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八章 杀许野驴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1-06    作者:三戒大师

汉王殿下是当天傍晚时分返京的,本来听说三卫禁军都归顺自己,京城已经尽在掌握,汉王十分高兴,但得知太子逃脱的消息后,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一张脸比天边乌云还要阴沉。

看到汉王殿下这幅表情,前来迎接的众将都是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喘。

“城门一关,插翅难飞,怎么就能让人跑了?”朱高煦想让自己不发火、不发火,却还是忍不住发作起来:“你们他妈是于什么吃的?”

“王爷息怒,我们中出了个内鬼”众将忙把五花大绑的许野驴推出来,“就是这个人杀了牛迁、马严二位兄弟,放跑了太子”

“许野驴”朱高煦胸口一闷,险些吐血。自己所料不错,这许野驴果然靠不住,汉王殿下的肠子都要悔青了,他一双眼瞪得溜圆,眼白中满是血丝,瞳孔里怒火冲天。伸手就把一百六十多斤的许野驴从地上拎了起来。“老子哪里对不起你了?”

“呵呵”许野驴惨笑一声道:“王爷待我不薄,可皇上对我有大恩,我不能背叛皇上的……”

“我父皇和朱高炽是一回事儿么?”朱高煦的脸色从青变黑,眼里的怒气也变成了杀意,手攥得也愈发紧了。

“当然不是一回事儿了……”许野驴的喉头被越攥越紧,发声也愈发困难起来,却咬着死理不松口道:“可太子,终究是皇上任命的监国太子呵……”

一句话戳中了朱高煦的软肋,让他有种被当众扒光的羞耻感,不禁一阵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狠狠向上一甩,便将许野驴偌大的身子扔了起来。紧接着他飞起右脚,一脚冲天炮,正踹在刚下落的许野驴的腰眼上,许野驴登时惨叫一声、口喷鲜血,被重新踢起来一丈多高

在众将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汉王像踢沙包一样疯狂的踢着许野驴的背部、腹部。许野驴早就失去意识,不再吐血,完全成了一只破碎不堪的沙包直到朱高煦发泄完了,用一个力道无比的回旋踢,把他踢出数丈之远,重重跌落在地上,手脚呈现的姿态十分诡异,不用查看也知道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众将不禁一阵胆寒,哪知道噩梦还在后头呢。只听朱高煦恨声道:“拖出去,剁碎了,包成包子犒赏三军”

听了汉王的话,当场就有人想要作呕,然而在魔神一般的朱高煦面前,想吐也得强忍着,万一要是惹恼了王爷,也被这样踢来踢去,可就小命不保了……

几名军士上前,将许野驴的尸首拖下去,也不知是不是真去做人肉包子了……

“诸位不必如此紧张,你们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朱高煦淡淡一笑,如是安慰众将。众人的心刚放下一点,却又听他话头一转,阴测测道:“待会儿包子可以多吃几个……”

“呕……”有人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

“哈哈哈哈,本王说笑的。”朱高煦放声大笑道:“诸位放心,我朱高煦恩怨分明,今日与我并肩作战者,来日便是我的定难功臣今日胆敢与我作对者,许野驴就是他的下场”

“我等誓死效忠王爷”众将忙齐刷刷单膝跪下。

“很好,起来吧。”朱高煦满意的点点头,又嘱咐几句城防不能松懈之类,才上马往自己的王府去了……他虽然骑兵造反,却也不敢现在就住进紫禁城,甚至连太子东宫,他也得小心保护着,不会去踏足。

“纪纲呢,怎么没见他的影子?”这种时候,朱高煦自然希望那个危险的家伙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所以看到迎候自己的锦衣卫代表,既不是纪纲也不是庄敬,而是袁江时,汉王殿下那张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回王爷。纪都督的外宅那边出事儿了,他过去处理了。”袁江小心翼翼的答道。

“那庄夫子呢?他抓到王贤了?”朱高煦又追问道。

“没有……”袁江颓然道:“庄夫子发现王贤藏在庆寿寺里,带人包围了那里,谁知在进去抓人的时候遇到了大爆炸……”

“什么?庆寿寺大爆炸了?”朱高煦神情一紧,问道:“那道衍大师呢?”

“爆炸就是道衍和尚引发的……”袁江小声道。

“天”朱高煦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一把将袁江拎过来,恶狠狠的瞪着他道:“是谁让他包围庆寿寺的?”

