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零章 战局定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1-19    作者:三戒大师

山坳正南角,原先有一个炮台,被太子军攻占后,就成了太子军的前敌指挥所。

眼下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是杨荣和吴为,当然具体负责军事指挥的,还是前山西太原左卫指挥使杨荣,这位跟从老晋王多次出边作战的宿将。

吴为是作为监军的存在,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了京城爆炸、太子府被围、王贤生死不明的消息,但他瞒下了这个消息,连杨荣都没告诉。因为眼前这一战实在太重要了,几乎压上了北镇抚司全部的家底,更关乎着所有人的身家性命——这一战发动,所有人都没有退路,如果这一战不能成功,就算此刻不会战死,也会因为擅动刀兵,全都背上谋反的罪名,全都家破人亡。只有赢得这一战,达成这次行动的目标,才能让所有人都过关,然后才谈得上赢得未来

所以杨荣到现在,还不知道后方已经一片大乱,只是全心全意的关注着眼前的战场。

“东南方向为何溃败?”杨荣敏锐的看到了局部战场的变化。

“大人,对方出现一些鬼面黑刀的武士,十分厉害。将士们伤亡很大,不得不退下来重整旗鼓……”部将怯生生的回禀,然后等待着杨荣大发雷霆。

“你确定?”杨荣只是冷冷问道。

“确定。”部将的声音更小了。

“好”杨荣非但没有发火,反而激动起来道:“他们已经没牌了”旋即马上下令:“把别动队派上去,全力猛攻要把他们最后一点兵力耗光”

“是”部将应声而去,组织兵力准备继续展开猛攻。

其实不少将领对杨荣用兵颇有微词,认为若是莫问指挥这场战斗,肯定于脆利索的拿下了,伤亡也会小很多,不会像现在这样,陷入了艰苦的拉锯战。

但杨荣根本不为所动,加上吴为对他的全力支持,把所有反对声音都压下去。其实吴为对杨荣也有些看法,但他记得前几日王贤让人带话过来,告诉他也许是年龄的问题,杨荣用兵有些过于四平八稳,甚至在人看来,是过于笨重了。但王贤强调说,用杨荣就用他这个稳字,因为此战不容有失,宁肯多死一些人,也不能选择冒险

吴为可以说,是王贤意志的完美执行者,果然坚定的站在杨荣身边。

对吴为的支持,杨荣也很领情,在新一轮进攻发起之前,他主动对吴为解释道:“我琢磨白云山庄这个梅花阵,已经小半年时间了,对它的优缺点十分了解。”

杨荣一开口,就把吴为镇住了,忙凝神细听。

“它的优点自然是防御完善,不突破外围的防线,任何人都休想靠近白云山庄一步,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杨荣顿一下道:“那就是兵分五路,兵力太过分散,一般情况下自然无妨,但遇到像这样的大规模进攻,他们不得不同时应付五处战场,同时又必然担心万一哪里被突破,山庄里的那个人会不保,所以他们势必要在山庄中,留下足够的兵力本来兵力就不足,又分了六处,所以压力一大,哪处都会兵力不足”

“有道理。”吴为点点头道:“但这道理似乎不难懂,他们为何还会这样布置?”

“主要是条件限制,京城附近多平原,根本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纪纲又不能把老巢放在距离自己太远的地方,只好矬子里拔将军,选了这么个隐蔽性很好,但谈不上险要的位置。当然他们也知道这一点,但又没法明目张胆的营造一座城池,只能偷偷摸摸设置了许多工事和火炮…只是当这些工事和火炮不起作用时,他们的致命缺点,就暴露在我们眼前了”

“既然如此,我有什么理由,不抓着这一点往死里打?”杨荣为了强调语气,还猛地一挥手。

那一挥手,也带出震天的战鼓声,那鼓声中,无数的官兵,再次冲入东南区域。

东南村中,纪纲军刚收复失地,坐下刚要喘口气,就见对方又气势汹汹冲上了,只好一边骂娘,一边拿起兵刃迎敌。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再次交锋双方都很熟练的利用地形,躲闪对方的弓弩,并快速接近敌军。只经过短暂的互射,白刃相接又开始了

这时头戴鬼面的黑衣武士再次杀出,当他们亮出那黑色的长刀,便看到太子军的兵卒那一脸惧色。面具里的嘴角得意上翘,手上的力道却不会稍减,长刀化成一道道黑色匹练,准备大肆收割生命

