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三章 八月桂花香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1-01    作者:三戒大师

八月桂花开,满城暗香浮。

每当这时,京城金陵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会呼朋唤友、具酒盛会,赏秋海棠玉簪花,皇帝也会赏赐臣僚桂花糕,君臣同乐,彰显太平气息。

然而今年京城却没有几分和乐气息,一是皇上北巡,没有人赐桂花糕,二是金风早来白霜现,三者便是京城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到了平头百姓都能感觉出的地步,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和乐的了。

不过汉王府、还有那些个侯爵伯爵府上,今年开的酒席可比往年多得多,几乎是天天高朋满座,有时候中午吃完了,晚上接着开,那架势好像要把八辈子的酒席一股脑全摆上一样。只是吃酒的客人,转来转去,都转不出那个武将圈子,就更让京城上下平添几分不安了。

身为府军左卫都指挥使兼西城兵马指挥使,这些天不知多少侯爷伯爷请许野驴去喝酒。许野驴本是朵颜三卫中兀良哈部的蒙古人,当年永乐皇帝起兵靖难时向宁王借兵,借的就是他们朵颜三卫。从此他们跟着朱棣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朱棣登极后,便把他们编为三千营,和神机营、五军营,并称三大营,是皇帝直接指挥的最精锐部队。

朱棣对他们这些鞑官也十分信任,许野驴就是被皇帝一手提拔成如今手握重权的朝廷命官的。许野驴也对皇帝感恩戴德、忠心不二

许野驴虽然是个鞑官,却也知道那些勋贵请自己喝酒是于什么,所以他一概回绝。但今天的邀请他却不敢不去,因为邀请他的是汉王殿下……许野驴当然知道汉王才是一切的根源,可对方根本不容回绝。

一个白天,许野驴都魂不守舍,满脑子全是晚上要不要去汉王府。要是不去,汉王肯定要整自己,姓牛的和姓马的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到时候真就要完蛋了。可要是去的话,汉王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怎么办?自己当着他的面,肯定没法拒绝,那岂不是上了他的贼船?将来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一个白天,申牌十分,许野驴下值回家,准备换上便服,去一趟汉王府。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他最终还是决定赴宴了……

许野驴的府邸在徐府街上,紧挨着大名鼎鼎的魏国公府就是。虽然规制比不上国公府,但那黑漆大匾石狮把门的高门大院,却透着一派新贵气象,比起一旁稍显破落的公府,也不逊色多少。

一看到老爷回来,门子赶忙牵住马,家丁敞开门,把许野驴迎进府去。

“老爷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丫鬟给许野驴端来洗脸水,伺候他脱掉官服,换上居家的便袍。许夫人也垂手立在

“唔,今天要去汉王府吃酒。”许野驴揉着太阳穴道:“这一天恍恍惚惚的,唯恐失了礼数,我先睡一个时辰,养养精神。”

“那老爷快去睡吧,到时候奴家叫你。”许野驴的夫人,是个朝鲜女子,端得是柔美温顺,和五大三粗、满脸虬髯的许野驴站在一起,怎么看都像是牛嚼牡丹。

“唔。”许野驴接过夫人奉上的燕窝,咕嘟一口闷下去,便起身往书房走去。或许对目不识丁的许将军来说,把书房称为睡觉的房间更妥贴。

进去书房,许野驴把门一关,便往内间走去。一转过屏风,刚要往床上躺,他突然全身汗毛直竖,因为他看到床上还躺着个人

那人双手抱在脑后,悠闲的躺在他的床上,正朝他露出迷人的微笑。只是这种擅闯还侵犯别人的床的行为,无论如何也跟和善沾不上边吧

但许野驴没有大叫示警,也没有上前抓贼,因为这个人他认识。不过他万万想不到,本该被歹人掳去的北镇抚司镇抚使王贤,竟会出现在这里。

“许兄弟别来无恙?”王贤笑着坐起来道:“冒昧前来,罪过罪过。”

“王大人……”许野驴喉头抖动好几下,才涩声道:“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实出无奈。”王贤一脸歉意道:“现在还没人知道我回京,只能用这种法子和兄弟相见。”说得好像许野驴是多可靠的人物似的,不过这番话确实能拉近两人的距离。

“我和大人,也谈不上什么交情吧……”许野驴却不领情,脸色也从震惊变成不快。他确实有不快的理由,任谁被人闯到家里,也不可能愉快的交谈。

“但我们将来的交情,会很好,生死之交那种。”王贤却大言不惭道:“许兄弟,我一位夫人也是蒙古人,所以我也算半个蒙古汉子,按照咱们蒙古人的脾气,敞开天窗说亮话吧”

