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八章 虎王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28    作者:三戒大师

“看你是还没喝够”见黑衣人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本来就因为拍马屁拍在马蹄子上,憋了一肚子邪火的胡三刀,登时抬脚就踹起来。

吴为将王贤的躺椅搬过来,他便舒坦的坐在椅子上,漠然的看着胡三刀殴打那黑衣首领,待胡三刀打累了,那黑衣首领也成了猪头。

王贤这才开口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哪位。明教有四大护法,龙凤狮虎,在广灵县参与白莲教起事的是狮王,你是虎王秦中元,对吧?”

那虎王秦中元费力的抬起眼皮,看王贤一眼,没想到他能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闷哼一声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是啊,我不仅活着,还活得好好的。”王贤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道:“运气真不错吧。”

“确实。”虎王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运气不错,又岂止是不错?简直是好到逆天

“虎王的运气就差了点。”王贤的下一句,却把个秦中元郁闷坏了。“你说你怎么这么倒霉?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一定是早晨起来没漱口。”二黑在一旁接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呸”秦中元性烈如火,受他们这般折辱,已是不想活了,一口浓痰朝二黑吐去,二黑躲避不及,正中鼻梁,气得二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要不是吴为及时拉开,非得打出人命不可。

“怎么,不服气?”王贤笑看着鼻青脸肿、满眼不屈的秦中元。

“当然不服气,”秦中元手脚被废,但一身内功犹在,抗击打能力超乎想象,这会儿说话还中气十足。“你们这群不讲信义的小人,凭什么让人服气”

“哦……”王贤心中一动。其实在之前,他并不知道能抓到秦中元,所以一时间除了解解气,也想不出这厮有什么利用价值,但听秦中元这话里头,似乎对韦无缺后来于的事儿并不知情……便淡淡道:“我们怎么不讲信义了?”

“怎么不讲信义?”秦中元哂笑道:“当初你们太子指天发誓,我们放了徐妙锦就放了老夫,他却只是做做样子,明着把我放了,暗中又指使你们抓人,这不算不讲信义的话,世上还有信义可言么?”

“有道理。”王贤点点头道:“不过你脑袋是不是被大粪塞住了?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到底谁要害你?”

“难道不是你们么”秦中元一愣,旋即也明白了王贤的意思——少主就算放了徐妙锦,怎么可能连王贤一同放人呢?那样岂不是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现在王贤和徐妙锦都已经脱离少主的控制,显然是少主那边出了状况,再想到这次行动,动用了本教最精锐的弟子,这天下根本没有人,能在他们的把守下把人救走。

一念至此,秦中元不禁狐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是韦无缺放了我们。”王贤淡淡笑道。

“你胡说”秦中元自然是不信的,闷声道:“少主若是肯放你们,当初又何必费尽心机抓你们?”

“因为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王贤大笑一声道:“在乎虎王也”

“一派胡言”秦中元登时眼瞪得溜圆,怒道:“这种挑拨离间的把戏也太低级了吧”话虽如此,他脸上的震惊之色,却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你都已经死定了,我有什么好挑拨的?”王贤笑道:“不过用你的榆木脑袋想一想,你往日和韦无缺的关系怎么样?他怎么就突然对你转了性,不就是为了忽悠你跟他走这一趟么?”

“那是因为狮王死了,他在教中需要帮手……”秦中元嘴上分辩着,心里却暗暗打鼓,他和韦无缺的关系确实不好,原因很简单,明教被朱元璋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已经要吹灯拔蜡了,是他们这帮老兄弟齐心协力,共撑危局,才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重新迎来生机。所以教主常说,这帮老兄弟劳苦功高,没有他们,就没有明教的今天。

可韦无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却对他们这些老家伙横竖看不上眼,总想把他们赶下台,好扶植新人上位,建立起自己的势力。秦中元性情暴躁,没少跟韦无缺发生冲突。前阵子狮王被朝廷捕杀,韦无缺才主动和他改善关系,秦中元见他地位日渐稳固,也有心和少主缓和下矛盾,才会跟着韦无缺来做这趟买卖。