突然,几个黑衣武士身躯猛地一颤,双手紧捂着喉头,长刀落地,紧接着人也轰然躺倒在地。

“暗器”黑衣武士的首领登时一惊,他不怕弓弩火炮,却怕这些飞镖飞刀,因为这意味着,对方也武术武高手——他的黑面武士,摘掉那吓唬人的面具,也不过就是些用刀的高手罢了……而且因为是量产,水平也并不是多高……第一次之所以能砍瓜切菜,其实更多是因为把对方吓到了。

果然,当其余的鬼面武士和那些看似寻常的敌人短兵相接,他们就发现自己遇到对手了,那些用齐眉棍、鸳鸯钩、三节鞭之类的奇奇怪怪兵器的家伙,竟然能抵挡住他们的‘三板斧,

看到鬼面武士砍过三刀后,又继续重复出招……王贤手下的那些武林高手哈哈大笑起来道:“原来不过如此”

当别动队的高手们由守转攻时,就轮到那些黑面武士恐惧了。一个鬼面武士被铁鞭抽中面门,惨叫声中,那青面獠牙的木头面具篇篇破碎,露出一张淌满鲜血的脸……

这时太子军也明白那些鬼面武士都是些普通人而已,甚至还不如自己这边的高手,登时士气大振,拿出比刚才凶猛一倍的气势,朝敌人扑上去……他们要用实际行动洗刷刚才败退的耻辱。

而纪纲军这边的心情,却一下跌落谷底。很快就支撑不住,丢下百多具尸体,其中几十个是那些鬼面武士,收不住脚的往回撤退。

以至于站在山庄的瞭望台上,都能清楚的看到东南方向的防线,以飞快的速度崩溃。

“情况不妙啊,老王,他们的人太多了……”李幅春的手,哪怕是握在栏杆上,还是忍不住发抖。他眼前看的是两军厮杀,脑海中却已经清晰浮现出,山庄被攻破,那人被劫走,自己要么被王贤的人杀死,要么被愤怒的纪都督撕成碎片画面了。

“对方也拿出王牌来了,”王谦叹气道:“你的鬼面武士,看来也没那么神……”

“别说风凉话了,赶紧派兵吧”李幅春神经质的吼叫起来,像输红了眼的赌徒,已经把最初的原则抛到爪哇国去了:“我再出二百”

“报”话音未落,马上就有部下来报:“北村也要顶不住了”

王谦忙转到北面,凭栏一看,果不其然北村那边,己方的防线,已经被逼退到村子南边的一角

一股绝望之情油然而生,王谦困兽一般低吼一声,转身对李幅春道:“你的人不要去东南了,往北村支援”

“那东南呢?”

“从南村抽调三百……”王谦颓然一叹。

“你不守南村了?”李幅春吃惊道。

“顾不上了……”王谦扶着栏杆,黯然道:“只能看运气了,但愿他们真如你所言……”

“围三缺一么?”的李幅春小声问道。

“可能性很小……”王谦缓缓摇头。

杨荣的指挥所在正南方向,所以南村的军队一调动,他们就发觉了。

“太好了”吴为激动道:“他们又从南村抽调兵马了”

“嗯。”闭目寻思片刻,杨荣果断下令道:“预备队,出击”将手上最后的两千兵马,全都投入了战场。

这两千将士早就按捺不住了,得令便如下山猛虎,嗷嗷叫着朝南村冲去

那厢间,看到从山上冲下来的太子军,王谦眼前一黑,赶忙扶住栏杆,以免自己支撑不住坐在地上。

“原来,老王你是对啊……”李幅春更是吓坏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怨我,都怨我……”

“别废话了。”王谦定定神,声音低沉道:“赶紧带那人上马,从西面突围。我给你争取时间……”

“老王……”李幅春闻言心头一暖,两眼含泪看着王谦:“要是还能活着再见,我再给你赔不是。”

“去吧……”王谦说完,抽出剑来,对身边百多名卫士道:“走,跟我去南村”

这都是他的子弟兵,虽明知必死,却依然生死相随,没有人说什么,便默不作声的跟着王谦往南去了……

“我们也赶紧进去。”李幅春扶着手下的手臂站起来,慢慢下楼后,才感到两条腿不那么软了:“先去接上那人

“是。”手下松开李幅春,簇拥着他往后院而去。

后院中,满是着黑衣、佩长刀的武士。当然这会儿,他们没戴那笨重的鬼面具……这些武士全神戒备的在巡逻,竟有足足五百人之多

当看到李幅春过来,武士们行礼让开,一层层防线,像洋葱被一层层剥开,最后露出一个小院来……小院里那个人,就是这五百武士看守的对象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