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点对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09    作者:三戒大师

张鲵说得是那日汉王府的聚会,虽然当事人都讳莫如深,但从那天开始,与会者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四处联络,之后京城就开始风起云涌,谁还不知道那次就是汉王党人的动员会?

按说张鲵的弟弟张牺身为天策右卫指挥使,又是英国公张辅的三弟,怎么也该被拉入那个核心圈子,可偏偏那天汉王就没邀请他参加。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担心其兄张鲵和王贤过从甚密,张牺回头跟张鲵透了口风,再辗转传到王贤耳朵里怎么办?

人往往就是这样,明明别人都能猜到的事情,当事者却还当成秘密一样小心保守着……

“人家都摆明了不把他当自己人,老三还上杆子往上贴,可真把老张家的脸都丢光了。”张鲵啐道:“再说了,人家那头已经是里外三层了,他还死乞白赖往上凑,就算事儿成了,能喝到几口汤?连塞牙缝都不够吧”

“我们这边倒是大鱼大肉管够,可胜算比不了人家,”王贤笑道:“酒肉再好,也得有命吃不是?”

“我怎么觉着这边胜算大一点呢。”张鲵笑道:“怎么说你们那位也是十几年的太子了,道义上就占了大上风。再说就算那位没了,北京的皇上身边还有个太孙,根本轮不着汉王什么事儿。你说太孙一样会认他老子的账吧?”顿一下,他呲牙笑道:“除非汉王能打败皇上,否则这笔买卖稳赚不赔。你觉着汉王有这个本事?”

“不好说。”王贤不动声色道。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张鲵笑道:“我就奇怪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没人能看明白呢?”

“也许是人家心里明白,只是嘴上不说。”王贤淡淡道:“也许人家相信汉王的实力。”说着笑容一敛道:“你也别小瞧汉王那边,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他们既然要造反,就不可能忽略京城里的皇上,要真像你说得这样毫无希望,他们还这么积极的准备,难道自己活腻了不够,还想把全家都拉上陪葬?”

“这倒也是,那咱们点对一下,看看两边都有什么牌吧。”张鲵道:“距离京城太远的军队都不用考虑,就说说驻防京畿的军队吧……先说双方直属的军队。汉王那边六卫兵马共五万人,这也是他真正的底气所在。你们这边府军前卫三万兵马,无论从人数还是战斗力上,肯定都不够看的……”

“是。”王贤苦笑着点头道:“情况就是这么糟糕。”

“别着急,京城的军队多了去了,这里头变数大了去了,只要稍微出现点变化,就能弥补这点差距。”张鲵笑道:“那些军队无非就是五军都督府所辖的几十万京卫,驻守京城的上直三卫,还有五城兵马司的一于杂鱼。”顿一下,他如数家珍道:“五城兵马司是兵部所辖,兵部尚书方宾是你老乡,你要是连他都拉不过来,于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说着一指王贤道:“这个算作你们的”

“五军都督府里,宋琥和李茂芳那两府肯定是他们的,张永那一府兵算你们的。剩下王宁和左军都督府的镇远侯顾兴祖,这两个我们可以争取一下。至于上直三卫里头,我肯定站在你们这边,许野驴也是可以争取的,也算你们的。剩下一个建平伯高福,那天去汉王府吃酒了,肯定是他们那边的了。”张鲵说完笑道:“这么看来,情况也不算太糟糕嘛。”

“哪有你这么算的。”王贤不禁苦笑道:“永春侯王宁,那天也是到汉王府吃酒的,还有镇远侯顾兴祖,只是因为恰巧不在京城,不然还能少得了他?”

“哈哈,这你就外行了。”张鲵笑道:“你终究不混勋贵的圈子,对这些人不了解。像宋琥、李茂芳、高福那些人,跟汉王牵扯太深,不得不跟他一起造反,其余人虽然和他关系不错,但还不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在他们心里头,就算再向着汉王,摆在第一位的永远是——皇上。”他端起酒盅呷一口小酒,潇洒笑道:“不信你看那王宁,虽然也去吃过酒了,可这阵子他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几个意思?”

