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囚徒困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07-19    作者:三戒大师

“好!”众粮商纷纷应和,因为心里有事,早早就散了。

和刘贤弟几个分开,张老哥回到投宿的旅馆,对跟班的说,“你去过周粮商的掌柜家吧?”

“前年韩掌柜结婚,我喝过喜酒。”跟班的小声问道:“老板的意思是?”

“你去他家一趟。”张老哥从靴页子里掏出一摞宝钞道:“看看能不能把咱们的粮食收下。”

“还用给他送礼?”跟班的瞪大眼道。

“废话。”张老哥叹气道:“这才头一天,就这么多人,赶明天肯定更多,到时候给谁不给谁?更加撕扯不清。还是破费破费,早点落袋为安吧。”

“是。”跟班的便揣着票子出去了,半个时辰后,又拿着钱回来了:“他没回家,住在店里了。”

“那去店里敲门啊。”张老哥已经钻被窝了,闻言骂道:“你怎么这么死心眼?”

“别提了。”跟班郁闷道:“你当小的没去啊,可是怎么敲都敲不开门,结果还撞上好几个同行……”

“也是送礼的?”

“是啊。”跟班的点头郁闷道。

“唉,”张老哥叹一声道:“都不傻,看来明天不好办了……”

这一夜,张老哥摊煎饼似的一宿无眠,好容易捱到天蒙蒙亮,他便爬起来胡乱洗把脸,吃点东西,直奔周氏粮店而去。

他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谁知到了粮店门口,竟看见几个同行已经先到了。

“早啊,诸位。”张老哥赶紧挤出一丝干笑道:“这大早晨,还挺冷的呢。”

“早啊您老。”众人也勉强笑道:“也不知啥时候开门,赶紧进去暖和暖和。”

“叫开就是了。”张老哥道:“又不是来买粮食的,还受他的规矩?”

“叫了,没人应。”众人苦笑道:“你说这是咋回事儿,成了咱们求着他们买粮食了!”

“是啊,”有人不忿道:“向来都是他们求咱们,咋成了咱们求他们了?”

“嘿嘿。”张老哥笑道:“谁让咱贪图高价呢?”

“唉,一口吃不了个胖子,何苦来哉呢?”那人负气道:“他要是再推三阻四,索性不卖了,回家过年去!”

“就是!”众人纷纷附和道。

张老哥也点头,心里却冷笑道,你们谁舍得走就怪了。都盼着别人走是真的!

众人口不对心的等在店外,来的粮商越来越多,到了卯时还不见铺板卸下来,众粮商愤怒的拍打着铺板,大声叫道:“开门开门!”惹得街上人纷纷驻足旁观。

终于,在震天的砸门声中,铺板卸下一片来,露出韩掌柜那张睡眼惺忪的脸。他朝众粮商团团作揖、连连抱歉道:“没想到诸位来得这么早,真是对不住!”

“砸门这么长时间,你才听见!”

“唉,我这人睡着了跟死猪一样,在耳边放炮也听不见。”掌柜的卸下门板,将众粮商让进店铺,“都冻坏了吧,快进来暖和暖和。”

判断一方强势还是弱势,不是看谁的嗓门高、火气大,而是看他们对蹩脚的理由的反应,像众粮商这样,竟然默不作声接受的,显然跟强势不沾边了……

粮商们鱼贯进店,把个前厅坐得满满当当。掌柜赶紧沏茶,又对众人嘘寒问暖。

耐着性子应付他几句,终于有急脾气的出声道:“韩掌柜,你去问过你东家了么,他怎么说的?!”

“唉,别提了,我被东家臭骂了一顿。”掌柜一脸郁卒道:“不过我也该骂,竟然不相信诸位老板,才想出这么个‘广撒网’的馊主意。本以为能来一半就不错了,没想到诸位老板都这么古道热肠,竟一个不落都来了!”

“难道周洋的信是你代写的?”很多人当场就毛了。

“当然不是,但是东家只要我找几家古道热肠的老板,没让我搞得人尽皆知。”韩掌柜叹气道:“我给东家出大难题了,诸位都是朋友,都是恩人,不买谁的都不合适,所以东家得慎重考虑一下,到底是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买呢,还是每人买一部分呢,或者砸锅卖铁全买下来。”

“当然是全买了。”马上有人出声道:“这样谁也不得罪。”

“全买的话,肯定没法三两一石了,东家就是砸锅卖铁,也没那么多钱。”韩掌柜两手一摊,实诚道:“请诸位再等一天,明天,明天一定有个准信。”

“为啥得等到明天!”众粮商不乐意道:“在码头上停一天,就要交一

天的泊位钱、还有伙计的人工、粮食的损耗,这损失谁负责。”

“因为本县衙门的规矩,只有申时才能探监。”韩掌柜苦笑道:“这次我一定要个章程出来!”

