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零章 助人乃快乐之本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10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王贤的话,徐妙锦眉目中终于有了神采,她忍不住小声问道:“他们真会来救……”话没说完,便被王贤一把捂住嘴,徐妙锦瞪大双眸,不知他怎么突然孟浪起来?

只见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一不说话,徐妙锦也听到有人走近了。

窗户再次打开,韦无缺那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二位昨晚睡得可好?哈哈,八成是折腾的一宿没睡吧?”

“不劳韦公子挂心,睡得好极了”王贤恨声道。

韦无缺往里一看,见王贤搂着徐妙锦,把她护在身后,只道两人已经成其好事。顿时露出鄙夷的目光,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么,只要是男人,怎么可能抵御住徐仙子的魅力?昨晚仲德兄一定很销魂吧?”

“这就不足道哉了。”王贤的语调变得平静起来。

“现在知道感激我了吧?”韦无缺怪笑道。

“呵呵,至少没那么恨你了。”王贤的语气中,透着相当的满足与懒散道。

“那就不打扰了,仲德兄继续享受吧。”韦无缺笑道:“对了,有件事还得提醒仲德兄,这个七日销魂散顾名思义,需要连续七日不断的鱼水之欢,方能彻底调和阴阳,让徐仙子恢复正常。如今才过去第一天,还有足足六天,兄长仍需努力哦。”

“我”王贤刚要破口大骂,话到嘴边却又改成了:“我还嫌六天太短了呢。”

“哈哈哈,仲德兄放心,时间我们有的是。”韦无缺大笑道:“你慢慢享用,若是吃不消了,我这里还有壮阳药,保准你金枪不倒,让仙子,哈哈哈哈”

“老子身强力壮,用不着那玩意儿”王贤仿佛受到侮辱一般,大声强调道。

“希望过两天,你也还能坚持这么说。”韦无缺说完,再次大笑着离去了。

韦无缺一走,王贤便感觉腰间一痛,低头一看,只见徐妙锦正一脸嗔意的瞪着自己,那痛感是她在拧自己腰间的软肉。才发现自己正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将她搂在怀中。当然,更过分的是刚才的那番话,那简直是信口雌黄,让徐仙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听我解释……”王贤忙小声道。

“先放开我……”徐妙锦红着脸道:“你腰里的刀把顶着我了。”

“我哪有什么得奥……哦……”王贤刚要叫愿望,声音突然变了调,原来徐妙锦伸出小手,握在他的‘刀把,上,想要把硌人的东西移开。徐妙锦也发现自己握的不是刀把,又看到王贤那一脸既销魂又痛苦的表情,她一张脸登时成了红布,赶忙触电似的松开手,娇躯也从王贤身上弹开。

饶是此刻尴尬万分,王贤仍难免生出些空虚之感,小声解释道:“你别误会,这是每天早晨的正常生理反应……

“还说”徐妙锦羞得无法,拿起个鸡蛋就丢他。

“那好不说不说。”王贤抄手接住鸡蛋,一边剥着蛋壳,一边轻声道:“刚才我也不是有意损你名声的,你千万别误会。”

听到名声,二字,徐妙锦惨然一笑,张张檀口,想说‘现在说名声还有意思么?,却又不想瞎了王贤的一片心意,话到嘴边又改口道:“我知道,你这样说,是为了麻痹对方的。”

“对头”王贤大赞一声,把蛋壳刨于净,递给徐妙锦道:“眼下情况虽糟,但事态总在咱们的控制之下。那韦无缺是何等变态,你也知道了,如果我们让他一计不成,他指不定又要使出什么变态法子来……所以还是让他以为得计的好。”

“嗯。”徐妙锦点点头,很自然的接过那鸡蛋,捻在手中小口小口的吃着。突然想起来这是对面男子亲手所剥,自己竟心安理得的吃起来,毫无男女之防,登时脸红似火烧。昨日之前,她是何等贞洁的女子,哪成想一夜之间,竟变得如此随便……可奇怪的是,她心中并没有多少难过苦痛,反而隐隐有些兴奋……真不知自己是不是生性放荡还是怎着。

草草的用过早饭,两人随便聊了几句,但经过昨晚今晨的事情,舱室内的气氛实在是旖旎不堪,徐妙锦有些难以面对王贤,王贤同样不知从何说起。两人索性都闭嘴,默默的想着心事。

过了好一阵子,舱室内的温度渐渐升高,王贤热的直擦汗,却不知为何,不敢像昨天那样随便。徐妙锦更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两人虽然没说话,心里却都担心着同一件事情——那春药会不会发作——那几乎是一定的——那到底什么时候会发作?

