

“我们真走过这儿?”怀恩小声问吴大夫。

吴大夫翻翻白眼,闷声道:“我又没和你们一起离京,我怎么知道?”

“错不了,”建文帝轻声道:“那天也是这个时辰,这样的月光,唯独不同的,是朕的身边有七十二个人……”他说着看看常森和吴大夫三个,双目湿润道,“当时的七十二人,现在还剩下几位?”

“回陛下,还有七个老兄弟……”怀恩低声道。

建文帝痛苦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缓缓道:“这些年来,朕一次次的问自己,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勇敢还是懦弱,其实在浦江县,朕就已经有了答案。”

“陛下,”常森激动道:“您能为了复国百折不挠,是大勇气,是大毅力”

“……”建文帝却缓缓摇头道。“对不起,常将军,让你失望了,朕的答案恰恰相反,我当初的选择是大懦弱,大谬误……朕以一国之力、百万雄兵,却败在四叔的一城之地,三千步骑手下,自古如此一败涂地者或许有之,像朕这样不敢死社稷,办成和尚逃命者,绝无仅有”

“陛下……”听着建文帝敞开心扉,常森三人却勇气不详的感觉,都哽咽了。

“朕畏死逃命在先,不敢接受失败在后。”建文帝说着已是泪流满面:“害的多少忠臣节士灯蛾扑火,白白粉身碎骨……朕十四年前就不该逃走,让皇叔活见人死见尸,就没有这十四年来的前赴后继了……朕怎么觉悟的这么晚呢

“陛下不要再说了……”常森三个跪在地上,哭成一片。

“都请起来,然后逃命去吧。”建文帝扶起怀恩,垂泪道:“这些年来辛苦你们了,那些忠臣的仇,就让朕去报吧。”

“陛下万万不可”虽然对建文帝这样说并不意外,但亲耳听到如是说,常森几个还是大惊失色,坚决不同意建文帝留下来。“不然我们那么多人的牺牲,不就全白费了?”

“朕正是为了避免再有牺牲……”建文帝微笑道:“朕是你们命运的枷锁,打破枷锁,找个安静的地方过好下半辈子去吧。”

“绝对不行”能跟建文帝到今天的都不是一般的倔强,怎么可能让他说动。

“我留下是最好的选择,你们会被凌迟处死的,朱棣却一定不会杀朕,还会好吃好喝伺候朕,说不定为了显示仁慈,还会赦免你们呢。”建文帝还苦口婆心的想说服三人,三人却已经失去耐性,有要上前用强的迹象。

但建文帝和他们朝夕相处是几年,对他们太了解了只见他手一翻,一柄剃刀就抵在自己喉头。三人一下不敢动了,怀恩惊叫道:“陛下小心啊,别伤着自己”

“不想看着我死在这儿,就赶紧走……”建文帝说着手上一用力,锋利的刀刃便刺破了他的脖颈,鲜血瞬间染红了白色的僧衣。

常森三个见状,只能使劲给建文帝磕头,洒泪先行离开了。

看着三人离开,建文帝松了口气,辨明了方向,便朝来时路返回,他虽然不晓事,却也知道对方攻打白云山庄,定是为了自己,所以应该很快就追过来。

果然,建文帝走了没几步,就看到有骑兵疾驰过来,他也不管对方什么来路,便站在路当间,使劲的挥动双手。

“吁……”天已黑,视线很差,那十几骑来到近前,才看到有人拦路,忙纷纷勒住缰绳,险之又险的在建文帝身前三尺处停下马。

恨这人挡路,最前头的骑兵故意一勒马缰,战马便扬起前蹄,人立起来。那碗口大小的马蹄,紧贴着建文帝的鼻子划过,劲风带着粗粝的砂石,把建文帝一下带倒在地上。

看着他屁股着地的窘相,骑兵们的火气才小了点儿,没直接把他砍死,而是粗着嗓子问道:“哪来的和尚?活腻了么?赶紧滚开”

“我要见你们的头领,”建文帝爬起来,狼狈的拍拍身上的土,“我有话要对他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两个骑兵让开,竟现出二黑的身影。

“我要见你们最大的官。”建文帝显然不满意二黑的档次。

“哪来那么些废话,滚一边去。”骑兵们哪有耐性跟他絮叨,便要举刀把建文帝撵到一边去。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朱允炕”建文帝无可奈何,只好亮明身份。

骑兵们去额面面相觑,有人小声问道:“朱云文,是于什么的?”

“没听说过……”旁人如是答道。

唯独二黑心里咯噔一声,他仔细打量这个中年和尚,心里狂叫道:‘我靠,怎么碰上他了?吴大夫是怎么护主的

二黑是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建文帝,因为照常理说,常森他们一定会拼死护着建文帝,怎么会让这位爷落单呢?

见二黑久久不语,建文帝不耐烦了,用更大的声音,更明白的字眼儿,再次自我介绍:“朕就是你们找了十四年的建文皇帝,带我去见你们的将军,所有人都会得到重赏的”

这下,就连最二百五的官兵,也明白他在说什么了……气氛登时怪异起来,却听二黑一阵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被骗大的么?这么老套的伎俩,也想骗我英明神武的二黑大人上当,做梦去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