许野驴搞不懂王贤为何娶了个蒙古老婆,就可以自称蒙古人,但对‘有话直说,这点十分赞同。“我洗耳恭听

“听说兄弟接到好些请帖请你去吃酒?”王贤便问道。

“不错。”许野驴点头。

“但都被兄弟你回绝了?”王贤一口一个兄弟,叫得那个亲热啊。

“也不是。”许野驴摇头道:“今晚我就要去赴个宴。”

“谁的东道?”王贤问。

“汉王。”许野驴也不瞒他,退两步在坐下椅子坐下道:“怎么,大人有何意见?”

“意见没有,只是想给兄弟个诚恳的建议。”王贤道。

“什么建议?”许野驴面色阴沉道。

“在岸上多好,不要踔这趟浑水。”王贤缓缓道。

“说得轻松,常在河边在,哪有不湿鞋?”许野驴果然本色不改,直来直去道:“何况王大人此来,不也是想拖我下水?”

“不是,我只是恳请你要被汉王拉过去,至于要不要帮太子殿下,选择在你,不帮,太子和我也铭感五内。”王贤摇头道。他如今大大的狡猾,几乎每句话里都有陷阱,什么叫只要不站在汉王那边就行?如果许野驴不帮汉王,肯定会站在太子这边。所谓严守中立,其实换个说法就是两边得罪,许野驴虽然是个粗人,但也是个见多识广的粗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果然,已经到了必须要选边的时候?”许野驴面色一沉道。

“这是汉王主动挑起来的,太子不得不应战。”王贤道。

“太子可以禀报皇上啊。”许野驴道。

“汉王还什么都没做,只是请客吃吃喝喝,太子如何禀报皇上?徒惹笑尔。”王贤摇头道。

“我是忠于皇上的。”许野驴眉毛一挑道:“只听皇上的旨意。”

“你敢把同样的话说给汉王听?”王贤语带讥讽的问道。

“怎么……不敢。”许野驴闷声道。

“据我所知,兄弟的两个副将,可是虎视眈眈你的位置。”王贤笑道:“他们可都是汉王的老部下。”话没说完,但言外之意很清楚,你要是敢在汉王面前说个‘不,字,他立马就能让那两人中的一个取而代之。哪怕上直卫都指挥使,都是由皇帝任命,但主将不小心死了或者残了,副将代理其职位,却是顺理成章的。

“首先,汉王不一定非让我表态,然后,就算非让我表态,我也可以先答应下来,回头再说。”许野驴有点抬杠的意思了。

“这么说就没意思了。”王贤摇头笑笑,正色道:“说实在的,没有你的帮助,这次太子就完蛋了。”

“这么说,我得赶紧去汉王府上表忠心了。”许野驴翘起二郎腿,哪有要走的意思,。

“好啊,你去吧。”王贤笑道:“等到汉王于掉了太子,下一步呢,怎么办?”

“这不是我操心的事了。”许野驴额头见汗道。他显然言不由衷了,因为他也明白,汉王杀了太子,皇上肯定不会容他,自己要是跟汉王走,下一步就是造皇上的反了。

“你知道结果的,”王贤拍着胸膛道:“咱们蒙古汉子都是有一说一,言出必行的。刚才兄弟是说,你只忠于皇上吧?”

“是……”

“那你跟着汉王除掉皇上的太子,这算是忠于皇上么?”王贤冷笑道:“更遑论下一步,直接跟皇上开战了”

“这……”许野驴才发现,王贤这张嘴实在太厉害了,自己已经被他绕进去了。

“咱们再退一步说。”王贤道:“就算汉王大发神威,连皇上都打败了……”

“那是不可能的。”许野驴这种跟着皇帝南征北战的将领,最清楚谁才是大明朝最牛逼的战神。

“对吧,那你跟着汉王瞎折腾什么?”王贤两手一摊道:“不过咱们还是假设一下,就算汉王成功了,你能得到什么?排在你前面的有多少人?轮到你的时候,还能有什么残羹……剩饭?”

“是。”许野驴对这点十分认同道:“我不是汉王的人,汉王爷的那帮兄弟部下,少说几百号人,都排在我前头

“所以从哪方面说,兄弟都不该趟他这浑水。”王贤大点其头道:“看这漂亮的大宅子,还有那娇妻美妾、奴仆如云,兄弟啊,这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