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九章 世家公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07    作者:三戒大师

人生就像一场戏,大悲大喜转眼间。这是春和班班主老爹常说的一句话,今天他才明白这句话实在太对了。本以为要被砸了招牌,从此滚出京城演艺圈,班主连上吊的心都有了。谁知道却得了个级好评,另外还有一大堆钱财赏赐,实在是让人喜出望外。

主家还要热情的留他们吃宵夜,班主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受着了,忙婉言谢绝,表示来日再登门谢赏,便赶紧让手下人收拾好家伙什儿走人。以免夜长梦多……万一人家冷静下来,觉着赏赐的太多怎么办?

谢赏下台后,众戏子都不好意思看孟良焦赞两个,刚才那么损贬人家,现在却因为人家得了厚赏,这世道,真是打脸不要太快只是众戏子实在想不通,这张家人的口味怎么这么怪异?明明是一场演砸了的戏,值得这么赏赐么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焦赞的跟头翻得太好了,那些练武生的不禁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啥也不练,专门练翻跟头了……

不过这些心思想法,统统于扰不到王贤两个的心境,闲云少爷本来就是木头一根,谁也影响不到他,王贤则把这视作一场游戏,既然不欠这些人的了,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凡夫俗子所思所想……

戏班离开张府时,已经是三更天了,因是‘太平盛世,,朱棣早就不设宵禁了,不过这个点儿,大街上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偶尔经过的巡夜的兵马司队伍,打着灯笼照亮一片街道,待其走过,便又复归黑暗寂静。

戏班子打着写有‘春和班,字样的灯笼往回赶,一天三场戏下来,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回去洗个脚,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睡死过去……路上,班主本来还想问问杨六郎,他俩徒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黑灯瞎火的,本身也有些精力不济,决定还是明天再说吧。

所以谁也没注意到,那孟良焦赞悄悄落在了队尾,然后在队伍拐弯后,就再也没有跟上来……

王贤两个在后台时,已经脱下了古古怪怪的戏服,换上一身黑色的衣裳,这时候脱离队伍,便借着夜色的掩护,七拐八拐,走街串巷,来到了秦淮河边一个随处可见的小码头。

待两人走进了,停在那里的一条小船上突然站起个人,朝他们招了招手,两人便上了那条船,船便驶离了码头,驶入夜幕中的秦淮河……

船舱中,孤灯如豆,照亮出方寸之地,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优哉游哉的捻着酒杯,手指在桌上轻轻打着拍子,口中哼着南京城最红的小曲,看到王贤进来,他才呵呵一笑道:“有你这样请客的么,让我枯等半宿不说,也没个歌女唱曲解闷,哎,长夜漫漫,甚是难熬啊。”

“你自己唱的不挺好。”王贤一屁股坐下,拎起桌上的茶壶,咕嘟嘟一饮而尽,擦擦嘴,才一脸感激的望着对方道:“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这话说的,该罚该罚。”那男子也姓张,但跟张永没什么关系,而是英国公张辅的二弟张鲵,他给王贤倒一杯酒道:“我早说过一世人两兄弟,你却分明不把我当兄弟。”

“我认罚,认罚。”王贤痛快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该罚该罚,我在太原就认你这个兄弟了,你到现在才认……”张鲵一脸幽怨的又斟一杯酒。

“我认罚。”王贤苦笑着再喝一杯,顿了一会儿方笑骂道:“吓得我都不敢再说话了……”

“嘿嘿。”张鲵得意的笑笑,又斟酒一杯,递给王贤道:“这一杯酒……”

“又要罚我什么?”王贤接过来,无奈道。

“这杯酒,恭喜你平安归来,你说该不该喝?”张鲵脸上的笑容真诚而亲切,就像这秦淮河上倒影的灯光浆影一样。

“该喝。”王贤双手接过来,张鲵也端起一杯,两人一碰,齐齐一饮而尽。

“好。”张鲵抚掌大笑,然后高兴道:“说真的,你失踪这段时间,可把我担心坏了,后来听说通州那事儿,更是把心提到嗓子眼了。可我什么都做不了,真真要急死个人了。”

“哎。”王贤叹口气,听张鲵话锋一转,嬉笑道:“谁知道皇上上船,却看到自己的孙子和儿媳睡在一起,某些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真是让人笑破肚子。”

