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六章 各走各的路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17    作者:三戒大师

看到程远被薛桓一掌拍死,跟着程远前来的那三个指挥使,全都吓瘫了……何止那三个指挥使,就连张永也吓了一大跳。

“你们三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薛桓伸舌头舔下溅在手背上的脑浆。看到这一幕,另外两个指挥使险些呕吐出来。只听他阴测测道:“还不乖乖过来受死?”

“二爷饶命啊……”三个指挥使吓得魂飞魄散,磕头如捣蒜,辛克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我们之前也没想到,他们会突然要造反的”

“我们只是为了活命,才不得不跟那朱高煦虚与委蛇啊”

“是啊,我们的心是忠于侯爷和二爷的,这一点从没变,也绝不会变的”钱义也赌咒发誓道:“二爷饶命啊

“饶不得你们了。”薛桓叹口气道:“汉王起兵造反了,下面就是你死我活。输的要全家死光,我可不敢再信你们了。”

“请二爷再信我们一回我们发誓为二爷肝脑涂地,永不背叛”

“你们跟朱高煦也发过誓吧?”薛桓冷笑道。

“这回是真的了。”辛克顺指天发誓。

“不可信”薛桓说着又抬起手。

“我愿把水军右卫交给二爷”钱义忙大喊道:“我让亲兵把将领都叫过来,当面向他们宣布效忠二爷”

“这还差不多。”薛桓哼了一声,问另外两人道:“你们呢?”

“我们也一样”另外两人忙点头如啄米,发誓效忠二爷。

‘应该是效忠太子,至少也是效忠皇上吧……,张永不禁暗暗嘀咕,可看着薛桓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他是一个字不敢说的。

差不多与此同时,中军都督府大营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中军都督王宁,是从方山上逃回来的,自然要把自己层层保护起来。那些个想投靠汉王的军官,在上方山之前,就知道他的大营中布满了全副武装的精锐将士,所以压根就没打偷袭得手的念头。而是直接回营,拉起自己的部队就走……

“报应天卫擅自离营,往东北方向去了”

“报和阳卫擅自离营,往东北方向去了”

“报广洋卫擅自离营,往东北方向去了”

听到手下将士禀报的,忠于皇帝、服从王宁的将领都万分焦急,恨不得把蔫瓜似的永春侯爷给拎起来,让他赶紧振作:“侯爷,咱们就什么都不做,放任那三卫离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王宁从方山上下来,就像丢了魂似的,无精打采道:“你们想走也随便。”

“这……”众将领那个火大啊,心说我们也就是不想跟着的汉王造反,不然就冲你这个面瓜样儿,早就走得一个不剩了。留守中卫的指挥使闻人达己苦口婆心道:“侯爷,您不能这样啊既然决定站在太子这边,咱们就得全力以赴”

“是啊,咱们这边还有四卫兵马,完全可以拦住他们”另一个指挥使也劝道。

“然后呢?”王宁终于睁开眼,双目依然无神道。

“然后……”众将不禁语塞。然后怎么办?王宁这些年荒废懈怠,威望已经几乎殆尽,只剩下中军都督的牌子而已。但人家既然敢不请示就拔营,自然也不会把他这个上司放在眼里。

“劝不住就只能开战了”另一个指挥使闷声道。

“先不说你确保能赢么,”王宁的声音终于有了点情绪,却还不如没情绪:“单说人家是领了汉王的帅令,我有什么理由拦着人家?”

“汉王要造反啊”几个指挥使异口同声道。

“是,我知道他要造反,可他现在造反了么?”王宁叹气道。

众将又是一阵语塞,这倒也是实话。别看现在双方已经调兵遣将,可毕竟还没开打。

“汉王肯定要开战的”众将不服道:“不然他带着十万大军杀回京城于什么?”

“你们想过没有,万一汉王要是放弃了呢?”王宁追问一句道:“只要没真开打,汉王就可以说这是军演的一部分……那时候,我们这边却已经自相残杀的尸横遍野,这个责任谁负得起?”

“……”众将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闻人达己才闷声道:“说白了,侯爷就是不想当这个出头鸟。”

“不错,”王宁淡淡道:“五军都督府只有统兵权,没有调兵权,所以汉王调动那三卫兵马,我无权阻拦。同样道理,我也无权指挥你们去跟他们开战。”

“非得等他们真打起来,”众将领憋屈道:“咱们才能参战?”

