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七章 出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5-01-02    作者:三戒大师

原来牛迁和马严和张牺早有约定,一旦有事,就将城头的那面红旗放倒,张牺便会第一时间赶来增援。方才牛迁拼着老命不要,在被许野驴抓到之前,将那面红旗放倒,就是这个目的……

见两位副将大人被杀,牛迁和马严的手下也就放弃了抵抗,可是钥匙,自然是找不回来了……

许野驴正急得团团转,就见王贤在几个汉子的簇拥下登上了城头。

“快,城门钥匙”王贤看一眼地上躺着的两具尸首,就知道许野驴没有让人失望。

“被牛迁丢到护城河去了……”但许野驴的回答,却让他大失所望。“而且张牺马上要杀过来了”

“你能挡住他们吗?”王贤问道。

“他们都是冲起来骑兵,怕是挡不住。”许野驴皱眉道,许是担心王贤误会,下一刻他又强调道:“但就是挡不住,我也会带人挡上去的”

“好,废话不多说了。”王贤点头道:“你能挡多久挡多久,去吧”

“成”危急关头,说什么都是废话,许野驴重重一点头,便下了城楼,高声道:“儿郎们,跟我来”

许野驴一声唤,手下二百多亲兵先跟着出来了,还有些牛迁、马严的兵,竟也跟了上来……这些人纯粹是被太子殿下的表现折服的,下意识认为自己应当保护太子。

这些人赶忙将拒马拦在马路上。至于那些不愿帮忙的,最多也就是袖手旁观,并没人捣乱。但说实在,几乎没人认为,凭着这简易的拒马,能拦住冲起来的骑兵……毕竟守军的主要任务,是防备有人从外面攻城。对从里头发起的进攻,就显得有些准备不力了……

将士们似乎已经听到马蹄声了,气氛越来越紧张,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哨响。

那声哨,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然后就听着王贤声音高喊道:“所有人都趴下”

听到这一声,许野驴的手下还在那儿心说,这人谁啊?太子那边却十分听话,包括太子在内,所有人都齐刷刷趴在地上。

看到太子那胖大的身躯都毫不犹豫趴在地上,许野驴哪还不知道,再不趴下肯定有乐子看了。赶忙大声道:“趴下趴下,都趴下”听到指挥使下令,他手下的将士这才赶紧趴在地上……

就见正对城门楼的酒楼二楼火光一闪、轰得一声炮响,一枚炮弹便呼啸着飞入城门洞,重重砸在城门上登时一阵山摇地动,碎石砖末飞溅,待烟尘落定,众人方看到那城门竟被砸出个大洞

“门开了”欢呼声响起来,将士们忙上前,将两扇紧闭的大门使劲拉开。

而这时,张牺也带骑兵冲到街口了,听到那一声炮响,张牺登时急了,赶忙高声暴喝:“快,冲过去,谁敢阻挡、格杀勿论”

“是”将士们齐齐应一声,刷的抽出长矛,做好了投掷的准备。

谁知炮声再次响起,那大炮的炮口,竟转到了这面街上。炮弹呼啸着,一炮砸在张牺的骑兵阵中,破碎的弹片直射马腹,登时就有好几匹战马惨叫着轰然倒地。

不过炮弹的威力再大,一两炮也改变不了战局,张牺丝毫不受影响,驱使着部下继续前进、前进

然而那一声炮只是发动进攻的信号,炮响之后,大街两侧的屋顶上,翻出两排弓弩手。这时双方距离太近,弓弩手们根本不用特意瞄准,就能把箭矢准确射到骑兵的身上

弓弦响处、箭矢便如雨点般落下,惨叫声此起彼伏、骑兵纷纷落马。

不过终究是代表大明最高战斗力的上直卫精锐,府军右卫的骑兵们临危不乱,不待张牺下令,便从背上取下盾牌,为自己和战马抵挡住弓箭的设计。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也没机会射出标枪了,这让许野驴的人大松了一口气。不然光那波标枪扔出来,他这个临时组建的防线,可能就被冲花了……

但张牺终归还是率领大多数部下冲到了许野驴的防线前,经过方才的炮击箭射的洗礼,双方毫无缓冲,便隔着拒马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城门楼前的街口处,爆发出激烈的厮杀,双方兵对兵、将对将,杀了个你死我活。

“许野驴,你这个叛徒”骑着白马、手持银枪的张牺,找上了骑着黑马、手持狼牙棒的许野驴。真叫个分外眼红:“王爷对你如何,你竟敢背叛”

