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五章 疑问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17    作者:三戒大师

听太孙殿下这一声骂,众手下忍不住轻笑起来,都觉着军师果然如有神助,竟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不过对军师如何脱险,他们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军师和徐真人肯定原先就不在这艘船上

“是极,是极。”众人对这个结论都深以为然,纷纷点头道:“除非军师会大变活人,否则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呢?”这艘船一直到最后还有黑衣人在监视,他们是看到的,自然不相信王贤会在船上。

听着他们的议论,朱瞻基笑而不语,心里却比旁人明白一些,因为第一,他确定王贤就在这条船上;二者,前日有北镇抚司的人请他务必要把通州城的防务接管过来,并且保证官船也不要在河面游弋。所以他才苦苦求皇爷爷让他来通州布防。

来通州后,朱瞻基把人手都用在驱赶船只离开通州上,至于江面上,则有意疏忽过去,那些水师军舰也只安排在各处河口水关警戒,不许它们擅自在河面游弋……虽然知道这样安排肯定是有用处的,但他想破脑筋也想不透,那些人是怎么把王贤给救出去……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他索性就不想了,反正到时候见了王贤,自可问个明白。如是想来,他洒然一笑,问道:“善后完成了么?”兹事体大,容不得他不小心,尽管高兴坏了,他也没忘了留在最后处理现场,以免节外生枝。

“尸体都搬下来了。”一名手下上前禀报道:“一共十七具……”说着压低声音道:“其中十四具是服毒自杀的

“哦?”朱瞻基神情一紧。这会儿在码头上善后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忠心侍卫,太孙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乖乖改口道:“殿下,这些尸首如何处理?”

“都是些邪教中人,谁知道死了会不会变成鬼。”朱瞻基沉声道:“拉去城外烧了,挫骨扬灰”

“这条船怎么办?”侍卫又问道。

“拖出通州去,烧了。”

“是。”那侍卫马上转身下令,两辆拉着尸首的马车,便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缓缓驶离了码头。看着那条船也被一条自己的船缓缓脱离了码头,朱瞻基才接过侍卫手中的马缰,翻身上马道:“我们走吧”

众侍卫便簇拥着太孙殿下返回京城。

待到黄昏时分,皇帝钦赐的太孙府中,那去烧人的侍卫前来交差,朱瞻基看看左右,手下便悄无声的退出去,守住书房门口。

朱瞻基这才沉声问道:“那三个是怎么死的?”

“同样是毒死的。”侍卫轻声道:“是被人毒死的。”

“十四个服毒自杀,三个被人毒死?”朱瞻基缓缓踱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对侍卫的结论,他丝毫都不怀疑

“是。”侍卫点头道:“虽然都是毒死,但服毒自尽是从五脏开始中毒,跟被毒针射杀还是有些许区别的。”

“区别大不大?”

“不大。”侍卫道:“一个是七窍流血,一个是口鼻耳流血,就算是经验丰富的仵作,也未必能分出来。”

“你确定是用毒针杀人?”朱瞻基发问的顺序很独特。

“是。”侍卫道:“烧人前,属下再次尸检,发现那三人的后脑上都有个针眼,正因为是脑部中了毒针,才会七窍流血的。”说着忍不住压低声音道:“而且只有针眼没有针,也就是说……”

“针被人拔走了?”朱瞻基眼前一亮,这说明当时船上确实也有另一伙人

“也可能是有人不肯服毒,被同伙杀害的。”侍卫轻声道。

“不可能。”朱瞻基摇头道:“要是自己人的话,一刀杀了就好,就算用毒针也没必要拔出来。”

“是。”侍卫服气的点头。

朱瞻基深深看他一眼道:“此事还有谁知道?”

“都是属下一人验尸,也并未透露给任何人。”侍卫道。

“很好,继续严守秘密,早点去休息吧。”朱瞻基点点头,待那侍卫退下,他坐回椅子上,冥思苦想起来……虽说见到王贤就会得到答案,但他更想自己想明白,那帮家伙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可惜就算有了新的线索,他还是想不出来,他们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换走的——很显然,那些黑衣人服毒自杀之前,一定会先确定王贤还活着。而黑衣人死的时候,整条船都已经处于万众瞩目之下了,任何人离开船,都会被瞧个正着。

除非那些黑衣人蠢到人被掉包都没发现,但想想这些人是如何从王贤手中把徐妙锦劫走,就知道他们精细到了极点,怎么可能连王贤被换成朱瞻圻都没察觉呢?

