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三章 把柄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21    作者:三戒大师

昨个儿张鲵的肠子都快悔青了,但大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也不试试就放弃吧?今早听人说,王宁去庆寿寺了,张鲵登时像抓住救命稻草,赶紧穿上所谓的‘家传宝甲,,赶到王宁家碰碰运气。

哪怕是这样,但直到见面之前,张鲵心里还一点底都没有,他甚至在想,要是王宁断然拒绝自己,那自己是不是也得想个办法,躲过这一关去了。虽然那样会对不起王贤,但死道友不死贫道,自己没必要陪他一起送死。

谁知会见竟出奇的顺利,王宁非但坚决和汉王划清界限,还表示要跟自己并肩作战。这让张鲵忍不住狠狠捏自己一把,感觉十分肉疼,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王宁含笑看着兴奋的张鲵,心里也暗暗兴奋。他在庆寿寺已经纳了投名状,就算没有张鲵出现,也一样得一条道走到黑了。现在有了张鲵的府军右卫,太子这边如虎添翼,胜算就更大了。这让王宁不禁暗暗称奇,心说太子果然是有帝王命,我一站到他这边,居然也时来运转,一回家就有强援来投了。

就像王宁不会告诉张鲵,王贤就在庆寿寺里,张鲵也不会告诉王宁,他是先跟王贤见了面,才登门拜访的。结果双方都以为对方是主动投靠的,这让两人都是信心大增,开始相信胜利会是自己一方的了。

当然给永春侯信心的,还有张鲵身上那件所谓的‘家传宝甲,。之所以说是谓的,,是因为真正的家传宝甲,仍在英国公身边,被他带到安南去了。而张鲵身上这件,不过是件逼真的仿制品。倒也不是这次为了骗人才临时赶造的。而是当初老太君过世后,兄弟们分家时,张鲵找张辅要了真品,请人秘密仿造出来,准备留着传家的。大家都是张玉的儿子,张辅自然不会拒绝张鲵这个不算过分的请求。只是没想到,这厮居然这时候拿出来冒充真品了……

要说王宁这老驸马这次可真是连连走眼,先是被王贤用伪造的道衍书信骗,回到家又被张鲵用仿造的盔甲骗。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

无论如何,两人都是十分兴奋,眼看到了中午,王宁也不让张鲵回家去了,命厨子炒了几个淮扬小菜,两人就在书房中把盏密谈。

一边喝着酒,张鲵一边笑道:“早就听说,长公主府上的淮扬菜是天下一绝,可惜一直没这个口福。没想到今天得偿所愿了。”

“味道怎样?”就算是在公侯圈子里,永春侯也是个极会享受之人。听对方称赞自家的菜好,王宁得意的笑眯了眼。

“真是色香味俱全,尝一口神仙都要下凡啊。”张鲵说着叹口气,一脸忧伤的样子。

“既然好吃,你叹什么气啊?”王宁奇怪问道。

“我是突然想到,回去后再吃自家的饭菜,食不下咽怎么办?”张鲵叹气道:“哎,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哦,哈哈哈……”王宁先是一愣,旋即被张鲵的马屁,拍得全身三千六千个毛孔,无一不舒坦。遂放声笑道:“那我岂不是罪过了。”

“哎,我自作自受,怨不着世叔。”张鲵苦笑道。这就是所谓的贵族范儿,甭管多肉麻的吹捧,都说得一本正经,让对方笑透了,自己还能举重若轻的绷着。

“成成,总不能看你饿死,”王宁笑道:“我回头让人选两个厨子,去你家专门给你做饭。他们可都是洪武朝宫里的御厨,你不能慢待。”

“那是当然,我当宝贝供着还来不及呢。”张鲵大喜过望,起身给王宁作个揖道:“谢谢世叔了,您就是我亲叔叔。”

“真认了我这个叔叔,保准没你亏吃。”王宁半真半假的笑道。不管从哪个角度,和对方搞好关系都是有利无害的。

“那成,我可就改口叫叔了。”张鲵也一样,世家子弟天生就有拉帮结派的本能。马上顺杆爬道:“叔在上,请受侄儿一拜”

“免礼免礼。”王宁忙笑着拉起他来,使劲拍拍张鲵的肩膀道:“以后可得常来,不然我可不认你这侄子。”

“那是当然,就怕我来得多了,叔和婶子觉着烦。”张鲵笑眯眯道。两人这个热乎劲儿啊,就跟亲叔侄一样。

“没那回事儿。”王宁笑笑,正色道:“既然成了一家人,咱们就开诚布公。咱俩都下定了决心,但太子这边人手还是不够,你去找过顾兴祖么?”王宁这种老油条,对京中勋贵们谁和谁关系好,谁和谁不对付,谁和谁是面和心不合,那是一清二楚。

“还没,头一个就来的叔这儿。”张鲵又犯了那股吹牛不上税的劲儿,大言不惭道:“不过叔你放心,我们是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交情铁着呢”

“你们交情好是不假,可去年顾兴祖能嗣爵,全靠汉王大力举荐。”王宁呷一口小酒,淡淡道:“小顾对汉王感恩戴德,唯他的马首是瞻,比你们的交情如何?”

