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四章 指鹿为马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14    作者:三戒大师

但将士们并不满足,因为射箭的是汉王殿下,是传说可以在千步命中目标的神话般的存在据说大明朝只有汉王和英国公能做到这点,但将士们都没见过。这次也不知道谁挑的头,将士们竟齐声高喊起来:

“千步千步千步”

“千步千步千步”

“哈哈哈……”朱高煦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是将我的军啊”

“都不许乱讲”李茂芳忙训丨斥道。

“唉,既然将士们开了口,孤王怎么好拂他们的意?”朱高煦假意训丨斥李茂芳几句,然后仿佛下了多大决心似的道:“好吧,千步就千步”

“嗷嗷嗷”将士们兴奋的欢呼起来。

朱高煦一声令下,将佐们立即忙活起来,这次却不是立靶子了,而是在千步之外立了一面画戟,在画戟的小枝上插了一支蜡烛,又点亮了蜡烛。

汉王殿下再次弯弓搭箭,将士们再次屏息凝神,万分期待这一神迹。

这时候,天地也仿佛有所感触,居然没有一丝风,那烛光得以持续的亮着,虽然只有一点,却能让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官兵们感觉那根弓弦都快崩断时,汉王殿下终于松开了的拉弦的手指,那根银色的长箭便化成一道笔直的电光,倏地飞射出去

官兵们齐刷刷转动着脑袋,目光的追踪甚至跟不上那只箭的速度,但所有人都看清清楚楚,那箭虽然飞出千步,却偏离了目标不止两尺

官兵们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都到了嗓子的喝彩声,被硬生生憋了回去。方山上下登时死一般沉寂,人们全都呆住了,不知道下面的情节应该如何继续。

李茂芳刚想过去把蜡烛熄灭,这时突然起了一阵风,直接将那蜡烛吹灭了……在汉王一方看来,这真是有如神助啊李茂芳等人登时忘情欢呼起来,王府的护卫也跟着欢呼起来,一起高声喊道:“王爷神射天下无双王爷神射

天下无双”

其余军中的将士却是面面相觑,虽然那蜡烛是熄灭了,但所有人都看到,那是在那一箭射出之后,过了至少一息时间,才被风吹灭。大家都不瞎,知道那根本不是汉王射中的……

但是那欢呼声已经起来了,容不得官兵们再细思,只好跟着叫喊起来:

“王爷神射天下无敌”

“王爷神射天下无敌”

“王爷神射天下无敌”

听着这起先不太整齐,到了后来才有了些样子的欢呼声,朱高煦心里暗生悔意,他感觉拿自己的声威冒这个险有些得不偿失了……其实刚才他并非存心射偏,而是当初的伤势还是有影响,让他无法像从前那样将身体控制到颠毫。

不过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只是在心头划过而已,作为久经沙场的宿将,他最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于是便压下心头的杂念,冰冷的目光划过一众勋贵将领,看的所有人直发毛,方才开口笑道:“诸位,孤这一箭射中了么?

场中竟是一阵沉默……那些知道王爷计划的,自然不会先开口,而是等着那些被测试的对象发言。而那些不知道王爷计划的,这会儿全都明白了,王爷这一箭,之所以故意射不中,原来是让他们表态的啊

如果颠倒黑白迎合汉王,就表示他们完全屈服在汉王的淫威下了,这样不管汉王接下来做什么,他们也都不会反对了……

如果不肯迎合汉王,虽然没有刀斧手在侧,但只怕下一刻还是会横尸当场了……

朱高煦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等着众人表态,秋风呼啸,吹得他身后那面血色大旗猎猎作响。也像鞭子一样抽在众勋贵武将的心头,让他们的心一抽一抽,不敢不赶紧表态……

“王爷以为呢?”终于,有人开口了。

“孤觉着,好像是射中了。”朱高煦眯着眼,搭在剑柄上的右手,食指轻轻磕动。

“那就是射中了。”那人便很于脆道。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终于,所有人一起道:“王爷确实射中了。”

“哈哈哈哈”朱高煦放声大笑起来,身后的大旗猎猎招展,愈发映衬得他是那样的魁梧威猛如天魔一般。“诸位,我等当同生共死”

“愿为王爷赴汤蹈火……”这次,汉王的心腹带头喊起来,非但喊了,而且还带头跪下。其余的将领已经屈服在汉王的淫威下……屈服这种事情,只要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的难度就会小很多。于是众将身不由己的悉数跪下,跟着汉王和心腹一起喊起来:

