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四章 人口失踪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22    作者:三戒大师

但张鲵知道,顾再兴根本就没死,而且就在京郊顾家的农庄中,隐姓埋名的生活着……

顾再兴的确没死,当年他家里人花了重金贿赂了刑部大牢的看守,用一具倒毙乞丐的尸首,把他偷偷换出了大牢

在古代大牢中,这种李代桃僵的手段简直是屡见不鲜,有钱有势的人靠此逃出生天的不胜枚举。当着这种事都要做得隐秘,事后也要守口如瓶,一旦捅漏出去,不管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顾家这样的公侯之家,但凡东窗事发,必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到那时,丹书铁券也保不住他们。

对此顾家人都有清醒的认识,但顾成顾老爷子已经对不起自己的四个儿子了,不能再看着自己的长子长孙被斩首……其实顾再兴一下狱,顾成就上本请罪,并表示愿意以自己的爵位和官职,换取长孙一条命。却被朱棣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给驳了回去,竟不给他这个面子。

表面上,这件事是皇帝在杀鸡儆猴,震慑权贵子弟,但其实还是朱棣对顾成当年不肯帮自己造反耿耿于怀。只是因为顾成前后镇守贵州四十年,对稳定边陲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才一直没有发落他。这次执意要杀掉顾成的孙子,也有惩戒他的意思。

顾成被皇帝激怒了,他已经因为朱棣被杀了四个儿子,想不到朱棣还要再杀他的孙子。在他的授意下,顾兴祖和他叔叔顾亮开始设法营救顾再兴。尤其是顾兴祖,在父亲被处死,祖父没归来的那几年里,一直是大哥顾再兴在保护他,才让他撑过那段苦难的日子。所以在顾兴祖的心里,大哥就是他最重要的人,是豁出一切也要救他出来的

但顾家说实在的,因为当初顾成在靖难时的不合作态度,在京城权贵圈子里有些边缘化。顾兴祖的性格也十分的严肃古板,平素决计不会结交些三教九流之辈,这时候真要用上这些人了,想临时抱佛脚都找不到佛脚在哪里。他只能求助自己最好的朋友张鲵了。

张二公子出身永乐朝最光荣、最耀眼、最权贵的国公府上,却性情不羁、荤腥不忌,和京城的黑白两道都有交情。顾兴祖找到他时,他也没存什么坏心,只是很热心的替朋友在张罗。虽然后来没用到他这条线,顾兴祖的六叔就把事儿办成了,但顾兴祖还是很感激张鲵的,当然也没忘了嘱咐他,千万不要到处乱讲。

张鲵自然指天发誓,绝对不会走漏消息,顾兴祖便放下心来。之后张鲵还问过顾兴祖,他大哥现在去了哪里。顾兴祖神色慌张了一下,才说老爷子把大哥送去贵州了,那里天高皇帝远,那些部族首领们也只认他爷爷不认大明皇帝,大哥安全得很。

本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但两人关系实在太亲密,后来张鲵发现顾兴祖行事有些神神秘秘,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出城去自家的庄园小住。张鲵本来以为顾兴祖背着他老婆在外头养了个小的,本着恶作剧的心态,让人盯了顾兴祖的梢,结果发现藏在顾家庄的不是什么玉面娇娃,而是应该在贵州和野人住在一起的顾再兴……

当时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张鲵没有捅破这这件事,但他看顾兴祖的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变了,尤其是顾兴祖继承爵位之后,张鲵更有种奇货可居的感觉。他非但没有提醒顾兴祖给他大哥换个地方,反而派人盯紧了顾家庄,以免顾再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那天张鲵跟王贤说,自己有顾兴祖的把柄,指的就是这件事。他竟然想到用顾再兴的事情,来要挟顾兴祖不过他也知道,一旦自己把这件事说破,那么两人的朋友就也做到头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于这种缺德事儿。现在听王宁的意思,这老东西似乎有什么好主意,张鲵忙弓着身子给他斟酒,点头连连道:“确实确实,汉王对小顾市恩太重,我光靠旧交情,只怕力有不逮。”说着讨好笑道:“还请叔叔教我。”

“唔。”王宁淡淡一笑道:“贤侄,人不能光想着靠自己,还要学会借力啊。你带他去一个地方,保准立竿见影

“哪儿这么神?”张鲵咋舌道,说完不待王宁开口,恍然道:“您是说,庆寿寺?”

