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二章 庆寿寺中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0    作者:三戒大师

拂晓,阳光欲出未出,一阵阵悠扬的钟声,将京城百姓从睡梦中唤醒。本来暮鼓晨钟是寺院每日的功课,但在这城市中,还肩负着为百姓报时的功能,事实上,京城百姓的起居寝食,都是听着寺庙的钟声来的,而寺庙也会随着节令的变化,调整敲钟的时间,以适应昼夜的长短,照顾百姓冬夏的作息。

按照庄重的说法,便是佛祖慈悲,怜悯世人,僧众也要尽量为百姓行方便。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商业化行为——寺庙为百姓提供报时服务,百姓则回馈以香火钱粮。既然是商业行为,当然要以顾客为上帝了,相信佛祖也不会怪罪的。

不过也不是每一家寺庙都会得到居民的回馈,比如位于皇城中的庆寿寺,就是于敲钟没人上香的典范。小和尚们有气无力的敲完钟,便拿着笤帚开始洒扫庭院……至于大和尚们,这会儿正在做早课呢。只有一个大和尚是例外,便是那担任知客僧的心慈和尚,他负责寺院一切外务,因此特免早课。

按理,这时候寺院是要开门的,香客可以上门了。不过庆寿寺向来为百姓所远避,一天到晚门可罗雀,所以这门其实没必要开这么早。不过这天心慈心情好,早早打开了院门,竟发现有个香客,不禁大喜,暗道,这是太阳打哪边出来了?竟然有人来上香。

那香客带着斗笠,看不真切面容,不过心慈才不管他是哪路牛鬼蛇神呢,反正敢来庆寿寺闹事的还没生出来呢。便笑脸相迎道:“施主来的真早,您可太聪明了。趁着这会儿上香的不多,佛祖不忙,求个什么事儿特别灵验……”

那香客耐心听他聒噪,双肩一抖一抖,像是在忍着哭,又像是在忍着笑。两人进了大雄宝殿,香客摘下斗笠,心慈登时傻了眼不禁一阵郁闷,原来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来的根本不是什么香客。

“师兄。”那人自然是王贤,他给佛祖上香磕头后,起身双手合十笑道:“怎么不欢迎我?”

“怎么不欢迎。”心慈扫兴道道:“不过你来早了,方丈还在入定呢。”

“不要紧。”王贤笑道:“我特意早来,好跟师兄说说话。”

“我看你是蹭早饭还差不多。”心慈脸上才有了点笑意,陪着他往里头。“今天你可来着了,早晨有油货吃。”

“师兄果然是慧眼啊。”王贤厚着面皮笑道:“我就是来赶早饭的,咱们庆寿寺的素面,实在是太美味了。”

“那当然,那可是皇上吃过都念念不忘的。”心慈不禁大为得意,说完又郁闷道:“免费供斋饭,竟然没人来吃,这是什么世道。”

“那不好么?你还清闲,寺里也能少赔两个。”王贤笑道:“都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师兄怎么老看不开?”

“这话贫僧不爱听。”知客僧一脸正经道:“我是知客僧,专门接待香客的,要是整天没个香客上门,我岂不成了吃白饭的?哎,让人情何以堪……”

“哈。”王贤不禁笑道:“师兄真是节操满满。”

“呃……”心慈听他这说法有趣,刚要笑出声,突然听到斋堂中传来吵闹声,登时面色一沉,快步进去查看。

王贤跟着心慈的后面进了斋堂,就见一个少年僧人在与几个成年的和尚斗殴。那少年僧人虽然孔武有力、身手不凡,但庆寿寺的和尚十分邪门,居然连做饭和尚都有一手了不得的功夫。

加上人多欺负人少,几个和尚把少年僧人耍得团团转,那小和尚猛地朝面前一人扑出去,身后的僧人便一脚揣在他屁股上,把他踹了个狗吃屎,众僧人不禁捧腹大笑起来。

王贤却微微皱眉,因为他看出那少年僧人是何人了,正是自己从漠北带回来的马哈木长子长孙也先,现在是庆寿寺里的小和尚,法号一念,说起来,还算是他的徒弟……不过他并未出声喝止那些和尚,反而抱臂立在门口,饶有兴趣看也先接下来会怎么办?

