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三章 剃度了……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1    作者:三戒大师

庆寿寺后院方丈禅房中。

“是。”做完这一切,王贤便跪坐下来,恭声道:“请师父用膳。”

“唔。”老和尚这才缓缓睁开眼,只是淡淡瞥他一眼,便伸手端起碗筷,专心的吃饭。他的早饭很简单,只有一碗粥、一个黄面卷子,一小碟咸菜,老和尚却吃的很享受,一口口吃了足足一刻钟,将三个饭钵吃的于于净净,才接过王贤递上的手帕擦擦嘴,瞥他一眼道:“你这厮,不是被人掳走了么?”

“徒儿要是就这么载了,那得多给师傅丢脸。”王贤陪着笑道。

“折腾出那么大动静,你还有脸说。”道衍冷笑连连道:“一回来就到处乱窜,又跑到我这来,是何居心?”

王贤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老和尚莫非开了天眼,我也只是昨天才进城的好么?而且一切行动都很隐秘,就算纪纲也没那个本事侦知自己的行踪。

‘莫非老和尚是在诈我?,王贤不禁暗揣道,这样也是说得通的。毕竟眼下这个局面,自己没道理一进京就来见老和尚,毕竟老和尚是个可能用处极大,也可能一无用处的角色,怎么说也该先把肯定有用的棋子走完,再来他这里碰运气。

这些心理说来微妙,但其实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就不能揣测出来。如此一想,这老和尚八成是看穿了自己,在故弄玄虚,想诈自己的话头呢。嗯,就当这样吧,他暗吸口气,定下心来。一面收拾碗筷,一面小声道:“师傅可想岔了,徒儿一回京就先来看师傅。”

“看我于什么?”道衍桀桀一笑,满脸褶子,很是难看。“我这张脸很好看么?”

“徒儿想师傅了,来给师傅请安嘛。”王贤恭顺的笑道。

“现在请过了,你可以走了。”老和尚似笑非笑道,显然看穿了他的花花肠子。

“师傅……”王贤腆着脸笑道:“徒儿拜师这么多年,还没好好侍奉过师傅呢。”

“这不侍奉过了。”老和尚道:“走吧。”

“徒儿还没听师傅讲过经法呢。”王贤再改口道:“想跟师傅修行一段时间。”

“这倒是正理,收而不教,老衲愧为人师。”老和尚点点头,仿佛认可了王贤这个借口,王贤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他幽幽道:“你真想跟我修行?”

“那是……自然。”王贤脸上笑容登时凝固,暗叫不好,这老和尚肯定要使坏了。

“那好,佛法三千,只取一门修行,你知道师傅我修得是什么禅?”老和尚那双三角眼里,流动着丝丝促狭的光

“恕徒儿无知。”王贤小意道:“对佛法一窍不通,还请师傅从头教导。”

“那倒不需要,佛法修行讲的是顿悟,不看时间长短。”老和尚笑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就是这个意思。

“好高深……”王贤于笑一声道:“那徒儿试着顿悟顿悟。”

“唔,可以,我很看好你呦。”老和尚笑眯眯道:“不过既然要修行,首先要剃度,你可愿意?”

“啊……”王贤一脸为难道:“还要剃头?”

“怎么,不舍得?”老和尚摸摸自己光秃秃的头顶道:“修行就是斩却,若连头发都舍不得剃,还修行个屁?”

“那……好吧。”王贤眼圈通红道:“徒儿愿意剃发。”

“唔,不错,孺子可教。”老和尚没想到他竟能答应,笑道:“你去找心严给你剃度,换一身僧衣再来说话。”

“是,师傅。”王贤俯身行礼,拎着食盒推出禅房,待关门之后,他不禁摇头叹气,这老和尚,果然是根本没法糊弄……

其实京城人口百万,北镇抚司更是据点众多,王贤要隐蔽安全,根本没必要来庆寿寺,他来这里,不过是要把老和尚拖下水罢了……这样一个重量级人物,如果能站在汉王的对立面,哪怕只是象征性的站在汉王的对立面,对太子这边的鼓舞,也是超乎想象的

虽然他还没开口,但显然老和尚已经知道他的来意了,不过王贤也横下一条心,死乞白赖也要留下来……

宝殿中,王贤跪在佛祖像前,心严和知客僧心慈两个立在一旁,另一侧立着两个端着托盘的小和尚,一个托盘中摆着剃刀,一个摆着一身折叠整齐的僧衣。

“你可想好了?”心慈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剃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想好了。”王贤点点头。