顾兴祖的祖父顾成,乃是太祖皇帝帐前执掌伞盖的亲兵,随着朱元璋南征北战,累功升迁为征南将军。靖难之役前,已经晋升为左军都督府都督。建军元年,随长兴侯耿炳文北上御敌,结果在真定战败被俘。

顾成性情忠耿,不肯归降。但朱棣知道他是一员方面大将,不舍杀害,亲自给顾成松绑道:这难道不是皇考的在天之灵,将您赐给我的么?,说得顾成默然流泪。朱棣又向他诉说自己被迫起兵的缘由,并退而求其次,让他不用跟朝廷交战,只须在北平辅佐世子留守即可。

顾成终于被朱棣的诚意打动,同意留守北平,虽然始终不肯统兵,也不肯接受朱棣赏赐,却还是在北平保卫战中为太子出谋划策,立下了大功。待朱棣登基称帝,论功行赏后,封顾成为镇远侯、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左军都督府都督,重镇西南,屡平叛乱,威震云贵。这位老将军也是高寿,去年才去世,终年八十五岁,追赠夏国公,赐谥武毅。

顾成去世后,最大的问题就是爵位的继承权问题。顾成有八个儿子,其中长子顾统在建文元年,已经官至普定卫指挥使,深受顾成喜爱。但因为父亲降燕,与三弟顾铣、四弟顾铨、五弟顾锐一同被建文诛杀。

剩下四个之所以幸免于难,是因为老二顾勇跟随父亲出征,而老六老七老八都还是五六岁的孩子,这才没有被诛杀。不过老七老八天不假年,也走在了顾成前头。所以八个儿子里头,还活着的只有次子顾勇和六子顾亮。

在顾勇看来,这爵位非自己莫属了,因为他是嫡子,而且还跟着父亲南征北战,如今已经官至都督同知。且北平保卫战时,又跟太子结下了深情厚谊。而弟弟顾亮只有二十岁,还是庶出的,不管从哪头讲,都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结果顾勇只猜对了一半,顾亮确实没法对他造成威胁。但旨意下来,继承侯爵之位的,却是他死鬼大哥的儿子顾兴祖

见煮熟的鸭子飞走了,顾勇登时就懵了。他失态的跑到吏部去讨说法,人家不解释,他就坚决不离开。老大的年纪,从一品的高官,却哭得老泪纵横,让人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后来验封司的郎中终于私下吐露实情,是皇上说纲常有序,爵位应该优先传给长子长孙……内阁大学士体会圣意,便将爵位越过顾勇,封给了顾统的儿子顾兴祖……其实顾兴祖也不是顾统的长子,他上头还有个大哥,但是已经死了。

所以就算是立嫡不立长,大家一个嫡次子,一个是嫡次孙,说起来,还是前者更近一些。可你要真相信摆在台面上的理由就太天真了。后来顾勇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和太子共同保卫过北平,关系一直很好,为汉王所不喜,后者在皇上那里说了自己的坏话,才会有这番结果……

顾兴祖这真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原先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倒霉孩子,突然就成了镇远侯。这时候,有人对他说,是因为汉王殿下帮你说了话,顾兴祖自然感恩戴德,连忙去汉王府上拜谢,汉王也没否认,欣然收下了他的忠诚

转过年来,他二伯顾勇竟积郁成疾,病倒了。汉王又帮顾兴祖当上了左军都督府都督,说是恩同再造也不为过。比起来,顾兴祖和张鲵之间那点可怜的酒肉交情,实在不值一提……

不过张鲵也是有秘密武器的,他知道顾兴祖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永乐五年顾兴祖的大哥顾再兴,在秦淮河上和一名富商争风吃醋,结果一时冲动把对方捅死了。这要是在地方上,堂堂侯爵之孙杀死个人,根本不算什么。可这是在京城,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死者也不是普通老百姓。

更倒霉的是,朱棣早就对恃功而骄的勋贵们心怀不满了,正好借机杀鸡儆猴多重因素之下,顾再兴竟被判了斩监候,秋后开刀问斩

不过没等到秋后,顾再兴便瘐死在牢里。但这并不影响‘杀鸡儆猴,的效果,后来京中那帮勋贵子弟,果然消停了好久……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