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五章 春和班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04    作者:三戒大师

“陈六?”听了王贤的话,小丫鬟先是一愣:“他怎么成管家了?”旋即明白过来,咯咯笑起来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王贤憨憨问道:“姐姐你笑什么?”

“我笑他吹……”小丫鬟打住话头,颇为厚道的替陈六遮丑道:“就算陈六是府上管家,你们也不能在园子里瞎逛,冲撞了夫人小姐,别说你们要被打死,连陈……管家也逃不了。”

“这样啊……”王贤一脸惊恐道:“陈六当差去了,让我们待着别乱跑,我俩却没把话听到心里,闲着没事儿想逛逛园子,结果这院子太大了,一个门套一个门,就是找不到原来的院子了。”说着一把拉住小丫鬟的小手道:“姐姐救救我俩的小命,胜造那个十四级浮屠”

这时候男女之防虽然远不及后世森严,可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抓人家小姑娘的手。那小丫鬟刚要发作,却感觉小手被他握着好舒服,不禁芳心一乱,斥责的话到嘴边变成了:“不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

“我们可是两条人命,二七可不是一十四么。”王贤一脸认真道。

“扑哧……”小丫鬟被这蠢萌蠢萌的家伙逗得笑开了花,不禁暗暗叹息道:‘可惜生得这样磕碜,要不也是个妙人……,想到这,她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坚决抽出手。

见王贤色诱失败,闲云少爷都要笑破肚皮了,面上还要苦苦忍着,那张丑脸自然更没法看。王贤也颇为郁卒,暗叹一声,什么幽默内涵都是次要的,这世界终究还是看脸的。

不过他倒也不是白费功,至少那小丫鬟没有发作,还给他们带路,把他们一直送到下人的院子里。有小丫鬟带着,这一路上有人问他俩是于啥的,那热心快嘴的小丫鬟都会抢着说,这是陈六的亲戚,在府里迷路了,我把他们送回去……着实少了很多麻烦。

这样正是王贤用美男计的本意,如此想来,倒也不算太失败。

下人院门口,陈六正准备去接他们俩回来,就见主母身边的侍女夏荷带着两人进来了。陈六赶忙迎上去,点头哈腰道:“什么风把姐姐吹来了。”

“陈……管家这话折杀婢子。”小丫鬟夏荷咯咯笑道:“您老的兄弟在府上迷了路,婢子还不得赶紧给送回来。

“这……”陈六老脸一红,把牛皮被拆穿、乞求对方给自己留点面子、以及对兄弟乱跑的恼火,几种情绪集中表现在脸上,表情十分精彩。

“这俩真是你兄弟?”夏荷问道。虽然三人看起来一样,但出于谨慎,还是要问一问的。

“是。”陈六点头哈腰、应声不迭。

“成了,既然真是你兄弟,那你就赶紧领回去吧,别让再他们乱跑。”夏荷是个善良的姑娘,笑嘻嘻道:“也就是碰上我,若遇到别人,可就麻烦了。”

“是是,谢谢夏荷姐,您人最好了。”陈六满脸感激道:“回头小人给姐姐买桂花糕。”

“我要荣福记的。”夏荷倒也不客气,指定了桂花糕的商家后,又转头看向王贤,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惋惜,短短一段距离走来,她已经对这家伙很有好感,可惜他生得又老又丑,只能把这份好感化成惋惜了。夏荷姑娘鬼使神差的说出一句:“下辈子生得好看点。”旋即意识到这话一下得罪了人家三兄弟,忙笑着跑开了。跑到远处时,还回头看了王贤一眼……

“这世界果然是看脸的。”王贤不禁一叹道。

“大人无须在意。”陈六忙安慰道:“只有那种肤浅的小女孩,才会那么在意百无一用的外貌。”

“嗯。”王贤点点头,白他一眼道:“说的我好像真那么丑似的。”

陈六才意识到,王贤和闲云都是帅哥来着,人家不过是化妆成自己这般样子而已。不禁沮丧道:“是啊,归根结底,真正丑的只有属下而已。”

“好了好了,别沮丧了。”王贤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只有那种肤浅的小女孩,才会那么在意百无一用的外貌。”

“大人,这是属下刚说的吧。”陈六幽怨的望着王贤,怎么安慰自己都这么敷衍?