就像有把刀悬在头上一样,让人压抑的要死。徐妙锦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能来救我们?”王贤为了让她坚持下去,已经告诉她,他手下的能人异士正紧跟着这艘船,随时都可能展开营救。

“这个谁也说不准。”王贤摇摇头道:“对方的警惕性很高,他们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不可能草率行动,只能见机行事。”说着鼓励她道:“我们要做的,就是撑下去,一定会等到逃脱的一刻的”

“那我们可要坚持下去呢……”徐妙锦语调渐渐慵懒道:“其实我想问问你,我对就你那么没有吸引力么?宁肯让人家……自己来,也不肯帮帮我……”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哪有那个胆啊,王贤心里狂叫,刚要出言安慰她几句,才猛然觉察到徐妙锦言语里的涩滞娇媚,不禁叹口气道:“药性又发作了……”

“你……你来我身边,帮帮人家么。”徐妙锦轻咬着下唇,媚眼流波的望着王贤。

王贤使劲咽口吐沫道:“还是你自己来吧。”

见他不敢上前,徐妙锦啐一口:“胆小鬼……”便竟像小猫一样匍匐着朝他爬去,她的衣衫散乱,王贤一眼望去,就能看到徐妙锦胸前的大片春光,那惊心动魄的弧线让他险些又淌下鼻血。

王贤刚要躲开,余光却瞥见窗户上不知何时开了个小洞,一只贼眼正满是兴奋的望进来。心中不禁大骂,这变态竟偷窥的嗜好,真是有够变态心里头却又有些窃喜……看,不是我想趁人之危,实在是我要麻痹敌人啊

他这一停顿,徐妙锦那滚烫的娇躯便贴上来,八爪鱼般死死缠上王贤的身体。王贤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从昨晚就一直被香艳无边的折磨着,全是因为出于对永乐皇帝的恐惧,这才勉力克制。

但他再坚固的防线,也敌不住徐仙子这样反复摧残啊眼看理智就要一触即溃,化身为禽兽,他忙闷哼一声反手把她抱住,就势滚到外面无法偷窥的角落。徐妙锦此时全身都敏感至极,被王贤抱着滚在坚硬的地板上,非但不觉痛楚,反而发出愉悦的娇吟:

“哦……”

王贤还是第一次和徐妙锦如此亲密接触,只觉温香软玉满怀,体香蒸薰鼻中,更增几分诱惑之意。怎一个销魂蚀骨了得?更叫他崩溃的是,徐妙锦两条修长富有弹性的玉腿,死死盘在他的腰上,一只手扯自己的衣襟,一只手去扯他的衣襟……王贤看到她左边玉峰上那嫣红的蓓蕾,已经在空气中骄傲的挺立起来了……他登时全身滚烫似火烧一样,手脚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挥……

王贤心中明明狂喊着,不要动她,会招来灭顶之灾的两手却不听使唤的环住了她天鹅般修长的脖子……然后下滑到她美丽的锁骨,再攀上那一双高耸的圣女峰,那触感如丝绸般滑腻柔软,却又弹性惊人,让王贤满足的低哼起来,反应无比强烈……

徐妙锦的脑海已经被情欲完全占据,她感受到小腹处传来的火热坚挺,本能的一把握住……可惜她虽然二十多岁,却从未经过男女之事,哪里知道应该如何摆弄,竟毛手毛脚的的一拧,痛得王贤大叫一声,登时满脑子情欲潮水般退去,手忙脚乱的从徐妙锦手下救下了自家小兄弟。

徐妙锦好像被夺去心爱玩具的小孩,反应无比激烈,竟把自己的肚兜一把扯掉,将那对雪白柔腻的玉女峰,紧紧贴在王贤赤裸的胸膛上,这下虽然销魂无比,无奈王贤下身疼得要命,却也不至于不可自拔。他忙伸出手臂,紧紧把徐妙锦箍在怀里,双腿紧紧压在她两腿之上,不让她胡乱动弹

徐妙锦手脚动弹不得,头却是自由的,她一边疯狂的吻着他的唇、他的鼻、他的眼,让王贤躲都躲不开。好在王贤这会儿没法用下半身思考,大脑恢复了转动,他知道徐妙锦已经被春药弄得失去理智了,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自我安慰了。外面又有人在偷听,没法用原先的法子帮她恢复理智,似乎只有……但那实在是趁人之危了可拖得越久,对徐妙锦的损害就越大……看着她把自己的脸都亲遍了,王贤暗道,咱们九十九拜都拜了,也不差这一哆嗦了

他把心一横,伸手按在她神秘的幽谷深处……徐妙锦仿佛沙漠中于渴的旅人,终于找到清泉一样,发出喜悦的呻吟声,手脚也不再胡乱挣扎了……良久,那呻吟声越来越急促,她的娇躯变得火一样滚烫,甚至无意识的颤抖起来,最后在一声高亢的叫声之后,一切归于了平静……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