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四章 指鹿为马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03    作者:三戒大师

汉王府,金菊如海,秋风飒飒。众人都望向庄敬,听他缓缓道:“当初赵高和秦二世的鹿马之争,目的是就是要看看满朝文武到底听不听他的。我们只要也找一个机会,试一下百官,就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

“妙啊”许诚等人闻言兴奋的笑道:“王爷说雪是黑的,识相的就不敢说是白的。要是谁敢说,就是有问题的

“不错。”宋琥也点头笑道:“这样的机会不难找,试一试便知。”

“不过还有个条件。”庄敬悠悠道:“当时赵高指鹿为马时,可是当着二世的面,故意和他起得争执。”

“嗯。这样不光可以称出他和秦二世在大臣心中的分量孰轻孰重。”宋琥也觉着很有道理,点头附和道:“还能让大臣自绝于秦二世。”道理很简单,大臣当面配合赵高颠倒黑白,让秦二世权威扫地,自然把秦二世彻底得罪。之后也只能一条道跟赵高走到黑,甚至比赵高还积极的想于掉秦二世,以免被秋后算账。

“中,就这么于了”汉王眼前一亮,重重点头。

“啊哈,真是天助王爷,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九月大阅,今年皇上不在京城,太子要代替皇上阅兵,到时候文武百官自然要陪同。”王斌一拍脑门激动道:“不正是个好机会么?”

“这……”宋琥迟疑道:“会不会太大胆了点?”那可是万众瞩目之下啊一旦于出那等出格之事,转眼便会传遍天下,瞒都瞒不住。

“嗯……”汉王也有些踯躅,他虽然绝非优柔寡断之徒,但在大秋阅中演出那样的大戏,容不得他慎之又慎。

“我们都要娘了还怕个球”李茂芳这种转头就忘的浑人,转眼就又成了庄夫子的拥趸道:“怕东怕西能做成什么事”

“不错”纪纲颔首幽幽道:“再说这种事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王爷和太子素来不对付,就算是指鹿为马了,别人也只以为这又是给太子个难堪而已,哪怕传到皇上耳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汉王眉头皱成一团,终于一咬牙,下定决心,重重一拍案:“七日后,钟山下,沙场秋点兵”

定下大计,众人群情激昂,汉王也不再装模作样,让人撤下螃蟹,换上大鱼大肉,犒劳他的将军们。宴会的气氛登时一变,众将军吆五喝六、揽脖灌酒、一片乌烟瘴气……

日暮时分,宴会散场,庄敬和纪纲都醉醺醺的走不了路,只好坐上车回衙门。

车门一关、车轮扎扎转动,车上两人的醉态便消失了。

纪纲使劲搓搓脸,朝庄敬冷笑道:“果然是从上到下,一群蠢货。”

“呵呵。”庄敬没有纪纲那么好酒量,被灌了十几杯,还是有些醉意的。他端起早备好的浓茶喝几口,笑道:“他们确实不聪明,指鹿为马,的主意好是好,可那是赵高想要篡位当皇帝想出来的法子。如今汉王也来这么一出,他不就成了赵高一样的奸邪逆贼?到时候我们底牌一亮,不管他赢了多少,都得连本带利一起吐出来”

“哼哼,蠢货到了什么时候,都是为人作嫁衣裳的。”纪纲咯咯一笑,面色渐渐凝重道:“但是我们这边,决计不能出错。”说着看庄敬一眼道:“那家伙还不同意跟我合作么?”

“是,他已经彻底变成废物了,说什么为了天下苍生不再受兵戈之苦,宁愿自尽。”提起那人来,庄敬也是一脸无奈道:“他还真的自杀了几次。”

“哦?”纪纲一下急了,要是没有那人的存在,他根本一定点希望都没有,那折腾来折腾去,才叫全给人做嫁衣呢。“他可得给我活着”

“东翁放心,我派人日夜紧盯着他,他没法再伤害自己。”庄敬嘲讽的一笑道:“他还想绝食,却不知道有个法子叫填鸭,被灌了一次,之后就老老实实吃饭了。”

“哼,那种长在深宫中的废物,就是想死也办不到。”纪纲冷哼一声道:“但我不光要他活,我还要合作”实在没办法,只有那个人肯合作,他才能让文武百官臣服,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说着纪纲目光有些迷离,声音不由自主压低道:“那些人和你又接触了么?”