“你刚才说的不是真心话?”王贤看着他道。

“当然是了。”陈六忙肯定道。

“那不就结了。”王贤拍拍他的肩膀道:“真是个乐观的男人。”

“是……”陈六哭笑不得。闲扯几句,他赶紧领着王贤和闲云离开许府。路上,他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大人,许野驴回头肯定知道,我是北镇抚司的细作了。”

“不用担心,”王贤摇摇头,吩咐道:“回头你主动找许野驴,就说我吩咐以后有事便通过你传递,他自然不会发落你,还会好吃好喝好伺候。”说着呵呵一笑道:“你就等着享福吧。”

“那感情好。”陈六也乐了。

“不过别忘了夏荷姑娘的桂花糕。”这是王贤临走吩咐的最后一句。

“荣福记的。”这是闲云跟陈六说得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是。”陈六赶忙应声。

离开许野驴府上,王贤带着闲云进去道边一家饭馆,这会儿正是饭点,馆子里十分热闹,好像有个戏班子正在里头吃饭,好些人说话都拖着长腔长调,听起来怪怪的。还有不少没卸妆,顶着个大花脸在那里呼噜呼噜吃菜喝汤,看起来更加怪异。

“换一家吧。”闲云素喜清净,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就是这家。”王贤却径直进去,闲云只好跟着进去。

“二位客官来的真不巧,小店满客,要不您等等,或者去别家瞧瞧?”小二笑着迎上来道。

“不用,俺们就吃碗面,劳驾随便给找个点儿,不用坐,站着也行。”王贤陪着笑道。

“那……成吧。”送上门来的生意哪能不做?小二便将两人领到后院,让他们在回廊吃饭。不一会儿,端上两海碗热气腾腾的铨面,把筷子递给二人。笑道:“二位请慢用。”

“多谢,您去忙吧。”王贤憨憨一笑,便接过碗筷。闲云少爷只好也接过来。两人目送着小二离开,捧着碗站在回廊的闲云少爷郁闷道:“真要这样吃饭?”

“别有风味。”王贤笑着夹起面条,送入口中咀嚼,咽下后舒服的叹口气道:“筋软爽口,汤头喷香,要是再有点辣椒就完美了”

“辣椒到底是什么,你说了好多次了?”闲云少爷虽然觉着这样很没有格调,但毕竟是在执行任务不是么?只好也闷头吃起来,别说,味道还真不错,只是,那辣椒到底是什么东西?竟让王贤一直念念不忘。

“好东西,西洋之物。”王贤一边吃,一边含糊道:“我也是偶尔吃过一回,还是郑公公从西洋带回来的,可惜再没机会品尝。”

“听说郑公公快回国了。”对某些方面的消息,闲云要比王贤要灵通。

“是么?”王贤一愣,问道:“谁说的?”

“还能有谁,我爷爷。”闲云道。

“那感情好。”王贤点点头,来不及想郑和回来有什么好处。三两口扒完了面条,又把汤喝光,把几枚铜钱丢到碗里,擦擦嘴道:“走。”

闲云搁下碗,见王贤往里走:“方向反了。”

“没错。”王贤摆摆手,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饭店的后院。

这年代的饭店,大都是前面吃饭,后面住店的样式。穿过回廊,就是客人住店的地方,王贤看了看房门牌,果断敲响了那间‘天字丙号房,。

“于什么?”里面的声音响起。

“于革命。”王贤怪笑一声,在闲云惊异的目光中,对上只有自己才明白的暗号。

房门打开,露出吴为那张胖脸,把两人让进去,吴为紧紧把门关上。

房间里,除了吴为还有邓小贤和时万,床上则躺着两个只穿内衣的花脸男子。

“别愣着了,赶紧坐下。”王贤一进来,就招呼还没回过神的闲云少爷坐下。

闲云只好依言坐下,吴为和邓小贤便一人照料一个,把他们脸上乱七八糟的胡子易容膏之类弄于净。吴为叹道:“这种水平的易容都没露馅,许野驴家里还真是不设防呢。”

“吴大人不要贬低我们五处的能力。”邓小贤现在是五处的二把手,很注意维护小集体的荣誉:“我们之所以建议大人自行化妆,那是经过慎重的分析研究才得出的结论。”

“其实他只是因为我没带他一起,在发牢骚呢。”王贤指着邓小贤笑道,引得众人一片笑。

吴为一边给王贤重新上妆,一边闷声道:“论武功还是闲云少爷跟着大人更合适。”言外之意,不论武功,都应该让他跟着。

闲云听不懂他们话里的锋机,他也懒得理会。本来见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涂料都去掉了,他还挺高兴呢,谁料邓小贤又拿着个毛笔,端着颜料要往自己脸上招呼,他登时就郁闷了:“还来?”

“你不愿意就换我来。”邓小贤笑道:“反正咱俩身材差不多,谁上都一样。”

“免了。”闲云闻言坚决摇头,两眼一闭道:“你随便弄”

“好嘞。”邓小贤便熟练的在闲云脸上涂涂画画起来,等他画完了,吴为那边也收工了,两人端着镜子给他俩看,道:“怎么样?”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