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六章 秘密武器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17    作者:三戒大师

“那我们就作两手准备,要是他们在进入通州时还不下船,我们就强行救人”周满却颇有信心道:“要是他们在进入通州前下了船,我们就用第二套方案。”

“你的第二套方案是什么?”莫问沉声问道。

“悄悄靠近那条船,神不知鬼不觉把大人救出来。”周满道。

“你如何能悄悄靠近,又如何能把人神不知鬼不觉救出来?”莫问已经是眉头微皱了,他觉着周满实在是不可理喻,要是有能不被察觉就可以靠近那艘船的法子,他们还至于这么为难?

“呵呵,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北镇抚司的六处,可是个千奇百怪的地方,他们制造了一种神奇的装置,大人命名为神龟号,可以在水下航行,不露痕迹。”周满却信心十足的笑道。

“世上还有这种玩意儿?”莫问有些难以置信道。

“这是镇抚大人的发明,这世上有些人就是生而知之的,让你不服不行。大人就是这样的人,接触的越深,就越让人感觉深不可测……”周满摇头晃脑拍了通马屁,才想起来拍马的对象还在敌人手里呢。这才怏怏道:“吴为吴大人已经将那玩意儿运送过来了,明天就可给将军过目,自然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第二天,在北镇抚司驶来的一条货船上,周满果然见到了吴为亲自押运来的那个衤绅龟号,。

看着静静卧在船底货仓中的,那个通体覆盖着涂有油脂的牛皮,长八尺、宽高都是四尺左右的超大木柜似的玩意儿,吴为有些难以置信道:“这全是木头做的,怎么能自己沉到水下?”

“呵呵,这就是大人的天才之处了。”吴为爬上那‘牛皮木柜,的顶部,打开顶部圆形的舱盖,邀请莫问进去参观。

莫问自然十分好奇,欣然跳上柜顶,跟着莫问进去,周满和杨荣几个也跟着进去……因为在里头只能坐着,所以才进来六个人,空间就很拥挤了。

莫问进去那‘木柜,时,发现里头挂着一盏琉璃宫灯,这灯的好处是无烟,也不容易熄灭,更不会引起火灾。当然价格十分昂贵,只有宫里大殿中才会使用。心中不禁暗叹,怪不得这北镇抚司整天哭穷,有多少钱也不够这么折腾的啊不过作为将领,他更关心的是这衤绅龟号,怎么能沉到水下去?

“莫将军没发现,这神龟号的空间,要比看起来小很多。”吴为笑道。

“不错。”莫问道:“我以为可以装下八到十个人呢。”

“原因就在于,前后两端各有一个水柜。”吴为敲敲自己这边的舱壁,发出箜箜之声,果然是中空的。周满也敲敲另一头的舱壁,果然也是中空的。吴为抬手握住一处扳手道:“只要扳一下这里,水柜就开口进水,神龟自然下沉。想下沉到什么位置,只要控制水位即可。”

“那怎么浮上去?”莫问问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使劲转动这个转盘,就能把水柜里的水压出去了。”吴为道:“水柜里的水少了。神龟就浮起来了。”

“那怎么前后移动,怎么转向?”莫问追问道。

“将军看到每个座位下都有一副踏板了么?”周满道:“我们一起踩动踏板,神龟就可以前进了,而且速度着实不慢。至于转向么……”周满说着,那一脸得意洋洋终于收敛,稍显尴尬道:“大人说是用方向舵,也给出草图了,可我们还没研制出来……”

“也就是说这东西不会转向?”莫问一针见血道。

“只是目前不会,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会了”周满声音越来越小。

“我不管它以后能上天还是遁地,我就知道,它现在连转弯都不会?”莫问气愤道:“你们要用这个东西去救军师?”

“我们六处也刚成立不到半年……”吴为感到十分憋气,这才想起里头的通气管没打开。刚要去打开通气阀门,却见莫问已经把舱盖打开,钻了出去。

众人从乌龟壳里出来,都是一身的臭汗,吴为才接着对莫问道:“我也没说非要用这个,只是觉着它可能派上用场,才急忙忙给送过来了。”

“……”莫问没有接茬,而是凝神打量着这个牛皮柜子,半晌才问道:“就算是用它接近了敌船,要怎么才能不被察觉的上去?”

