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零章 投名状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8    作者:三戒大师

周新上任不久,便接到盐运司的举报说,发现有编号重复的盐引。虽然没法证明哪一张是假的,但总之一定有张是假的。于是周新开始明察暗访,虽然盐帮做的很小心,还是被他抓住蛛丝马迹,最后一网打尽。

说一网打尽也不对,因为鬼手张落网了,又过了一阵子,才被周勇他们追捕归案。伪造盐引可是不赦的重罪,鬼手张被判了斩监候,关在臬司大牢里只待秋决了。谁知道再一次死里逃生,而且放他生路的还是周新……周新为了救郑宅镇的上千口人,不得以⊥他伪造了唐云的手令,调开埋伏在钱塘口的水师,这才让郑家人逃出生天。

作为交换,周新让手下把他报了瘐死,还推荐他到王贤麾下效力……一来是给他找条生路,二来也有让王贤监视他的意思。鬼手张到了王贤手下,比在周新那里用处大多了。王贤在山西时,伪造的太子书信,出自他的手笔。上个月伪造的假钞,还是出自他的手笔。总之歪门邪道碰上了歪门邪道,真是人尽其才、如鱼得水。

此番看来又要伪造某人的字迹,张圭自然当仁不让,朝众人笑着拱手道:“承让了。”便走到吴为身边。

“怎么又是他……”众人一阵嘘声。

“玉先生,您也一起吧。”吴为看向另一个伪造印章的高手,那被称作玉先生的点点头,按捺住兴奋上前,和张圭一起跟着进了里屋。

关上门,吴为将情况简单一交代,便把那张纸条往桌上一放,鬼手张和玉先生便凑上去端详起来。

“要快。”吴为怕两人耽搁时间太久,又嘱咐道:“那边还等着回信呢。”

两位高手闻言相视一笑,鬼手张笑问道:“玉先生怎么看?”

“您是行家,您说怎么写就怎么写。”玉先生笑道:“我这有现成的章。”说着从靴页子里掏摸出几个印章来,笑道:“您写完咱们再看看用哪一个。”

“好嘞。”鬼手张从脑后摸出毛笔,又从袖中掏出个小小的墨盒,里头是现成的墨汁。将毛笔饱蘸浓墨后,鬼手张对吴为笑道:“大人,以学生之见,以道衍的性情,九成九不会替王宁写一篇保书,最多在这份自白书后面做个批

“嗯。”吴为想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点头道:“先生说的是,怎么批示呢?”

“这样”鬼手张说完,也不看姚广孝的笔迹如何,直接在纸上写下银钩铁划的三个字刂道了,,再写上落款和时间,抬头问玉先生道:“用独圈,章?”

“独圈?”吴为不解问道。

“呵呵,是这样的。”玉先生从旁解释道:“道衍大师一声所用名号极多。”说着将那把印章展示给吴为看,只见上头有刻着的、有刻着独圈,、有刻着独庵老人,的、有刻着‘逃虚子,、还有刻着‘庆寿寺主,的,还有刻着僧录司正,、资善大夫,的,总之五花八门,让人不知道哪个是哪个。

但玉先生这样的行家,一切却都清清楚楚:“道衍大师一生有很多阶段,不同时期用不同的印章,我手里这些,是他这几年还在用的。僧录司正,、资善大夫,、‘庆寿寺主,是公章,有奏章或者衙门、寺庙事务时用。其余的是他的私章。是他表字、独圈,也是,但前者是为迎合皇上喜道厌佛之心所用,后者才是他日常所用。”顿一下道:“所以张先生说用独圈,,是很恰当的。”

“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不该用官印么?”吴为问道。

“呵呵,大人您想啊。”张圭笑道:“这保书是写给王宁的。要是用官印的话,岂不是太郑重了?道衍大师都不见他,又怎会那么郑重呢?”

“唔,也是。”吴为不禁暗暗赞叹,果然是术业有专攻,这两位伪造人家笔迹印章的行家,都到了揣测模仿对象的心理的境界。“那就听你们二位的,咱们赶紧给大人送回去,那边还等着呢……”

“好嘞”玉先生说完,将那枚独圈,印章稳稳盖在纸上。

也先倒很是听话,在远处等啊等,感觉时间到了,便跑回墙角一看,见到那盒子还在原地。他先给狗洞磕了三个响头,才满怀忐忑的打开盒子一看,只见里头还是自己放进去的那张字条,不禁一阵失望,小声嘀咕道:“这神仙光说大话,不办人事儿……”

