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七章 营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19    作者:三戒大师

计划初步定下来,众人又反复推敲了几遍,还将神龟号的舱口进行了改造,以便到时候进出。虽然觉着这下应该没问题了,但所有人都知道,不到把大人平安救回来的一刻,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所有人的心都高悬着……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夜里,戌时左右,计划中的夜袭开始了,莫问亲自指挥着船只与敌船鏖战在一起。将士们用锚钩将敌船紧紧固定住,又跳上敌船展开激烈的厮杀。

那一刻,韦无缺其实紧张极了,他虽然故作镇定,但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战况,一旦敌人攻上二层甲板,他就会立即杀掉王贤和徐妙锦,然后趁混乱逃走。他虽然没有林三那样出神入化的武功,但毕竟也是明教少主、天资超人,加之自幼勤学苦练,于乱军之中自可来去从容。

所幸,敌人或许是投鼠忌器,或者是各怀心思,攻击虽然猛烈,却始终不敢贸然冲上来,最后被明教的精英子弟赶下水去,也让韦无缺松了口气。

只是韦公子并不知道,对方发动这次攻击,其实是为了掩护他们的衤绅龟,悄无声息的附在他的船底。船上厮杀时喊杀震天、颠簸不已,根本无从察觉……

见神龟顺利附体,莫问等人才放下心来,斩断了披波板的铁链,便假作久攻不利撤退了。但直到此时,他们仍在作强攻的准备——一旦敌人到最后也不下船,他们只能豁出去,哪怕光天化日也要强攻了。

所幸,韦公子是爱惜自己的,在进通州之前,带着护卫乘坐小艇离开了那条船。

“船上还剩十七个。”目送韦无缺离开后,周满闭目寻思片刻,方开口道:“他们四个应该没问题。”经过反复斟酌,吴为、闲云、邓小贤和胡三刀四个进了衤绅龟,,这四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勇谋兼备,对付十几个敌人,应该不成问题。

莫问也松了口气,点点头道:“这下救人应该不难了,难的是如何做到不留痕迹。”

“是啊,若是破绽太大,哪怕有太孙殿下善后,怕也难辞其咎。”杨荣苦笑道:“其实我就不太赞同把那两个人换上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必非得急在一时呢。”

“做都做了,就别后悔了。”周满嘴角抽动一下道:“何况吴大人邓小贤他们都是心细如发,有破绽他一定会发现的,实在没法弥补,他们会取消计划,只救大人的。”

“嗯。”莫问点点头,赞同道:“既然用他们四个,就相信他们会做到完美的”

众人这便是决定不再强攻,不一会儿,就见前方水关处,有官军设卡拦住要去通州的船只,只有那一艘悬挂着绿旗的船,被放进通州去了……

北镇抚司的船自然也被拦在水关外,看着那艘船越驶越远,现在就是想强攻也来不及,一切只能靠那四大天王了

莫问面无表情的站在船头,两眼却望穿秋水的望着远处的通州。周满紧张的在船上来回踱着步子,杨荣于脆跑到船尾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一切能顺顺利利,平安大吉……

话分两头,却说神龟中的四人,虽然身处水下,却连船上人来回走动的脚步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更别提说话声了。他们清楚的听到那些狂信徒的高呼声,也听到韦无缺下船的声音,但他们依然没有轻举妄动,直到听见三声爆竹炸响,才准备开始行动——那是自己人发出的信号,告诉他们敌人大半已经离船,可以采取行动。

若是只响一声,便是自己人要强攻,他们的任务便是配合。若是只响两声,便是让他们只救人,不换人。现在响了三声,则是可以换人了……

四人又耐心等了片刻,水性最好的邓小贤先出舱探察,透过披波板的缝隙,他发现底层甲板已经空无一人——很显然,因为人手不够,黑衣人只能在不影响操船的情况下,全力守卫王贤所在的船舱,至于这条大船的别处,就无暇兼顾了。

邓小贤给下面打个信号,自己从披水板的缝隙爬上去,把守住下来的通道。不一会儿,另外三人也上来了。他们已经把行动方略烂熟于心,自然无需多言,悄无声的摸到船后端的旋梯,行在最前的闲云突然一抬手,三人马上停下动作。

闲云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上层的楼梯口,示意那里有个暗哨。吴为便手中扣着一根毒针,隐在从上往下看的盲区,另一面,邓小贤嘴唇一抿,口中发出水鸟的叫声,还有扑棱翅膀的声音,惟妙惟肖。

