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六章 打焦赞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04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和闲云定睛一看,只见镜子里一张脸黑白相间,另一张黑红白相间,俱是凶神恶煞,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张飞和李逵?”王贤好歹知道这是在于嘛,发问道。

“不,您是孟良,他是焦赞。”邓小贤笑道:“今晚唱的是《杨六郎》。”

“哦。”王贤点点头。闲云少爷却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到底唱得哪一出?”

“刚说了,《杨六郎》啊。”邓小贤笑道。

“我是说,咱们这是唱的哪一出。”闲云少爷闷声道。

“哦,咱们啊,咱们要去见张永。”吴为解释道:“张家虽然也是行伍出身,但毕竟出了一个太子妃,不得不开始学着做高门大户,经过二十多年的变化,府上早就规矩森严,不能像进许野驴家一样,那么轻松就被人带进去。”

“张永这些天,下值之后就回家闭门谢客。”邓小贤在一旁接话道:“他的身份摆在那里,那些勋贵不可能请他,请他他也不会去。他在家里闷得实在百无聊赖,只好请戏班子到家里唱戏。”

“哦……”闲云想到外头吃饭的戏班子,床上的两个大花脸,有些明白了。

“外头那戏班子是京城有名的徽州春和班,刚给嘉定侯家老太君唱完,晚上再去张都督家赶场。”邓小贤笑道:“途中在这家饭馆吃个晚饭,有人图省事就不卸妆,比如这两位……”他一指在床上昏睡的那两个大花脸道。

闲云一看,那两个大花脸一个黑白相间,一个黑白红相间,跟自己和王贤的一模一样。

“他们出来这么久没回去,会不会有人怀疑?”王贤担心道。

“不会。”邓小贤摇摇头,诡异的一笑道:“若是别人可能会引起怀疑,但这俩不会,因为他们是……一对,别人只会以为他们在哪里泻火呢……”

“我去。”王贤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闲云少爷却神色如常,因为他根本没听懂……

“代替他俩还有个好处,就是这场戏里孟良焦赞没有唱词。”吴为道:“这样不容易露馅。”

“感情我俩是龙套。”王贤苦笑道。

“就别挑了,不是龙套你们也演不了。”吴为笑道:“另外,扮演杨延昭的那个,还有个身份是五处的探子。”

“不早说。”王贤和闲云登时松了口气。

“哦对了,闲云少爷得翻跟头。”邓小贤想起什么似的道:“开场有一场焦赞和杨排风的打戏,闲云少爷要跟她装模作样比划两下,然后在她的烧火棍下连翻八个跟头,最后被她打倒在地……这对闲云少爷来说,自然不在话下。”说这话时,他用企望的眼神看着闲云,实指望对方能为难。

“笑话。”殊不知闲云少爷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为难,俩字,只见他冷笑连连道:“某家岂会打不过区区女流之辈”

“这是演戏……”邓小贤一脸无奈道:“要不还是我来吧,怎么说我也是票友来着。”

“休想”闲云少爷咬牙切齿道:“不就是翻跟头,然后被打倒么,我来就是了”

“哈哈,真有点焦赞的意思了。”王贤和吴为看他那张愈加狰狞的大花脸,一起笑起来。

邓小贤却是笑不出来,本来他是故意为难闲云,想让他知难而退,自己好顶上的。谁知道闲云少爷竟有股子二杆子精神,根本不松这个口。这下自己没机会表现还在其次,要是演砸了、露了馅,岂不误了大人的事?

吴为和王贤却好似没这份担心。待王贤和闲云换穿上从那俩人身上脱下来的戏服。再把头盔、髯口之类,不上场不会戴的物件递给两人,又叮嘱了一番,才打开门送他俩出去。

两人惴惴的穿过长廊来到前厅,一进去,班主便呵斥道:“你们两个大白天的又去于龌龊事了?”

两人登时大窘,连王贤这种厚脸皮的,都吭吭哧哧不知该如何作答。屋里头人哄堂大笑起来,有个穿着武将戏服的男子给两人解围道:“赶紧过来吃饭”

王贤一看那装束,就是邓小贤所描述的汤延昭,,赶忙和闲云过去坐下,汤延昭,不咸不淡的数落他们几句,就让他们吃饭了。

两人耽搁了不少时间,只草草吃得几口,戏班就出发了,天黑时分从后门进了张府,直奔设在后花园的戏楼。张府就是原先是东莞伯府,洪武末年就绝了嗣,被朝廷收回赐给了张永的父亲张麟——那位太子爷的老丈人。是以虽然张永只是从一品的都督佥事,府上却是伯爵的规制,有一座很气派的戏楼。

戏楼三面敞开,一面留作后台,此时戏台上漆黑一片,后台却灯火通明,众戏子在忙碌的化妆,乱成了一锅粥。王贤和闲云不用再化妆,跟在那汤六郎,身边装模作样的端茶倒水。旁人见状笑道:“平日也没见你俩这么孝顺?

