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八章 今夕何夕 君已陌路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20    作者:三戒大师

徐妙锦身中春药,王贤却并未中春药,他虽然也会偶尔被情欲迷昏头脑,但身处此等险境,若任由自己沉沦欲海,他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事实上,绝大多数时候,王贤都是清醒的,他心里只盘旋着一个念头,就是如何能逃出去。指望跟韦无缺耍嘴皮子显然是不行了,那厮已经彻底疯了,自己就是说破天,他也不能放过自己,那么只能自救了。

不过在对方看来,王贤的武功甚至不值得他们采取特别的防范措施……当然,人家主要是为了让他厅事,方便。王贤也知道外头时时刻刻都有数名黑衣人在监视着,自己想要从这间舱室出去,不仅没门而且没窗户。

可是没门没窗也不代表没希望出去,因为还有地板墙壁和天花板。王贤摸索遍了这间舱室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发现其中两处地方有希望成为突破口。一个是天花板,一个是地板,这两处都是用硬木板拼接起来,再打入楔子加固,最后刷上清漆完工的。看上去结实无比,浑如一体,但只要能设法拔出一块楔子,就能崩溃一大片。

想了又想,王贤最后决定在地板上开工,一来,在地板上作业,显然比在天花板上容易的多。二来,逃跑时应该尽可能的往下,而不是往上。徐妙锦虽然赞同他的想法,但对他能凿开地板不抱什么希望。那楔子牢牢钉在地板上,纹丝合缝,就是武林高手,在不弄出大动静的前提下,也无从发力。

不过王贤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将楔子拔出地板是一个木工活,而不是什么力气活,更跟武功无关……它只跟你的工具和手艺有关。王贤的手艺不怎么样,他却有趁手的工具。

上船时王贤被仔细搜过身,但黑衣人只能把他们搜到的东西取走,那些搜不到自然还留在王贤身上。徐妙锦看着王贤把一只靴子厚厚的底部扒下来,一双美目登时瞪得溜圆——她看到王贤的靴子底里,躺着一只乌黑色的匕首。

王贤小心翼翼的取出那把匕首,轻轻在地上一划,就是深深一道痕迹,笑道:“吹毛断发。”

徐妙锦伸出大拇指,开心的献上香吻一枚。

王贤十分的谨慎,他知道木头地板传音很厉害,因而不用凿的,只用匕首轻轻的在楔子与地板的接缝处慢慢的划。这样虽然很慢,好处是没有一点声音,王贤又有的是时间,几天就挖出来八个楔子,随时都能撬开地板下去了。但他没有轻举妄动,依然在耐心等待逃脱的机会。因为船上的黑衣人实在太多,他碰到任何一个都是死路一条……武功不好就是这么悲哀。

等啊等,终于等到了韦无缺下船,黑衣人聚集在自己的门外,逃脱的时机出现了。他也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要被皇帝捉奸了。王贤悄无声的拔下楔子,掀开地板,探头往下一看,下头舱室中空无一人,便翻身下来,又伸手接住跳下来的徐妙锦。

徐妙锦那软绵绵、香喷喷的身子一落入怀中,王贤便将她紧紧搂住,深深吻下去。徐妙锦也是热烈的回应着,虽然这会儿已是火烧眉毛了,两人却都没忘了一件事——这可能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拥抱彼此了。

一旦走出那扇门,他们的命运很可能再无交集……虽然两人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毕竟曾那样的亲密、百般的缠绵,尽管他们都知道继续下去毫无可能,但就这样一刀两断,又让人情何以堪?

千言万语,不如一个拥抱。紧紧拥抱,不如深深一吻……

眼泪顺着徐妙锦的面颊流淌下来,她紧紧搂着王贤的脖颈,就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而她身后,则是那熟悉的万丈深渊……

猝然,王贤抬起头来,停止了亲吻。徐妙锦不满的要抗议,却被他捂住了嘴,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到王贤做出噤声的动作。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低低的闷哼一声,徐妙锦登时不敢动弹。王贤透过门缝,静静的观看,本来紧张的表情,突然松弛下来……因为他看到了闲云的侧脸。

等到彻底脱险,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登上接应自己的船只,看到莫问、杨荣等一于弟兄围上来,王贤和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使劲拥抱着,一个个铁打的汉子,都是眼圈通红,声音嘶哑。

