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二章 同谋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20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张鲵的话,王宁老脸一红道:“劳贤侄昆仲挂念了,我这身子时好时坏的,今天感觉好了点,就憋不住出去庙里上了个香,求佛祖保佑,早日否极泰来。”

“喔哦,这么说我也得去上个香,最近这右眼皮老跳,哎,凶兆、凶兆啊”张鲵登时附和起来道:“不知道世叔在哪个庙上的香?”

“这……”王宁暗翻白眼,心说想套我的话你就直说,眼皮跳个屁。他一早去庆寿寺,就是为了避人耳目,自然不肯说实话道:“随便哪个庙都可以,主要还是心诚,心诚则灵嘛。”

“世叔说的在理。”张鲵点点头,心中一阵冷笑,要不是知道王宁一大清早就去了庆寿寺,他也不会舍近取远,没去顾家就先来王宁这儿了。

不过张鲵的消息不是来自王贤,而是他派家丁日夜守在长公主府外,王宁一出门自然就被盯上了。而王贤进庆寿寺的事情,他还被蒙在鼓里呢。不是他不想盯王贤的梢,只是不敢班门弄斧,弄巧成拙罢了……

当时张鲵正准备去顾兴祖家,一听说王宁去庆寿寺,马上改变主意,先到长公主府来。因为去庆寿寺意味着要见道衍老和尚,说明王宁陷入严重的动摇。不管王宁见没见到老和尚,这都是说服他的大好时间……只是张鲵万万没想到,王贤竟已经先一步,把永春侯拿下了……

以手拍额道:“还以为世叔去庆寿寺,是有什么深意呢,原来是小侄想多了。”

“你怎知……”王宁不禁变色,两眼溜圆瞪着张鲵:“你监视我?”

“世叔误会了,”张鲵忙解释道:“小侄只是今早也想去庆寿寺,却看见世叔先到一步,还以为世叔和小侄发愁同样的事情,便来世叔府上等着世叔,想跟您讨个商量……”

“唔……”王宁虽然明知道张鲵满嘴放炮,但也不能拆穿他。只能权当是这么回事儿道:“贤侄要讨什么商量?

“如今这局势下,咱们该当何去何从?”张鲵一脸郁闷的求教道:“世叔可能觉着小侄这趟来的突兀了,但我实在是没办法…我们家的情况,世叔也知道,我大哥远在交趾,指望不上,我三弟是天策卫的指挥使,一开口就是拉我入伙……我实在找不到人商量,只能向世叔求教了。”

张鲵这番话说得还算诚恳,王宁方神色稍缓道:“你大哥是什么意思?”

“说了,指望不上。交趾那鬼地方,连驿路都不安全,给他写信时常是石沉大海。”张鲵郁闷道:“只怕等他回信,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唔。”王宁缓缓道:“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不考虑和老三一起于么?”

“不考虑,坚决不考虑。”张鲵断然道:“我不是傻子来的,他们于的是犯上作乱的事儿,到时候不光他自身难保,怕是连我们兄弟都要被牵连……”

“慎言,慎言。”见张鲵口无遮拦,王宁忙做个谨慎的手势道:“有些话,心里知道就好了,不要说出来。”

“怕个球?这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张鲵却满不在乎道:“世叔不也是知道他们肯定没有好下场,才在家装病躲是非么?”

“咳咳咳……”张鲵越说越露骨,王宁吓得脸色煞白,恨不得跃起身来堵住他的嘴。但下一刻,他却又颓然坐下道:“原来你都看出来了,可笑我还自以为是秘密呢。”

“世叔这话说的……”张鲵挠挠腮帮子,有些不满道:“好像我知道了,就代表全京城都知道一样。小侄不才,也有几分眼光的……”

“好吧好吧。”王宁一抬手,打断他的话头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救张家”张鲵一脸沉痛道:“我那三弟已经入了魔道,我得给朝廷立功,才有可能抵消他的罪责,或许能救他一命,至少可以⊥我大哥免受牵连吧。”

“想不到你这么仁义”王宁赞叹一声道:“你想怎么做?”

“一旦京城有叛乱,我手里的府军右卫,会立即平乱”张鲵沉声道:“请世叔您的中军都督府,到时候也亮明旗帜,稳定大局、震慑宵小”

“府军右卫会听你的?”王宁对京城各军了若指掌。府军右卫是张玉的直属部队升格而来,其军官形若张家的家将,但向来只为英国公的马首是瞻,张鲵虽然是府军右卫的都指挥使、张辅的亲弟,但一没有皇帝的旨意,二没有英国公的命令,恐怕也不可能让他们的赴汤蹈火。

“我大哥临走前,把祖传的明光铠、铁线枪留给我了。”张鲵淡淡道。

“哦,是么?”王宁不禁动容。张家是武将世家,张玉还做到过元朝的枢密知院,在这样的家族中,祖传的盔甲兵器,那是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张家的部将们自然也了解这一点……

“呵呵。”张鲵正色道:“这种事好骗世叔么?”说着一把扯下宽松的罩衣,露出里头一件色泽暗旧、伤痕累累,却透着威严肃杀的古代铠甲。

王宁一眼就认出,这是张玉阵亡前穿过的那件,上头的几个刀箭造成的破洞,就是张玉为了营救朱棣阵亡时留下的。这件盔甲曾经代替张玉被朱棣祭奠,被群臣瞻仰过,后来由张家子孙保管供奉。据说张玉出征时,都会随身带着它,希望父亲的英灵能指引自己。想不到这次竟留给张鲵了……

王宁忙收拾心思,正容起身,向这件盔甲行礼,从新落座后才半真半假的怪罪道:“贤侄,不是我说你。这种重器怎么能穿着随便晃悠呢?”

“我外面不是穿着罩衣么?”张鲵嘿嘿一笑,重新披上袍子,系好衣带,罩住那身代表张家英勇忠烈精神的盔甲,方笑道:“再说我要是不这样,如何取信老叔?”

“好吧……”王宁定定看着他,心里却快速盘算起来,好一阵子才叹口气道:“既然贤侄以诚相待,我也不能不说实话了。”

“世叔请讲。”张鲵大喜,洗耳恭听。

“我和皇上是幼年的玩伴,当时皇上还没封燕王,我们就在一起习武、打猎,这份宝贵的感情,一直是我最珍视的。”王宁虽说要说实话,却仍改不了云山雾罩的习惯,道:“当初靖难之役,我为了给皇上通风报信,被建文打入死牢,受尽折磨、险些连命都丢了。”说着看看张鲵道:“当时建文是正统,有全国的财税、百万的精兵,几乎没有人能看好皇上靖难成功。那种时候,我都没有动摇过,你说现在,我会晚节不保么?”

“世叔说得太对了。”张鲵一边没口子称赞,一边暗暗奇怪……以他想来,这老狐狸肯定极难说服,他也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孰料王宁在短暂的试探之后,竟跟自己掏起了心窝子。这就好比,自己已经做好了跟老虎恶斗的打算,结果老虎主动跟自己摇起了尾巴,让张鲵搜肠刮肚准备好的一腔说辞,全都用不上了。

不过总而言之,这是件大好事,张鲵神情一振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张家满门忠烈,不能让名声砸在我家老三手里。”说着又摆出‘有些吃不准,的表情问道:“以世叔之见,如何算是忠于皇上呢?”

“很简单,一不跟人作乱,二要防止有人作乱。”被人请教的感觉,自然比被人说教好得多,王宁沉声道:“皇上如今远在北京,帮皇上看好家,我等责无旁贷。”

“果然姜是老的辣,世叔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张鲵茅塞顿开道:“就是到时候谁叛乱,我就打谁。”

“不错。”王宁点头道:“一旦有人作乱,贤侄只管毫不犹豫的出兵镇压”

“那是当然,”张鲵一脸激动,旋即又有些担忧问道:“只是小侄担心会寡不敌众……”

“只管放心,有为叔在身后为你坐镇,要真是敌人势大……”王宁沉声道:“我自然会出兵支援。”

“成嘞,有世叔这句话,我这心就放到肚子里了。”张鲵心情那叫一个大好道。虽然王宁这样说,又让他当枪,自个在后头看风向的小心思在里头,但对张二公子来说,这已经是极大的鼓舞了

张鲵这样的世家子弟,和王贤这样的市井出身,还是有个很大的区别的。就是王贤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说到一定会全力办到,有时候甚至敢做不敢说。张鲵就不一样了,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族子弟,一生下来就富贵两全,所以讲起话来口气比谁都大,做起事来却瞻前顾后,大打折扣。就好比这次,他当着王贤的面大包大揽,好像王贤只要袖手旁观,看他大发神威,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一样。

但回头睡一觉,酒一醒,张鲵就犯了嘀咕。当时自己酒喝多了一时脑热,觉着王宁和顾兴祖两个自己可以拿下,可仔细一琢磨,其实希望并不大。尤其是王宁,人家就算是不想跟汉王掺合,也没必要搭理自己这个二世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