难道韦无缺和我改善关系都是假的?害死我才是真的?秦中元不禁有些疑惑,毕竟王贤和徐妙锦同时获释太不可能,毕竟韦无缺和他龃龉日久、而且冷血无情……

“真相就是,韦无缺和我谈妥了条件,然后便放了我和徐真人,其中条件之一,就是杀了你。”看着秦中元一脸的挣扎,王贤残忍的一笑道:“这应该是所有条件里,我最乐意兑现的一条了。”说着挥挥手道:“好了,送你上路吧。冤有头、债有主,虎王这笔账可别记到我头上”

王贤一声令下,胡三刀便从地上搬起一块西瓜大的石头,走到秦中元的面前,高高举起来——只要石头落地,他的脑袋就会变成个烂西瓜……

看到胡三刀一脸残忍的笑着,两手一松石头落地,秦中元彻底信了王贤的话,没有人会跟个死人说谎的。他用尽全部的力气就地一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那一下……

咣当一声,大石落在他的耳边,砸得尘土飞扬。

“呦呵,还藏了一手。”胡三刀弯腰拾起大石,一脚踏住他的胸口,让他挣扎不得,这才高举起石头,一脸狰狞道:“你倒是躲啊”

“住手,我有话要说”来不及细想,秦中元忙大声说道。

王贤点点头,胡三刀才停下动作,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和韩天成……也就是你口中的韦无缺,达成什么协议?”秦中元根本不理会胡三刀,转头问王贤道。

“我会帮他杀了林三。”王贤淡淡道。

听说林三的名字,秦中元彻底深信不疑,韩、林两家的秘辛,可以说是两教最高机密,也就是他这种核心高层才能够知晓,王贤一个外人,若非韦无缺亲口相告,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这个畜生”确信自己中了韦无缺的诡计,秦中元自然将满腹怒火全都倾斜到他身上,咬牙切齿道:“不光要杀我这个老臣,连他的堂兄都不放过”

“哦,他们是堂兄弟?”王贤其实早就从张辅那得到真相了,此刻却装着刚听说的样子,吃惊道:“怎么一个姓林,一个姓韦……或者说姓韩。”

“……”秦中元先是沉默片刻,下一刻便咬牙道:“罢了,小畜生都把我害成这样了,老夫还替他们家保守什么秘密”说着像是要揭开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似的,沉声道:“你将两人的姓氏连起来读。”

“林韦,呃不,林韩……韩林……韩林儿?”王贤想了想,一脸震惊。

“你很聪明。”秦中元点头道:“不错。他俩都是小明王的孙子。”

“怪不得你们叫他少主。”王贤恍然道:“他于嘛要杀自己的哥哥?”

“还能于什么?”秦中元愤恨道:“他就是个权欲熏心的疯子为了权力连我这个忠心耿耿的护法都杀,除掉一个阻挡他一统两教的兄长,又有什么稀奇?”

“原来如此。”王贤点点头道:“不过……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任你说破天,今天我都要杀了你”

“你想不想知道,明教的总坛在哪里?明教的教主是哪个?明教到底有多少人?分坛都设在哪里?”见胡三刀又要举起石头,秦中元不敢卖关子,赶紧大声道:“而且我还有个更惊人的秘密,换我一百条命都不止”

“哦?”王贤不禁笑道:“你不是诳我吧?”见秦中元要开口爆料,由不得他不高兴。本来,对这些钢筋铁骨的汉子,怎么上刑都不会有效果。王贤也知道这一点,他只是顺便一诈,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竟真把秦中元的嘴撬开了

“老夫一生光明磊落,从不肯说半句假话。”秦中元傲然答道,只是他现在鼻青脸肿的狼狈样子,让人怎么看怎么觉着可笑。

“好,那你讲讲吧。”王贤点点头,在躺椅上坐下道:“不过要是你讲的内容,不值你一百条命的话,那你还是死路一条。”

“老夫这副尊荣,生死有何区别?”秦中元苍凉一笑道:“我不过是要他韩家倒霉罢了”

“讲。”王贤颔首。

“明教在南方各省都有分坛、分坛之下是香堂,更是遍布各州府,信徒不下四十万人”秦中元便沉声说道。

“这么多人?”王贤不禁吃了一惊,根据以往的情报显示,明教徒人数最多不过十万啊……

“这都是要拜朝廷所赐。”秦中元不无讥讽道:“要不是朱棣这些年横征暴敛,我们也不会发展这么快”

王贤不禁老脸一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