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九章 激战白云山庄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1-18    作者:三戒大师

也幸亏发动的早,这两卫兵马,还不知道自家大人现在的情形,不然还真不好说能不能听指挥。

不过至少在这会儿,他们还是很卖力的按照北镇抚司的指令行事,因为王贤给这次行动,开出的是每人十两银子的开动费,每斩首或俘虏一人,还另加十两银子的赏格。赏格累加、上不封顶!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然是三军用命,火力全开了!

不过起初,纪纲的手下是不害怕的,虽然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敌人,但他们cāo练日久、又据险而守——从地图上看,白云山庄是在群山环绕之中的,虽然京城附近的山都不高,只有百八十丈的样子,但纪纲将从外界通往山庄的五个庄子兼并之后,由精通机关学的庄夫子,将这些庄子改建成了五个迷宫样的复杂工事。

纪纲的儿郎们,太了解这些工事的威力了。正因如此,他们是如此信任这些工事,觉着光靠着机关工事,就算不能克敌制胜,也能把敌人杀伤个七七八八!

而且纪纲为了营造自己的老巢,可是下了血本的,还嫌这些工事不够,又在外围险要处都设置了隐蔽的炮台,五个方向各有二十门大炮,都是他用不法手段,从神机营弄到的大威力洪武大炮。

有了这么强大的多层防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庄子里人都知道,纪纲不会不管他们的,纪都督身后还站着汉王呢!所以虽然人数比对方少很多,纪纲的手下却一点不怵!

他们却忘了,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这句老话。从王贤想干掉纪纲那天起,就一直在搜集白云山庄的情报,尤其是布防情况、工事结构,虽然纪纲肯定严防死守,不让外人靠近山庄,但王贤在得到时万等一干飞檐走壁的梁上君子后,还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再加上纪纲万万没想到,常森等人投靠自己后,竟背后还和王贤有勾搭。纪都督把常森这样的人物放在山庄里,跟直接把山庄的布防图摆在他面前,有什么区别?

而杨荣指挥的别动队,都已经以白云山庄为假想敌,cāo练了快半年了,就是闭着眼,都知道哪里有机关,哪里有陷阱,那些洪武大炮的弹着点又在哪里……洪武大炮威力固然惊人,但实在太笨重了,后座力也太大,往往一炮打出去,就能把炮架子不知道震到哪儿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庄夫子直接把大炮固定在了炮台上。这样固然再不用担心后座力了,可那大炮也没法移动了啊!

所以太子军只要避开固定的弹着点,就不用担心那些可怕的洪武大炮了……

北镇抚司的特工在前头引导,军队跟在后头,绕过敌人精心布置的工事,冒着隆隆的炮火,从四个方向同时杀入庄子中!

冇见跟想象的脚本不一样,纪纲的手下不禁傻眼了,但敌人已经张牙舞爪扑上来,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拼命了!

jī战终于爆发,双方都知道对方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只有杀死眼前的敌人,才有活下去的希望!有了这觉悟,两军一上来就是你死我活,拼了命的也要杀死对方!除了传统的刀枪弓箭,双方都用上了大量的强弩、火枪!虽然不敢说这是大明最精锐的两支军队,但绝对是装备最精良的

炮声隆隆、箭如雨下!次第之间,白云山庄外围的五个庄子,有四个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巷战……尽管在每个方向上,太子军是有兵力优势的,但限于地形的因素,没法展开兵力,所以战局十分胶着,而且无比的散碎……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形,有的巷子因为涌冇入的双方兵力太多,变的拥挤不堪,长枪之类的长兵刃根本没法使用,甚至连挥动刀剑都不方便,双方便干脆撇开刀剑,用匕冇首、用拳脚,扭打撕咬卡脖子,甚至有人被活活挤死……

而有的巷子中,却只有一方的兵卒在瞪大眼睛寻找敌军,相邻另一条巷子中,另一方的兵卒也在焦急的寻找敌人,双方转来转去,就是不照面。

也有空着的巷子,你可能一个敌人也看不到,但当你带人冲进来,就会被埋伏的敌人射成刺猬……

当然在双方反复争夺的要地上,血流成河的厮杀才是主旋律,死神的狂笑声中,无数鲜活的生命消失了,又有无数鲜活的生命顶上来,继续把敌人或自己送给死神……

哪怕是站在暂时远离战场的庄园中冇央的瞭望塔上,王谦和李崐春……这两位眼下山庄的最高指挥官,还是能清楚的听到那震天的喊杀声、惨叫声,看到有人不断倒下,又有人不断填上去。在一些双方反复争夺的要害地带,已经完全看不到地面,只有在忘我厮杀的将士,还有满地残缺的死尸……

血流成了河,把整个山庄外围都染红了,也映红了两人的眼帘。

“东村快顶不住了!”王谦大声下令道:“从庄子里抽人支援!”

