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八章 王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8    作者:三戒大师

看到这一幕,灵霄都惊呆了,对一旁的银铃道:“这速度比我哥还快,莫非小贤子打通任督二脉了?”

“……”银铃无语的摇摇头,跟着王贤进去产房,便见老娘看着几个婆子给新生儿洗澡,笑得合不拢嘴。

“娘,难道是个小子?”银铃惊喜莫名道。

“是,是啊。”王大娘笑着擦泪道:“哈哈,我老王家有后了”

“呀,太好了”银铃登时也开心坏了,拍着胸脯笑道:“我就说嘛,再一再二不再三,再三也不能再四”

连平日里与林清儿感情最好的小姑子,第一反应也是关心孩子的性别,只有王贤兔子似的蹿到妻子床边,看到满头大汗、面色苍白、虚弱不堪的林清儿,他眼泪刷得就下来了,一把握住妻子的手,轻声唤道:

“清儿,清儿……”

“官人…”林清儿本来看到孩子一生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都转向孩子,只有几个丫鬟在照看自己,心里正说不出是个啥滋味,却见丈夫直扑向自己而来,她眼泪也一下就出来了,把心里头的失落冲得于于净净。“痛死人了”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王贤拿着妻子的手,使劲亲了又亲。

“官人……”被丈夫当众亲热,林清儿先是有些不好意思,又惴惴问道。“是弄璋还是弄瓦?”

王贤被问得一愣,有些傻眼的挠挠头道:“我还没问”

“我的傻哥哥,是弄璋之喜”银铃咯咯笑着凑过来道:“嫂子,生儿子是弄璋,我没说错吧?”

“没,没错……”林清儿紧张的探起身子,着紧问道:“真的是个男孩?”

“那还有假”王老娘喜气洋洋的把新生的长孙抱过来,笑得合不拢嘴道:“快给当娘的看看,多可爱的小子啊

新生的小娃娃红红的、皱皱的,跟王蘅刚出生时没啥区别,王贤是有心理准备的,不会觉着奇怪,但林清儿一看就呆了,心说我和官人都算挺好看的,怎么生出这个丑丑的小孩?

“当初我就说,清儿这丫头是个生儿子的料”好在老娘完全沉浸在抱孙子的巨大喜悦中,根本看不见别人的表情,自顾自的夸口道:“怎么样,让我说着了吧,哈哈哈哈”

这时候,张氏和徐妙锦也进来,恭喜老娘抱上孙子,老娘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孩子给张氏抱抱。张氏是六个孩子的妈了,自然驾轻就熟,抱着小孩赞道:“这孩子长得真俊啊,将来还不知要祸害多少个闺女家呢。”

徐妙锦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显然跟林清儿一样无知。张氏方笑道:“你别看现在红红的,小小的,好像看不出什么。但光看那眉那眼,就能知道将来长什么样,这是经验,说了小姨也不懂。”

张氏有些口不择言,徐妙锦的神情一黯,旋即调整过来,转而对林清儿笑道:“恭喜了清儿,母子平安,我这下就放心了。”

“还要多谢真人赐的桃符呢……”林清儿感激笑道哦:“保佑清儿顺利过关”

“什么桃符?”徐妙锦一愣,旋即咯咯笑道:“哦,你说上月我给你的那个啊,那不过是给你个安慰罢了,不就是一块桃木么?还真能辟邪了?反正我是不信的。”

“……”屋里众人闻言大汗,心说这道姑实在也太不敬业了……继而想到郑绣儿竟拜她为师,还真是可怜呢……

“心理作用也是很有效的。”王贤笑道:“清儿这次能渡过难关,肯定有真人的功劳。”

“你这么说,我就受之有愧了。”徐妙锦开心笑道:“等你们生二胎的时候,我再给你们刻一块。”

“小姨,女人只要生产一次,以后再生就容易多了,哪还用得着你的桃符。”张氏笑道。

“还生?”王贤和林清儿脱口而出,都露出惊恐的表情。

产妇生产后十分疲惫,林清儿已是倦怠不堪,没说几句话就睡着了。孩子自然由奶妈喂养……大户人家都没有亲自哺乳的,老娘虽然觉着还是自己奶起来的孩子亲,但如今王家也正经算是官宦人家,自然也要按规矩来了。

因是还有旁的宾客,张娘娘和徐妙锦从产房出来,只去净室略坐了片刻,礼貌性吃了几口菜肴,便打道回府了。王大娘和王贤自然一直陪着,等送走了二位贵人,才回头向别的女宾致谢。

