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二章 失控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10-03    作者:三戒大师

“胡说八道,什么板桥驿,孤根本不知道。”朱高煦登时黑下脸道:“你少在这儿顾左右而言他除非拿出证据来”

“证据当然有了。”王贤冷笑道:“这些黑衣人的配合天衣无缝,战斗力更是顶级,他们要是江湖人士,本官也不可能秋风扫落叶一般,消灭那些江湖人士了”

“这都是你的臆测,不足为凭,”纪纲见在场众人都露出沉思的神色,知道不能让他说下去了,忙断喝道:“你还是赶紧回答王爷的问话,肯不肯用自己换回徐真人”

“有何不可。”王贤淡然道:“徐真人是在我眼前被挟的,我把她换回来,也是合情合理。”

“大人”吴为和周勇大惊失色。

“仲德”太冇子也惊呼出声:“不可草率”

汉王目光复杂的看着王贤,缓缓点头道:“好,还算个汉子”

“还愣着于什么”纪纲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马上催促黑衣首领道:“赶紧换人”

黑衣首领有些吃惊的看一眼王贤,却断然道:“不行,要是这时候把徐真人交出来,我们兄弟岂不没了活路”

此言一出,汉王和纪纲都是面色一变,飞快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意外之色。

“你放心,”纪纲沉声道:“这里有大明太冇子和汉王殿下,他们自然说到做到,你大可放心”

“不错,”汉王也点头道:“孤王说到做到,自然会放你们安然离去”

听了两人的话,那黑衣首领目光似乎有些挣扎,立在那里沉吟起来。

那厢间,吴为和周勇完全没去听汉王他们在说什么,两人拉着王贤的胳膊,苦苦哀求道:“大人,千万千万别做傻事……”

“是啊,王贤,”吴为使劲抓着王贤的胳膊,两眼通红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属下,是你从小玩大的伙伴,我决不允许你去送死”

“就是,老大,你逞什么英雄”这时候,帅辉和二黑等人也赶到了,他们被汉王的手下死死挡在圈外,一面拼命往里冲,一面声嘶力竭的呼喊道:“这里不是九龙口,徐真人也不是我大明太孙你他娘的忘了自己是有儿有女的人了”

听到这些声音,王贤的心都要碎了,他只能强忍着不回头,沉声道:“你们放手,我自有计较……”

“不,我们今天就是拼着抗命,也绝不放手”周勇涨红了脸道。

“你们救不了我,”王贤深深喟叹一声道:“正是因为我有妻有儿、有父有母,才必须要去换人,你们想让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吗?”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无比严厉了:“放手”

“不放”两人死死拉住他,铮铮铁汉,泪流满面。

“算我求你们了……”王贤又叹一声,英雄气短,凄声道:“出了这么大事情,我肯定跑不了,只能尽量减小损失,这样哪怕我回不来,清儿和狗蛋他们也会得到冇冇照顾的……”

“大人…”周勇和吴为也知道王贤说得是真话,要是王贤肯为徐妙锦牺牲,皇上定会感念他的,太冇子和太孙也必然会照顾好他的家人。如若不然,皇帝盛怒之下,非但王贤难以保全,就连他的家人也会遭殃,太冇子和太孙也有心无力……

两人终于松了手,双膝跪地,已经哭成了泪人。船上的卫士们也一样双膝跪地,哭声一片……

“好了,别哭了。”王贤拍拍吴为的肩膀,低声道:“冷静下来,记好我说的话。”

“是”吴为赶忙擦于泪,使劲点头。

“我要是回不来了,你们不要想着报仇,也不要想着留下来,一定要坚决离开,越快越好。你肯定会离开,二黑和帅辉也没问题,但其余人只怕会进退两难,你一定转告他们,他们已经打上太深的我的烙印,留下来肯定会被清洗,一定要先避开,去草原上,找宝音她们,那里有我给你们准备的退路,虽然依然凶险,却不会死得稀里糊涂。切记切记。”王贤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沉声吩咐道:“另外,我们这些年攒下的家底,你都知道存在哪里,密押在清儿手中,你让她取出来,全部带去草原,用在建城上。一定要在永乐皇帝活着的时候,把两座城建起来,让河套固若金汤,这样你们才能进退自如”

“是……”见王贤最后时刻,还一心想着自己这班兄弟,众人更是泪雨滂沱,唯有吴为强忍着心如刀割,嘶声问道:“大人有什么要对家里说的?”

