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奸细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05    作者:三戒大师

按说在自己房间里挂一个人的画像,定是自己的至亲至爱之人……虽然被庄敬用另一幅画盖住了,不过那似乎更说他爱得深沉。只见庄敬定定望着姚广孝那双眼,双目中射出来的却是仇恨刻骨的光……

良久,只听他声音低沉道:“十二年了,也该做一个了解了……”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另一侧墙上挂着的黄历。

金陵自古就是江南的中心,自从朱元璋定都金陵,迁江浙十万富户进京居住,更是将这座城市的繁华推到了堪比宋之临安、开封,远超汉唐长安、洛阳的程度。

不管是哪一天,京城中永远是人流如织,那遍布全城的街市中,更是行人摩肩接踵,店牌招幌如林,细细一看,什么‘布店发兑,、氵涌和布庄,、‘网巾发客,、‘鞋靴老店,、‘弓箭盔缨,、品官带,、名茶发客,、‘发兑官燕,、‘枣庄,、‘古今字画,、‘阳宅地理,、堂,等等招牌,可谓三百六十行,应有尽有。

只是往日里一片物宝天华、百姓安乐的祥和气氛,如今变得略略有些怪异……虽然店铺照常开,生意照常做,老百姓也依然该于啥于啥,但不论商人百姓,还是巡捕官差的脸上,都带着紧张担忧的神情。人和人见面除了简单的寒暄和买卖之外,竟不敢有一句闲谈。真点有‘道路以目,的意思。

这是因为从徐真人被劫持以来,京城便进入了戒严状态,只要官府怀疑你迹可疑,就可以直接逮捕。后来徐真人平安归来,老百姓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解脱了,孰料戒严非但没有解除,反而有越来越严的趋势,原先是迹可疑,者要遭殃,现在‘言谈可疑,者也要遭殃了……

眼见着身边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就直接被官差抓走,再也没被放回来,百姓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只敢老老实实吃饭、睡觉、做事,再不敢议论这京城正发生着什么大变,将要发生什么巨变

结果这大明京城金陵真成了一副只见其形、不闻其声的清明上河图,。就好比这家坐了不少食客的面食坛子,往日里必然人声鼎沸,多话者高谈阔论,众人或是附和或是帮腔或是反对,或是一边吃饭一边听热闹。现在一个个却都自顾自的的低着头吃面,就算是说话也是使劲压低声音,尽量不让第三个人听到。

这时,一个走街串巷的算命先生走进来,众人只是抬头看了看他,便低头吃面不再理会。算命先生捡了角落一张空桌坐下,要了一壶茶,一碗雪菜面,一碟小凉菜,便在那里闭目养神起来。过了一会儿,有人走过来,算命先生似乎以为是店家上菜,睁开眼刚要开口,却见是个戴着斗笠、踏着芒鞋的小和尚。

“阿弥陀佛,施主请问可以坐么?”小和尚轻声道。

算命先生看看他,顿一下才不情不愿的点点头,一副我们不是很熟的样子。

小和尚也不在意,摘下斗笠在他旁边坐下,向店家只点了一杯茶一碗素面,便坐在那里对着茶杯发呆。等到面来了,两人便都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起面来。

远远看过去,两人好像各吃各的,毫无关系。但若贴到两人面前,便会发现他们的嘴唇翕动间,除了在吃面,还在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在说着话……

“寺里来了个人。”小和尚轻声道:“好像是那个王贤。”

“你确定?”算命先生激动难以抑制,不小心一抖手,就把面汤溅到了衣襟上。店家赶忙过来想帮他收拾,算命先生却眉头一簇,把手一摆。那店家竟被这峥嵘偶露的可怕气场,一下给吓成了木桩子。

目光在摊子上扫过,见食客们都在低头吃面,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算命先生便不再管他们,转向小和尚,低声道:“此事关系重大,不容有错。”

“应该没错,”小和尚小声道:“那人是中秋节那天来寺里的,之前我也见过他两次,心慈心严和他都很熟,管他叫沛弟,。对了,还有那天他来时,正好是早饭时间,是他给老和尚送的饭。”

“唔。”算命先生沉吟片刻道:“这只能说明这人肯定和老和尚有关系,但老和尚的徒弟不少……”说着目光刹那间有些迷离道:“其中还俗的也不少。”

