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九章 宝藏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09    作者:三戒大师

就在常森方寸大乱,便要依言一掌拍在建文要害上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道:

“陛下,你还想见你的母后么”

这声音的主人是庄敬,庄夫子自然不放心他君臣单独相见。事实上,这房间是特制的,在床下铺有中空的铜管一直延伸到墙外。这样在墙外铜管的另一头,就能听得清清楚楚。起先建文说‘杀了我,,庄夫子还没听清楚,待听到后头,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不禁大惊失色。开什么玩笑呢,他的大计成败,全都系建文身上,要是这家伙嗝屁了,后面的戏还怎么唱?

这时候阻拦已是来不及,何况屋里还有个天下第一高手常森,百般无奈,庄夫子只好大喊一声,把压箱底的于货都用上了。

果然,听到这一声叫唤,建文登时两眼圆睁,常森也及时醒悟过来,赶忙收回手,跪下连称‘罪该万死,。建文却痴痴呆呆,根本没理会他,整个人都被庄敬那一声勾了魂去,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知不觉,建文帝已是泪流满面,终于如杜鹃泣血叫了一声:“母后……”旋即便眼前一黑,仰面往地上摔倒。不过有常森在,他自然不会有事,只见常森身子一弹,猿臂一舒,已经将建文拦在怀里,轻轻平放在床上。

这时候,庄敬终于绕到门口,急忙忙也推门进来,就看见常森杀人的眼神。不过庄敬也顾不上他了,两眼都落在建文身上,连声问道:“他怎么了?你真把他杀了?”

“我杀了你”常森霍然抬起手臂,一把就攥住庄敬的脖子。庄敬的守卫一愣,旋即惊叫起来道:“快放开我们大人”

倒是庄敬临危不乱,摆摆手示意手下不要乱来。果然下一刻,常森还是松开手,恨声道:“陛下只是一时激动,晕过去了。”说着冷声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太后仍然健在?”

此太后非彼太后,并不是常森的姐姐常氏。身为常遇春长女的常氏,在嫁给懿文太子朱标后,被太祖皇帝亲册为皇太子妃,于洪武七年生了大明朝的嫡长孙朱雄英,后来又给朱标生了第三个儿子,即后来的吴王朱允。不过她享年不长,洪武十一年就去世了。没过几年,皇长孙朱雄英也夭折了。

这样原来太子的侧妃吕氏被立为了太子妃,吕氏前后为朱标生了四个儿子。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皇次子朱允炕。朱允炕在其父兄去世后,被朱元璋立为皇太孙,在朱元璋驾崩后,继承了大明的江山。

建文元年,建文帝尊生母吕氏为皇太后,是为吕太后,同时也追尊嫡母常氏为孝康皇后。所以建文帝虽然叫常森舅舅,但并非常氏所出,而是吕太后所生。

当然朱棣篡位成功后,已经废除了建文所上的封号,将早就去世的常氏降为皇太子妃,,将另一位还在世的皇嫂吕太后,降为懿文太子妃。当时南京城破,建文放火烧宫,京城一片大乱,吕太后和十二岁的小儿子徐王朱允熙、年仅两岁的皇孙朱文圭想要逃出京城,却被人抓住送给朱棣请赏。朱棣将她接到自己的军营中,哭诉自己是不得以起兵造反。吕太后为了保护自己的稚子幼孙,只好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分怨言。并主动要求和儿孙去给丈夫朱标守墓。朱棣既然打着清君侧而不是造反的旗号,自然不能伤害自己的皇嫂,见她如此识趣自然求之不得,便尊其为皇嫂懿文皇太子妃,将朱允熙降为郡王,让这苦命的娘俩去懿文陵居住。

至于建文帝的儿子朱文圭,朱棣以其尚年幼,受不了风霜之苦为由,将其发往中都皇宫居住。吕太后已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听之任之,在大队锦衣卫的护送下,去往朱标长眠的东陵居住了……

其实朱棣还存了用皇嫂钓鱼的心思,派了许多人严密监视着自己的皇嫂,实指望能抓到前来私谒前朝太后的建文旧臣,继而顺藤摸瓜,把朱允炕抓住。这些年也确实抓了不少人,只不过那些忠臣都宁死不屈,哪怕知道建文的行踪也死不透露……