“呵呵,不错。”王宁露出孺子可教的眼神,颔首道:“我就是去了那儿,才想通了的。你要是说服不了他,不妨也带他去碰碰运气。”

“道衍大师会帮着说话?”张鲵惊喜莫名道。

“你去了就知道。”王宁却故作神秘的一笑。

“好吧,我知道了。”张鲵点点头,见问了也白问,便不再追问。

“总之你要是能把镇远侯拉过来,咱们这副牌就好打了。”王宁呷一口酒,幽幽道:“两大都督府加上你的府军右卫,这么庞大的力量,倒向谁谁就赢,咱们就算要卖身,也得卖个好价钱不是?”

“还是叔叔精明,”张鲵听得热血沸腾,激动的给王宁斟酒道:“小侄肯定唯叔叔的马首是瞻,咱们同生死、共富贵。”

“好”王宁点点头,也迸发出一些豪气,与他碰杯道:“同生死、共富贵”

从王宁那里出来,已经是过午时分了,张鲵借着酒劲儿兴冲冲赶往镇远侯府上,想一鼓作气连顾兴祖一并拿下。谁知一进镇远侯府就感觉气氛不对,只见府上的家丁一个个面色凝重、步履匆匆,也就是他跟顾兴祖太熟了,来他府上跟回自己家一样,否则府上家丁能不能放他进去都是问题。

不用通报,他便径入侯府正堂,就见正位上坐着顾兴祖的两个叔叔顾勇和顾亮,两人看到有人闯进来,都是眉头一皱,看到是他时,才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顾兴祖坐在下首的椅子上,见张鲵来了,用眼神示意他在自己旁边坐下。张鲵坐下后,感觉本来很紧张的气氛中,分明又多了几丝别扭。见顾勇和顾亮都不说话,他摸摸鼻子,小声对顾兴祖道:“我来的不是时候?”

“嗯。”顾兴祖微微点头,脸上难掩焦虑之色道:“家里出了点儿事。”

“既然兴祖有客人,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这时顾勇站起身来,一旁的顾清也忙跟着起身。只听顾勇道:“那事儿大家都想办法,但要悄悄的做,不要声张。”

顾勇说着深深看一眼张鲵,后者乖巧笑道:“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就当我没来过。”

“呵呵,鲵哥儿莫怪,”顾清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和兴祖情同手足,我们哪能信不过你?”话虽如此,直到他兄弟俩离开,也没提到底发生了什么。

待送走了两个叔叔,顾兴祖便和张鲵到后花园散步。后花园里已经摆上了一盆盆含苞欲放的菊花。看到这些花盆,张鲵才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后脑勺道:“眼看就是九月了,赏菊吃蟹的时节要到了。”

“你还有这闲情逸致,”顾兴祖生得五官深邃,低沉,配上一身墨绿色的袍子,活脱脱一个忧郁王子。“我看到这满园秋色,却只想到秋风起,扫落叶的萧索景象。”

“京城哪有真正的秋天,”张鲵笑道:“我小时候在北京长大的,那里的秋天才叫个厉害,跟北京比起来,咱们这儿简直是四季如春。”说着压低声音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要是以前,顾兴祖肯定直接告诉自己的好朋友了,但当上镇远侯、成了左军都督府的都督后,他行事比从前稳重许多,竟一时踯躅着不知该怎么对他讲。

“人都说苟富贵、勿相忘。你倒好,才成了侯爷就忘了兄弟。”张鲵不满的哼一声道:“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也告辞了,省得碍你的事儿。”

“我说不告诉你了么?”顾兴祖忙把他拉住,苦笑道:“你总得容我想想咋说吧。”

“那还咋说,有啥说啥,咱俩还用寻思那么多?”张鲵站住脚道。

“哎,好吧,我大哥其实没死,这你是知道的。”顾兴祖说这话时,忍不住四下看看,见园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知道。”张鲵点点头道:“当时我还帮你疏通过,不过还是你六叔本事大,先把这事儿办成了。”顿一下又问道:“对了,咱大哥在贵州过得怎么样?”

“他失踪了。”顾兴祖叹口气,担忧之色溢于言表道。

“哦?”张鲵一惊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天晚上失踪的。”顾兴祖再叹一声道。

“这么快?”张鲵瞪大眼睛,好像真以为顾家大哥还在贵州一样。

“其实……”顾兴祖迟疑一下,实话实说道:“我大哥不在贵州……”

“那他在哪?”张鲵心下略略愧疚,比起小顾对自己的坦诚,自己还存心算计他,实在不够意思。

“在顾家庄。”顾兴祖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