“荒谬,我乃大明军官,效忠的是皇上、保护的是太子,如今有人作乱,你说我该怎么办?”许野驴虽然是蒙古人,嘴皮子却一点不笨,当即反驳起来。

“看枪吧,你”张牺被驳得哑口无言,于脆出长枪一挺,直取许野驴的喉头。

“来得好”许野驴叫声好,将身子往后一侧,狼牙棒横起一扫,想要勾住张牺的长枪。但张牺的枪法走的是轻灵路线,抡起武功招式远在许野驴之上,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只见张牺手臂一抖,便挽个枪花出来,那枪尖就如灵蛇一般躲过狼牙棒,直取许野驴的心口。

许野驴的武艺虽然不如张牺,但胜在力大无穷、经验丰富,管他花招百出,我自轰然一棒,便逼得张牺不得不变招。有道是一力降十会,就是这个意思……加之不时有弓箭手骚扰,张牺不得不分心应付,双方你来我往的厮杀在一起,竟然分不出胜负。

这边杀得昏天黑地,那边城门终于轰然洞开,王贤忙将太子扶到马背上,抓紧时间就出了城。心慈心严也先等人随扈在左右,也跟着出了城……

张牺一边厮杀,一边也没断了眼观六路,看到有人逃出城去,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太子,却也是急得七窍生烟,拼了命想杀出条血路来,许野驴却如狗皮膏药一样难缠。他越是心急火燎,那厮就越是稳扎稳打。许野驴很清楚,反正自己的任务就是拖住张牺,能拖得越久就越好。

张牺越是心浮气躁,这一仗就越是分不出胜负,直到援军赶到时,他和他的手下都没能冲破许野驴的防线半步。不过援军一到,这一仗也就没得打了,在汉王军的夹攻下,先是房顶上的那些弓箭手自顾不暇了。

一没了弓箭手造成的压力,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张牺等人,终于可以全力而为,一鼓作气将那些讨厌的拒马挑开,如虎入羊群般砍杀起来

许野驴知道再杀下去毫无意义,只能让儿郎白白送命了,便毫不犹豫下令缴械投降……城头上的弓箭手见状,也纷纷撤出战斗……他们在成片相连的屋顶上如履平地,倒是眨眼间就脱离了战团。

张牺虽然恨不能将许野驴剁成肉泥,但他这会儿还顾不上泄愤,一通过许野驴的防线,便立即率众进了城门洞,他得赶紧把跑了的人追回来因为这时候他已经知道,方才太子竟出现在城门下尽管无法理解太子为何没有去方山,但毫无疑问,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太子抓住

可扈从太子的那些家伙显然很不老实,跑就跑吧,还给追兵设置了好些障碍,第一个就是大门被重新关上,而且从外面用铁链反锁。张牺的手下拔出兵刃,乒乒乓乓砍了半晌,也没奈何那大门分毫。

最后还是张牺让人用绳索落到城外,然后用斧子砍断了铁链,才打开城门,把他们放出去。不过这里外里,一盏茶功夫就出去。而且这还没完,更麻烦的还在后头呢……

金川门是以金川河得名,金川河是金川门的护城河,所以大门之外,还有一道吊桥。那些杀才在通过后,竟一把火把桥给烧毁了……想要临时搭一道不现实,人马也不可能游过去,张牺发现自己折腾一气,到最后还是个望而兴叹。不禁破口咒骂一番,又赶紧回马绕行相邻的城门去了。

临走前他还没忘了嘱咐手下,千万要把许野驴看好了,等他回来发落……

不过张牺显然低估了追击的难度,当他兜了个大圈子,终于出城绕到对方逃跑的方向时,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哪里还有太子人马的影子?张牺只有看着地上的马蹄印追踪起来。

追出去差不多十里左右,来到一个分岔路口,张牺又遇到难题了,因为很明显对方在分岔路口兵分两路了。从留下印记看,根本无从分辨太子往哪个方向去了,哪一路又是佯攻。

许多将领最怕这种费脑筋的抉择,王贤也不例外,然而张牺的选择却极为简单粗暴他给出的答案是——分兵也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

张牺一声令下,他麾下骑兵早分成两半,沿着不同方向追下去。张牺自个,则凭着直觉往东北方向追去。

然而不出二里地,又出现一个分岔路口,而且对方依然兵分两路了……这下就连张牺这种粗线条,也感到有些抓狂了。来不及细想,只好继续分兵,带着四分之一的兵马,继续追下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