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二章 十年晚矣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2-01    作者:三戒大师

“原来你大嫂还活着”顾再兴完全沉浸在幸福中,没察觉出弟弟语气的变化,自顾自道:“那张乙只是把她掳走了,那具女尸根本不是她之后你大嫂一直被藏在庄敬的别业里,直到北镇抚司把她救出来……”

“……”听大哥一口一个你大嫂,顾兴祖不知道有多别扭。在这位侯爷的眼中,董小姐就是个妓女,又被人拘禁起来玩弄了九年,真是残花败柳、一文不值这种贱人怎么能当自己大嫂呢?好在看到大哥平安无事,自己也逃过一劫,他心情着实不错,所以并未出言顶撞。

倒是张鲵听出些端倪来,插嘴问道:“大哥,是什么人把……大嫂掳走的?”他虽然也觉着叫个妓女大嫂挺别扭,但那毕竟不是他亲大嫂,随口叫叫也无妨。

“是庄敬”顾再兴何其敏感,已经察觉出弟弟和张鲵的不爽了。心下暗暗一叹,自己的决定果然正确,便收起了喜悦的心情,低声道:“北镇抚司就是从庄敬的宅子里救出她来的。”

“啊”张鲵大吃一惊道:“想不到那老夫子,还真……”意识到这话对顾大少有些不敬,他赶忙打住了话头。

“也可能是北镇抚司栽赃庄夫子来着。”顾兴祖却闷声道:“他们既然那么大本事,给庄敬栽个赃,不是易如反掌?”

“你不信北镇抚司,难道你大嫂也不可信么?”顾再兴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道:“兴祖,你可知道我们沦落到今天是谁害的就是汉王和纪纲那些人”

“大哥……”见顾再兴反应这么强烈,顾兴祖有些讪讪道:“就算这事儿跟纪纲有关系,却必定和汉王那样光明磊落的伟男子无关。”

“我们家和纪纲无冤无仇,要不是有人拜托他,他怎么可能对我下手?”听弟弟把汉王说得天上有、地下无,顾再兴的心更憋闷了。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最亲爱的弟弟,居然在听自己控诉完之后,竟是这个反应。顾再兴定定打量着顾兴祖,发现他真的变了,更高、更有气派,也更陌生了……

“也许只是那庄敬看中了……”在哥哥那悲哀的眼神下,顾兴祖的声音越来越小道:“那女人的姿色而已。”

“你放屁”听弟弟对自己的妻子这样不屑,顾再兴额头青筋突突直跳,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道:“就算你不认这个大嫂,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说着激动的拍着胸脯道:“当时秦淮两岸谁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庄敬当时不过一个小小的千户,没有人给他撑腰,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惹咱们顾家”

“大哥你别生气……”见顾再兴生气了,顾兴祖还真有点怕,忙小声道:“我不是别的,只是觉着这么说汉王未免偏颇,我看汉王对我们家挺好的。”

“是对你挺好的。”张鲵冷笑着插话道:“我说兴祖,你被汉王灌了什么迷魂汤?人家当初是想于掉你顾家的,只不过是因为你爷爷本钱厚、整不倒,才只能退而求其次,做掉和太子相好的你二叔,让你这个和太子没交情,又单纯好糊弄的家伙当这个镇远侯”

“你说谁好糊弄?”顾兴祖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朝自家大哥没法发,对张鲵就不客气了,恼怒道:“我今日的一切,从侯爵到都督,都是汉王殿下给的,说恩同再造也不为过。想让我反对他,可以拿出他加害咱们家的证据来”

“真是个糊涂蛋”张鲵本来被北镇抚司打击的快消失的自信心,在顾兴祖的智商面前再次重燃。他冷嘲热讽道:“你的爵位和都督,本来都是你二叔的,就算不是你二叔的,也是你大哥的现在人家搞了你二叔和你大哥,让你当上左军都督镇远侯。你说他是你们顾家的仇人,还是你的恩人?”

张鲵这话已经是诛心了,是说他顾兴祖只在乎自己的功名利禄,不管自己兄弟和家族的荣辱祸福。这不啻于狠扇他几记耳光,顾兴祖的脸登时火辣辣的疼。他咬紧牙,一字一顿道:“不能凭几句臆测,就让我恩将仇报”

“你说我们的话是臆测。”张鲵冷笑道:“那我问你,你怎么就确定你的爵位还有左军都督之位,是汉王帮你争取到的?”