“正要跟东翁说呢。”庄敬道:“那些人怎么可能放弃他们的皇帝?他们约我明日见面……”

“既然要再见面,自然就是答应老子的条件了?”纪纲一喜道。

“应该是这样。”庄敬点点头,傲然道:“那人在我们手里,他们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顿一下,又问道:“他们的条件,东翁准备答应多少?”

“唔。”纪纲早就拿定主意了,沉声道:“除了第一条,统统都不答应。而且就算第一条,也只答应他们可以和那人见面,但不能答应他们随侍。且只能三日一见,每次一人和他见面,时间不超过盏茶功夫,而且必须有我们的人在场。”

“那我就明白了。”庄敬道:“剩下就交给我吧。”

“嗯,你办事我放心。”纪纲点点头:“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我得专心对付林三那个刺头,这家伙,到现在不给我个准话。”

“呵呵,”庄敬笑道:“毕竟是让他有去无回,换成谁也痛快不了。”

“软的不行我只好来硬的了”纪纲咬牙切齿道:“只要老子一声令下,他在山东的那帮兄弟,全都包了饺子

“只能如此了。”庄敬点点头道:“反正他不可能活着回来,能把这件事做成了就好。”

“不错,这种离谱的高手,还是死了之后更让人放心。”纪纲冷酷道:“就这样吧。”

说话间,马车到了纪纲的宅中,为了方便随时谋划,纪纲将自家东院腾出来,让庄敬搬过来居住……当然也有方便监视,以免这家伙反水的意思。也正因如此,庄敬半个不字也不敢说,乖乖就把家搬了过来。

要不是因为这样,他在京郊的别业又岂会防范松懈,连禁脔都被人偷走了呢?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进去书房关好门,庄敬就阴下脸来,问跟着自己进来的侄子庄必道:“找到人了么?”

“没。”庄必忙道:“按照伯父的命令,咱们也不能调动锦衣卫的力量,只能靠着自己那点人大海捞针,想找到那娘们实在太难了。”庄必心里暗暗埋怨伯父,看上去整天一本正经,实际上一肚子男盗女娼。要不是老东西好色,又岂会有今日的麻烦。

“镇远侯那边呢?”庄敬皱眉道。当十天前,下面人来报说那董小倩不见了,庄夫子顿感五雷轰顶。这女人是他偷偷藏下的,纪纲不好女色,原本的命令是将这女人杀掉,一了百了。但庄敬垂涎那董小倩的绝世容姿、尤其她还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能满足庄夫子对女人的一切幻想。

只是庄敬碍于道学家的身份,一直不好意思踏足柳翠楼,那次得令之后,便动了偷梁换柱的心思。他仗着纪纲对他的信任,这件事看起来做得天衣无缝,一直把董小倩藏了十年……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事了。

庄敬知道,要是让纪纲知道自己敢蒙骗他,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但这还在其次,最要命的是,是什么人偷走了董小倩?他先是排除了出了奸情、监守自盗的可能,然后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他偷梁换柱的把戏被人识破了

要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年,十年里,董小倩没有踏出过别业一步,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有人却能从故纸堆里把这个案子捡拾出来,再把人找到。除了当初负责这个案子的北镇抚司,庄敬想不到有谁还能办到了。

一想到北镇抚司这四个字,庄敬登时汗如浆下,这个节骨眼上,北镇抚司费这么大劲儿找出董小倩,肯定所图甚大。是要要挟自己?还是要……要挟镇远侯?

要是前者还不可怕,大不了自己跟纪纲坦白,如今是用人之际,纪纲也不可能真把自己怎么样。而且王贤也没那么幼稚,以为单单靠一个女人就能要挟到自己。但王贤完全可以用这个女人去要挟镇远侯顾兴祖。虽然这个女人本身要挟不了顾兴祖,但只要顾再兴还活着的话,只要知道这个女人没死,甭管藏在什么犄角旮旯,都会蹦出来的。

那么顾再兴到底死了没有?庄敬之前一直疏忽这个问题,如今想来应该是没死的当然庄夫子之所以疏忽,盖因他当初的任务是把顾成逼出京城去。既然达到目的了,他自然也就不关注死牢里的顾再兴是个什么情况了。

当庄夫子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后,很快便查明当时顾家李代桃僵的把戏,确定顾再兴确实是活着。那么问题的关键,就从找到董小倩,变成了顾兴祖有没有被北镇抚司拿下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