时间一久,再没人敢靠近懿文陵,甚至连吕太后的生死,都已是无人知晓了……

这些年来,建文帝不知萌生多少次死意,之所以还能苟活,皆因为还有牵挂。所谓牵挂者有三,一是跟他一起逃出京城的太子文奎,当时才七岁,还没有长大成人,不过现在文奎已经二十多岁了,建文自然不再担心。二者是皇次子文圭。建文一共两个儿子,南京城破时,次子才两岁,根本没法带出京城,只能狠心将其留在母后那里,后来被朱棣俘虏,送往中都软禁……

而建文最大的牵挂,便是自己的母亲吕太后。当初抛下母亲出逃,已经成了他最大的一个心结,午夜梦回,不知多少次泪湿衣襟,他实在太想再看看母亲,太想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吃了多少苦了……

他之所以迟迟不肯离江南,往南洋或者云贵避难,于大臣们是还存着复国的念想,但对他来说,实在是因为放不下心中的牵挂……

“咳咳,我从不打诳语。”庄敬用手活动着火辣辣的喉咙,咳嗽连连道:“将军下次可得悠着点,我可禁不起你这么折腾。”

“你还真能……”常森深深的看他一眼,把最后一个字吞到肚里,点点头道:“你真要安排他们母子相见?”

“在合适的时候。”庄敬说着,只见常森目光生寒,忙改口道:“现在就挺合适的……”

“我要陪陛下一起。”常森道。

“那不符合约定。”庄敬断然摇头道:“不行。”

“你们不想得到建文宝藏么?”常森却淡淡说道。

“哦……”听了建文宝藏,四个字,庄敬的眸子里得射出两道光来。民间一直传说,燕王大军过长江后,建文帝君臣便预感到京城不保,为了保存实力好东山再起,齐泰黄子澄等人将皇宫内库中,洪武皇帝积攒下来的金银珠宝装了整整十几船,从京城运往南方某处。

也有传说说,这些财宝实在太诱人,连龙王爷都动心了,船行江上时,突然起了飓风,将这些运宝船全都沉到江底,自此无影无踪……

也有人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建文宝藏,当时南京城破,建文帝放火烧宫,连自己带祖宗留下的宝贝,全都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总之各种传说怪谈、林林总总,还真有不少人动心寻宝,不过都一无所获。年代一久,所谓建文宝藏一说,已经变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但是庄敬知道,这十几年来,锦衣卫始终没有放弃对这个宝藏的追寻。因为真金不怕火炼,当初皇宫大火熄灭后,纪纲便奉命将皇宫戒严,一是寻找建文遗骸,二就是寻找内库的千百万两金银,结果两样一无所获……但据管库的太监和宫中的记载看,在南京城破之前,内库中仅金银便有千万两之巨,珠宝玉器更是多不胜数。这些东西不能凭空消失,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建文帝将其提前运走了。

朱棣便将追寻建文帝的任务交给了胡,追寻宝藏的任务则落在了纪纲头上。本来以为人是活的,宝藏是死的,而且是上千辆大车都拉不完的宝藏,肯定要比人好找,谁知道十多年下来,依然是一无所获……

当年这件事便是庄敬负责,之后的岁月里,他和纪纲几次谈起这个宝藏,都在感叹要是能找到并据为己有的话,又何必去败坏名声敲诈勒索、打官盐的主意,弄到的钱虽然不少,但对造反这种靡费巨万的营生来说,却不过是杯水车薪。

俘虏建文帝后,庄敬也想撬开他的嘴巴来着,无奈建文一问三不知,庄敬又不敢用刑,只能打消这个念头。现在见常森竟主动说出,他当然喜出望外,旋即冷静下来道:“你不是诳我来着吧?”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我。”常森冷声道:“我是何许人也,岂有说谎的道理”

“那倒是。”庄敬点点头,发问道:“宝藏在哪?”

“现在不能说,”常森缓缓道:“这笔钱是陛下复国的专款,等陛下同意出山,再造乾坤时,我们自然会拿出来

“这样就没得谈了。”庄敬两眼一眯道:“你必须把宝藏交出来,我可以⊥你跟着建文去东陵”

“哈哈哈,”常森放声大笑道:“这买路费也忒贵了点”说着一拱手,迈步便往外走道:“看到你们这么在意陛下,我也放心了,咱们就还按照约定来吧”

一边往外走,常森一边心里默念‘一、二、三,,还没数到三,便听身后庄敬出声道:“等一下……”

常森嘴角摸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冷笑,站住脚转过头,一脸不耐烦道:“怎样?”

“将军别急,我们好好谈一谈。”庄敬苦笑道:“这边请。”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