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七章 挂羊头、卖狗肉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5    作者:三戒大师

中年香客摇了好大一会儿,终于听到啪嗒一声,一只签掉到了地上。心慈替他捡起来,看一看,递给那香客道:“第三十一签。”

香客也不懂,便双手呈给道藏和尚,请他指点迷津。

“施主想问什么?”道藏和尚接过竹签,捻在手中问道。

“问……”那香客眼中一片茫然,好一会儿方道:“问自身,问天时,问谋划……”

“总之就是问事能否成。”道藏缓缓道。

“是的,请大师指教。”香客一脸虔诚道。

“这第三十一签,乃是‘蔡中兴遇险,。”道藏缓缓道:“诗曰:狂风骤雨打船篷。溪畔桃花尽落红。惊醒渔翁春梦熟,持篙撑去失西东……”

‘怎么听着这么不吉利……,香客暗暗沮丧,却还怀着最后一点期望道:“大师,这是一支什么签?”

“下下签。”老和尚垂下双目道:“问自身身子不平安,问天时,祸来宜闪避。问出行去之总不宜,若谋望,勿妄行”

“妄行会如何?”香客艰难道。

“签票上写得明白。”老和尚淡淡道。心慈从墙上的布褡中,抽出一支签票,递给那香客。香客一看,和老和尚所说一字不差,登时面色灰败。这签诗本来就是很浅显的句子,那香客又是武将中的文人,自然不用解释,也能明白

好一会儿,他方幽幽一叹道:“好一个惊醒渔翁春梦熟,持篙撑去失西东……,,莫非所谋划之事,真是黄粱一梦,到头来要落个‘失西东,?”

“总之不宜,若谋望,勿妄行……””老和尚重复一遍的。

“谢谢大师,请问可有法化解?”香客巴望着老和尚,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

老和尚缓缓道:“施主莫要惊慌,须知道我佛慈悲,无绝人之路。”

“万望大师赐教。”香客眼前一亮,见老和尚顿着不说话,忙识趣道:“如能化解,我愿意舍白银千两”

老和尚方淡淡道:“其实老衲已经说得明白,只要你谨记三个字,勿妄行,自然不惹因果,祸事无门。”

“我也这样想的,可我已是身不由己,想要抽身而不能了。”香客苦着脸道:“不知大师是否仍有化解之道?”

“没有。”老和尚云淡风轻道:“你能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

“也是……”香客点点头,终于忍不住道出真正的来意,问道:“我能见见道衍大师么?他也许有办法。”

“师傅已经多年不见客了。”道藏看看心慈,后者答道。

“求二位大师通融则个。”香客跪地俯身,苦苦哀求道:“我真的已经六神无主了,要是大师不指一条明路,我就真是死路一条了。”说着一脸期冀道:“我愿再舍两千,不,五千两,只求能见见道衍大师”

“这位施主一看就是朝中贵人?”心慈一脸无奈道。

“不敢。”香客谦虚一声,算是默认了。

“那就当知道我们方丈素来说一不二,规矩定下来,就是皇上也没法让他破例。”心慈道:“您就别让我为难了

“成不成您给问一下。”香客可怜兮兮的央求道:“就说王宁来看他了,道衍大师说不定能见我。您通报了,就算不见我也死心了……”

“那……好吧。”心慈推辞不过,只好带香客离开偏殿,让他在外头等候,自己去向方丈通禀了。临走前还把丑话放在前头,方丈随时都会入定,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有回话,他没耐心的话,于脆回家得了。

香客就是永春侯王宁,他今天前来,已是百计无方,只能听听老和尚如何训丨示了,自然是有耐心的,便在前院等着。心慈则转到后院,却不去找方丈,而是到自己师兄的房中吃茶说话去了……老和尚年纪越大脾气越怪,心慈这种聪明人,岂会平白去触霉头?