“今天才知道师傅是真疼俺们。”王贤含含糊糊的回一声,旁人倒也没有起疑。

那杨延昭描好了脸,戴上髯口,小声对两人说道:“咱们是第一场,上台后你们俩就紧紧跟着我,我走你们就走,我坐你们你们就站在我身后,等我说,‘焦赞,你和排风姑娘比试比试,你就上前,杨排风二话不说便开打,你装模作样躲闪,然后顺着她的烧火棍,翻八个跟头……这个你排练过的,没问题吧?”

“没。”闲云含糊应一声,但他哪知道这戏该怎么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没问题就好,我退场你们就跟着退场。完事儿后头还有一个时辰,你们可以自由支配。”

“好嘞。”王贤呲牙笑笑,那张大花脸在镜子中分外狰狞。

突然听得一声云板响透张府,前台点燃数十盏灯光,照得戏台亮如白昼,紧接着便听有观众叫好,原来已经有翻跟头的龙套在暖场了。

“快快,准备上场了。”有人过来催促一声,杨六郎便起身拿起马鞭往幕布后面走。王贤和闲云赶忙紧紧跟上。

“跟太近了。”汤六郎,见两人要贴在自己屁股上了,不禁一阵恶寒道:“距离三尺,不要远也不要近。”

见不用那么变态,两人也是松了口气,赶忙和他拉开距离。

一段演奏后杨六郎上台,上台后和扮演杨排风的旦角一阵唱念,过了一回儿,突然听他说一声:“焦赞,你和排风姑娘比试比试,不可伤她。”

闲云起先没反应过来,还是被王贤用手里的马鞭一捅,才如梦方醒,赶紧上前,台下不禁一阵哄笑,张永他妈,张家老太太说:“这焦赞怎么看着不情愿?”

“这个么……”给老太太解说的,是戏班的班主,他对自己戏班的每一场戏都稔熟无比,自然看出焦赞的不对劲,可他不能砸自己招牌啊,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这……这焦赞呐,他是个老爷们,跟个小娘子比武,脸上自然磨不开。”

“哦哦,就是就是。”张老太太闻言深以为然道:“这大老爷们和小娘子比武,赢了不光彩,输了更丢人。”

“是极是极。”班主暗暗擦汗,心里拼命祈祷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戏台上,那饰演杨排风的武旦,也看出焦赞的不对劲了,可这会儿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演了,便二话不说,拿着烧火棍就朝他头上招呼过去。许是带了火气,这一棍子砸得有点猛,眼看就要敲在焦赞的脑门上,根本来不及躲闪,台下观众不禁一阵惊呼,哪知下一刻,众人便齐齐眼前一花,只见那焦赞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抹一扣,就把那烧火棍夺到手中。

“好”台下观众登时轰然叫好,不少人是看过这出戏的,没想到春和班竟然又创新了

那杨排风登时傻了眼,呆呆的看着焦赞,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演了?

好在闲云少爷终于记起来,这是在演戏了,赶忙屈指一弹,又把烧火棍还回到杨排风手里,见她也愣神了,还提醒道:“快打我啊”台下又是一阵哄笑,不少人跌足捧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那旦角这才回过神来,抡着烧火棍劈头盖脸的朝他头上砸去,闲云这次没再犯浑,开始翻起了跟头,他的武功直追当世顶尖高手,尤以轻功见长,翻起跟头来轻盈潇洒、快如闪电,只见他整个人如一道匹练般绕着杨排风的棍子飞来飞去,看得台下观众目眩神迷,全都瞪大了眼睛,生恐漏看了一眼。

翻了八个跟头,闲云少爷暗道,今天我给人家捅了篓子,说不得多翻几个做人情,便继续一个接一个翻起来,台下观众终于记起来喝彩,虽然也就是一家子人,叫好声却十分热烈。

乐队也只好继续紧锣密鼓的敲下去,当当当当当当……

一直翻了三十个,闲云少爷觉着这人情差不多了,便让屁股上吃了一棍子,动作便戛然而止,直挺挺趴倒在地,叫好声如潮水般涌来。

本来这时候,杨排风该有几句唱词的,却忘了唱,只顾着在那喘粗气。

那杨延昭看得这个煎熬啊,见无论如何,焦赞终于是倒下了,忙沉声吩咐一旁的孟良道:“快扶你兄弟起来……”话说完了也不见一旁的孟良动作,哄笑声中,他转头一看,身边哪里还有孟良的影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