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五章 师徒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3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捂着流血的鼻子,揉着隐隐作痛的肋部和背部,一脸无语的看着心严,心严又想要教训丨他,道:“不过师弟,佛门之内,斗殴是绝对不允许的,不管你有没有理,都是犯戒的。”

王贤只好亮出了那面写着‘不语,的木牌。

心严一看那俩字,死板的脸上竟也浮现出一丝笑意,“算了,念你初来,这次就不作惩罚了,不过下不为例。晚膳的时间到了,快去吃饭吧。”

王贤点点头,一瘸一拐的跟着心严去斋堂,这时候僧人们已经到齐,都看向捂着鼻子的王贤,王贤这些年哪这么狼狈过,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过当看到和他一起进来的心严,僧人们一下都老实了,眼观鼻鼻观心的装起了木头。

心严冷哼一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定,王贤四下看看,见心慈招呼自己,忙走到他身边做好。僧人们便开始念诵经文,王贤也不知道他们在念什么,好在他修的是闭口禅,也不用装模作样的跟着瞎哼哼,只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食物暗暗咽口水。

好容易捱到念完了经,和尚们开吃,王贤也赶紧抓起筷子,风卷残云起来。看的心慈一阵心酸,暗道,这么大的人物,放着好日子不过,何苦来遭这份罪呢?

和尚们是不能浪费一粒米的,因此桌上的饭菜刚刚够吃,王贤吃到一半,却搁下筷子了,不动声色的把两个馍馍揣在袖子了。心慈虽然看见了,却只当他是贵人,少吃多餐,想留着当宵夜,也就笑笑没说话。

吃完晚饭,和尚们是要做晚课的,王贤修闭口禅的好处,就是不用念经,所以只管回屋呆着就是。他在院子里踱了会儿步,见僧人们都集合到前殿,诵经声响起来,便抬腿往戒律堂走去。

戒律堂的门虚掩着,王贤轻轻推开门,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了被堵住嘴,捆在柱子上的也先。他走过去,站在鼻青脸肿的也先对面,也先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两眼却恨恨的盯着他。用那句老套的台词说,就是卩果眼神能杀人,他已经被也先杀了一百次啊一百次。,

王贤叹口气,从怀中摸出一摞草纸,一支毛笔,用口水浸湿了笔尖,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送到也先面前。也先这样的蒙古贵族子弟,自幼是学汉文的,至少是识字的。

看了纸上的字,也先就像被施了定身法,再不那么狂躁,而是两眼发直,过一会儿,竟眼圈通红,泪水滴滴淌下来

王贤写的那几个字是,‘若我不把你带回来,你今日何在?,

答案也很简单,不是跟他爷爷一样被阿鲁台杀了,就是跟他父亲一样,被阿鲁台俘虏,成为阿鲁台父子随意凌辱的奴隶……五月里,王贤去河套时,就得知了瓦剌部被鞑靼部消灭,大汗答理巴和太师马哈木战死,脱欢下落不明的消息。后来离开草原前,又得知原来脱欢已经被俘虏,按照蒙古人的规矩,全家成为了鞑靼人的奴隶。

如今几个月过去了,这消息早传到京城,现在看来,也先也听说了,估计这就是他性情大变的原因……不过冤有头、债有主,王贤可不想替阿鲁台当这个债主。

见一语惊醒梦中人,王贤又写下几个字,送到也先面前:你饿不饿?,

也先抽抽鼻子,点点头。

‘我给你松口,不许喊。,王贤写道。

也先又点点头。

王贤给他拔下堵嘴的布头,不留神又差点被也先咬到。王贤重重拍他的光头一下,写道:你属疯狗的呀,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不是什么明朝太子”也先低声狠狠道,蒙古人恩怨分明。虽然家破人亡的债不能算在王贤头上,但当初这家伙蒙骗他爹他爷爷的账,也一样要算。

你现在只能指望我,真打算把我当仇人?,王贤写满一张纸,换一张继续写道。

也先眼前一亮,急切道:“你能帮我报仇么?”