王宁在寺庙的院子里踱着步,天色十分阴沉,随时都会下雨,就像他的心情一样。这会儿功夫,僧人们在入定,庙里也没有别的香客,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这还是他这阵子第一次出门,之前从汉王府回来那遭,他就病了。有身上的病……那是当初在锦衣卫诏狱中落下的病根,一到了时节交替、保养不善,就容易复发;但更难捱的是心病。正如张鲵猜测的那样,他是既不敢开罪汉王,又不敢背叛太子,何况还有个远在北京的皇上。

那真是满心的懊恼,后悔当初为何被那几个王八蛋拉去汉王府上吃血酒,这下可好,黄泥巴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打那开始他便噩梦连连,总是梦见皇帝回京,把他满门抄斩,凌迟处死,整个人惊悸连连,寝食难安,身体自然每况愈下,每日里头疼欲裂,走路都两腿发飘,他甚至觉着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好一命呜呼了。

他老婆怀庆长公主也是暗暗着急,却又不知该怎么劝解,只好想着法子给他散心。昨天傍晚,请了戏班子来府上唱戏,特意嘱咐对方专捡滑稽的舒心的来演。谁知那戏班也不知是疏忽还是故意,竟唱了一出‘燕王起兵,……

这出戏在永乐朝算是主旋律曲目了,把朱棣描绘的十分伟大光明正确,在建文为首的反动统治集团迫害下,眼见兄弟被戮,自己也被软禁起来,就要横遭加害时,仍然一心当他他的忠臣贤王。后来是道衍和尚并张玉等人实在忍无可忍人了,杀了残害主公的北平布政使等人,朱棣这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奉天靖难清君侧,立誓铲除皇帝身边的奸臣

这出戏在京城,在各省,每到年节,都会由官方组织上演,但在皇帝那里、王公府邸,向来是不出现的。原因无它,把那段历史歪曲的太不像话了,哪怕是靖难之役的得利者,看了也一样羞臊难耐。

戏一演开,王宁就不乐意了,不是说演滑稽戏宽心么?怎么成燕王起兵了?这有什么滑稽的?不知道老夫现在最怕见的就是皇上么?但这种戏码,他不敢叫停,也不敢离席,否则就是对皇帝不敬。只能耐着性子,阴沉着脸,看那扮演朱棣的戏子在台上唱念做打,就好像真看到皇帝在自己眼前一样,吓得王宁面色煞白。直到‘燕王,下去,张玉,、‘朱能,出来,他的脸上才恢复些血色。

看着戏台上,张玉、朱能二人,因为担心前途未卜,在那里忧心相商,王宁大起同病相怜之感,心里暗叹:‘二位仁兄比我幸福,我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不知不觉竟看入了迷,只听那张玉说,别在这儿瞎寻思了,这事儿咱们寻思不明白,得找个高人问问。

朱能说,哪位高人,比咱哥俩还高?

张玉道,那位高人,比咱俩加一块都高。

朱能道,别卖关子了,你到底说的谁啊?

张玉说,就是新来的庆寿寺主持,道衍大师。

朱能不信道,那老和尚懂什么?

张玉一脸钦佩道,他懂得多了,晓阴阳、通鬼神,运筹帷幄、算无遗策要是能让他指点一下,比咱哥俩想破头都强。

朱能半信半疑道,那就去看看,反正也没多远。

两人说完,便下了台,王宁却是眼前一亮,直拍大腿道:“哎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长公主被他吓一跳,嗔怪的看驸马一眼道:“一惊一乍的于甚?你把谁给忘了?”

“道衍大师啊……”王宁压低声音道:“那老和尚可是个神人,要是能得他指点,不强过我自个在这儿瞎寻思?

“那感情是。”长公主深以为然道:“不过道衍大师现在不问世事,能见你么?”

“别人没希望,我还有些指望。”王宁兴奋的搓手道:“我俩在洪武年间就有交情,后来永乐朝,也时常一起谈佛法,是这几年他修不动禅,才少见面了。不过这份交情仍在,应该会给我个面子。”

“那明儿个就去吧。”长公主也很高兴。

“嗯,明天一早我就去。”王宁重重点头。

庭院中,一阵脚步声响起,王宁忙定定神,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小和尚低着头过来,双手合十道:“施主里面请。”

“啊,有劳小师傅了。”王宁提到嗓子眼的心,登时放下来,心花怒放的跟着小和尚穿过几道回廊……京城这个庆寿寺,其实是皇帝赐给姚广孝的府邸改建,庭院深深、回廊曲折,丝毫不比王宁所居的公主府逊色……来到一间禅房外。

王宁有些奇怪,他是来过庆寿寺的,自然知道这不是方丈所居的院子,但小和尚已经进去,他也只好跟着进去院子。又在小和尚的示意下,进了一间禅房。

禅房内极为朴素,只有一床一蒲团,蒲团上坐着个年轻的僧人。秋日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那僧人身上,就像给他镀上一层金光。

看清那僧人的样貌,王宁不禁惊呆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