“哦,还有个证据,就是寺里那个蒙古来的小和尚一念,见了他便跟他打了一架,回头他却把一念从戒律堂保了出来。”小和尚轻声道:“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一念从戒律堂出来,就转了性,不光开始叫他师傅,还搬到他房中,与他同吃同住,帮他跑腿打杂……”

小和尚在哪里事无巨细、絮絮叨叨,算命先生却已经确定了,庆寿寺里那个人就是王贤因为他知道那一念和尚,就是王贤从漠北带回来的马哈木的孙子也先,两人正是师徒关系

“然后老和尚就让他住下了?”算命先生着紧的问道:“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这我就不知道了,心严和尚太可怕了,谁敢乱打听老和尚的事儿,直接就被打死了。”小和尚摇头道:“我只知道他见了老和尚之后,就被剃度为僧了……”

“噗……”算命先生一口水喷出来,两眼瞪得溜圆。他万万没想到,王贤竟然落发为僧了……想到那个飞扬跋扈的年轻人,被剃光了满头黑发,成了个跟眼前和尚一样的小秃驴,算命先生倍感错愕之后,又险些笑破肚子。

“还有……老和尚让他修闭口禅。”小和尚小声道:“说只要他说一句话,就把他断绝关系、赶出寺去。”

“啊哈。”算命先生这才放下心来,笑道:“这才对嘛,我说老和尚怎么会转了性。”他对王贤和道衍都十分了解,猜到应该是前者死皮赖脸想留下来,后者碍于师徒名分,不好直接把他撵出去,就以要先剃度才能留下来为条件,想要把他吓跑。这招是很狠毒的,因为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丝一毫不得损毁,,王贤却更狠,竟真就剃了……只是以为这样就能让老和尚没办法,就太傻太天真了,老和尚随随便便一招‘闭口禅,,就把他变成了哑巴,不让他再跟自己废话,也不让他打着自己的旗号去说服别人。

“他和顾兴祖见了面?”算命先生低声问道。

“见过。”小和尚点点头道:“那天和顾兴祖一起来的,还有英国公的弟弟张鲵。”

“他还见过谁?”算命先生道。

“再只见过一次人,就是他刚来的第二天,”小和尚小声道:“不过我当时在后面劈柴,并没见到。只是晚上听心慈和心严在那里训丨斥他,说再见人就把他撵出去,才知道他白天见了人。”说着叹口气道:“寺里的和尚都十分警惕,我也不敢打听……”

“嗯。”对此算命先生倒不在意,庆寿寺里一天也没有三五个香客,只要自己查一查那天,都有谁进了庆寿寺就行。“那北镇抚司十分厉害,为免打草惊蛇,你回去不要轻举妄动,只要那人不离开庆寿寺,就不要再出来了。”

“是。”小和尚点点头。

“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算命先生摸出几个铜板,扔到桌子上,便拿起铁口直断,的幌子,飘然离开了。

不说那小和尚继续吃面,单说算命先生离开面摊子,便在街上走街串巷招揽生意。无奈这时候大部分人都不愿多事,生意能清淡出鸟来,算命先生转来转去也没人问津,最后转着转着连自己都消失了……

那算命先生进了一座不引人注目的小院,一进门,一柄寒光闪闪宝剑便架在他的脖子上。

算命先生显然知道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丝毫不慌,只是冷笑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哼”宝剑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多岁、身材高大、豹头环眼的年轻人,一脸憎恨道:“狗贼,你也配称客人”

“继宗,不得无礼”一个与年轻人样貌相仿,但更威严沉稳的中年人出声呵斥道:“还不快快向庄大人道歉

“三叔我不”那叫继宗的青年倔强的昂起头。“这个畜……”

“混账”众人也不见那中年人什么动作,就感觉眼前一花,那继宗胸口便吃了他重重一脚,打横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登时尘土飞扬,落在地上时已经昏过去。

“哎呀呀,常将军这是何必呢。”算命先生自然是庄敬庄夫子,这会儿却假惺惺装起了好人,“年轻人不懂事,说说就好了,也没必要下这么重的手。”

“那可不是。我们主人的性命系于先生,万万冲撞不得在下管教不严,真是万分抱歉。”说完竟真朝对方深深一揖。

庄敬赶忙躲开,口中连称不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