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七章 静心咒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09    作者:三戒大师

“韦无缺,你赶紧把窗户给我打开,要把我蒸熟了直接用蒸笼多好?”王贤一听这称呼,就知道韦无缺来了,马上高声叫唤道。

“仲德兄,你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好么?”韦无缺打开窗户,一张俊脸上满是可恶的笑容:“能跟芳名满天下的徐仙子共处一室,这是大明朝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啊”

“我没你那么变态。”王贤大翻白眼道:“我要热死了,你就娶不成唐赛儿了,你自己着办吧。”

“放心,热不死,多喝点水。”韦无缺看他上衣前襟已经敞开,暧昧一笑道:“实在不行,把衣服脱了嘛。”说着把声调略略提高,对徐妙锦道:“徐仙子也一样的,放心,没有人会偷窥,更不会有人外传的”

“无耻”徐妙锦气得直哆嗦,恨恨的啐道。

“你奶奶的”王贤骂道:“你到底想于什么?”

“总之是为了仲德兄好,”韦无缺从外头看他,就像在看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心情不禁大好,哈哈大笑道:“仲德兄,好好享受吧,不用太感激,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哐当一声,把窗户关闭。舱内的两人只听他大笑着远去。

待那笑声消失,舱内重归安静,王贤和徐妙锦面面相觑。下一刻,王贤赶忙把解开的衣襟整好,又要去穿鞋,倒惹得徐妙锦一阵不爽道:“怎么,你还怕吃亏不成?”

王贤心说,女人果然不可理喻,我明明是照顾你的感受好吧?他苦笑道:“让那厮一番污言秽语,我也不好太随便了。”

“只要你心中无鬼,何必要理会他说什么?”徐妙锦装作若无其事道,但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怎着,她变得玉面微红

“也是,岂能被他牵着鼻子走。”王贤想想也是,便丢下靴子,拿起地上的水袋,拔掉塞子,闻了闻里头,眉头微皱。

“怎么?”徐妙锦有些紧张道:“这水有问题?”

“不好说”王贤缓缓道:“试试就知道了。”说着从腰带上抽下一根丝绵,浸入水囊中,见徐妙锦投来探寻的目光,他轻声道:“这是北镇抚司发明的一种试毒的法子,只要把这种特制的丝绵浸入水中,如果变色就说明有毒。”说着他提起丝绵来一看,道:“没有变色。”

“还挺神奇呢。”徐妙锦赞道:“水里没毒就好,咱们赶紧喝点,可把我渴死了。”

“还是我先尝试一下吧,”王贤却谨慎道:“这丝绵也不是什么毒都能试出来,万一要是走了眼,咱们也不用一起玩完。”

“他们要是真想下毒害我们,”徐妙锦叹气道:“咱们还能挡得住不成?”

“也对。”王贤点点头,却还是谨慎的举起水袋,小心将水倒入口中,因为待会儿徐妙锦还要喝,他的嘴唇并未贴在袋口上。

一口气喝了小半袋水,王贤舒服的叹口气,将水袋递给徐妙锦道:“应该没问题,是好水。”

“嗯。”徐妙锦接过水袋,稍一犹豫……她本想学王贤那样,嘴唇不沾水袋喝水,但一来那样不雅观,二来也有嫌弃王贤之嫌,所以想了想,她的朱唇还是贴在袋口上,小口小口,优优雅雅的喝起水来。

喝过水,可还是热。看王贤满头汗水,徐妙锦把水袋递给他,想起自己刚才那样喝过,不禁隐隐后悔,却也不好再收回手。

好在王贤摇摇头道:“喝水没用,就是闷热。”

徐妙锦不禁对王贤放心不少,看他这两下的表现,应该是个守礼君子,便轻声道:“你把外衣脱掉吧。”

“还是不要了。”王贤摇头。

“里面不是还有中单么?”徐妙锦不禁莞尔道:“我都不在乎,你还担心什么?”

王贤有些意动,但还是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怕污了你的眼。”

“这会儿比方才还要热。”徐妙锦用袖子额头的擦擦汗道:“连我都受不了……”

王贤闻言向徐妙锦望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拔不下眼了。他看到她粉脸酡红、几缕秀发被香汗贴在额上,平添了几分致命的吸引力。更要命的是,他鼻端闻到了淡淡的体香,那种如兰似麝的气味,胜过世上一切香粉,让人神魂颠倒

见他愣愣的看着自己,徐妙锦俏脸一红,但她也知道自己有多大魅力,所以也不好怪王贤。当然也不能让他这么看着,徐妙锦轻咳一声,把他的魂儿唤回来。

“不好意思。”王贤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掩饰的挠头道:“我要热昏头了。”

“是啊,实在太热了,”徐妙锦也感觉再不想办法,自己也快要热晕了,想一想道:“事有从权,我们背对背,不看对方就是了。”

“好主意”王贤汗水淋漓,正求之不得呢,当即面朝墙坐着,问道:“你转过去了么?”