“对我家里每个人,说一声对不起。”王贤眼泪滴落下来道:“对清儿、宝音和小怜再加一句,我爱她们。对了,还有玉麝,跟她也说声对不起。”下一刻他想到自己一双稚儿,登时哽咽了,泪水漫过面颊,痛彻心扉道“至于蘅儿和狗蛋……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他们还不懂事……我想我会一直保佑着他们的……”

这时候,汉王和黑衣首领的谈判已经告一段落,众人注意力又转回到王贤身上,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到他们泪别的样子,纪纲就觉着解气无比。反倒是汉王,看到王贤船上船下的手下,是如此的忠心耿耿,那种情谊是绝对做不了假的……心如铁石的朱高煦竟有所触动,骑在马背上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

太冇子也是直抹泪,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法劝回王贤了,这会儿已经是五内俱焚、肝肠寸断了。

纪纲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来:“王贤,你拖拖拉拉,是不是想反悔啊?”

“纪纲,你这个贼喊捉贼的老贼,我们不把你千刀万剐,誓不为人”二黑和一众手下咆哮起来。

“都安静吧。”王贤朝兄弟们点点头笑笑,转而对汉王冇道:“你们商量的如何了?”

“唔。”朱高煦感觉嗓子被堵住了一样,看了看纪纲,纪纲便道:“基本商量好了,先一个换一个,你上船,他们的首领下船,等船上人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会把徐真人送回来,我们再把他们的首领放了。”

“可以,不过你们要先把另一个女子放了,这总没问题吧?”王贤沉声道。

“可以。”黑衣首领点点头,示意手下准备放人。

“如果你们能放过王贤,孤这个监国太冇子,可以答应你们任何条件”这时,朱高煦艰难的挪动身子上前,对船上的黑衣首领道:“逝者已矣,更重要的是活着的人,不是么?杀了王贤,对你们这些活着的人又有什么用处?为何用他换一个美好的未来呢”说着以堂堂太冇子之尊,竟朝那黑衣首领深深一揖道:“算孤求你们了”

“殿下……”王贤真没想到,朱高炽能做出这样的牺牲,这样的承诺,这样的人将来,肯定会是个好皇帝吧……真希望自己万一死后,历史能回到原本的轨迹上,让他有惊无险的继位……

“太冇子殿下的话,也有些道理。”黑衣首领也有些意外,点点头道:“再说你开了金口,也不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就在太冇子和王贤这边要松口气,纪纲和汉王要发作之时,黑衣首领突然话锋一转,那双冰冷的眸子里满是病态的狂热道:“这样吧,只要你能给我磕个头,我就可以考虑答应你的要求冇…冇…”

朱高炽登时愣在那里。

“大胆”这下连汉王都听不下去了,画戟一指那黑衣首领,咆哮起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让我大明太冇子下跪”无论他如何仇视太冇子,恨不得把朱高炽这个死胖子点了天灯,但天家的尊严不容玷污,堂堂太冇子岂能给父皇之外的人下跪?这是汉王不能接受的

汉王都看不下去了,更别说在场的官兵,一个个就像有人要强暴他们老娘一样,愤怒的大喊大叫。

“你这个疯子,我就是死,也不会让殿下受辱的。”王贤哈哈长笑,拔出佩刀反手就要自刎……他的动作不慢,吴为和周勇都没反应过来,但有人比他们更快

一只纤纤玉手抓住了刀,刀面登时就见了鲜红的血,不是王贤的,而是那手的主人的。

王贤不用看,也知道谁来了,这世上能有这么快的速度的,怕也只有灵霄了。他叹口气,怜惜的看着那张总是英气勃勃,此刻却面无血色的脸蛋道:“冒冒失失的,伤到手了么?”

“你刚才漏了我了……”灵霄咬着嘴唇,泪水在眼里打滚。

“呃……”王贤才想起来,刚才自己让吴为带话时,确实忘了说灵霄,他轻叹一声,丢掉刀,从袖中掏出汗巾,拿过灵霄受伤的手,仔细的为她包扎道:“傻丫头,在我心里,你跟银铃一样,都是我的亲妹子啊所以那声对不起,也是对你说的……”

“我才不是你妹妹呢”灵霄泪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用另一只手擦泪道:“任你说破天,我也不会让你去找死的”

“好,我听你的。”王贤温柔道:“你好好睡一觉吧……”

“你……”灵霄突然脸色一变,看看自己被王贤包扎的手,再看王贤时已经是重影了。继而眼皮发沉,腿脚发软,手却死死抓着王贤不松开……(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