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九章 对影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20    作者:三戒大师

“呃……”听了吴为的话,王贤差点没噎死,好一会儿才问道:“还有谁听到了?”

“没有,就我自己。”吴为摇头道。

“不要外传……”王贤叮嘱一句,过一会儿,又闷声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是属下多嘴了。”吴为忙小声道。

王贤摇摇头,他还是分得清好歹的,知道吴为是真心对自己,才会说这个话的。

味同嚼蜡的吃过早餐后,王贤还是亲自端着早餐托盘,敲响了徐妙锦的房门,轻声道:“真人……”

一阵沉默后,房门打开,徐妙锦出现在他的面前,虽是一身男装,却依然难掩那绝世的风华,只是她双眼红肿,神情憔悴,似乎是一夜无眠。

不过她能安安生生立在这里,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说明她已经不再受春药的困扰了……任何药的效果,在人体内都是递减的。七日销魂散,顾名思义,只能影响她七天。韦无缺那厮果然又在骗人

欣慰之余,王贤也不禁黯然,因为两人再也不会有肌肤之亲了……

“睡得怎么样?”王贤那三寸不烂之舌,此刻却笨拙到令人抓狂。

“不错。”不知怎地,徐妙锦面上带着淡淡的怒气,不过还是侧身让他进来。

王贤两只脚像挂上千斤重的石锁,迟疑了好一阵子。

见他犹豫不决,徐妙锦面上的怒气愈加明显,一把夺过托盘,就要关门,王贤却在这时,迈出了一条腿。

门自然是关不成了,徐妙锦哼一声,转身进去。

王贤顾不上身后吴为恨铁不成钢的目光,跟了进去,但只是把门虚掩上……

徐妙锦把托盘搁在桌上,目光复杂的望着他。

王贤的目光起先有些躲闪,但不知是想通了什么,他突然笑了,笑容如冬日阳光般温暖,一扫屋里孤寂清冷的气

徐妙锦先是有些错愕,片刻后也笑了,笑容中有妩媚,有释然,更有苦涩……两个极聪明的人,又曾经那样亲密,根本不需要言语,就明白对方的所思所想。

不管怎样,这都是他们最后一段旅程了,既然如此,珍惜显然比浪费更明智。

“快吃饭吧,这阵子你瘦了好多。”王贤亲手给徐妙锦盛一碗粥,递给她。

徐妙锦伸手接过来,却不料王贤的手指,趁机隐蔽的扫了她的手心一下,徐妙锦差点把持不住,撒了碗里的稀粥,不禁横他一眼,让他不要玩火。

王贤嘿嘿一笑,收回手来,斜倚着椅背,微笑注视着徐妙锦仪态优雅的用餐。

徐妙锦吃完饭,用手帕擦擦嘴角,轻声道:“以后让别人送饭就可以了。”

“真人身份尊贵,怠慢不得。”王贤笑道:“还是下官亲力亲为吧。”

“那就有劳大人了……”徐妙锦轻轻颔首。有些话不必说、不必问,两人都知道,他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但做不了情人,还可以是朋友的……

但哪怕这样安静的时刻,也是很奢侈的。虽然已经脱险,但敌人的眼线无处不在,王贤他们还是丝毫大意不得,经过数次小心的暗度陈仓,抵达了山东境内上岸,与胡三刀的昔日部下汇合,才算是基本安全。

在响马们的护送下,王贤等人直达登州,登上了南下的海船,在海上的数日是两人最轻松自在的日子,因为除了吴为之外,其他人全都已经离开了。没有那么多碍眼的人,他们像好朋友一样一起用餐、一起品茗、促膝而谈……吴为虽然一直揪着心,但见两人也没有什么过火的举动,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天天屈指数着日子,盼着赶紧到松江府上海县,在那里,两人就可以分道扬镳了。

落日的余晖洒在甲板上,徐妙锦俏立船头、衣袂飘飘,王贤站在她身侧稍后一些的地方,良久方道:“明天就要到上海了……”

徐妙锦点点头,转过脸来微笑看着他道:“这真是段愉快的旅程。”

“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王贤轻声道:“我是真心实意的支持你从此远遁天涯的。”说着笑笑道:“你可以换个身份,在无人知道的地方自由自在的生活,相信我,我能办到的。”

“我当然相信你。”徐妙锦微微颔首,她的侧脸秀丽绝伦、美得让人窒息,当她微笑时,天地都多了几分生机。徐妙锦促狭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想金屋藏娇么?”

