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九章 七日销魂散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09    作者:三戒大师

其实韦无缺的计划,本是想看着王贤吃了春药,像发情的公狗一样强暴徐妙锦,但他没想到,王贤居然没中招,中招的反而是徐妙锦。这下区别就大了,因为徐妙锦是个弱女子,只要王贤能顶得住,她就强暴不了他。

不过其实区别也不大,因为世上没有男人,能顶得住一个绝世仙子如此热情的求欢。看着王贤在理智和欲望的边缘苦苦挣扎,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事儿。韦无缺现在就想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听着韦无缺走远,王贤的注意力便全回到徐妙锦身上,只见她的娇躯在锦被中如水蛇般扭动,香肩半露,在烛光下熠熠生辉,那双如水的眸子,已经完全被情欲占据,口中发出渴望的呢喃,从他的耳中直透他的心底。

深深吸一口气,王贤翻身坐在锦被上,用双腿把徐妙锦夹紧,腾出的双手固定住她的螓首,手指使劲按压她的人中,让她稍稍恢复下神智徐妙锦吃痛的叫一声,不过眼神中终于有了些神采,她吃惊的看着自己和王贤,以如此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但脑海瞬间又被潮水般的情欲占据,她竟伸出丁香小舌,舔了王贤的小指一下,然后便贪婪的吮吸起来……

登时一阵销魂的感触,从王贤的小指传遍他的全身,快感一波波传来,让他忍不住轻哼了几声,刚止住的鼻血又有流出来的驱使……他赶忙抽出手指,对怅然若失的徐妙锦道:“徐真人,你是中山王的女儿啊”

此言便如晨钟暮鼓,让徐妙锦娇躯一震,欲火消退了大半,眸子里蓄满了泪水,颤声道:“我怎生如此?”

“不是不是,你着了韦无缺的道,身中烈性春药”王贤忙安慰道:“据说这春药能让贞洁烈女都变成那个……所以你千万不可自责”

“原来如此……”徐妙锦心下稍松,暗道,原来是中了春药,不是我生性。她忙急切问道:“我现在好了么

王贤定睛一看,只见徐妙锦双颊如火,一双眼水汪汪的桃花泛滥,分明是情欲未消的样子,不禁叹气摇头。

其实不用他说,徐妙锦也感觉全身如火烧一般,那刚压下去的情欲,又再次涌上心头,让她只想往王贤怀里钻。她忙一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下,低声道:“你杀了我。我不能给父母丢脸。”

“我下不去手。”王贤苦笑着摇头,开什么玩笑,这样的绝世仙子,纵使有深仇大恨,怕也没有男人下得去手。

“那我就咬舌自尽。”徐妙锦把心一横道。

“实验证明,咬舌无法自尽,”王贤打消她这个念头。

“那我该怎么办?”徐妙锦声音发颤,又有无法克制的感觉。

“我有个办法。”王贤迟疑一下道:“只是你千万别见怪。”

“你要和我……做那种事么?”徐妙锦的声音,再次变得娇媚不堪。她现在已经毫无自制力可言……

“不是,你自己来。”王贤有些艰难道。

“我……”徐妙锦一愣道:“自己来?”

“你不会从没自己来过吧?”王贤瞪大眼睛。

徐妙锦本来就嫣红的脸色,登时红得要滴血了,但情欲如火,让她根本没法多想,只好红着脸道:“你转过身去

“好。”王贤恋恋不舍的起身,看一下自己的身体变化,苦笑着弯腰走到墙角,用灵霄教自己的武当心法盘腿吐纳平复情欲……就算那床上的铺盖没有效果,他也被徐妙锦弄得欲火焚身,只是心头有一点灵识不灭,总觉着自己不能让韦无缺得逞,这才咬牙坚持没放纵自己

好半天,他才进入灵台空明的境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声……我的天,真要人老命了王贤登时心境失守,若非他修为肤浅,非得走火入魔不可。

王贤从没想到,有时候香艳也是一种煎熬,最销魂的香艳也是最大的煎熬他就这么痛苦的煎啊熬啊,终于听到一声压抑不住的长长娇吟,折磨才算告一段落。

王贤也仰面躺倒在地,就像刚打过仗一样。

安静了好一会儿,他听到低低的哭声,知道这是恢复理智的徐妙锦在哭泣。想一想,他低声安慰道:“你放心,这件事你知我知,绝不会有人知道的。”