他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也先到底有什么不凡之处——如果此也先确实是未来俘虏明朝皇帝的那个,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屈服。果然,只见也先扑到地上就势一滚,便抱住了一个和尚的一条腿,那和尚赶忙抬起另一只脚,想把他踹开,却发出一声不似人嚎的惨叫:

“啊”

王贤从旁看的真切,也先狠狠一口咬在了那和尚的腿肚子上……那和尚登时痛得跌倒在地,一手捂着腿肚子惨嚎,一手化掌,劈头盖脑的朝也先击去。

“松口松口”那和尚不似人声的嚎叫着,也先却毫无所觉似的,只是死死咬住他的小腿。那和尚又痛又愤,失去了理智,竟是全力下手,几下就打得也先吐血……这也就是打小吃肉喝奶习武,身体结实无比的也先,若是换成常人挨了这几下,五脏都要被敲碎了。

饶是如此,也先依然死死咬着不松口,双目一片血红,像一头饿狼崽子一样……

起先听到有人在斋堂斗殴,心慈还挺着急,但一见挨揍是那刺头也先,便袖手立在一旁,笑看他受欺负。直到双方都见了血,眼看要出人命了,才咳嗽一声喝止道:“住手,都把戒律就着饭吃了么?”

“师兄……”几个大和尚见心慈师兄来了,这才赶忙上前拉架。但怎么也拉不开也先,只好用拳脚招呼下去,把他打晕过去,掰开下颌,才将也先和那和尚分开。

在也先被打昏不久,那和尚也痛晕过去……这时众人才悚然发现,那和尚血肉模糊的小腿上,两排清晰的牙印深可见骨,众僧人不禁倒吸冷气,全都说不出话来。

好在王贤咳嗽一声,提醒了知客僧,赶紧让僧众把两人抬到一旁的房间去,悄悄让人给他俩治疗,避免事情闹大

刚把两人给抬走,僧人们便作完了早课,鱼贯进来用膳。

知客僧和王贤在墙角一桌坐下,暗暗擦汗道:“这么搞下去,非得出人命。”

“怎么回事儿?”王贤看着陆续就坐的僧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按说他犯不着心疼也先,但那小子毕竟是自己从草原带来的,而且跟他爷爷他爹保证过,会好好照顾他。现在看来,也先的处境显然比不好还要不好,十分的糟糕。

这不能不说是他的失职。

“我问过了,是这样的,”心慈小声道:“你也知道,庙里戒律森严,一念虽然来了一年多,但仍然动不动就犯错。犯了错自然要挨罚,昨天他被罚一天不吃饭,今早可能是饿坏了,跑到厨房想趁着开饭前偷点吃的果腹,被几个管厨的僧人抓了个正着,双方就争吵起来,然后就动了手……”

“我师父知道这事儿?”王贤小声问道。

“方丈怎么会管这些琐事,现在寺里的僧人全归戒律师兄心严管。”心慈用下巴朝门口努努,王贤便见个双眉如墨、面容严肃的中年僧人进来。

那僧人一进来,本来还稍有些嘈杂的斋堂,立马针落可闻,众僧人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唯恐被他挑出错

那法号心严的戒律僧人先目光冷峻的扫过众僧众,才步履沉稳的走到个和尚面前,问道:“师傅的早膳送了么?

“这就要去送。”那和尚忙提着个食盒站起来。

“还磨蹭什么。”心严冷声道。

“心严师兄,还是我去送吧。”一个声音冷不丁响起,竟然有人未经许可、擅自开口,让心严不禁大怒,霍然转头循声望去,不禁一愣。“师弟,你怎么来了?”王贤虽然是被道衍和尚秘密收为关门弟子的,但至少戒律僧、知客僧这些要紧人物是知道的。

“呵呵,师兄早安。”王贤双掌合十道:“很久没听师傅教诲了,也很久没吃咱们寺里的素面了,十分想念。”

“阿弥陀佛。”心严也听不明白王贤是想吃面了还是想师傅了。不过对方不是寺里的僧人,他也不好摆大师兄的架子,只好宣一声佛号,表示一下不满。

“那么师兄我去了。”王贤却当他同意,朝那送饭的小和尚呲牙一笑,拎起食盒就出去了。

小和尚错愕的看着王贤消失在斋堂门口,才怯生生的望向心严。

心严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小和尚,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僧人们便肃静下来,在师兄的带领下诵了经,开始安静的吃饭……

王贤拎着食盒进了,来到后院的禅房外,深吸口气,敲敲门,过了一会儿,方听到里面老和尚轻声道:“进来。

王贤便推开门进去,只见老和尚盘膝坐在蒲团上,双目微闭、寿眉低垂。他轻轻叫了声沛傅,,便将食盒打开,把里头的几个铜饭钵拿出来,摆在老和尚面前,又将筷子和勺子轻轻搁在钵上。

“来了?”老和尚没有睁眼,但显然已经知道来者何人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