“这”吴为刚赶过来,对眼下的情况还一无所知呢,一下就被问懵了。

“这个么,”周满却显然有了计划,缓缓道:“下官仔细观察过对方所乘坐的船只,是用长江口一带常见的沙船改造而来。这种船方头方脑,和漕船一样,都是平底船,这样可以通过运河北方浅水处不惧搁浅。但和漕船不同的是,因为沙船要防风浪,所以在船身两侧安装有名为的披波板。披波板下的空隙,正好可以⊥神龟探头,而且这披波板还可挡住岸上人的视线,达到隐蔽的效果。”

“嗯……”莫问思来想去,觉着这法子虽然有些荒诞,但如果能成,确实是效果最好、后遗症最小的一种。想一下,他提出三个问题道:“第一,在运河航行,那批波板是不会放下的。第二,就算放下,如何保证神龟正好在披波板下探头,第三,如何保证救人后,依然能返回神龟?”

“这三个问题都好解决。”周满早就有主意道:“我们只要黑夜趋船进攻他们一次,用矛钩固定住他们的船,发动猛烈的攻击,掩护神龟从底部贴上敌船。我们在神龟顶部安上矛刺。只要稍一上浮,矛刺就能尽数扎在敌船的平底上,牢牢固定住。同时我们破坏他们船上披波板的挂钩,这样披波板自然就落下来,挡住神龟的舱口。我们要尽量等到最后一晚发动,这样只要船还能开,他们就不会找人来修理,也不会发现神龟已经贴在他们的船下了。等到第二天对方的主力下船,我们的人就可以利用披波板的掩护上船,营救大人”

“只是救人后如何离开,下官还没想好。”周满说完一长串,最后来了这么一句,险些没把人呛死。

“这个倒简单,”莫问淡淡道:“请太孙殿下把船拖离通州便是。”

“万一赵王非要揽下善后之事怎么办?”吴为问道,人多了想问题就是周全。

“那就想办法拖住赵王。”莫问话虽如此,他也没有好办法。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是军人,对打仗在行,对这种阴谋算计就外行了。

“我倒有个办法。”吴为很罕见的一笑道:“就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都啥时候,只要能用就行,管它要不要脸了。”杨荣闷声道,众人也纷纷点头。

“成,那我就说了。”吴为小声道:“我们镇抚司有专门刺探敌情的部门,虽然还很不成气候,但也小有斩获。比如我们在赵王府的眼线,就禀报说,赵王前年新娶的王妃娘娘,和汉王家的老二朱瞻圻,很是有一腿。”

“真的假的?”桃色新闻什么的,从来都是人类最爱,尤其还是皇家的桃色新闻,哪怕火烧眉毛了,众人还是齐齐倒吸一口冷气道:“那不是婶娘和侄子么?”

“咳,朱墙碧瓦里头腌膜事儿多了。”吴为话虽如此,却不肯再八卦,回归正题道:“这两人搭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阵子赵王在北京伴驾,王妃却生病没有一起北上。其实她哪是病了,是为了和情郎尽情幽会。”

“我擦……”众人难以置信道:“赵王殿下多俊俏潇洒啊,王妃于嘛偏要找朱瞻圻那夯货?”

“呵呵,这就不足道哉了。”吴为自然知道,这是因为赵王殿下得了几个儿子后,便对女人没了兴趣,王妃娘娘年纪轻轻守起了活寡,喜欢上精壮的侄子也不足为奇。当然这些八卦更不能乱讲了。

“你的意思是?”众人好一会儿,才按捺住心头的八卦之火,望向吴为道。

“我的意思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吴为恨声道:“他们不是要出咱们大人和徐真人的丑么?那好,咱们就让他们出个大丑用朱瞻圻和赵王妃,把大人和徐真人换出来”

“妙哉”众人闻言,没有人觉着不妥,就连莫问、杨荣这样的老成之辈,这次也被敌人的疯狂下作彻底激怒了,必须要以牙还牙,方能解心头只恨。

“这样赵王一看,自己老婆和侄子搞在一起了,他就是脸皮再厚,也不能留在当场了。”周满笑道:“局面自然由太孙掌控”

“不错。”吴为笑道:“看以后谁还敢陷害大人?”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吧”杨荣皱眉道:“船还有三天就到通州,就算用飞鸽传书让帅辉他们抓人,也来不及送过来了”

“哈哈。”莫问却笑出声音道:“吴为老弟可从来都是有的放矢的,他这样说,自然是有把握的。”

“不过是歪打正着罢了,我确实把那对狗男女给抓来了。”吴为谦逊的笑笑道:“不过当初想的是拿来交换大人跟徐真人的,这下虽然也是换人,但咱们显然不用费口舌了。”

“多费点力气罢了”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咱们就是不缺力气”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