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零章 道衍之死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22    作者:三戒大师

“那你就杀了我,反正我早就活腻了。”道衍脸上的微笑,让庄敬彻底明白什么叫视死如归。

“我等这天已经十四年了,就这么杀了你,岂不太便宜你了”庄敬却把宝剑收起来。“我为什么要怕你?”

“因为你很清楚,和我作对的只有一种人……”道衍脸上的笑容,介于自大和自信之间。

“什么人?”虽然很不想搭话,可庄夫子就是情不自禁。

“死人。”道衍那张比骷髅只多了层橘皮的脸上,尽是阴测测的笑。

庄夫子不禁打了个寒战,旋即有些变态道:“你就嘴硬吧,不就是想激我杀了你么?不过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羞辱你,我要折磨你,我要你看我建立超过你的功业让你再看不起我”

“不就是造反么。”道衍却不屑道:“那都是我玩剩下的。”

“呃……”庄敬登时像吃了只苍蝇,那叫一个憋闷。

“你想学我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老衲已经是个传奇。”道衍却还不罢休,继续刺激着小庄:“但你不能邯郸学步啊,看你下得这盘臭棋,还好意思他跟我得瑟等下了地府,别跟阎王说,你当过我徒弟。”

“你”庄敬被老和尚这张臭嘴给损得,都没注意到他话里的杀机,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被道衍的不屑给吸引去了。他双目喷血道:“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就是臭棋了”

“蠢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当年是怎么帮燕王造反的,你也是亲眼目睹过的。不知道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有胜算么?你倒好,早几个月就搞得尽人皆知,生怕别人没防备,生怕皇上不知道是吧?”

道衍这通骂,把个庄敬骂得狗血喷头,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服气道:“皇上身边都是我们的人,只怕他现在还蒙在鼓里”

“呵呵,是么?你说汉王私募军队,皇上知不知道?”道衍淡淡一笑道:“就算别人不告诉皇上,太孙会不会跟皇上说?”

“这,皇上自然是知道的,可那又如何,皇上并不在意。”庄敬闷声道。

“只要是个皇帝,儿子私自扩充军队,就会犯了他的大忌你以为当今永乐皇帝跟我一样,是吃斋念佛的么?”道衍冷笑道:“更蠢的是,你竟然撺掇纪纲挟建文私谒懿文陵,你跟纪纲有仇么?非要让他被抄九族?”

“你,你怎么知道?”听了道衍这话,庄敬彻底慌了,没想到这件事如此隐秘,竟然也被道衍知道了。

“蠢货就是蠢货,你都能知道王贤藏在我这里了,老衲知道建文在你那里,又有什么奇怪的?”道衍还嫌庄敬不够崩溃,继续加码道:“而且不光老衲知道,皇上也知道了……”

“啊”庄敬一张脸,登时比纸还白,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摇摇头,想甩掉心里的恐惧,却发现无济于事,只好强笑道:“知道就知道吧,不要紧,反正皇帝也活不了多久了。”

“不就是要在燕郊行刺皇上么?”道衍就像个残忍的神仙,不仅洞悉庄敬的一切,还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庄敬。

“这……你也知道了?”庄敬这下彻底心神失守,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砰狂跳不止,比平时快了十倍。

“现在知道自己多可笑了吧?”道衍桀桀笑道:“你自以为高明的谋划,在别人眼里不过是猴戏一样,做得越多,就离死越近而且是被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种”

‘噗……,庄敬终于顶不住吐血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恶狠狠的擦于嘴角的血道:“你说再多有什么用?太子都是死定了”

“本来太子也许死定了,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竟敢踢老衲的场子。”道衍满脸可恶至极的怪笑道:“既然如此,老衲只能让太子无事”

“你就吹牛吧”庄敬脸上的血迹,更给他的表情增添几分狰狞之色:“告诉你也无妨,汉王殿下已经在方山设下天罗地网,你的太子爷眼下已经出城,一到方山,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那老衲也不妨告诉你。”道衍却一脸可恶道:“太子殿下根本就没出城。”

“什么?”庄敬一愣道:“你怎知?”

“因为是我派人阻止他的。”道衍笑呵呵道:“怎么样,没想到吧?”

‘噗,庄敬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整个人都面如金纸了。

“老衲还不妨告诉你,原先呢,王贤是准备固守京城的,但老衲告诉他,这是个蠢主意,让他带着太子逃出城去了。”道衍笑呵呵道:“再不妨告诉你,我让他们去的是镇江,府军前卫和右军都督府的军队,也在往镇江去,你猜还有谁会在镇江?”