张鲵说话素来放肆,王贤却不能跟他一起胡说八道,只能苦笑着不说话。

张鲵却不放过他,探过头来,伸手扯住他的衣袖,凑在王贤耳边小声道:“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徐真人到底有没有”

“没有”王贤吓了一跳,忙断然否认道:“你要害死我你就继续胡说八道”

“没有就没有,这么大反应于什么。”张鲵冷不防被他吼了一声,擦擦脸上的口水,讪讪收回身子,却又淫笑道:“看你这么大反应,八成是有点什么了。”

“这个真没有。”王贤无语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我还有活路么。”

“这倒是,那以后我不说了,”张鲵点点头道:“最多只在心里想想。”

“想也不行”

王贤吼一声,张鲵忙举手投降,自罚一杯道:“我不想,不想了。”

“那个,这么想的人多不?”王贤终究忍不住问一句。

“你说呢?”张鲵翻翻白眼道:“这世上最勾人的就是桃色事件,尤其还是徐真人的。没风还起三尺浪呢,就算谁都觉着不可能,也会往那方面瞎寻思的。”见王贤小脸煞白,他忙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种事儿,谁敢在皇上面前嚼舌根?除非活腻了。”

“哎,反正我是问心无愧,至于别人怎么想,随他们想去吧。”王贤苦笑道,这件事还真不是他能控制的。要是朱棣也这么想,自己真是要倒大霉了……不过他毕竟心志坚定,知道事有轻重缓急,现在得先解决火烧眉毛的事儿,其它事只能往后放了。

见王贤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张鲵也不催促,在那里自斟自饮等他恢复。却没想到他很快就镇定下来,神色如常,不禁暗暗赞叹,这才是做大事的料嘛

张鲵再斟一杯酒,递给王贤道:“来压压惊。”

王贤刚要接过,他却手一收,自己一饮而尽道:“算了,这杯还是我喝吧。能把胆大包天的王仲德吓住,实在该浮一大白”

“呵呵……”王贤不禁摇头笑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世家子弟的风范真不是盖的。”

“那是,冲你这句话,我得再喝一杯。”张鲵开心的笑道,说着又饮了一杯,方正色道:“好了,一人三杯,谁也不占谁便宜。现在谈正事吧,说吧,约我来有何差遣?”

“这,不知该从何说起。”王贤现张鲵以城相待,准备好的说辞不能用了,眉头微皱道:“你让我想想。”

“那我来说。”张鲵道:“你找我,无非就是想问问,我张家会支持哪一边?”

“虽不全是,但我也确实想知道。”王贤点头道。

“那我告诉你,我张家谁也不支持。”张鲵正色道:“道理很简单,我兄长已经是世袭罔替开国公了,对外姓来说,这就是真正的位极人臣。支持谁也不能更进一步,那于嘛要冒险下注?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王贤点点头,也正色道:“既然如此,我们今晚只叙旧情,不谈正事了。”他倒也洒脱,当然前提是对方乃张鲵,只能以情动之,无法像对许野驴、张永一样利诱威逼。

“呃,别介。”张鲵摆摆手道:“我只说了张家的态度,没说我的态度。”说着啐一口道:“莫非你瞧不起我?

“怎么会呢?”王贤苦笑道:“我被你搞糊涂了好吧。”

“好吧。”张鲵深吸口气道:“这么说吧,我大哥这个英国公,他的态度自然代表张家,但我虽然姓张,可饭还是分锅吃的,我也得为自己考虑,你明白咯吧?”

“明白了。”王贤点头道:“继承家业的是英国公一枝,你这一枝,还是需要进步的。”

“不光是我,还有我家老三。”张鲵笑道:“他就在汉王麾下,当天策指挥使,你道他不打自己的算盘?”

“嗯。”王贤继续点头道:“听说,你这阵子吃了不少酒席?”

“是的,都是老三拉我去的,吃了别人的,省下自己的,我于嘛不吃?”张鲵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们兄弟不是别人,只要你这边价钱合适,我还是会优先考虑你这边的。”也许能把待价而沽说得这么自然,也是世家子弟的一项本领了。

“你三弟拉你入伙,你不考虑?”王贤一脸轻松的问道。

“不考虑,老三那个蠢货,哪里会做买卖?人家都不把他当自己人,他还使劲往上贴,实在是太丢人了……”张鲵使劲摇头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