“嗯。”只听徐妙锦尤不放心道:“你不许回头哦”

“放心。”王贤说着,便飞快的脱掉上衣下裳,想了想,又连中单也脱掉,精赤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一边用脱掉的衣服擦汗,他一边听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原来徐妙锦也热得实在受不了,在宽衣解带了。

王贤得强忍着,才能让自己不转过头去,心头实在是痒得很,真想看看仙子的身材如何……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不是顾忌徐妙锦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什么狗屁保证,只是单纯的担心被她瞧不起而已……

其实他回头也看不出什么来,徐妙锦虽然脱掉道袍和鞋子,身上却依然被中单遮挡的严严实实,她盘膝坐在床上,其实并未回头……倒不是要偷窥他,她又不是变态。她其实是在监视他,怕他突然转过头来。好在王贤还算君子,说不转头就不转头,让徐妙锦松了口气,只是这厮没必要把自己扒得这个于净吧?直接光着上身,就穿一条裤衩

不过他的身材还真棒啊徐妙锦没想到王贤穿着衣服看着挺瘦,脱下衣服却是一身精悍的肌肉……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没看过这种半裸的男人呢心里告诫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却忍不住看了又看……

这时候王贤突然转了下头,吓得徐妙锦赶忙收回视线,心里暗叫罪过。但王贤并未把头转过来,他其实只是擦了擦脖子上的汗而已……徐妙锦狠狠瞪这惊到自己的家伙一眼,小声道:“都怪你,身上这么好看”

“什么?”王贤的听力向来不错,尽管热得迷迷糊糊,没听真切,却知道徐妙锦刚才说了句话。

“没,没什么”徐妙锦忙掩饰道:“哦,我是说,我念个心咒,降降温吧?”

“静心咒?”王贤吃惊不小道:“你还会咒语?”

“当然,人家可是来道士着。”徐妙锦笑着开个玩笑,下一句方道:“其实就是帮人静下心来的经文,没什么神奇的功效。”

“只要能降温,怎么都行。”王贤面壁道。

“你会打坐么?”徐妙锦收起杂念,盘膝坐在床上,面容如仙女一般圣洁。

“算是会吧。”王贤便把双腿一盘,双手合十。

看着他不伦不类的动作,徐妙锦一阵无语,刚想出言提醒,却想到这不是暴露自己压根没转头?心说险好险,,便不在纠正他,索性闭上眼,静下心,轻启朱唇,玉音便在闷热的舱内响起: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莫叹天之晴好,不畏日之灼滔。步轻轻欲何往,踏人间之正道。炎光无遮,片云飘飘。将休将休,前林茂茂。休矣休矣,阴阴翳道……”

王贤起先还没着,但徐妙锦的声音仿佛真有道法,让他很快就仿佛置身于她所描述的‘阴阴翳道,中,‘解衣而松怀,迎风之西东。,

“有清风以盈袖,落星花于怀中……”徐妙锦一身雪白的中单,盘膝坐在那里,就像一棵空谷幽兰,说不出的高雅优美,只听她缓缓接着道:“愿坐休于树下,瞰天鹤之飞冲。饮叶下之凝露,啖青果之甜津。心静心静,凉风轻轻……闭目以滋神,感万籁皆寂静。且忘人间之灼色,独窥心中之明清。拒万物于身外,揽天下于胸心。且罢且罢,汗息暑清。既怀心中之茂林,何惧炎之益精?”

虽然做不到‘既怀心中之茂林,何惧炎之益精?,但听徐妙锦念完了清心咒,他那颗烦躁的心也终于沉静下来,自然感觉暑热没那么难耐了……

两人便静静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整整一个时辰没有说话。一个时辰后,太阳西沉,最热的时候终于渐渐过去,舱室内的闷热之感也渐渐下降。王贤在地上坐得屁股生疼,刚想活动下身子,穿好中单提议回身,却见那小窗再次打开,有黑衣人从窗口递进来个托盘,对两人道:“吃晚饭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