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一章 一样人两样命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10    作者:三戒大师

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冷酷,可能会给王贤留下坏印象,张鲵又加了一句道:“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成功之后,给我三弟留条生路,他虽然坠入魔道,但我们终究是一奶同胞,我不能见死不救。”

“那是当然。”王贤点头应允道:“这件事我能替太子爷答应。”

“哎,那就好,多谢你了。”张鲵举起酒坛道:“敬你。”

“于。”王贤点点头,与他一碰酒坛,抛开这小插曲继续饮酒。双方又将接下来如何联络,如何配合的细节敲定,不知不觉到了天色微明,船至秦淮河畔的柳翠楼旁,张鲵笑道:“柳翠楼被我包了两晚上,之所以不是轻烟、淡粉而是柳翠,盖因这里住着如烟如梦一对姐妹花,就像在太原时那样,咱们兄弟正好一人一个。你也忙了一宿了,走,先上去睡一觉再说……”

“多谢了,”王贤苦笑道:“我还有别的事要忙。”

“你就是日理万机,也总要睡觉的。”张鲵诚挚相邀道:“你还没试过以美人玉腿为枕吧,告诉你,那绝对是解乏安眠的最佳妙物,正所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保准你醒了之后龙精虎猛……”

“等事成之后吧,到时候我请你。”王贤苦笑连连道:“现在这时候,让兄弟们怎么看我?”

“那好吧。”张鲵见拉不动他,开心笑道:“那兄弟就要左拥右抱了。”说着一笑道:“能同时和两位江南名妓一起快活,这么奢侈的享受,还真是可遇不可求呢。”

“悠着点。”王贤无语道:“别误了正事。”

“安心。”张鲵点点头,瞪眼看看他道:“你越来越像我大哥了,无趣”说完摆摆手,摇摇晃晃下船,登楼拥美高卧去了。

话说早在洪武初年,太祖皇帝便敕令在秦淮河畔建造轻烟、淡粉、梅妍、柳翠等十四楼以容纳官妓,这天香十四楼风流天下、经久不衰,至今仍是大明朝最顶级的烟花之所,其间主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却无一例外都是艳名满天下的江南名妓。京中公子、富商巨贾无不以登上这些傍水而建的河楼、一亲芳泽为荣。张鲵昨晚就是柳翠楼如烟、如梦两位姑娘的恩客,当然他之所以敢半夜溜出去和王贤密会,不怕走漏风声,盖因这天香十四楼虽是教坊司的产业,却一直充作北镇抚司的眼线……

看着张鲵进去柳翠楼,王贤方放下帘子,摇头叹气道:“老子这辈子还没逛过秦淮河的青楼呢。”

“这还不简单,只要属下稍一暗示,秦淮河上的姑娘们,保准什么生意都不做,乖乖等着大人宠幸。”充作船夫的帅辉笑道。

“那感情好。”王贤一笑,啐道:“我看你当大茶壶挺合适。”引得吴为和闲云一阵笑,帅辉苦笑着挠头道:“好像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你才知道。”王贤翻翻白眼,结果吴为递上的浓茶,喝几口提提神道:“这几天辛苦兄弟们了,不过成效斐然,辛苦没有白费啊。”

“大人,按计划还有方尚书家和……”吴为轻声提醒道。

“不去了。”王贤摇摇头道:“微服私访是出其不意,不可一再为之……”说着苦笑一声道:“昨晚在张永家太出格了,估计已经惊动了纪纲的人,今天我要是再敢来这么一出,八成要自投罗网。”

“大人确实是变了。”吴为赞道:“以前是一味行险,现在知道奇正相合了。”

“你说我以前太冒失,现在还知道点分寸就行了。”王贤笑骂一声道:“好了,都散了吧,我得找个安全的地方猫着了。”

“大人还不现身?”二黑忙问道:“大伙都翘首以盼呢。”

“是啊大人,”帅辉也附和道:“这阵子纪纲那伙人对我们的攻击愈发疯狂,兄弟们都盼着大人回来主持大局呢

“嗯,我没这个打算。”王贤颔首道:“你们带个话给大家,我在暗处利大于弊,首先,现在北镇抚司人才济济、各司其职,离开我也一样运转,不会被锦衣卫击垮。其次,我一日不露面,纪纲他们就得四下留神、到处搜捕,这会大大牵扯他们的精力。三者,我不出现,太子殿下那边才会一直提高警惕,这对大战将至非常有益。再者,我现在行动相对自由、可以出其不意,所以我认为还是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好。不过也让大伙儿放心,我会一直密切关注局势变化,一旦有必要,随时现身”

“大人总有理由……”二黑小声嘟囔一声。

“你说什么?”王贤两眼一眯。

“我是说,大人的理由很充分。”二黑忙赔笑改口道。

“滚吧。”这时候船到了另一个码头,王贤挥挥手,二黑和帅辉也下船了。

船上只剩下吴为闲云和王贤三个。当然闲云只能算一截木头,在王贤没危险的时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人,”看王贤神色逐渐凝重,吴为轻声问道:“之前的一串暗访还算收获颇丰吧?为何?”