他不说不要紧,一说徐妙锦就像受惊小兔一样,把全身钻进被子里。

“别,那被子上也有药。”王贤不得不提醒一句。

徐妙锦赶紧探出头来,只见她长发散乱,双目紧闭,眼泪却流到紧咬的下唇上。

“想开点吧。”王贤轻声道:“落到那个变态手里,被怎么折磨都是正常。”

良久,徐妙锦点点头,睁开眼盯着王贤,目光十分复杂,半晌才幽幽道:“也对,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全都忘了。”王贤哈哈一笑道:“快睡吧,睡一觉起来,又是全新的开始。”说着他躺倒在地,闭目假寐。

“嗯。”徐妙锦感激的看看王贤,在被中悉悉索索穿好衣裙,扶着床沿下到地上。

“有什么事?”王贤忙睁开眼问道。

“我,我要……”徐妙锦低着头,红着脸道:“小解……”这话她之前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但连自渎那种羞人的事被他听到了,她觉着自己已经没法更丢人了。

“哦哦哦哦。”王贤赶忙坐起来,再次面壁。

过一会儿,就听到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不过对经过强刺激的王贤来说,倒也没什么。再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听不到徐妙锦的动静,他只好悄悄回头,只见她抱膝坐在另一侧墙角,正在埋头饮泣。

王贤忍不住叹息一声,这种连皇帝面子都不给的天之娇女,肯定从来都没想象到,自己竟有一天会遭到这般羞辱,心里肯定要难过死了。

不过这种事情,肯定是没法安慰的,王贤便闭上眼睛,打算睡一觉。但今夜注定难眠,只要闭上眼睛,他脑子里就乱糟糟的闪现各种画面……上一刻是林清儿抱着狗蛋,在到处寻找自己,下一刻就变成了徐妙锦春光乍泄、情欲涌动的媚态,再一变,又成了韦无缺那个死变态,在得意猖狂的笑……种种情绪让他久久难以入睡,不知辗转反侧了多久,才迷糊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突然听到一阵细若箫管的呻吟声,起先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但那声音越来越真切,他悄悄循声一看,只见徐妙锦面朝墙角蜷着,声音便是从她的口中发出的……

王贤不由心中一紧,看来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那韦无缺所谓的七日销魂散,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化解掉的……但他已经告诉徐妙锦该怎么做了,这时候再开口,只能给她徒增尴尬。王贤便充耳不闻,默念起徐妙锦教他的清心咒:‘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

就这么捱啊捱,终于捱到徐妙锦再次安静,王贤暗叹一声,再次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听到窗户被打开的声音,以为是韦无缺又来了,一下子坐起来。但来的是给他俩送造反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送完早饭,就把窗户再次关上,王贤端着托盘看向徐妙锦,见她抱着双膝坐在墙角,一张脸深埋在臂弯中,略显散乱的长发披散而下,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吃饭吧。”王贤道:“就算别的不敢吃,鸡蛋是不会有问题的……”

徐妙锦摇摇头,缓缓抬起脸来,那张海棠般的娇艳上满是泪痕,哽咽道:“我真是不想活了……”说着又梨花带雨的哭起来,哭得是那样伤心。

“哎……”王贤心中一痛,把托盘搁在地上,走到徐妙锦身边坐下,伸手想拍拍她的背,但手悬在半空片刻,终究没有落下。他轻声安慰徐妙锦道:“我们来世上走一早不容易,要是就这么走了,你不觉着遗憾么?”

“当然遗憾了。”徐妙锦被勾起心事,这种时候,对着王贤,她也没有丝毫隐瞒道:“我从小就有很多愿望。我想要去看看五岳,想要去看看大海,想要去草原驰骋,想去北方滑冰,想要找个如意郎君,想和他一起白头到老……可惜一样都没来得及实现,我就被皇上……关进天香庵里,成了个足不出户的活死人。”

王贤点点头,他能看出徐妙锦是个极度热爱生活,喜欢自由的人,本来作为天之娇女,她还是很有希望实现自己的愿望的。可惜造化弄人,让她摊上个喜欢小姨子的霸道姐夫,一下便成了世上最尊贵的囚徒,那一切的愿望,自然也都成了泡影。

“从那往后,我就一个愿望。”徐妙锦抬起头来,目光坚定的望着王贤道:“走出天香庵,重获自由”

“是啊。”王贤点点头道:“自由,是多么可贵啊,有了自由,你才能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我们现在要争取的,不也正是自由么”

“可我们身陷囹圄,”徐妙锦沮丧道:“如何重获自由。”

“呵呵……”王贤淡淡一笑,有些事他本来不打算说的,但为了让徐妙锦坚定信心坚持下去,他只好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