“不是说病了么?”王贤道。

“他就是个药罐子,一年到头啥时候没病?”张鲵冷笑道:“这种老药罐子的心态其实好揣摩,年纪大了、冲劲儿没了、胆子小了,本能就排斥造反这种刺激的营生,何况皇上还手握重兵远在北京,借他三个胆,也不敢造他娘的反。”

“那他于嘛还去汉王府,惹那一身骚?”王贤轻声问道。

“我话还没说完。”张鲵道:“他蠢呗。他身在勋贵这个圈子里,总觉着人人都好像站在汉王一边的,和太子比起来,汉王好像强出不止一头。他就担心了,万一汉王要是发动起来,真要成了怎么办?自己不就被秋后算账了?所以聚会他也去了,估计也跟着斩鸡头、烧黄纸了,这样将来汉王成事儿,怎么也有他一份好处。”

“那万一汉王不成呢?”王贤倒真没这仔细琢磨过永春侯的想法,毕竟这个人对他来说过太陌生,又年老成精,根本无从揣测。

“哈哈,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同样的状况,他已经经历过一遭了。”张鲵笑道。

“明白了。”王贤知道,张鲵指的是靖难之役时,王宁身在京城,算是朝廷的一员,却给朱棣通风报信,后来虽然行迹败露,被朱允炕关进牢里,但朱棣一进京,就把他放出来,还分给他一大块战争红利。

人往往都有思维惰性,遇到类似的状况,总是会本能的想重复上一次的选择,王宁有先看看风头,大不了再当一次卧底的想法,实在是正常不过。

“所以我说,他根本不和汉王他们一心,只是见汉王那头势大,暂时投靠而已。”张鲵让王贤刮目相看,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家伙,和太原那个沉迷声色的纨绔联系在一起。可能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或者两者根本不冲突吧。“等到皇上杀回来,他肯定第一个反水,当然要是汉王真能成事儿,他的假投靠就变成真投靠了。”

“这就是一根墙头草,只要我们方法得当,就能把他拉过来”张鲵双拳一对,嘿嘿一笑道:“就算指望不上,至少也能让他中立。”

“好吧……”王贤有些信心不足的点点头。

“至于顾兴祖,那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计,”张鲵呵呵一笑道:“我的面子虽然没有汉王大,但顾兴祖有短处抓在我手里,只要我出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加上适当的威逼利诱”顿一下道:“还是那句话,就算指望不上,也能让他中立。”

“好吧。”王贤继续点头。

“这样看来,就算把王宁和顾兴祖算成中立。五军都督府,双方各得两分,打平;最关键的上直三卫,你们二比零,完胜;五城兵马司也是你们的……你们完胜。”张鲵抚掌开心笑道:“这还不够弥补你们兵力上的劣势?所以我说,这笔买卖大可做得”

“你可真够乐观的。”王贤无奈的摇头笑道。

“我不是乐观,我是对你有信心。”张鲵哈哈大笑起来,轻描淡写道:“其实关键就在许野驴身上,只要你能把许野驴拉过来,和我并肩作战。这一场,我们必胜”

“……”张鲵这状似随意的一句,却让王贤大为震撼,因为双方竟然不谋而合了。在王贤看来,胜负的关键手,就是许野驴和张鲵。五军都督府的军队,只是驻防军,没有兵部调令不能随意出动,所以指望他们摇旗呐喊可以,真要让他们真刀真枪的上阵,那是不现实的。

但上直三卫就不一样了,他们有卫戍京城的职责,一旦京城出现,他们出兵平乱是天经地义的,所以上直卫的力量是关键。王贤的算盘就是,不计代价把许野驴和张鲵拉过来,这样才能抵消兵力上的劣势,而且在城防上还会占据优势

没想到,张鲵也能从纷乱的局势中,抓住要害所在,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见王贤沉吟不语,张鲵打趣道:“怎么样,让我这样一掰扯,是不是觉着前途不那么灰暗了?”

“何止不那么灰暗。”王贤展颜笑道:“简直是一片光明啊”

“哈哈,就是就是。”张鲵见王贤终于露出服气的神情,不禁通体舒泰,又拍开一坛美酒道:“今天咱们不醉不归”这次也不斟酒了,直接把酒坛子递给王贤,笑道:“来,预祝成功”

“预祝成功”王贤也洒然一笑,接过酒坛子,和他一碰,痛饮一番。

酒至半酣,王贤忍不住问道:“你家老三那边……”

“他不成的,”张鲵摇头道:“就算我能说动他,可天策卫的将士都是汉王的铁杆,又有什么用?反而暴露了我的意图。”

这明摆着要把亲生弟弟往火坑里推,这些世家子弟的狠辣无情,让王贤不禁打了个寒噤。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