“唔。”王贤愣了一会儿,方回过神道:“当然大有收获,不过真正可靠的有几个?”

“许野驴这种人,认准了道理应该不大可能变卦,”吴为想一想道:“张永和太子的关系摆在那里,缩头也是个死,应该也没问题,唯一可虑的是张鲵张公子,属下感觉他有些大包大揽了……”

“嗯。”王贤点点头道:“许野驴我不担心。张永这也边不要紧,他弱,有薛桓,还有我们可以帮扶。张鲵这边,我们却不好插手……他确实有些浮夸了,能把承诺履行一半,我们就烧高香了。”说着叹息一声道:“最怕他见说服不了王宁和顾兴祖,自己也打起退堂鼓,这样我们就坐蜡了。”

“是极。”吴为点头道:“大人说的对,要是他能说服那两位,自然会信心倍增,一切都不成问题。就怕说不服,连着他也变了卦……”

“所以我们得亲自和他俩接触一下。”王贤沉吟片刻,拿定主意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大人不是说,不能再贸然上门了么?”吴为忙问道,他担心王贤一语成谶。

“不错,我是不打算贸然上门了。”王贤点头道:“但他们可以主动上门嘛。”

“这……怎么可能?”吴为皱眉道:“且不说大人平素和他们没打过交道,人家有什么理由找上门来?单说这种时候,他们岂会冒着得罪汉王的危险,和大人打交道?”

“你说的都对,”王贤露出狡黠的笑容道:“不过我没说让他们上我的门。”

“那上谁的门?”吴为问道。

“老和尚的门。”王贤笑道。

“您是说道衍大师?”吴为恍然道:“大人是要躲到庆寿寺去?”

“不错,求神拜佛哪家灵?庆寿寺里找道衍。”王贤得意的笑道:“至于如何把他们引到庆寿寺,就交给你们了,能不能办到?”

“要是打着道衍大师的幌子,应该可以吧。”吴为寻思一下,谨慎道:“王宁现在肯定满心惶恐,让他上钩不难。至于顾兴祖那边,如果张鲵说的是真的,他真有姓顾的把柄的话,那等张鲵跟顾兴祖谈过之后,应该也没问题的。

“没问题就好,”王贤点点头道:“那我就在庆寿寺等着他们上门了。”

“大人在庆寿寺的话,安全就只能靠闲云少爷了……”吴为看着闲云。

闲云睁开微闭的双眼,迟疑一下道:“抱歉,我不进寺庙。”

“为啥?”吴为的心不禁一沉。

“我是道士。”闲云叹气道:“而且是未来的武当掌教……”

“可是……”吴为心说,这有什么大不了啊?难道在庙里住一段,就成了佛祖的人?

“没事儿。”王贤摇头笑道:“他确实不合适去,以老和尚那怪脾气,万一把他轰出来,让未来武当掌教的面子往哪搁?”

“不过我会守在附近,一有情况就第一时间保护你。”闲云感激的看看王贤,脸上浮现出愧疚之色,忙道:“就像你说的,在暗处有暗处的好处。”

“哈。”王贤不禁失声笑道:“原来我们说话你也在听啊。”

“不想听,但总往耳朵里灌怎么办?”闲云苦笑道。

“你们还有心情扯闲篇。”吴为也苦笑道:“这下闲云少爷也不能进庆寿寺,大人的安全如何保证?我看还是换个地方吧。”

“不用,庆寿寺就挺好。”王贤却摇头道:“我在外面是死是活,老和尚不会放在心上,可我在庆寿寺中的话,他必然要保我平安”

“问题是老和尚怎么保大人平安,”吴为无奈道:“据我说知,那个庙里连扫地倒夜香的在内,上上下下不到三十人,老和尚就算智多近妖,也挡不住人家的千军万马。”

“你太小看老和尚了。”王贤说完垂下眼睑道:“就这么定了,去庆寿寺。”

“大人”吴为无语道:“起码让属下先制定安保方案吧。”

“你们定你们的,我去我的,两不影响。”王贤摇摇头,不再说话。

吴为知道,这是大人主意已定,不能再商量的表现,只好幽幽一叹,不再劝说。心里却飞快盘算着,到底如何布置安保,既能保护好大人的安全,又能避免露出马脚,引起敌人的注意,给大人招来危险。还真是个两难的决定……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