“当然不是……”王贤苦笑一下,摸摸鼻子道:“好吧,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知道,男人么,总是这样。”徐妙锦点点头,莞尔道:“恨不得把染指过的女人,统统藏起来。”

“这话可不对了……我并没把你看成私有财产,”王贤不禁窘道:“都说了,那只是一场对你残酷,对我美丽的误会……”

“对我……”徐妙锦玉面微红,颤声道:“也是很美丽的。”

“……”王贤的心被狠狠一撞,恨不得再次搂她入怀,但两人好容易才建立起的脆弱防线,是禁不起这样放肆冲撞的。他只好伸出手去,在空中轻轻的摆动。

徐妙锦投来问询的目光,却见王贤的视线落在甲板上,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两人在落日下的影子紧紧依偎在一起,那影子中的王贤,正在深情抚摸着她的秀发……徐妙锦登时就痴了,如果说之前的亲密都是出于被动,这一刻,她真切感受到了他的心……

触不到你的人,便轻轻抚摸你的影子,现实只能阻止两人的身体靠近,却不能阻止他们的心在一起……

徐妙锦轻轻的摇着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在王贤的手下撒娇。不知不觉,泪水再次滑落面颊,在落日的余晖下熠熠生光……良久,她才恋恋不舍收回目光,定定望着王贤道:“我听你的,你让我走我就走。”

“那我让你走。”王贤毫不犹豫道:“不是为了金屋藏娇,只是单纯想让你摆脱桎梏,不再回到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中……”

“嗯。”徐妙锦点点头,俏面上已是泪珠连连,她低头擦于泪水,当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挂起笑容。金色的光线遮住了她笑容里的黯然,只听她轻声道:“算你回答正确。”

“那好,我们明天不去上海,继续南下。”王贤点头道。

徐妙锦却摇头笑道:“傻瓜,逗你玩的。我当然要回京城,不然你怎么跟皇帝交代?”

“这个问题我能解决。”王贤道:“你不必担心。”

“你觉着我是那么自私的人么?”徐妙锦摇头笑道:“我当然会回去了,帮不上你什么忙,我也不能连累你。”

“真不要紧的。”王贤有些急了。

“傻瓜。”徐妙锦也学着王贤虚空伸出手来,让影子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道:“只要你能一直把我放在心里,再回去那种日子,我也不会感到孤独了,因为我心里还有个你啊……”

王贤不禁痴了,就这么看着两人的影子依偎在一起,直到太阳完全落入海中,影子消失不见……

抵达松江府上海县后,徐妙锦便下了船,她将搭乘另一艘小船回金陵。按照当初在金川河水关的谈判约定,黑衣人们将在脱险后放回徐真人。虽然韦无缺没有一点契约精神,但王贤他们替他履行约定,这件事还是会记在黑衣人的头上,跟北镇抚司扯不上关系……这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至于王贤,按照约定是当那黑衣首领被放回去后,便可重获自由。虽然汉王和纪纲这边知道,根本不会这么回事儿,可当初他们撇清的太于净,现在自然没法说他是在演戏……

看着徐妙锦的座船越飘越远,消失在苏州河上,王贤怅然若失的叹口气,对身边的吴为道:“这下满意了吧?”

“满意。”吴为这几天一直紧张的盯着两人,虽然两人总是在一起,但他们表现的跟普通朋友没什么区别,吴为还能强求什么呢。况且说心里话,他也挺理解王贤的,天下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徐妙锦这样的红颜?王贤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满意就赶紧把酒拿出来,今晚咱们一醉方休。”王贤笑骂一声道:“王八蛋,竟然把酒都藏起来,让我一滴都找不到。”

“酒能乱性,属下不得不防……”吴为讪讪道。

“你给我喝的水里,也加了东西吧?”王贤冷笑一声道。

“是,都是些清神定性的好东西。”吴为老老实实道:“属下实在太担心了,请大人责罚。”

“当然要罚,狠狠地罚”王贤吹胡子瞪眼道:“我喝一杯你喝三杯,不许用醒酒丹之类,你可认罚?”

“属下认罚……”吴为苦着脸道:“大人,会喝出人命的……”

“喝死拉倒”王贤狠狠骂一声,搂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我说小胖,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娶个媳妇,莫非对我有意思?”

“噗……”听了王贤的话,吴为差点没摔个狗吃屎,他使劲挣脱王贤的胳膊,强调道:“大人,我不喜欢男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