王贤恍若隔世,好半天都没听清他们说什么。

“大人……”吴为等人却是兴奋万分,一场灭顶之灾终于平安度过,他们根本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依然围着他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可把我们急死了,老杨天天烧香拜佛…”“还说我,你不也上过香……”

好一会儿,王贤回过神来,感激的话此刻是那么多余,但他还是忍不住道:“你们把我从死地救了回来,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

“大人这话我们不爱听,”众兄弟笑道:“要是我们哪个出事儿,你一样会救我们的。对吧”

“当然了”王贤重重点头道:“我王某人此生最大的幸事,就是有你们这班生死兄弟”

兄弟们互道衷情之后,吴为笑道:“对了,得赶紧给京里捎个信,老太爷老夫人夫人他们可担心死了。”

“不可。”周满和莫问同时脱口道:“那样会不打自招的”

“是啊。”王贤点点头道:“要是我这时候报平安,岂不说明我果然是在船上?那于系可就大了……”

“是。”众人心说也是,毕竟他们玩得太大,把汉王殿下的次子和赵王妃都玩进去了,别说被抓到证据,就是惹上嫌疑,大人都吃罪不起。就算是到了最后,也万万大意不得。

“我家里经历过比这难过的日子,这次也不会有事,你们不用担心。”王贤微微皱眉道,显然他有些言不由衷。

“大人,那,那位怎么安排……”吴为又小声问道。

那位自然是指徐妙锦,不过此刻她并不在这儿……

船顶层的客舱中,是王贤手下早就预备好的房间,摆设虽不奢华,却很整洁。屏风后的木桶中,冒着腾腾热气,那是侍卫们刚打好的洗澡水。

打被俘起,徐妙锦就没洗过澡,这让素喜洁净的徐真人,简直要抓狂了。好在王贤和她还有点心意相通,一上船就让人给她安排房间,打好了洗澡水。

徐妙锦将身上的衣衫一件件除下,搭在上屏风,那具天地造化的完美玉体便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可少了那个人的注视,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虽然之前就对自己重归孤独已经了然,但直到此刻,自个孤单单、赤裸裸一个人时,那种销魂蚀骨的孤独感,终于重新占领她的每一寸肌肤。虽然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这种孤独,可在经过了七天的亲密温存之后,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坚强,那渗透到骨髓的孤独感比原先加倍难以承受,让她艰于呼吸,难以自拔。

直到将娇躯尽数没入热水中,那温暖的感觉才让她好受一些,却不知怎地,又想起王贤那宽阔的怀抱,也是这样的温暖……徐妙锦的两手放在身上,却想象着他略显粗糙的手在抚摸揉搓着自己,她双目不禁微微闭上,脑海中全是一段段或是激烈或是柔情的缠绵,让她全身滚烫滚烫,情不自禁的轻声呻吟起来……当她到达高潮的一刻,潮红的面上却没有满足,只有无尽的哀伤,滚烫的泪珠顺着面颊滑落在蒸汽氤氲的水上,她蜷在浴桶中无声的饮泣起来……

王贤和兄弟们重聚一堂,自然要一醉方休,一群人闹闹哄哄喝到大半夜,把王贤喝躺下了才算完。

吴为和闲云扶着他回房休息,把他放在床上,脱了鞋盖上被子,却听王贤含糊的呼唤着个女子的名字……吴为听得真切,登时浑身一震,忙偷眼看向闲云,却见神色如常。吴为不禁暗暗庆幸他没听到,转念一想却知道不可能,闲云少爷的内功何其高?三丈以外的蚊子哼哼都能听出公母,又怎会听不到大人说话?

那就是闲云装没听见的,吴为心说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闲云少爷都不如了,忙也装作没听见的样子退出房去,却实在不放心,亲自在门口把守,不让人靠近这间房。

第二天,王贤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一摸身边,没有习惯的温香软玉,他先是一愣,旋即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拥抱那个女子了。不禁怅然若失了好一阵子,才振作精神起床,胡乱梳洗一下,出来吃饭。

坐在餐桌边,他拿起筷子问道:“徐真人吃过了么?”

“徐真人没吃呢。”吴为轻声道:“她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出门,我们也不好冒昧打扰。”

“嗯。”王贤点点头道:“待会儿我给她送点过去。”

“大人”吴为吭吭哧哧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要和徐真人保持距离啊……”

“我知道……”王贤皱皱眉,突然抬头看着他道:“怎么?”

“昨晚……”吴为声音愈发微弱道:“你说醉话时,叫她的名字来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