“是汉王殿下亲口告诉我的”顾兴祖被他冷嘲热讽的实在受不了,勃然爆发道:“难道汉王殿下会骗我不成

“大哥的话也是他亲口告诉你的,难道他会骗你不成”张鲵回瞪着顾兴祖道。

“大哥也是听人说的……”顾兴祖闷声道。

“不错,你大嫂被庄敬掳走,也是我听人说的……”顾再兴却神色平静道。

但在这平静的表情下,顾兴祖分明听到,那比金还坚的兄弟情谊,片片破碎的声音,忙道:“大哥,我当然相信是庄敬使坏了……”

“难道庄敬活腻了不成?”张鲵从旁哂笑道:“没人指使他会抢大哥的妻子?”

“好吧……”顾兴祖深吸口气,点点头道:“再算纪纲一个。”

“纪纲和你顾家无冤无仇。”张鲵不依不饶道:“他为什么要整你们家?”

“许是我大哥公然要解救董姐姐,让纪纲觉着没面子了吧……”顾兴祖始终没法把‘大嫂,俩字说出口,用姐姐来称呼,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毕竟董家的案子是纪纲一手炮制,那种疯子,为了自己的面子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话音未落,就见自己大哥抬起手来,顾兴祖于咽吐沫,话头打住。

“二弟,我问你,”顾再兴从没那么冷静的跟自己的亲弟弟说过话:“纪纲是不是咱们家的仇人?”

“是。”顾兴祖点点头,怎么说,当初他大哥被判斩监候,整个顾家风雨飘摇,都是拜纪纲所赐,顾兴祖就是屁股坐得再歪,也没法否认他就是顾家的敌人这一点。

“那你这个镇远侯府的家主,要不要报仇雪恨?”顾再兴沉声追问道。

“当然要……”顾兴祖低头道:“这种事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还装作不知道,咱们顾家会抬不起头来的

“你知道就好。”顾再兴沉声道:“那你有办法,只对付纪纲,不针对汉王么?”

“这……”顾兴祖想一想,这怎么可能?汉王和纪纲已经合流,自己对付纪纲就是在反对汉王,两者根本就是不可分割的。

“有没有办法?”顾再兴追问一句。

“没有。”顾兴祖抬起头,祈求的望着顾再兴道:“大哥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只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过了这一阵,汉王和纪纲可能联系就没这么紧密了……”

“就算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顾再兴突然红着眼吼了一嗓子,他眼里通红通红的,泪水都被映得通红通红,像是血泪。“我已经等了十年了”

“大哥……”顾兴祖也是满腹的委屈,心里直埋怨大哥这十年被关糊涂了,分不清轻重,给自己添乱。

“哎,兴祖,你往常的精明到哪去了?”见兄弟俩再次陷入沉默,张鲵重重一叹,沉声道:“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发现,这里应该还有个人,却没出现么?”

“谁?”顾兴祖一见到大哥就心乱如麻,让张鲵一说竟有些茫然。

“北镇抚司的人。”张鲵郁闷道:“既然这个局都是人家设下的,自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现在他们给我个面子、也照顾你的面子,不出面让你尴尬,那是认为你应该明白,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你却在这自说自话,有意思么?”

“你……”顾兴祖像当头吃了一棒,登时有些懵了,但定下心神,他也意识到张鲵说得没错,自己还真是没得选择了。恐怕这柳翠楼就是人家北镇抚司的地盘,人家是认定了自己只能就范,才尽量做得体面。要是自己不识相,人家把他大哥往官府一交,自己的一切就都成了镜花水月……其实哪用往官府交?他们本就是朝廷的侦缉衙门

顾兴祖的气焰,一下子就消了他颓然坐在椅子上,笑容里掺杂着冷笑和怪笑,十分怪异。“既然如此,我还有还什么好说的……”

“兴祖,你放心,”看到弟弟这样子,顾再兴却又不忍心了,轻声道:“我就和小倩会尽快去南洋,再不回大明一步,你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大哥……”顾兴祖猛然抬头,满脸愧疚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你没必要为了我……”

“不用说了。”顾再兴摆摆手道:“在大明朝,我本来就是个死人,小倩也是。至于离开大明,我们才能重生,不管在南洋遇到什么,我们总是可以正大光明的活着,”顿一下,凄然一笑道:“或死去……”

“哥……”顾兴祖眼眶湿润了,他知道大哥这样说,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少一些愧疚。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他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