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闭口禅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2    作者:三戒大师

“师傅修的是?”王贤心下这个无奈,哎,转了一圈,还是回到原点了。只是这次守着那么多师兄弟,却不好再插科打诨,只好毕恭毕敬的问道。

“老衲修的是不动禅。”老和尚淡淡道:“不过你少年心性,怕是坐不住,便先修闭口禅吧。”

“闭……闭口禅?”王贤登时瞠目结舌。

“不错。”老和尚点点头,口灿莲花道:“一切众生之生死轮回,皆由于身、口、意三业所致,若消除此三业,可速得解脱。其中‘口乃心之门户,,口闭心沉,此处一静,万物皆景;此口一闭,万籁皆胜;此心一沉,万象可爱。何证闭口禅?人世天注定,为人者,无语何来罪业?所谓是开口即罪,闭口禅正是己身开口到极点,心亦有所悟,方行闭口禅,闭之人口,方得大果。”

“阿弥陀佛。”众僧一起宣佛号。

“这……”王贤嘴巴能塞下一个拳头了。他感觉自己掉进了贼窝了,还他妈是自投罗网的。心里不禁大骂,老和尚你够狠,为了不让我给你惹麻烦,竟直接给我禁言了他不甘心的问道:“师傅,我佛门真有闭口禅一法?徒儿怎么从没听说过?请师傅为徒儿讲解……”

“这闭口禅的来历、缘由,多知无益,欲多知更无益,口业少造了,意业反增加,欲得反失也,望尔慎思之”老和尚一脸严肃道。

“阿弥陀佛”众僧人又宣一声佛号,王贤却老是感觉,能从他们脸上看到幸灾乐祸的表情。

老和尚说了,让他闭嘴,还不许问,这事儿自然没法再商量。王贤还不死心,刚想开口,就听道衍淡淡道:“你要是觉着难以坚持,就回去吧,为师不怪你……”

王贤作势要转身,就听老和尚幽幽道:“只是我师徒,也就此缘尽了。”

这也叫不怪我?,王贤心里那个苦笑,但他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已经把自己弄成和尚了,要是不把老和尚拉下水,自个真要沦为笑柄了。

这时候,小和尚呈上一块木牌,老和尚拿起来,递给王贤道:“老衲赐你法号心病,来这块戒牌你拿着……”

“心、心…病?”王贤一阵狂晕,老师傅,至于这么把我玩了又玩么?咱俩到底多大仇啊

“阿弥陀佛。”一直没说话的心严这时候开口道:“恭喜师弟,师傅所赐法号大有禅意。是教导师弟斩断贪欲、睛恚、愚痴三毒,即可修成正果,这是让师弟时时自省、方成大道啊”

“好吧……”王贤这个无奈,反正人家一扯佛法,自己就有口莫辩,就算觉着这名字不好,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也只能乖乖受着了。他看看自己手里的木牌,发现上头并不是如所料一般,写着‘心病,,而是‘不语,两个字。“这,这是什么情况?”

“这块戒牌你要时刻随身携带,遇有人欲与你言谈时,则出示该牌。对方自然知道你在修闭口禅,就不会烦言了。”心严告诉他。

“那我要主动跟别人说话呢?”王贤问道。

“那便是破法。”心严道。

“破法便是修行失败,”老和尚垂下双目,分明是在掩藏笑意道:“则你我师徒缘尽,你立即离开庆寿寺,永远不能再踏足一步。”

“啊”王贤张大嘴巴,心里大骂,你这老和尚好狠毒,竟用这种法子堵老子的嘴。

老和尚目光扫过僧众道:“你们都要监督心病,若谁敢包庇,和他一起开除门墙。”

“是,师傅。”众僧人一起应声。

“等等,我……”王贤忙着急道。

“禁语从此刻开始,”老和尚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缓缓起身道:“再说一个字就算你违禁。”

“唔……”王贤只好硬生生打住话头,一脸便秘状。

老和尚走到王贤身边,凑在他耳旁小声道:“小子,终究还是当了和尚了吧?”