“看情况吧。”王宁却依旧不咸不淡道。

“侯爷,您这么消极,想过太子会怎么看么?”一个将领忍不住问道。

“第一。我们忠于的是皇上,不是太子”王宁目光突然冷峻起来:“第二,我这是为你们负责,不要再不知好歹第三”顿一下,他幽幽道:“太子得先赢了,才谈得上怎么看我。”

“是……”虽然还是很憋屈,众将不得不承认,侯爷说的有道理,他们又不是太子的嫡系,没必要冲锋在前。不过这样一来,如果太子赢了,他们充其量也就是无功无过。捞不到什么好处了。

不过要是汉王赢了,他们似乎也没有太大的麻烦……绕了一大圈,众将才明白过来,这他妈不就是严守中立么

“那侯爷觉着谁的赢面大些?”众将试探问道。

“不知道。”王宁摇摇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坚信一点,最后赢得一定是皇上”

“皇上远在北京呢……”有人小声道。

“那又怎样?”王宁淡淡道:“你们对皇上太不了解了。这大明朝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京城这边闹成这样,我就不信皇上能一点不知道。”其实还有件事,王宁不会告诉这些将领,就是他早就派亲信北上,将京城发生的一切禀报皇上,并请示该如何行事了。虽然之后就没了下文,但王宁感觉,这已经表达了皇上的态度——让他静观其变

“那,我们就坐山观虎斗吧……”闻人达己终于说出一句让王宁觉着顺耳的话来了。

“说得好”王宁点点头道:“就这么办。”

“是……”众将勉强点头。

“还有别的事么?”王宁又问。

众将摇头。

“该于嘛于嘛去吧。”王宁挥挥手,疲惫的闭上眼。

“是。”众将行礼散去。

待众将退下,王宁终于压抑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忙用手帕捂住嘴。待松开嘴时,那洁白的手帕上,多了些鲜艳夺目的血迹……

其实王宁本来也想投机一把的,但自从卷入这场是非,又演了一把无间道后,他整天担惊受怕,多年的肺病一下就加重了。所谓久病成良医,不用请太医看,他都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咯。功名利禄之心登时烟消云散,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等死了……

与中军都督府的一片消极不同,府军前卫这边全都战意高昂。与其它军队不同,府军前卫本身就是太孙亲军,自然也是太子亲军,首战用我责无旁贷之前又早就做好了战斗动员,此刻全军上下嗷嗷叫着,要杀回京城救驾

但他们此时的最高指挥官,却有不同的看法……

“什么,不去京城?”许怀庆高声嚷嚷道。

“你小声点行么。”莫问无奈的看着自己最亲密的战友道:“数倍的大军封锁住去路,我们怎么回京城?”

“狭路相逢勇者胜,杀出一条血路呗”众将大都是从九龙口下来,经过雪夜袭广灵的,对血战恶战一点不打怵

“然后呢?”莫问无语道:“就算杀出一条血路,汉王的十万大军还在前头。”说着他加重语气道:“你们以为自己是勇者,可想过没有,跟汉王造反的人,也都是破釜沉舟了他们要是输了这一战,全都得被打成叛贼谁要觉着能用三万人,打败二十万红了眼的赌徒,我立即让贤”

“……”众将一下没了脾气。许怀庆小声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我只能说往东。”莫问淡淡道:“至于具体去哪里,无可奉告。”

“往东?”众将又炸了锅:“那不成了逃跑么?”

“那太子殿下怎么办?”许怀庆问道:“他要是落在人家手里,咱们就是上天也没用了”

“这是命令,不是跟你们商量。”莫问语气一沉,目光杀气凛然道:“理解要服从,不理解也要服从”

“是。”府军前卫虽然比较民主,但军规比一般军队还森严,当有足够权限的上司拿出军令压人,下级就只有服从的份儿了。就算有异议,也只能等完事儿再说。

而莫问手里有太孙授予王贤的七星剑,权限自然是足够的……

待众将散去,刚刚回来的程铮对莫问笑道:“刚才得到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打算先听哪个?”

“坏消息吧。”莫问倒也配合。

“这说明你这人太悲观了。”虽然已经火烧眉毛,程铮还不忘调侃一句道:“坏消息是,中军都督府的三卫兵马投奔汉王去了,而剩下的四卫兵马也按兵不动,不听我们调遣。”

“确实是坏消息。”莫问叹气道:“那好消息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