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七章 一线生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18    作者:三戒大师

“好消息是薛霸王宰了程远,把右军都督府全镇住了。”程铮道:“这会儿正在修理那些叛徒呢。”

“那还好。”莫问微一沉吟道:“让他带着右军都督府给我们断后吧。”

“嗯。”程铮点点头,笑道:“薛霸王肯定会不开心的。”

“告诉他,没办法,就他能控制住那些兵马,”莫问道:“等过去这一场,回头我请他吃饭。”

“好吧。”程铮应一声,转身刚想走,却又转回身道:“老莫,你说我们还能见到太子么?”

“能。”莫问很肯定的点头道。

“可太子现在,确实孤立无援……”程铮忧虑道。

“不是。”莫问淡淡道:“你把军师给忘了……”

“啊”程铮瞪起眼道:“难道军师已经回来了?”

莫问点点头。

“他现在在哪?”程铮激动起来,本来还很悲观的情绪,一下子被点燃了。

“我也不知道。”莫问轻声道:“不过太子殿下突然不来方山,我想应该就是军师的意思。”

“这么说,军师在太子身边?”程铮登时彻底放心道:“那我可真是杞人忧天了”说着想起件事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这消息多提振士气啊”

“哀兵方能必胜。”莫问淡淡道:“何况,我也不知道军师下一步会怎么做?万一将士们迟迟见不到军师,会适得其反的。”

“也是。还是你考虑问题周全,那我就不瞎操心了。”程铮笑道“我走了”

“嗯。”莫问点点头,看着程铮骑马而去,眼神中却浮现出浓浓的担忧……虽然刚才他把将领们压制下去,但其实他也有一样的担心——府军前卫是太子唯一可靠的军队,军师却下令让他们往东去这样固然可以甩开汉王的军队,可也离京城越来越远了

这招固然是避其锋芒、死中求活,但实在是太险了莫问虽然不清楚王贤的安排,但京城这一局,实在是凶险万分,能不能死里逃生?不只要逆天的本事,恐怕还得有足够运气才成……要是太子殿下不能逃出生天,与他们会合,那他们都将是千古罪人

不过莫问毕竟是莫问,下一刻他就恢复了古井不波的表情,现在他是三军统帅,任何人都可以乱,唯独他不能乱。哪怕下一刻要天崩地裂,这一刻也要保持镇定……

后军都督府的中军营,已经变成了汉王军的副帅行辕。之前汉王看的那个巨大沙盘,也被搬到了这里,如今汉王军的二号人物,西宁侯宋琥,就面色凝重的立在那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个沙盘。

跟从没真正独当一面过的李茂芳不同,宋琥曾出任过陕西总兵官,负责大明朝的西陲防务。那虽然是一段很不愉快的经历,但依然使宋琥了解了统帅三军是怎么回事儿,战场又是何等的瞬息万变。

所以虽然看起来任务十分简单,他依然丝毫不敢大意,将所有的斥候都派出去,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不过到这会儿,传来的消息还是令人满意的。虽然没能把右军都督府的五卫兵马变成黄旗。但意外得到了中军都督府的三卫,而且看样子剩下的四卫兵马也要保持中立了。里外里一算,对方统共只有五万兵马,此消彼长,自己的兵马却达到了十万之数。

二比一,已经可以战而胜之了,何况只是阻击……

就在西宁侯刚要松口气,一名斥候急匆匆闯入帐中,大声禀报道:“侯爷,对方拔营了”

“嗯。”宋琥已经成竹在胸,所以很是镇定的看看沙盘,那里标明了对方所有可能回京的路线。“是往北、往西、还是往西北”

“是……往东”斥候咽口吐沫道。

“什么,往东?”宋琥登时愣住了,他万万预料不到,对方竟然会是这种选择。因为方山在京城正南,对方往东的话,只会越走越远。就算再折回京城方向,也会因为距离过远,而给他们充足的反应时间,绝对可以拦住他们

现在打的话,至少两军体力上还是一样。但对方这么一折腾,必然师老兵疲,更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那莫问也是小有名气,怎么会犯这种兵家大忌”宋琥的副手许诚也糊涂了。“莫非他们要逃跑?”说着挠头道:“还真是只有这一种可能。”