心慈还要再劝,被心严冷冷一瞥,只好赶紧闭嘴,心严便用低沉的声音为王贤开示完毕听完,他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

“就一个问题,好像不需要点戒疤吧?”王贤小声问道:“我看你们头上都没有……”

“不用,戒疤与我佛教义无关,不过是蒙元开始的一种陋习而已,”心严淡淡道:“不过师弟要想点,贫僧也不嫌麻烦。”

“不想不想。”王贤忙大摇其头,笑道:“师兄请为我剃度吧。”

“好。”心严从托盘中拿起剃刀,这时候宝殿中梵乐大作,众僧人便一起大念释迦圣号。就在这庄严的梵音声中,心严将王贤的发辫打散,提起头顶一束头发……然后,就把王贤整个头发都拽了下来……

“呃?”心严登时愣住了,众僧人也瞠目结舌,看着一下变成一头短发的王贤,全都忘了唱颂。

“呵呵……”王贤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因为一些原因,之前剃过头……”他说的是在五台山那次,为了假冒和尚,他们几个都踢剃成了光头。不过那也是去年冬天的事情了,按说应该已经长出尺长的头发才是,断不能这么短…

其实是王贤一旦剃了头,就再不想留长头发……男子也要留长发,是他来这个世界最不适应的一件事,一头长发顶在头上又闷又热不说,每天早晨还得梳头打扮,让他倍感别扭。所以打那之后,王贤在家里或者没外人的时候,都一直以短发示人,只有出门见人才带上假发。身边人虽然一直嘀咕,大人的头发怎么也不见长长,但也没人敢问,由得他逍遥自在。

所以王贤对老和尚要求剃度一点不为难,因为他本来就跟光头只差了半寸而已……

“这是什么情况?”心慈忍不住问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王贤双手合十,宝相庄严道。

“阿弥陀佛。”心严等人忙宣一声佛号,赞道:“师弟果然是有慧根的。”

“又长出一点来,还请师兄剃度。”王贤默默头顶的毛刺道。

“是。”这对心严来说,实在是再熟练不过,用剃刀三下五除二,将王贤剃成了光头。

小和尚又递上僧衣,心严道:“请师弟去后面沐浴更衣,再回来相见。”

“是。”王贤双手接过僧衣,跟着小和尚到了后面一间空房,把小和尚撵出去,又将身上的瓶瓶罐罐、鸡零狗碎都掏出来……这些东西虽然不起眼,都是他保命的法宝……才开始脱掉衣服,用水盆舀水简单冲了个凉水澡。毕竟已经是中秋了,今天又有点阴天,光着身子感觉凉飕飕的,再用冷水冲澡,冻得他直打哆嗦。不禁暗骂,给准备点热水会死人么?

不过寺院里就是这样,好像不清苦不算修行似的……

当王贤再次出现在大雄宝殿时,已经是一个活活脱脱的青年和尚了。众僧人一齐向他宣佛号,王贤也双手合十还礼,看到道衍竟也出现在殿中,他的心不禁又是一沉,不知道这老和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师弟,师傅要亲自主持你接下来的仪式。”只听心慈笑道:“这可是天大的福分啊。”

“徒儿惶恐。”王贤这话可是真心的,他确实很惶恐,担心老和尚还不知怎么整自己呢。

老和尚微微一笑,倒也没什么出格的言行,只是让他先发愿……所谓发愿,就是修行者在修行前立下的宏愿,譬如地藏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就是一种大宏愿,王贤自然没那么大的志向,便发了个小小的愿曰:

“弟子从于今日,立深誓愿,远离恶法,誓不更造;勤修圣道,誓不退惰;誓成正觉;誓度众生。阿弥陀佛,以慈悲愿力,当证知我,当哀愍我,当加被我……”

待他发了愿,道衍又让他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九拜、顶礼本派历代宗师三拜、顶礼自己三拜,便算是礼成。

王贤看到那最近一张祖师画像上,赫然是彭和尚在列,虽然早就听张辅说过,还是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暗道这两个老和尚果然是一脉相承。

这时候,众师兄上前真诚道贺,竟还有贺礼……虽然都是些念珠、经书之类的玩意儿,但王贤能明显感觉出,他们对自己确实不同以往了。之前虽然也以师兄弟相称,但都只是面上事儿,直到此刻才把他当成自己人。

待道贺完毕,众僧归位,老和尚方缓缓道:“你既然立誓修行,又发下宏愿,那为师不得不传你一个法门。”顿一下道:“之前为师就问你,知不知道我修得是什么禅……”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