“庄夫子说……他已经请示过了啊……”袁江忙解释道。

“他只是说找到王贤了,却没说王贤藏在庆寿寺里”朱高煦黑着脸道:“要是说了实话,孤是不会让他乱来的”说着手一松,把袁江丢在地上。

袁江感觉脖子被烙铁烫过一样,使劲揉了半天还没恢复知觉,但心里庆幸的很,因为自己至少是还活着的。

“让纪纲赶紧来见我”朱高煦狠狠啐一口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只顾着私事”

“是……”袁江不敢告诉汉王说,自家都督摊上大事儿了,根本不敢来见汉王了……

纪纲摊上什么大事儿了?他的白云山庄遭到了毁灭性的攻击!

白云山庄是当年朱棣赐给纪纲的庄园。当时皇帝让他从建文旧臣的庄子里挑一个,纪纲一下就挑中了这个庄子,因为这里的位置实在太好了,地处京城左近却被群山环绕,十分隐蔽、易守难攻,是建立秘密基地的好地方。

后来十余年间,纪都督强取豪夺,又兼并了好几个庄子,最终把大半个白云乡都变成了自己的地盘,之后便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当然是假公济私,全用锦衣卫的资金和人手,打造了这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地下王国。

之前因为纪纲的极力掩饰,从皇帝到朝臣,竟都对此处一无所知。王贤还是在杭州时,从纪松那里得知了这里的一些情报,才知道白云山庄竟然是纪纲的秘密基地。之后便不断派人秘密侦查,但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因为白云谷外围方圆十几里的几个庄子,竟都被纪纲的家丁家将把持着,任何外人试图接近都会被阻挡下来,要是认为你有意窥探,甚至直接就让你消失在世上。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王贤得到时万等一批能人异士后,情况又不一样了,纪纲的防备虽然严密,但对那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来说,还算不上插翅难飞。经过半年多十分小心的侦查,王贤基本得到了白云谷的地形图;加之已经跟在建文身边的常森等人秘密递送情报,他甚至连白云山庄里头的布置也摸得七七八八了……

越是了解,就越是震惊,王贤万万没想到,纪纲竟把个白云山庄,经营成了一个造反的大本营——整个白云山庄加上外围的庄子,共有他偷偷招募的私兵五千;还有打造兵刃弓箭盔甲的作坊二十余个;储藏粮秣的大仓库十余个,若是都装满粮食,那就是八百余万石另外还有大片的牧场、养着战马两千余匹他花这么大本钱整出这么大一摊子,要说不是准备造反,鬼都不信

所以王贤才会一直想动白云山庄,只要把这个庄子里的牛黄马宝大白天下,再不用多说一句,皇帝也会把纪纲碎尸万段只是太子一直不肯答应,王贤也徒呼奈何……他不是没想过先斩后奏,可是摸清楚白云山庄的兵力后,王贤掂量来掂量去,都不得不承认,仅靠自己的力量,无法啃下这块硬骨头,必须要有府军前卫的帮忙才行

府军前卫的指挥权虽然也在他手里,但没有太子点头,自己就调动这只太子亲军,肯定会让太子太孙都很忌讳,这里头埋下隐患太大,是他不能承受的。所以王贤只好一直按兵不动……

可是他毕竟不是在玩单机版游戏,你迟迟不动、对方却可以提前发动——按照王贤的预计,汉王应该会在阅兵后发动政变……先通过阅兵获得军队的效忠,然后回京后发动一场让太子猝死的谋杀,以势相逼远在北京的父皇,让朱棣不得不给他监国之权,成为事实上的太子,然后进一步掌控军队,等皇帝回京后,至少可以父子分庭抗礼;若朱棣不想父子反目、触发内战,就只能认可他的太子之位。

于不动声色处变乾坤,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的选项。然而他忘了汉王终究是个军人,军人对阴谋的排斥超乎他的想象,汉王竟要摆开堂堂正正之师,和父皇掰一掰手腕以至于在王贤认为他还应该继续试探的时候,悍然发动了

王贤千算万算,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导致全盘被动,王贤心里头的恼火自不待言,从庆寿寺逃出来,和自己的手下一接头,就下达了进攻白云山庄的命令

参与攻击的军队,除了他手中的两千余北镇抚司特工,还有王宁和张鲵支援给他的各一卫兵马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