“也许是想先把我们调开……”高福沉声道:“不过除非他们不管太子了,否则总是要折回的。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派人盯紧他们,等他们改变方向再拔营也不迟。”

“嗯。”宋琥觉着这个建议很妥当,便下令道:“把鹰扬卫派出去,加入斥候队伍,侦查范围扩大到京城东北到正南两百里的范围”鹰扬卫是纯轻骑兵,加上原先斥候营的一千斥候,就有六千斥候在京城东北到东南半圆范围内盯着,在如此密集的大范围侦查下,对方是绝对不可能瞒天过海的。

“侯爷有些过于谨慎了吧?”几个将领有些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反正对方的目的地一定是京城,等他们折回来再改变布防也绝对不迟。

“小心无大错。”宋琥板着脸道:“就这么定了

于是蝗虫一般的斥候出发了,他们紧紧跟在太子军的后面,将其动态源源不断的传回来。

每传回一个最新动态,宋琥对面的沙盘上,那一撮绿色的旗子,便会被移动一下。宋琥从早到晚的盯着它们,眼看着那几面绿旗往东足足五十里,才折向北方。

“终于忍不住了”看到太子军终于还是变向,众将齐齐松了口语气,愈发瞧不起对方的指挥官了。因为这时候折回京城的话,直线距离也得一百里。还没交战,太子军已经把自己的体力耗光了。而他们这边以逸待劳,又是敌人的两倍,怎么打都会大获全胜

“……”这下连宋琥也无话可说了,只是他依然想不通,莫问怎么这么蠢?难道之前的那些胜仗,都是他蒙出来的?

思来想去,还是想不通,似乎只有等胜利之后,审问下俘虏,才能知道敌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继续侦查”这就是宋琥最后的命令,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没必要这么急着调动军队……

又过了大半天,到了下午时分,沙盘上的小绿旗已经移动到京城正东方向了。宋琥等人心说,这下总该往西了吧?谁知道传来的动向依然奇葩—太子军居然继续北上了

“我的天,他们到底要于什么”众将领要被太子军脱线的走位,折磨的抓狂了。怎么又远离京城了”

“莫非要绕到北面再南下?”高福说完,自己都觉着可笑……

宋琥却完全没听到高福在说什么,因为他的目光顺着太子军北上的方向,看到了一个地名—镇江

‘莫非他们根本就不打算去京城?,宋琥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虽然觉着匪夷所思,但退一步说,要是真这样,对方的行军路线倒是合情合理。

“汉王殿下那边什么情况?”

“还是没有进展……”许诚闷声道。

“坏了”宋琥突然全身一震,重重一拍大案,把沙盘上的小旗全都震倒道:“他们根本不是要去京城”

“那要去哪?”众将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问道。

“镇江”宋琥咆哮起来道:“他们肯定是要去镇江快去禀报王爷”

“他们去镇江于什么?”高福等人依然不解道:“太子明明还在京城嘛。”

“太子肯定已经离开京城了”宋琥整个人都抓狂道:“如果太子还在京城,他们的举动完全无法解释。但如果太子已经离开京城呢?”

“他们是去镇江会合”众将也变了脸色,许诚颤声道“真有这种可能……”

“不管有没有可能,都不能等了”宋琥又咆哮起来:“立即拔营,追上他们快”他几乎是拔刀把众将撵出去的

宋副帅爆发的结果,便是不到半个时辰,汉王军便呈品字形往东北方向展开了追击其中总数的两万骑兵,更是丢弃所有辎重,全速追击他们接到的任务是,以最快速度咬住敌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们拖住等待大部队到来

而全军都接到同样的死命令——你死我活的战争已经开始,一旦接敌便是你死我活,绝不能心慈手软

太子军这边,莫问虽然气定神闲,但其实一直揪着心。虽然挥师向东让对方犯了迷糊,但毕竟迂回的范围还是太小,一旦对方及早醒悟,还是会挡住他们北上的去路。要是被缠住,可就功亏一篑了

直到队伍过了琅琊界,他才终于松了口气,因为这意味着双方巨大的位置优势终于抹平,从这一刻起,双方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虽然将士们已经比对方多走了一百里,但莫问依然有信心,能抢在对方之前抵达目的地只要太子殿下能及时赶到那里,原先毫无希望的局面,也就终于能透出——一线生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