“……”庄敬好容易才忍住,没吐出第三口血,他一手拄着剑、单膝跪在地上,嘶声道:“谁?”

“不告诉你。”老和尚的笑容欠揍无比。

“你”庄敬被老和尚玩得气血翻涌,心说再不反击,我他妈就活活憋屈死了。便狞笑一声道:“你刚才也说了,要出其不意才有胜算现在你把你们的计划和盘托出,我这就出去对症下药,让你再得意啊”

庄敬说着起身要往外走,只听身后老和尚幽幽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逗你玩呢?”

‘噗,庄敬终究还是吐出了第三口血,噗通一下摔在地上。

“夫子”锦衣卫们实在看不下去,赶紧冲进来,七手八脚的扶起庄敬,只见庄敬刚才那下好惨不惨,磕在门槛上,把门牙都磕断了,嘴唇也磕破了,满嘴的鲜血和灰土,已是惨不忍睹。

锦衣卫们看着老神在在的道衍,心里未免暗暗嘀咕,这老和尚是不是有妖法啊?怎么武功高强、风流倜傥的庄夫子进来一会儿,就被折腾成这鬼样子了。

“我知道你想于什么了。”庄夫子披头散发,满嘴是血,说话还漏风,真跟鬼差不多了。他指着老和尚鬼叫起来:“你就是想激怒我,让我赶紧杀了你以免遭羞辱”

“呵呵,”老和尚却眼皮都不抬道:“你觉着蚂蚁能猜到人的心思?”

“你敢骂我是蚂蚁?”庄夫子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双目喷血道:“你他妈都这时候了还瞧不起我?你大爷的,你非要一辈子都瞧不起我么”说着竟呜呜哭起来。“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瞧得起?”

锦衣卫们都看傻眼了,这老和尚果然是有妖法,已经让赛过诸葛亮的庄夫子,彻底错乱成疯子了。

“哎。”老和尚摇摇头,继续打击他道:“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想让老衲瞧得起你?连你的手下也瞧不起你了

“你”庄夫子再吐一口血,不过吐啊吐啊,好像也习惯了。他咯咯鬼笑道:“好吧,你赢了,我这就杀了你然后把你的脑袋做成尿壶,天天晚上对着你撒尿”

“这是你这辈子想出来的,最好的一个点子了。”道衍赞许的一笑,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还是办不到。”

“你看看我能不能办到”庄敬一把推开搀扶他的锦衣卫,提着刀,跌跌撞撞朝道衍走过来。

“哎,你真的办不到。”道衍叹口气道:“就像我从来不打诳语一样。我说,你会变成死人,你怎么就不信呢。

“看看谁先变成死人”庄敬双手举起刀来,只要一刀砍下去,道衍就得身首异地。

“你猜我会怎么把你变成死人。”道衍突然神秘兮兮道。

“怎么变?”庄敬的思维已经彻底被打垮,完全在道衍的掌控中。

“我在这庆寿寺中,埋下了十万斤炸药。”道衍笑道:“每一寸土地下都有炸药,你信不信?”

“不信”庄敬在很认真的思考后,给出了答案。

“报,夫子不好了”起先那名锦衣卫千户满脸惶急的跑进来,颤声禀报道:“挖开地面后,发现多处炸药”

‘噗,庄敬硬生生吐出了第五口血,他感觉自己已经全身缺血了。

锦衣卫们也吓坏了,有人不顾一切的往外跑。

“都留下吧小子们”庄敬最后听到的,是道衍那夜枭般的怪笑声:“下辈子记住了,千万不要得罪,你们得罪不起的人”

当王贤和一众和尚从地道中爬出来,就感到一阵天崩地裂,竟差点被齐刷刷震趴在地上。王贤还没怎样,众僧人却是面色大变,齐刷刷望向庆寿寺的方向,只见那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师傅”和尚们一齐跪倒在地,朝着那片火海磕头。王贤也愣住了,呆呆的望着那片火海,他知道曾经叱咤风云、天下无敌、智多近妖、祸害众生的老和尚就这样没了。心里头也说不上是难过还是震惊,就是心塞,但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滑落下来,不管怎么说,老和尚都是有恩于他的。有这个靠山在,他就敢可劲儿的折腾,因为他心里有底

可这下,靠山不在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