“老王使不得,大部分兵力都派出去了,庄子里就剩下不到一千人。”李崐春劝道:“一旦被他们突破进来,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兵败如山倒呗!真要被他们突破进来,你有一万人也白搭。”王谦跟纪纲大多数党羽不同,他是上过战场、跟蒙古人厮杀过的,平日心里就暗暗瞧不起李崐春、许应先这些纯靠溜须拍马上来废物,这种时候更是把不屑直接摆在脸上了!“赶紧的,派三百人支援!”

“不行!”李崐春看到王谦如此不屑,登时一阵火大,也大声道:“这些兵马是有用处的,没有我的命令,一兵一卒不能调出庄去!”

“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王谦怒视着他,手摸冇到剑柄上。

“你是上司不假,但我有都督的密令,”李崐春也握住剑柄,顶牛似的回瞪着王谦:“一切以看守那人为重!必要时可以临机决断!”

“你!”王谦怒视着李崐春,心里却明白,为什么大都督要让李崐春看守建文了,因为这就是个一根筋!王谦的余光瞥见双方的卫士也都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内讧就要爆发了……他知道,将士们在前方大战,主将却在后方内讧,结果就只有一个,那便是兵败如山倒。想到这,他深深吸口气,压住怒气道:“那你说怎么办?东村被攻破了,我们拿什么防守!”

“王兄放心。”见王谦软了,李崐春也忙见好就收,指着南边道:“你看,南村那边没有动静!”

“不错。”王谦点点头。

“这不就是所谓的围三缺一么,当然,放在咱们这儿是围四缺一,。”李崐春道:“既然他们不打算从南村进攻,咱们干嘛不从那边抽调兵力。”

“不行。”王谦摇头道:“万一敌人就等着我们这手,怎么办?”

“咱们只稍微抽点几百人,不要紧的。”李崐春道:“快下令吧,那边真要撑不住了。”

王谦看到东村那边,已经至少一半落在敌人手中,要是再不派人增援,给他们打气鼓劲儿,只怕真要兵败如山倒了。

“好吧,调三百人过去。”王谦咬牙道。

三百兵马调过去,东村终于是稳住了,可西面又吃紧了。这是没办法的,太子军毕竟占据人数优势,而且在巷战中,北镇抚司的那些武林高手,可以发挥出很强的箭头作用。看着己方有这样的高手,太子军自然士气大振,而看着对方有这样的高手,纪纲军自然胆战心惊……在被攻占了西村的中冇央大坪后,纪纲军全都缩到村东头,在那里负隅顽抗。

“哎呀,西面又要顶不住啦!”瞭望塔上,李崐春大呼小叫道。

“再调三百人过去……”王谦这次痛快多了。人么,第一次总是比较困难的,有了第一次,再来第二次,就没那么多障碍了。

西村这边刚顶住,东南村那边又告急了。

“快点,再调人啊!”李崐春催促王谦。

“调个屁,就还剩四百人,你要让南面空门打开么!”王谦一把抓住李崐春道:“你还不肯出兵增援!”

“哎……好吧……”李崐春再一根筋儿,也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只好让白云山庄的守军,分出二百去支援东南方向。虽然只有二百人,但却是纪纲秘密训练的最精锐武士,这些人全身黑衣、手持漆黑的长刀,带着恶鬼面具,号称‘鬼军’!是纪纲最后的王牌!

二百鬼军一加入,东南方向的败局马上逆转,见这些黑衣鬼面的黑刀武士前来相助,纪纲军士气大振。而太子军这边,看到黑刀武士的鬼样子,就吓得心惊胆战了,何况黑刀武士还一个个刀法高的出奇。一上来就砍瓜切菜般杀伤了百多名太子军。负责指挥的军官见事不好,赶紧吹响了撤退的号声,太子军赶忙屁滚尿流撤下来。

纪纲军趁势进攻,竟一鼓作气收复失地,把明军赶出了村子。

“不愧是都督的王牌。”观此状,自开战后,王谦终于松了口气。

“那是自然。”李崐春得意洋洋道。

(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