“愿为王爷赴汤蹈火”

“好孤宣布,军演正式开始”朱高煦一挥手,便有三声炮响,几十名传令官向众将传达他们各自的任务。又有十几骑飞马下山,向以各种借口没有上山的将领,传达给他们的任务。

众将领命之后,便纷纷向王爷行礼准备下山,谁知道下山之前,都被要求在一张空白纸上,签下他们的名字。到这种时候了,众将自然知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们敢反水,这张空白纸将被写上足够让他们诛九族的东西送给朱棣。如果汉王成功了,在纸上留下的名字,就是他们有从龙之功的证据。

而之所以不现在就把投靠的文字写在纸上,又是汉王殿下的一份好意了。只要他们不反水,将来就算汉王失败了,也不会牵连到他们……这比直接逼他们写投名状,无疑要高明许多,至少让那些被逼着表态的人,不至于太过反感,反而物极必反。

不过就算这样,下山的路上,所有军官都步履沉重。让山风一吹,他们的头脑清醒了不少,都觉着刚才被汉王殿下施了邪法,竟那么稀里糊涂就跪了,还签了名,这下可好连后悔的余地都没了……看着长长的山路蜿蜒向下,直通军营。他们却不知道,自己这条路将走向何方……也只能被裹挟着走下去,走到哪算哪了……

不提失魂落魄的众勋贵将领,单说方山上汉王和他的心腹们进了营帐,都松了一大口气。虽然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太子没来,有些将领比如府军前卫的那伙人……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找各种理由拒绝上山,没有参加这次测试,也没给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不过至少这样一来,或明或暗的敌人也都现了原形,让他们可以有的放矢的发落这些家伙。毕竟敌我实力还是很悬殊的,而且在汉王没有真正动手之前,哪怕是府军前卫也不敢真开战端。更别说张永、王宁那边了

汉王却依然面色紧绷的看着面前巨大的京畿地形详图,上面有黄绿两种颜色的小旗子,每一面旗子上都写着一卫军队的名字,代表着京畿地区所有的军队分布。

从地图上就会直观看出来,黄色旗子的数量是绿色旗子的两倍,而且绿色旗子都被调动到了远离京城的一侧。

但这并不能让汉王放心,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城外的优势再大,对这一仗的输赢都不是决定性的,至少优势不会直接转化为胜势——因为太子没有进入他预设的战场,而是留在了京城,这就决定了真正的胜负手,仍然在京城

当汉王的目光转到京城,瞳孔不禁一缩——京城一共有三面旗,其中两面黄旗、一面绿旗。两面黄旗上分别写着府军左卫、府军后卫,一面绿旗上写着府军右卫。这三卫肩负京城防务,自然不会参加这次的军演,所以仍在京城没有来方山。

虽然看起来三卫军队中,有两卫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而且还有三面黄旗正在不断被参军移动着,向京城方向靠近,全速行军的话,差不多再过一个半时辰,就会抵达京城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是眼下京城就爆发冲突的话,这三卫援军是暂时指望不上的。

所以在目前这个时间点,胜负的焦点就聚集在那扼守京城九门的府军三卫上而己方看起来二比一的优势,却不是那么保险。因为府军左卫的指挥使许野驴,虽然已经效忠自己,而且还写了效忠书,但毕竟不是自己人,而且还与己方势力有些嫌隙,实在不那么保险。

之前汉王觉着,有自己这边的两个副将和一群部将在,谅许野驴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并没有怎么担心府军左卫,理所当然的将其标成了黄旗。但真到了图穷匕见、你死我活的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隐患都会被无限放大,甚至可能成为导致功败垂成的决定因素。

汉王心里头这个后悔啊,为何不听庄夫子的话,前天把许野驴给作了……当时的想法是,这次的主战场是在方山,所有问题都在方山解决,没必要打草惊蛇。再说万一弄巧成拙,把已经表过忠心的许野驴给逼到太子那边,就弄巧成拙、得不偿失了。

汉王不禁叹了口气,正是前日里看似稳妥的决定,酿成了今日的不确定性……都怪自己看到府军前卫来了方山,就笃定太子一定会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了这里。要是这时候哪怕只有一卫兵马留在京城,自己也不会如此不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