“臭小子不管眼瞎还嘴臭”狗洞外头的时万瓮声瓮气骂道:“你展开纸看看再说”

听到神仙还在,也先登时不好意思起来,赶忙展开那纸张一看,才发现上头多了个红色的印章,再一看,见到了那条姚广孝的批示。这下可把他激动坏了,赶紧给狗洞磕头连连道:“神仙爷爷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给你磕头赔罪了

“哼哼……”外头的时万刚想让他赶紧去送信,突然压低声音道:“有人来了,你千万别露馅”

也先这会儿是彻底服了他的神仙爷爷,闻言把信往怀里一塞,再将那个盒子倒扣过来,口中念念有词道:“看你往哪里跑,这下一定要抓住你”说着将那盒子往草上一扣,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见里头空无一物,失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妈的,又没逮到……”

他这一坐,后背便碰到了身后人的双膝,吓得也先一下蹦起来,转身一看,见是跟自己同辈的一个叫一昧的青年和尚。这个小和尚比也先早来没多久,两人也没什么交情…其实这是废话的,也先跟全寺的和尚都没什么交情。=

见是他,也先便没好气的骂起来道:“都怪你,蛐蛐让你吓跑了”

一昧见自己好像想岔了,讪讪道:“我还以为你在于嘛呢?”

“我不管,你赔我的蛐蛐。”也先拽着他就让让开了。

满寺上下谁不怕这个小疯子?一昧赶忙甩开他的手道:“我还得去帮厨呢,去晚了你也跟着吃挂落”说完赶紧溜走了。

“呸”也先朝着他的背影啐一口,拍拍身上的土回去了。

禅房中,王宁见迟迟没有回信,等得心焦无比,直感觉屁股下的蒲团好像烙铁一样,让人实在没法安坐。终于顾不得自己的侯爷形象,忍不住问道“大人,怎么还没动静”

王贤却老神在在,闻言缓缓睁开眼,看着他笑而不言。

永春侯才想起来王贤在修劳什子闭口禅,只好怏怏闭口。过一会儿,又忍不住道:“大人您就算不能说话,可以用写的么。”

王贤点点头,提起笔在,酝酿片刻,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等,

“好吧,我等……”永春侯这个无奈道:“不过王大人,和我说说话吧,我这心里七上八下,实在太难过了。”

王贤颔首微笑,示意他但说无妨。

“那好,我说,你听着。”王宁定定神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次看起来太子和汉王开战是在所难免了。我就问你一句话,就算我站在你们这边,你们有赢的希望么?”

王贤点点头,一脸自信。

“信心何在?”王宁追问道。

王贤指指天,指指地,指指自己,一如往常,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笔画什么。至于对方能看出什么,全凭悟性……

“你是说,你们有皇上,有道衍大师,有你么?”王宁的悟性还真不错。

王贤点头笑笑,又摇头。

“你是说还有别的底牌?”王宁眼前一亮,追问道:“能透露一下吗?”

王贤笑着摇头。

“是不可说么?”王宁越来越习惯这种脑补方式了,叹道:“这也难怪,谁让我首鼠两端呢?想两边不得罪的结果,就是两边都把我当自己人。”

王贤摇头笑笑,朝他竖起大拇指。

“大人的意思是,你还把我当自己人?”王宁感激笑道:“多谢大人的信任。”

王贤笑着点点头,攥紧右拳举起来,伸到王宁面前。

“大人是说,要我保持信心么?”王宁也学着王贤的样子,攥紧了拳头,和他两拳一对,似乎感觉身上多了些力

王贤心说,我的意思是,真想揍你个满脸开花……

这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两人忙各收回手,正襟危坐。便见也先低头进来,将那张纸恭敬的奉给王贤。王贤拿在手里看了看,见上面银钩铁画的写着刂道了,,不禁暗骂,这鬼手张真是误事虽然言简意赅是道衍的风格,但这样就得让王宁,把他自己写的字条带走,让自己如何要挟他?

不过再想想自己在这儿装聋作哑,能做成什么样,全凭手下自己发挥。这样想来,也不好再埋怨什么了……

永春侯王宁已是翘首以待,也先把纸张递给王贤的功夫,他已经看清上面的字迹和大红的印章了,不禁激动的直搓手,那副渴望的小眼神,就像饥渴难耐的旷世怨妇一样。

王贤却不给他,而是把目光落在面前的纸张上,又看了看也先。这不是预先设计好的,也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明白。

让王贤惊喜不已的是,也先竟然会意,将写过字的一张纸拿走,呈现在王宁面前空白的一页。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