王贤才想起最初拜老和尚为师的时候,他想让自己剃度为僧的那茬。没想到几年过去,这老东西还没忘了这事儿

“跟我斗还嫩了点。”小声说了最后一句,又坏坏的瞥他一眼,老和尚便飘然离去,众僧人也散了,留下垂头丧气的王贤。

过一会儿,心慈回来,见王贤还在那里发呆,笑着安慰道:“其实一切无妄皆从口出,能理直气壮的不跟人说话,也不是什么坏事。”

王贤白他一眼,意思是,你觉着好,你也修这屁‘闭口禅,啊

“哎,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了。”心慈笑着领他出去道:“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我领你过去。”

王贤点点头,跟着心慈出去大殿,来到东院的一间禅房外,心慈笑道:“咱们庙里人少,住的地方宽满,便给你安排个单间,这样也省得有人打扰你清修。”

王贤心说打扰我个屁,不想让我跟别的僧人接触太多就直说。进去那间屋,陈设果然比所料想的还简单,一张床,一个蒲团,一摞经书,除此之外,四壁空空,再无它物。

“条件是简单了一点,不过咱们出家人么,东西多了有碍修行。”心慈有些歉意的笑道:“有需要跟我说,我尽量帮你解决……”说着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自己的光头道:“哦,忘了你不能言语了……”

对这种幸灾乐祸的家伙,王贤只有一脚把他踢出去。心慈捂着屁股蹦出去,郁闷道:“我不也是整天不见外人,才憋出这么多话么?”

,回答他的是响亮的关门声。

“哎,好大的火气啊。”看着紧闭的房门,心慈摸摸鼻子,苦笑道:“果然需要好好修行一下了。”说完便笑嘻嘻的走了。

屋里头,王贤把自己扔在床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扯过被子便呼呼大睡。他从昨天早晨到现在,整整一天没合眼,可是折腾坏了,头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午饭都没起来吃,等睁眼时发现外头已经黑了天。也不知道是早晨还是傍晚,又没法找人问问,索性管他什么时辰了……

躺在床上,望着黑乎乎的屋顶,王贤嘴角却现出一丝笑意。他知道老和尚这是有意在难为自己,但这其实是件大好事,因为老和尚这样做,至少说明两点,第一,他很清楚自己的来意,第二,他没有立即拒绝。这样折腾自己,恐怕是怪自己给他找麻烦多一些。

‘我忍了。,王贤暗暗咬牙道:“倒要看看谁能耗过谁了?”想到这,他从床上弹起身子,准备出去找点吃的。话说也是一天没吃饭了,还真有点饿得两腿发软呢。

开门出去看了看天色,西方还有一片红晕,应该是傍晚无疑,也不知道过了饭点没有。正准备走出院子,他突然看到隔壁的门也开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小和尚走出来,不是也先是哪个。

看到个面生的和尚,也先也是一愣,然后迈步准备越过他。然而下一刻,那小子突然站住脚,转身死死盯着王贤的脸,露出吃惊的神情,用生硬的语调道:“你是王贤?”

王贤点点头,只见也先脸上的吃惊之色,登时化为狰狞,张牙舞爪扑了上来,低声咆哮道:“我杀了你”

可能因为身上有伤,也先的脚步有些踉跄,动作也慢了许多。王贤忙侧身躲开,拍他脑壳一下,意思是,你神经了?

也先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有意羞辱自己,愈加恼火,转过身来继续追打他,一边追还一边詈骂道:“都是你,都是你把我全家害的这么惨”

王贤忙错身避开他的攻击,几下之后,见他死缠烂打不放过自己,只好立定身形,拿出武功和他对打起来。王贤虽然是半道出家,但好歹也有名师指点,而且是为他量身定做的防身之术,在个废了一半的野小子面前,还是可以占上风的。

不过看也先全身衣服都撕破了,脸上也全是伤,王贤也不忍心把他往死里打,只想把他制服拉到。却忘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犯罪,不留神,鼻梁挨了也先重重一拳,登时鼻血长流,王贤不禁大怒,夹住也先的胳膊,一个‘倒拔垂杨柳,,把他放倒在地,然后左右开弓一阵王八拳。也先口中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嗬嗬声,根本不挡不避,只一个劲儿的用拳头回击,双脚也使劲上蹬,膝盖砸在王贤背上,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还使劲张着嘴,想要咬他。

面对这个浑身是刺的家伙,素来动脑动嘴不动手的王贤,还真是有些难以招架,就在他骑虎难下,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其他和尚终于听到动静赶过来,把两个人拉开。这空当,也先还从地上弹起来,朝王贤的软肋狠狠就是一脚,登时把他踹倒在地,抱着肚子蜷起身子,眼泪鼻涕淌了一大把。

和尚们赶忙找了根绳子,把也先捆成了粽子,又用布头把他嘴堵上,这才制住了这个小疯子。

这时候,心严也赶来了,让人把也先送去戒律堂关起来,看着一身灰土、狼狈不堪的王贤,心严叹口气道:“见识到了吧,你送来接师傅衣钵的,就是个佛祖也度化不了的小疯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