上头的暗哨果然以为有水鸟误入船上,探下头来,想看看是只什么傻鸟……却不料自己才是那只傻鸟。毫无悬念的被吴为发出的毒针射中后脑,闷哼一声跌落下来。眼看就要重重砸在旋梯上,邓小贤探手将其抱住,悄无声的拖到一间房中隐藏。

四位高手配合默契……准确的说是三个,因为胡三刀的任务,是扛着那两个人,郁闷的跟在后头。总之他们又杀掉了两个黑夜人,然后便再没遇到抵抗……因为那些黑衣人竟集体服毒自尽了。

“早知这样就不费那个牛劲了。”看到顶层甲板上死而不倒的一群黑衣人,邓小贤苦笑一声,动作却丝毫不慢,猫着腰和吴为摸到了王贤所处的那间门外……他们紧跟了一路,自然知道自家大人是被关在这间舱室里。

虽然时间无比紧迫,两人却踯躅着不敢打开那扇门……尽管两人嘴上都不说,但心里的担心是一样的,都怕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让大人下不来台。

只是时间不等人,这时候船马上就要缓缓靠岸了。两人没空磨叽,只好一咬牙,准备打开那扇门,谁知下面突然传来两声唧唧声,这是让他们撤退的信号。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赶紧游鱼似的退下。

顺着声,到了下一层的船舱中,两人就见自家大人竟穿戴整齐,背着手立在那里,微笑的看着他们。大人身后,俏丽着风华绝代的徐妙锦,虽然秀发稍显蓬乱,但那绝世风姿丝毫不减,反而好像比原先还多了几分魅惑……

“大人……”两人又惊又喜,忍不住小声叫道。他们看到这间船舱的天花板,竟然被打开了一个洞,胡三刀正从那洞里,把那对男女送上去。

闲云见两人一脸呆滞,低声道:“闲言少叙,赶紧走人。”便和邓小贤,一前一后护送着王贤猫腰下到底层船舱。吴为却留下来给胡三刀当帮手。

却说闲云和邓小贤护送王贤两个下船,走在后头的是闲云少爷,他看到王贤拉着徐妙锦的手,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心说无量天尊,这下真是无量寿佛了……

到了甲板下层,有那披波板的掩护,四人更加不用担心会被岸上人看见,匍匐着从披波板和船舷的缝隙下去,鱼贯进了神龟号。

徐妙锦本来还在暗暗担心,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要跳水逃走?何况自己也不会游泳啊?只是这时候她也不能多言,只是暗暗拿定主意,实在不行,自己只能留在船上,不拖他们后腿。

一直到进了神龟号,坐在里头的椅子上,她还没回过神,半晌才合上微张的檀口……虽然心里对这东西好奇死了,她却没有开口发问,因为还有个人没回来呢。

这时候,船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显然皇帝的人已经登船了。王贤几个也是一脸焦急,担心胡三刀和吴为会被逮个正着。好在运气还算不错,两人在皇帝的人下到底层甲板的前一刻,一前一后钻进神龟,盖上了盖子。

舱口一关,邓小贤赶紧拼命摇着把手,把舱口缩了回去。

这时候,一名大内侍卫掀开了披波板,却只看到几个水泡而已,他用长矛捅了捅,差一点就捅到龟背上了,不过差一点也是没捅到,那侍卫便收起长矛,放开披波板,到别处巡查去了。

六人安静的呆在舱里,虽然不知道刚才他们堪堪逃过一劫,心里却都是忐忑非常,这要是被发现了,那可直接就是瓮中捉鳖,一个也跑不了了。

好在谁也想不到,他们能躲在船底下,大内侍卫把船搜遍了,除了在顶层舱中那对男女,再没找到一个活人。

之后便再没什么危险,倒是听了一出活剧,徐妙锦之前羞臊的不敢抬头,也没看见王贤的手下弄来的是什么人,待听外面人说,是朱瞻圻和那赵王妃时,她实在忍不住拧了王贤腰间的软肉一把。

王贤呲牙咧嘴不敢说话,只好无声的小意陪着笑。好在两人坐在最里头,这小动作没人看得见。

待听到朱瞻基大声说,把船拖出通州烧了,众人才暗暗松了口气,他们的神龟虽然神奇,但一不能拐弯,二不能潜望,在水下就是个瞎子和瘸子,要是船被留在码头,一直有人看守,还真不知该怎么脱身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