你想太多了……,王贤写完,往也先嘴上塞了个馒头,也先便大口咬起来,结果一口咬得太大,噎得直翻白眼,王贤只好继续写道:要一口一口吃,

这话其实挺没营养的,在王贤来说,纯属废话一句。但在也先这种快溺死的人眼中,就抓到根救命稻草一样……他认为这是王贤给出的承诺,在将来时机合适时,会帮自己报仇一样。忙使劲点头,看王贤的眼神都变了……

王贤一看他那小眼神,就发现自己写的话有歧义了,但也懒得提醒他,横竖错有错着,能先让这小子乖乖听话就好。至于将来,他就呵呵了……放虎归山这种蠢事,他是不会于的。

也先狼吞虎咽吃完两个馒头,身上有了些力气,对王贤道:“我恩将仇报了,我不是人,随你处罚,让我当牛做马都成。”

‘用不着,谁摊上这样的事儿,都会失去理智的。,王贤叹口气,写道。这也先他实在有些妙用,把自己打得鼻子喷血那茬,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也先流露出感动的神情,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怎么哑巴了?”

王贤翻翻白眼,把自己的小木牌给他看。

也先怎么也在庙里修行这么长时间了,自然知道这木牌是啥意思,露出同情的神情道:“老和尚太王八蛋了,故意整你呢。”

王贤深表赞同的点头。

“你不会真那么听话吧?”也先小声问道。

‘只要说一句话,我就得走。,王贤无奈的写道:这寺里所有人都盯着我呢。,

“你可以跟我说啊,我发誓不会出卖你的。”也先忙表态道。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王贤心说,又写道:‘人多眼杂,小心为妙。,

也先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去给你求求情,让你早点回去。,王贤写完想一想,又添上几个字。对了,我是你师傅来着。,写完这句话,把笔和纸往怀里一揣,朝也先呲牙笑笑,重新堵上他的嘴,出了戒律堂。

王贤之所以走得那么急,皆因为不知道和尚们晚课要上多久,所以担心被撞见。但事实上他多虑了,直到戌正时分,僧人们才结束晚课,从大殿中出来。

心严离开大殿,走到自己所住的戒律堂,刚要进门,就看一个黑影从廊下出来,心严定睛一看,是王贤,便道:“师弟有事么?”

王贤点点头,指指里头,朝心严合十作揖,一副请求状。

心严猜测道:“你是给一念求情?”

王贤愣了一下,方想起也先好像就叫这个法号,忙点头连连。

“师弟不要多事……”心严眉头一皱道。

王贤却拉着他不放,指指北面,又指指自己,总之是一通乱比划,连自个都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心严也只能猜测道:“你是说是你把他从草原领回来的?你也算是他师傅,要对他负责?”

王贤点头连连,这才发现不说话有不说话的好处,对方自行脑补出来的话,总比自个说出来的,更入他自己的心。忙又比划一通。

“这……”心严这下也看不懂他这鸡爪疯是几个意思了,苦笑道:“你是想自己管教他?”

王贤恨不得亲他一口,想不到这张黑脸下面,还藏着这么个善解人意的心呢。

“那……好吧。”心严也是让也先折腾的头疼,那小子就是块滚刀肉,什么体罚紧闭不让吃饭,都不能让他低头,每次一放出去,就该怎样还怎样,见有接盘的出现,自然求之不得。他想一想,道:“就给师弟这个面子,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往后他要是再犯事,可都是你的责任。”

王贤使劲点头,拍着胸脯保证。心里却暗暗鄙视这和尚的花花肠子……

“跟我进来吧。”心严带着王贤进了房中,对绑在柱子上的也先道:“你师傅以德报怨,给你说情,你要是保证以后都听他的话,我这次可以把你这顿罚权且记下。”

也先忙点头连连,现在王贤就是让他去上刀山、下火海,他也眉头不眨一下。

“哦?”心严想不到也先竟这么痛快,狐疑的盯着他看了起来,发现了也先领子上的馒头渣。暗道,原来是几个馒头把你收买了不过心严恨不得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自然装作没看见的。解开他的绳子道:“去吧。”

“哼。”也先拔掉口中的破布,刚要破口大骂,却被王贤一巴掌拍在脑袋上,马上气焰全消。王贤又一指心严,也先会意,不甘不愿的双手合十,向心严施礼。

心严吃惊的看着两人,心说果然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他也不想管原因,只要有人能管教这个让他头疼的小子,他就烧高香了。便挥挥手道:“回去好好反省吧。”

王贤也朝心严合十行礼,带着也先离开了戒律堂。

望着两人的背影,心严摇摇头,实在搞不懂这古怪的两师徒,到底是什么想法……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