众老板面面相觑,难道要再等一天?

这时候,已经有百姓上门买粮了,进来一看好家伙,满屋子是人。小心问道:“韩掌柜,开张了么?”

“开了开了。”韩掌柜欠身道:“抱歉诸位,店里的几个伙计出去送信,留守的一个,前天又死了老娘。唉,就剩我一个人忙活。”

“卖什么粮食啊,先把这茬解决了,”众粮商不满道:“让他上别家买去!”

“这,好吧……”韩掌柜只好朝那顾客歉意道:“到钱家粮行买去吧,抱歉抱歉。”

“好吧……”都是老熟人了,顾客也不能说什么,便空手离去了。

韩掌柜刚坐下,要和众粮商继续说话,又有客人进来,他只好再起身招呼。还没把人打发走,又有进来的,那叫一个络绎不绝,什么事都谈不成。

终于,众粮商忍不住道:“上铺板吧!关张个一天半日的,死不了人。”

“好。”韩掌柜倒好说话,立马上了铺板,还挂出‘今日停业’的牌子。转身进去问道:“诸位有何高见?我可以跟东家说说……”

“你得快刀斩乱麻,来得人越多,就越不好处理。”粮商出主意道:“你赶紧把我们这些人的收下,再跟后面人赔礼道歉,大不了赔人家个运费,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就是,这次算你救主心切,日后切记别这么孟浪!”

“这主意不错……”韩老板眼前一亮,旋即又苦着脸道:“可是,昨天有好些比诸位来得早的,只是此刻还没到罢了。”

“他们睡懒觉怨谁?”粮商们见他有些松口,马上一拥而上道:“立文契吧!”

“我不是东家,如何立得了文契?”韩老板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粮商包围着,显得很是无助。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粮商们给他支招道:“你跟我们草拟份文书,待会儿对后来的也有话说。然后下午拿给你家东家签字画押,不就结了。”

“这倒没问题,”韩老板苦笑的:“可是没有东家签押的文书,人家谁当回事儿啊。”

“这个简单。”粮商们就是不缺办法道:“你可以付我们一部分定金。”

“这……”韩掌柜为难道:“这种事我不敢擅自做主!”

“真是死心眼。”粮商们骂道:“我们可以给你家折扣,一石粮食我饶你一百文,这样你家老板只能说你会做生意,别人也说不得什么!”

“这……”韩掌柜看看众粮商道:“可是柜上只有一点零钱,老板买粮食的钱存在钱庄,要用他的印章才能取。”

“就是个堵人嘴的,不拘多少。”众人毫无底线,只求速速签好文书。

“那好吧,请诸位老板写下高姓大名,以及有多少粮食要卖……”韩掌柜终于招架不住群虎,到柜面上写文契,写完一份,便有粮商在卖方下面签字画押,然后韩掌柜从柜台里,摸出一摞宝钞递给他。

那摞宝钞破破烂烂,值一百文撑天了,粮商们也不嫌少,立即打了收条,揣入怀中,顿时感觉安心不少。

十几个商人依次立契,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办完的。里面刚写了两份,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阵高过一阵的砸门声。

“今日不营业!”有粮商替韩掌柜答道:“客人明天再来吧。”

“我们不是买米的,是卖米的。”显然,外面敲门的也是粮商,而且人数比里面的还多。“赶紧开门,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在里头干什么!”

“是啊,里面的朋友,有财大家发,不好吃独食吧!”外面的人大声道:“再说也得讲个先来后到,我们可是昨天上午就到的!”

里面的人面面相觑,不开不合适,但是一开又会生变数。

“别管外面!”还是张老哥拿得定主意道:“你们帮着韩老板,赶紧把文契写完!”

众粮商赶紧去找毛笔,五六个人帮着一起写文契……

外头按捺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见里头毫无动静,知道人家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再开,各种被愚弄被损害被欺凌被侮辱的复杂情绪,登时占据众人的心田,也不知谁带头喊了一声:

“不能让他们得逞!把门砸开!”

“对,太欺负人了,把门砸开!”便有年轻力壮的,朝着粮店铺板又踹又撞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