朱瞻基默默想了许久,终于确定之前北镇抚司对那条船的数次攻打,一定是有目的的,很可能那时候就有人潜伏到船上去了,然后趁着黑衣人自杀救人换人,因为一切都是发生在船内部的,所以外面人自然看不到。

这样想来,大体合情合理了,只是他还想不明白,他们救人后,是如何离开那条船的那可是万人围观啊,就算是一直青蛙从船上入水都会被看得清清楚楚……

一直想到脑仁疼,朱瞻基也想不明白,最后只好无奈放弃,不再伤神了……

其实朱瞻基的猜测,还有些靠谱呢……

从王贤主动充当人质之前,确切的说,是从徐妙锦被抓的那一刻,北镇抚司的所有手下都结束了休假,直接进入战斗状态——其实那天他们大都在王贤家里吃酒,事发的第一时间就出来了,只是当时那种情形下,任你多大能耐都施展不出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王贤上了贼船,出了京城。

众手下自然紧追不舍。这种时候,北镇抚司那些为正规军人所不齿的鸡鸣狗盗,之徒,用处反而比府军前卫这样的正规军用处要大了。他们化装成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如影随形,一直跟着那艘船北上。

当然韦无缺也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一直全神戒备,打退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看到那些一盘散沙的江湖亡命,韦无缺忍不住轻蔑的一笑,王贤这个疯子,居然还想把江湖中人训练成军队,实在是白日做梦。

王贤确实没法把江湖中人训练成普通军队,却把他们训练成比军队更厉害的特种部队。在保留了江湖人士身手高强、多才多能的特点上,又为他们注入了团队配合和令行禁止,这其实比把他们训练成军队还不可思议。但王贤和他的手下却实实在在做到了。

那些看似徒劳无功、一盘散沙的攻击,其实每次都是在执行临时首脑的命令。当初王贤去河套探视宝音那次,北镇抚司确实群龙无首、不知所措。但对聪明人来说,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王贤从山西回来后,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将杨荣、周满这样的文武能人补充进北镇抚司,又重新设计了运行机制,确保自己不在时,北镇抚司一样运转正常,可攻可守。

只是王贤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享受到改变带来的好处,虽然他宁肯屁事儿都没发生……

那条被当做临时指挥部的货船上,有莫问、杨荣、周满、还有二黑、龙五爷、胡三刀、邓小贤等人,为了营救王贤,这边可谓菁英尽出。但有时候人多也不一定有办法,当他们摸清楚船上的情形,全都陷入了苦恼……靠人多势众强攻吧,对方肯定会在他们攻上去之前,先把大人喀嚓喽。

那就只能趁夜色偷偷摸上去了,可那艘船上的黑衣人同样精锐无比,将一艘三层大船守护的铁桶一般,他们根本没可能神不知鬼不觉摸到顶层船舱,救出被囚禁在那里的大人。

不过跟了几天也不是全无收获,他们发现船上有人下来,骑马往北疾驰,急忙派昔日神偷门门主时万跟踪上去,在其夜里休息时神不知鬼不觉偷出那人身上的信件,看完后又悄悄放回去,自始至终那信使都没察觉。

看到信上的内容,竟是邀请皇帝陛下到通州看好戏,周满和莫问登时满眼惊恐,两人一下就想到,会是什么好戏了

“实在不行,只能提前救人了”莫问咬牙道:“我们全力发动,应该有五成把握救下大人。”

“不行,必须十成十保证大人的安全”周满却不同意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杨荣对周满很了解,这家伙不是有把握了,是不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开口的。

“依在下愚见,在通州营救最安全”周满缓缓道。

“到时候通州城肯定天罗地网,按理说,船上的黑衣人应该只留下少量人操船,大部分人都会撤走,那时候救人自然把握更大。”莫问皱眉道:“但你想过没有,那些黑衣人都是疯子,疯子不能以常理推测,万一他们在进入通州之后还不下船,怎么办?大白天强行营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