女宾们自然没人缺他这口吃的,不过王贤还是从大酒楼定了酒席,请客人们入席。女宾们当然愿意和王家拉近关系,自然都欣然入席。虽然男女有别,王贤不不便与她们同席,但还是敬了诸位女将三杯酒。众女宾也纷纷上前道喜,王贤礼貌的笑着回应,笑得嘴巴都抽筋了。好容易才从那些三姑六婆中脱身。

灵霄自然也跟着王贤出来,一到了没人的地方,她就原形毕露的伸懒腰,打着哈欠道:“可困死我了,先去睡个回笼觉”然后就甩下王贤回屋去了。

王贤本打算也去书房睡个回笼觉,却有仆人来传话说,老太爷请他赶紧去正厅……

那边后院银铃和嫂子老娘在陪客人,这边老爹和王贵也在正厅陪客人,王贤进来一看,来的是张鲵张二公子、还有柴车柴郎中,并几个在国子监复读的浙江举子。一见到王贤进来,张鲵便哈哈大笑道:“可算来了。来来来,想听恭喜的话,于了这三碗酒再说”

王贤看看那三大碗酒,嘴角抽一下道:“真于?”

“当然,这是京城的风俗,生了儿子喝三碗赶紧的,少废话”张鲵笑着端起酒碗。

“好,我喝”这会儿王贤心里也高兴啊,在妻子平安的前提下,谁不想要个儿子啊?更何况那么多人恭喜他,让人感觉好像这事儿多了不起一样王贤便痛痛快快端起酒碗,连饮了三碗……喝到最后,他是打着酒嗝,满脸通红,已经醉了五分。

张鲵这才慢悠悠道:“不过,这是元朝的风俗,现在已经不强求了……”

“我靠”原来自己被张二少给耍了,王贤却也不着恼,笑道:“没啥,该喝该喝。”

“就是,该喝。”王兴业笑眯了眼道:“老天爷待咱们王家不薄啊虽然让咱们走了一阵子霉运,但否极泰来如今连最后的心愿也给我解决了老头我此生无悔,必须要一醉方休、一醉方休啊”

好么,见这爷俩主动求灌醉,客人们哪还能客气?纷纷举杯敬酒,争取尽快把这爷俩灌趴下。不过把王贤灌趴下之前,柴车笑道:“对了,仲德,方部堂也备了礼,让我做个代表过来,还有一于同乡,也让我做个代表,非常时期……千万别介意啊。”

“我当然不介意了,”王贤笑道:“要是因为我,给大家带去麻烦,那才我最不愿看到的。”

“那就好,那就好。”柴车笑道:“他们人没到,只能让礼单厚一些,保准让你看了心情顺畅不少。”

“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张鲵笑道:“连我这种一早就坐在这儿的,也是才知道的。”

“生男生女都一样。”柴车淡淡笑道。

“明白了。”张鲵也笑道:“一群马屁精。老弟,我可跟他们不一样,我给大侄子的礼物,那是绝对符合他男子汉气概的对了,孩子叫什么?”

“我爹给起的,叫……王佑。”王贤道:“我下一辈是人字辈。”

“王佑?不错不错。”张鲵笑道:“我叔起得好名字。”却说张鲵和王兴业臭气相投,关系好得就像一个头。

“王佑,天佑之”那些举子也笑道:“小侄儿能生到大人家里,确实是老天保佑。”

“哈哈,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王贤笑得合不拢嘴道:“管他将来怎么样呢,咱们现在先喝酒,喝酒……”

只是这酒注定喝不安生,得知王贤喜得贵子,前来客人络绎不绝,女宾自然被请到后院,相熟的男宾则入席喝酒,却也有不适合入席的……比如内阁学士杨荣和杨士奇。

看到二杨联袂前来,王贤的酒醒了一半,这两位平素谨言慎行,从不肯和外官接触太多,按说是不应该来的。

王贤可不认为自己魅力有多大,将两位大学士请去隔壁花厅,丫鬟奉上茶,他才红着个脸膛道:“有些失礼了,抱歉。”

“无妨,失礼的是我们。”杨荣笑笑道:“先恭喜仲德喜得麟儿,我备了一份薄礼,千万别嫌少。”

“我也是。”杨士奇掏出礼单,朝王贤笑道:“恭喜,年纪轻轻就儿女双全了”

“原来学士都知道了……”王贤老脸一红,原来自己在草原上的女儿,真不是秘密了。

“不光我知道了,皇上也知道了,你不声不响的睡了我大明的和顺公主,还搞出一条人命来。”杨士奇笑道:“看你怎么跟皇上交代吧?”

“学士,今天就不说这个了吧……”王贤窘道。

“哈哈,也对,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杨士奇笑道。


下一篇: 上一篇: